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时间:2020-01-13 10:06:00来源:网络

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君天上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吃进去的,君天上一定会让他加倍吐出来,但这事不急于一时,眼下的关键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君天上小说大结局小说试读: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君天上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地址。小说

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小说

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君天上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吃进去的,君天上一定会让他加倍吐出来,但这事不急于一时,眼下的关键

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君天上小说大结局小说试读:

女神的贴身狂兵完结版 女神的贴身狂兵君天上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吃进去的,君天上一定会让他加倍吐出来,但这事不急于一时,眼下的关键是稳住君氏,并努力治好爸妈。顿了顿,李伟钟又继续说道:“君少,近三年来,蓝家也在大力发展酒店业务,让君氏酒店业务大幅缩水。”说起蓝家,君天上就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妖孽的女人。

《女神的贴身狂兵》小说试读:

“君安乐,你可以滚了。”

“君天上...”

还没有等君安乐说完,君天上就冷冷说道,“君安乐,你想留下来自取其辱,我也不拦着。”

“君天上,我们走着瞧。”君安乐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君天宇和君天昊也赶紧大步跟了上去。

七位常务副总的支持,让君天上很欣慰,简单寒暄过后,话题又转回到了君氏。

“君少,君氏的负债率已经超过银行规定的红线,我们暂时无法拿到任何贷款,如果不能在十五天内筹集到四十亿,君氏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张明启率先开口,忧心忡忡说道。

君天上铿锵有力说道,“张叔请放心,我一定会在十五天内筹够四十亿。”

李伟钟随之恨声说道,“君少,君安乐跟他大舅哥白谨良合伙成立了辉安医药,那个混蛋吃里扒外,暗中用君氏资源支持辉安医药,给君氏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君安乐这么做,君天上并不感到意外。

他吃进去的,君天上一定会让他加倍吐出来,但这事不急于一时,眼下的关键是稳住君氏,并努力治好爸妈。

顿了顿,李伟钟又继续说道:“君少,近三年来,蓝家也在大力发展酒店业务,让君氏酒店业务大幅缩水。”

说起蓝家,君天上就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妖孽的女人。

蓝家二孙女,智女蓝清婉。

蓝清婉在十八岁时就全盘接掌濒临破产的蓝家,仅仅只用了一年时间,她就让蓝家起死回生,还让蓝家由中型家族跻身到顶级家族之列。

这个女人也因此赢得了“智女”的美誉。

曾经的毒少,对这个女人充满敬畏,在她面前总有种自惭形愧的感觉,而现在,君天上是真的很佩服这个女人。

君天上很快收回思绪,铿锵有力说道:“我知道了,李叔请放心,我会尽快稳住君氏,不会让蓝家继续挤压我们。”

七大常务副又总逐一向君天上汇报过他们遇到的难题,能解决的,君天上都当场给出了指示,不能立即解决的,他都暗暗记在了心里。

处理好君氏的大事后,君天上又黯然说道, “各位叔伯,我先看看爸妈。”

李伟钟纷纷点头,他们能够理解君上天心情。

父母生死未卜,君少还能沉着冷静的处理掉那么问题,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君少长大了!

君天上在走进病房里,来到爸爸病床前,想看看车祸留下的伤口,可掀开衣服后,他的双眼却就腾的变得一片血红。

怎么会这样?

君天上紧盯着爸爸的腹部,死死握紧着双拳,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爸爸的腹部有阑尾手术疤痕,但这个人的肚子上却什么都没有,他爸爸不是爱臭美的人,绝对不会去做什么除疤手术。

这就只有一种可能。

爸爸被人掉包了!

片刻后,君天上又用颤抖的右手轻轻拉起妈**裤脚。

妈妈也被人掉包了。

妈**右侧小腿上有一块红色的心形胎记,而这个女人的腿上却什么都没有,而且,妈妈很喜欢这块小胎记,绝对不会刻意去掉它。

这绝对不是君安乐所为。

如果是君安乐所为,他只需要让“君董”按照他的吩咐发号施令就行,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急吼吼的除掉他处心积虑安排的替身。

这就说明,还有一股秘密力量在对付君氏。

掉包爸**这盘棋,远比君安乐高明得多,也凶险得多。

君安乐只是暴露在明处的野狗,可这个幕后黑手却是隐藏的毒蛇,它随时都可能露出狰狞的蛇头,从你背后发起致命一击。

爸妈是什么时候被人掉包的?

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们是死是活?

诸多疑问涌上心头,让君天上担心不已。

“呼。”

足足过了将近五分钟,君天上才深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纷乱的思绪,大步走出病房,朝门口的年轻医生说道,“麻烦把我爸的主治医生叫来。”

爸妈被掉包的事情非同小可,还是暂时隐瞒比较好,而最能接近他父母的就是主治医生,也最有可能掉包。

年轻医生回答道,“刘主任正在给蓝小姐看病。”

年轻医生之言,让君天上下意识想起了蓝清婉那个妖孽。

君天上忍不住问道,“哪个蓝小姐?”

“蓝清婉。”年轻医生不假思索道。

真的是她!

“她怎么了?”君天上暗暗惊讶,忍不住问道,而他脑海中也顿时浮现出一个绝世而独立的孤傲身影。

七年不见,那个女人变成什么样了?

“氰化钾中毒。”年轻医生回道。

氰化钾,剧毒,只需要五十毫克便能致人于死地。

五十毫克氰化钾,体积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中毒者的摄入量多半会远超这个数量,稍有不慎就会死人。

君天上眉头微皱,对年轻医生说道,“带我过去看看。”

.......

在年轻医生的带领下,君天上来到三号特护病房门前。

病房门口,蓝清婉的保镖队长李邢带着六人把守着,虎视眈眈的盯着过往的人群。

蓝婉清爸妈蓝仲承和赵白芷在特护病房的客厅内来回踱步,神情焦急而憔悴,一时间似乎突然苍老许多。

李邢看到君天上到来,表情立刻警惕起来,冷冷问道,“你是谁?”

“我是君天上,李队长,别来无恙。”君天上微笑说道。

君天上?

七年没见,李刑猛然间还真没认出君天上,但他却记得这个极品纨绔,还有他的那些“光辉事迹”。

“君天上,你来这里干什么?”李刑面露不屑,对这种**,李刑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君天上淡淡回道,“我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李邢轻哼一声,更加不屑道,“毒少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你没其他事情,就请马上离开,不要在这添乱了。”

就算这个纨绔真是来帮忙的,他只会越帮越忙,而且,君氏和蓝家是竞争对手,李刑严重怀疑君天上是来捣乱的。

但他根本不知道,毒少君天上早已脱胎换骨,今非昔比了。

“君天上,你这个**,离我女儿远点。”心情烦躁的蓝仲承也冲了出来,毫不留情的说道。

君天上没有打算解释,但也没有离开。

他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差点就一命呜呼了,但却因祸得福,被一位自称扁鹊徒孙的神秘老头所救,习得无敌医术。

可就在此时,刘主任也从病房中走了出来,叹了口气,说道,“蓝小姐摄入的氰化钾太多,已经无药可救了,两位节哀顺变吧.”

什么?

蓝仲承和赵白芷脸色大变,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赵白芷疯了般的冲进病房。

而蓝仲承抓着刘主任的衣领,怒声咆哮道,“姓刘的,如果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蓝先生,我已经尽力了,请你冷静点。”刘主任无奈说道。

“滚。”

蓝仲承脸色铁青,一把推开刘主任,也发疯似的冲进了病房,君天上也趁机跟了进去。

蓝清婉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那张绝美脸蛋儿,如今惨白惨白的,没有一滴血色。

印堂萦绕黑气,鼻孔流血,嘴唇发紫,双手紧攥成拳,昏倒之前,她肯定承受了巨大痛苦。

旁边仪器显示的曲线,都已经变成一条直线,再稍有拖延,可就真的救无可救了。

君天上看着蓝仲承,认真说道,“蓝叔叔,赵阿姨,蓝小姐还有一线生机,让我试试吧。”

“你?算了吧!”

蓝仲承先是一愣,旋即露出厌恶,而又极为冰冷的神色,即便再悲痛,他也很清楚这个**不值得信任。

开什么国际玩笑?

一个**酗酒,嗜赌如命的货色,竟敢冒充神医?蓝仲承是绝对不会将女儿的性命交托在这种**手上。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君天上再次认真说道,“蓝叔叔,赵阿姨,既然赵主任没有办法,那不如让我试试。”

“你又不是医生,你有什么资格给人看病?”刘主任忍不住怒道。

连他这个急救科主任也都束手无策,这个毛头小伙子竟然敢说他能治好病人,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而且,君天上之言,还有明显的打脸之意,摆明是在说他能力不行。

“我有把握把她治好就行,管什么资格不资格的,除非你有办法?”君天上反问道。

“把握?别吹了。”刘主任怒极而笑道,“就你这年纪,医科大学都还没毕业吧,你能治好病人,那还要我们这些老家伙干什么?”

“蓝总,你千万别听这小子瞎吹。”

李邢倒也没有驱赶君天上,但却忍不住冷冷说道,“君天上,你这种无德无能的货色,不配碰到蓝小姐的万金身躯。”

丧女之痛,让蓝仲承情绪失控,忍不住怒声咆哮道,“我女儿的命,岂能交给你这个**,李邢,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扔出去。”

李邢旋即厉声说道,“君天上,识相的话,就自己出去,别逼我动手。”

可君天上却再次正色说道,“氰化钾剧毒无比,每耽搁一秒钟,救回蓝小姐的概率就会低上一分。”

“敬酒不吃吃罚酒,哼。”李邢冷哼一声,伸手抓住君天上肩膀。

君天上双目微寒,猛地崩裂出一股强大的气息,还有一股浓如实质的杀意,让李刑下意识退后两步。

李刑紧紧盯着君天上,眼中充满不敢相信之色。

这一刻,君天上变得凌厉如刀,让人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蓝仲承也不敢在肆意侮辱他了。

“你真能救我女儿的病?”赵白芷濒临崩溃,已经有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了,绝望的朝君天上问道。

君天上没有说话,微微点头后,便开始把脉,确定脉象如何。

赵白芷望见那认真脸,忽然升起一丝希望,哀求说道,“仲承,让他试试吧。”

赵白芷的话,明显就是在打脸刘主任嘛。

“按蓝小姐目前的情况,根本就无药可救,他能有什么办法?哼。”刘主任忍不住不悦说道。

君天上懒得搭理刘主任,再次对赵白芷说道,“阿姨,您先出去一下,我一定会把小蓝治好,完完整整交给您。”

刘主任都已经给蓝清婉宣布死刑了,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赵白芷深深看了眼女儿,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君天上,我可警告你,如果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个**。”

虽然君天上明显变了个人,但毒少“威名”实在太盛,蓝仲承依旧对这个**充满怀疑。

泥人尚有三分火,何况君天上?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君天上也不禁有些怒了。

他抬眸盯着蓝仲承,故意刺激说道,“蓝仲承,你是怕我治好了小蓝,向你索要好处吧?”

“我会怕你?如果你能救我女儿,我答应你所有条件!”蓝仲承脱口而出。

“好,一言为定。”君天上不禁浮上一抹笑意。

通过把脉,他已十拿九稳,自身掌握的《赢越人医志》,岂是凡物,其中记载无数疑难杂症,融会贯通后,区区氰化钾中毒算不得什么。

而那承诺,简直就是一笔勾肠债务,君天上可以慢慢留着再用。

可刘主任却又不依不饶说道, “蓝先生,你们当真要把你女儿交给他医治?我可把丑话说在前,一旦由他接手,我可就不再负任何责任了。”

君天上当然知道刘主任是什么意思。

用常规手段来治疗,蓝清婉的确必死无疑的,而能住进特护病房的病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之人。

家属难免不会事后找他的麻烦,所以,他要保证病程记录完美无缺,让患者家属抓不到任何把柄。

他的抢救都是按照正规程序来的,他的病程记录也是完美无缺的,如果君天上再插手,自然就会再生变故。

万一君天上是个愣头青,胡乱救上一通,死者家属就能抓住把柄,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要打扰我治病。”

君天上沉声说了一句,就霸道的将刘主任推向病房大门。

刘主任忍不住狠狠说道,“如果出现意外,你要负全部责任。”

蓝仲承依旧不想将女儿交给这个君天上,可交给刘主任,他只会让他们节哀顺变。

除了姑且盲目相信一次君天上,再已经也别无他法了。

但蓝仲承还是忍不住咬牙说道,“君天上,我警告你,如果治不好,你就完了。”

“假如出现意外,我承担所有后果,任凭你们处置。”君天上淡漠回了句。

......

急救室里,君天上缓缓解开蓝清婉的病号服。

瞬间,蓝清婉胸前的风光完全暴露在了他眼前。

虽然君天上也是花丛老手,见过许多极品美胸,但这可不是普通的胸,它是女神蓝清婉的胸。

女神的身体,自带光环。

就连君天上也忍不住瞪大了双眼,一眼不眨的看着。

“滴滴……”

可很快,心电监护又发出了尖锐声响,惊醒了君天上。

氰化钾的毒性已经全面爆发,蓝清婉已经命悬一线。

君天上深深吸了口气,赶走不该有的杂念,伸出双手,将蓝清婉的病号裤拉开。

更为绝妙的风景随之呈现在君天上眼前,让他又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