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09 20:24:55来源:网络

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主角孙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她刚刚还以为孙晨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关心小动物,殊不知对方不过是外冷内热,用实际行动来替她出气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主角孙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她刚刚还以为孙晨是铁石心肠

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主角孙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她刚刚还以为孙晨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关心小动物,殊不知对方不过是外冷内热,用实际行动来替她出气

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完整版—《至尊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主角孙晨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她刚刚还以为孙晨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关心小动物,殊不知对方不过是外冷内热,用实际行动来替她出气。想到方才一时心急对孙晨说得话,夏微微有点心虚,俏脸微微一红,轻咬着嘴唇,抚摸着怀里的小土狗。

《至尊人生》小说试读:

竟然说自己不如一条小土狗!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羞辱自己!

“汪、汪、汪、汪。”

那条阿拉斯加犬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怒意,疯狂的乱吠起来,想要用这种方法来宣示自己的威严。

孙晨眼角一冷,露出犹如冰刃般的目光,狠狠瞥了一眼。

阿拉斯加犬吓得立马往贵妇人身后一躲,瑟瑟发抖起来,不敢出声。

“狗仗人势。”

孙晨不屑地哼了一声,懒得理会这一人一狗,继续办理入住手续。

旁边,夏薇薇有些发懵的站在原地。

她的神情陷入恍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男生,心情格外复杂。

她刚刚还以为孙晨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关心小动物,殊不知对方不过是外冷内热,用实际行动来替她出气。

想到方才一时心急对孙晨说得话,夏微微有点心虚,俏脸微微一红,轻咬着嘴唇,抚摸着怀里的小土狗。

先前调侃,嘲笑孙晨的那些客人们,此刻一个个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他们用惊愕的眼神望着孙晨,眸子里面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

单独给狗开一间8888元一晚的房间,这是家里有矿吧?太他么豪气了吧!

此刻,他们充分意识到,什么叫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他们活的真不如眼前这条小土狗。

至少,8888元一晚的酒店,让大多数人望而兴叹。

恐怕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竟然有一天会去羡慕,嫉妒一条狗。

“麻烦帮我办理入住手续吧。”

孙晨用手指敲了敲柜台,把酒店前台从震愕中叫了回来。

这个小姑娘,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孙晨,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她在华阳宫大酒店当了好几年的酒店前台,见过各式各样的富豪、土豪、上流人士。

但像这种专门为狗开一间房间的人,从未见过。

酒店前台吁了口气,尽量平复住自己紊乱的心情,询问道:“请……请问您要入住什么样的房间。”

“最好的,另外……”孙晨微微一顿,瞥了夏薇薇一眼,补充道:“床要大!”

夏薇薇眸子一缩,用惊愕的眼神瞪着孙晨,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

什么鬼!

床要大是什么鬼要求?

这家伙都不知道羞耻是什么意思吗?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出这种要求。

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啊!

感受着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夏薇薇的俏脸已经不知不觉间布满朝霞,比熟透的苹果还要诱人,让人心生想要一品芳泽的冲动。

“啊……明白。”

酒店前台虽然是未经人事,刚毕业不久的小姑娘。

但也明白孙晨这个特殊要求下背后的含义,她俏脸微红,情不自禁低着头,道:“先生,我们这里最好的房间是总统专属套间,每晚的价格是12888元,您看可以吗?”

“嗯,可以。”

孙晨不假思索,直接应道。

这个回答显然是在酒店前台的意料之中,能够花8888元为宠物狗开一间房的人,怎么可能出不起12888元。

总不可能人住的房间,比狗住的还差吧?

“请问您要入住多久?”

“一年。”

酒店前台点点头,开始往电脑端登记信息,叮嘱道:“您如果只需要入住一天的话,请在明天12点之前办理退房手续,如果超过的话会加收一天房费。”

突然,她仿佛意识到什么,原本敲打键盘的纤手愕然而止。

慢慢抬起头,用惊恐、质疑的目光看着孙晨:“您说您要入住多久?”

孙晨一脸淡然,轻松道:“一年啊,有什么问题吗?”

酒店前台手中的鼠标差点掉在地上。

她微微颤抖着纤手,就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一、一年?

你当这是租房子吗?按年计算?这是酒店啊,七星级酒店!

“您,您确定?是一年,不是一天?”酒店前台强行压住心中的骇然,慎重地确认着。

孙晨点点头,轻描淡写的回应:“对啊,快点办手续吧,后面还这么多人等着呢。”

天啊!

酒店前台有一种认知被刷新的感觉。

她需要找一个地方静一静,思考一下人生。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是什么人啊?

给狗单独开一间房间住也就算了,你当住酒店是住出租屋吗?一租就是按年来租的。

酒店前台重重吸了两口气,轻轻拍打几下胸脯,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要慌。

“一共7948240元。”

计算出消费金额后,酒店前台再也不能淡定下来了。

将近八百万,天海市豪华地段的房子也不过这个价钱吧。

这人是不是疯了?

酒店前台有些难以接受,自己一辈子不吃不喝,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刷卡吧。”

孙晨很爽快的把银行卡往柜台一丢。

“你要不要再确认一下?考虑一下?”酒店前台握着那张银行卡,宛若有千斤般重,她轻抿嘴唇,小心翼翼询问孙晨。

当看到后者一副我意已决的表情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刷卡时,仿佛有一把刀子在割自己的肉,她的心都在流血。

八百万啊!

哪怕不是花自己的钱,看着这么一大笔钱哗啦啦,宛若流水般从自己手里流过。

酒店前台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无比心痛。

“这是您的房卡,请收好。”

酒店前台把房卡连同银行卡,一起还给了孙晨。

说话时,俏脸上带着一丝悲鸣还有忧伤。

她突然感觉到,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意思了,还不如一死了之,争取下辈子投个好胎。

八百万,别人可以拿来给宠物狗租一年酒店住。

而自己奋斗一辈子,都难以达到这个目标。

不止是她有这种感觉,周围的那些客人们都有这种感觉。

起初,他们自认为能够入住华阳宫这种七星级酒店,享受皇室一般的待遇,已经是人生赢家。

但今天才真正意识到,别说人生赢家,他们就连狗生赢家都不算。

别说跟孙晨比,就连孙晨的狗他们都自愧不如。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别傻杵着了,走,睡觉去。”

孙晨收起东西,拽住夏薇薇的胳膊就往外拖。

夏薇薇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正涌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迟迟没有缓过神。

时至此刻,她终于确定一件事。

那就是孙晨,真的跟钱有仇!

自己跟这家伙相遇,以及来酒店,都是临时之举。

可是这家伙,竟然一口气直接付了一年的房费。

疯子!

真的是一个疯子!

就这样,她在半清醒,半懵逼的状态下,被孙晨带进了电梯。

二人前脚刚走,酒店大厅后脚就炸开了。

“靠!这他妈才叫活着啊,老子算是白活几十年了,太憋屈了。”

“别说了,我想找块豆腐块撞死!我现在才意识到我有多穷。”

“美女在怀,钞票在手,人生赢家。”

“别感慨了,人家出生的时候,估计就领先你几百年。”

“……”

一时间,众说纷纭。

只是每个人的字眼里,眼神里都流露出对孙晨的羡慕。

这种一掷千金的大手笔,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生活。

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

……

等夏薇薇清醒过来时,已经到了门外。

孙晨正在拿房卡开门。

“等等等等等等,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夏薇薇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子,满脸的无辜和茫然。

孙晨回过头,微微皱起眉毛,坦然道:“睡你啊。”

夏薇薇:“……”

她觉得,自己就不该问那个问题,太蠢了。

因为在这家伙的字典里,根本没有委婉,含蓄,羞耻这些字眼。

“我可没有答应你!你别擅作主张。”夏微微往后退了退,抱着怀里的小土狗。

孙晨耸耸肩,抬了抬手:“那你可以走啊,我又没拦着你。”

夏薇薇抿抿嘴,没有动。

理性告诉她,自己现在最明智的决定就是走。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也迈不动步子。

“嘻嘻,不舍得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要耽误时间了,赶紧办正事吧。”

孙晨微微一笑,一手打**门,一手拉住夏薇薇。

二人进去后。

啪!

房门被狠狠关上。

全文阅读

安静的总统套间内,鸦雀无声。

夏薇薇犹如小兔子般缩在墙角,脑袋都快埋进衣服里了。

孙晨一手扶墙,一手插在口袋里,笑眯眯打量着面前这张娇艳欲滴的白净俏脸。

二人的姿势,是完美的壁咚姿势。

“呜……”

小土狗发出一声低哼。

孙晨瞥了一眼,淡声道:“把嘴给我闭上。”

小土狗往夏薇薇怀里钻了钻,藏匿着,不敢再吭声。

“你别那么凶啊!都吓着它了。”

夏薇薇皱着黛眉,抱怨起来,慌忙用手轻轻抚摸,安慰小土狗。

孙晨捏住夏薇薇的下巴,往上一扬,嘴角浮现出深邃的笑意。

“你……你要干什么啊?”

夏薇薇神经一绷,美眸大睁,整个人紧张到极点。

孙晨笑意正浓,道:“你说呢?”

“你……你该不会把我当成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子了吧?我可跟你说,我是好孩子,没做过那种事的。”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体温,夏薇薇几乎连呼吸都屏住了,大气不敢喘一下。

孙晨突然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点头道:“好巧啊!我也是第一次。”

你……第一次?第一次你个大头鬼!

骗鬼去吧!

刚见面就带着女孩子去**,你跟我说你是第一次?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啊。

夏薇薇有种要被气死的感觉,世界上怎么会有脸皮如此之厚的人,简直是……厚颜无耻!

“我真是第一次。”

见夏薇薇不相信,李辰再次强调一遍,那表情真诚无比。

“行行行,你是第一次,跟每个女孩子都是第一次吧,真不害臊。”

夏薇薇忍不住翻起白眼,没好气地瞪了孙晨一眼,撇撇嘴道:“但是,我可没说过要跟你睡觉。”

“可你也没拒绝过啊!况且……”

孙晨停下来,上下瞥了夏薇薇一眼,不紧不慢道:“要是你不愿意的话,为什么要跟着我进来呢?”

“我……”

夏薇薇一时间无言以对。

是啊!

自己到底是中什么邪了,怎么就糊里糊涂,跟着这家伙进来了?

这不是羊入虎口嘛!

夏薇薇,你是不是脑袋秀逗了啊。

“女人就是口是心非的家伙,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孙晨捏着夏薇薇的下巴往上一提,朝着那张散发着诱人光泽的樱桃粉唇,慢慢吻了上去。

夏薇薇美眸大睁,涌动着慌乱,还有震愕。

她的神经紧绷,身子宛若石化一般,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眼睁睁看着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

两人的鼻尖,已经触碰到一起。

眼看,就要吻上了。

夏薇薇深吸一口气,直接蹲下去,然后逃到一边。

孙晨扑了个空,没好气地笑了一声。

转过头用玩味的眼神,幽幽打量着面前这个宛若受惊小兔子般的女孩。

“我……我要去给小狗处理伤口,你来帮我一下。”

夏薇薇俏脸通红,躲避着孙晨那灼灼目光,抓起另一张房卡,抱着小土狗落荒而逃。

孙晨笑容更加浓了几分,略带深意地摇摇头,然后跟了上去。

……

人宠单人间是在22层,两个人乘坐电梯下去。

一路上,夏薇薇一直保持沉默,脸上的红晕迟迟不散,眸色很沉,很复杂,似乎在思考人生。

她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明明这家伙那么自恋,那么厚脸皮,随时随地把要睡自己挂在嘴边。

自己为什么就不想走呢?

难道,真的跟这家伙讲得那样: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上却很诚实?

一想到这,夏薇薇赶紧摇了摇脑袋,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抛之脑后。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任何东西。

贵,自然有它贵的道理。

贵,从来不是它的缺点,而是你的缺点。

人宠间能够收费8888元一晚,果然有它引以为傲的资本。

整个房间,几乎是为宠物打造的。

游乐场,洗浴室,休息处,饮食区……应有尽有,完全是宠物的天堂。

反而人的住宿环境,成了陪衬。

不得不佩服华阳宫酒店管理人员眼光的毒辣性,针对目标用户对症下药。

能够舍得花8888元住在人宠室的客人,大多都是把宠物当成命根子的存在。

宠物开心了,他们自然也会满意。

人宠间与其说是为人设置的酒店,倒不是说是为宠物服务的。

房间内一切日用品,消耗品都很齐全,摆放的整整齐齐。

夏薇薇很快从就里面找到了医疗箱。

把小土狗放在桌子上后,她咬了咬嘴唇,道:“那个谁,你帮我扶一下它啊,别光看着。”

孙晨东张西望,露出迷茫困惑的表情:“那个谁是谁啊?这里还有其他人吗?怎么还有人叫这种奇怪的名字啊。”

夏薇薇满头黑线,一阵无语,气得咬咬牙。

她跺了跺脚,抱怨地撅了噘嘴,道:“孙晨,过来帮我扶着它。”

孙晨总算回过头,道:“你这是请人帮忙的态度吗?”

“你……”

夏薇薇快要气炸了,她告诉自己要忍,不能生气,一定要忍,一定不能生气。

跟这种无赖生气,只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她吸了一口气,几乎是用咬的方式,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孙晨,请你高抬贵手,过来帮我扶着它,好吗?”

“行,没问题。”

孙晨慢悠悠走过去,往椅子上一坐,淡淡道:“小东西,自己躺好,别乱动。”

“我让你扶着它,不是让你恐吓它。”

夏薇薇简直无语了,气得不行。

这家伙,竟然跟一个狗说话,狗能听懂吗?

孙晨漫不经心瞥了一眼,道:“它不是不动了吗?”

说来也奇怪,这只小土狗真的像能听懂人话一样,老老实实躺在桌子上,还把受伤的那只脚伸出来。

“哼,这么凶,连狗都怕你。”

夏薇薇撇撇嘴,白了孙晨一眼,然后开始清理伤口。

好在小土狗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并无大碍。

因为家里面养过宠物的关系,所以夏薇薇处理起这些事情来得心应手,比宠物医院的医生还要专业。

清理好伤口,上好药,包扎好,又给小土狗洗了个澡。

整个人……哦,不对。

整条狗焕然一新,判若两狗,不像是先前那样跟在煤堆里打过滚一样。

完全是逆袭,走向狗生巅峰。

“它好可爱啊。”

夏薇薇抱着小狗,又是亲,又是抱的,眼神中满是宠溺,亲呢十足。

回过头看了孙晨一眼,问道:“要不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

说完,喃喃自语开始思考起来:

这么可爱,叫什么名字呢?

小白?不好听。

皮球?太俗了。

卡哇伊?嗯嗯嗯嗯,不行不行。

夏薇薇想了好几个名字,都被自己给否决了。

“小三。”

就在这时,孙晨的声音冷冷响起。

夏薇薇皱起眉头,疑惑不解地看着对方。

这家伙怎么突然骂人啊!

谁是小三?

“以后它叫小三。”

孙晨走过去,一把将小土狗提起来,放在眼前晃了晃。

小……小三?

夏薇薇一阵无语,脸上尽是黑线。

脑子有病吧!

谁会给狗起这么难听的名字啊?

太难听了!

“不行,我不答应,太难听啦!把它还给我。”

夏薇薇当然不同意,自己的小土狗,怎么能叫小三呢?

伸手去抢,准备把狗从孙晨手里面抢回来。

“你说了不算,它以后就叫小三。”

孙晨一把抓住夏薇薇的皓婉,嘴角微微上扬,“就是因为这个小三,耽误了我们风花雪月的时间。”

夏薇薇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警惕道:“你,你想干嘛啊?”

“小三,自己去一边玩去。”

孙晨随手把小土狗丢到游乐园,然后轻轻一推,把夏薇薇推倒在床上,嘴角上扬到狡黠地弧度:

“既然忙完了,我们就该办正事了吧!”

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