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09 20:23:38来源:网络

《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目光一寒,眼神犀利,侃侃而道:“小子,秦夫人的大名,可不是你能够叫的。虽说拍卖了雄鹰《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试读:《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

《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

《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目光一寒,眼神犀利,侃侃而道:“小子,秦夫人的大名,可不是你能够叫的。虽说拍卖了雄鹰

《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第一战王》小说最新章节 主角林战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他目光一寒,眼神犀利,侃侃而道:“小子,秦夫人的大名,可不是你能够叫的。虽说拍卖了雄鹰展翅图,可这并不代表,你有资格说这话。如不想招惹麻烦,你可速速离去。”

《第一战王》小说试读:

林战一番话,让南秋生却步。

直呼秦媚大名,这是秦家人禁忌,也是在场之人的禁忌。

而他,竟然打破这个禁忌。

……

“林战,依我来看,你是飘了,拿出一个亿又能怎样?你以为秦家,会在乎这一个亿吗?”

杨蓉蓉眯着眼睛望向林战。

本来,林战出手一个亿已令她足够惊讶。

她的眼中见不得林战好,此刻林战直呼秦媚大名,也让她找到机会落井下石。

陈绍也是如此。

潋眸中带着几分嘲讽之意,陈绍:“别说区区一个亿,纵是十亿八亿,想必秦家也不会看在眼里。你的身份,注定无法与秦家媲美。”

萧雅婷却不知林战为何要见秦媚。

说起来,秦家如今如此之大,林战得罪秦家,可并非好事儿。

饶是如此。

林战的眼神当中,依旧是平淡无奇。

“这位先生,你刚才是说要见我秦家秦夫人是吗?说句实话,以你的身份,还不配见我家秦夫人。”南秋生端地瞅着林战。

秦家位贵尊华,在江市,已是独一无二。

不说一家独大,但联合江市几家,也可只手遮天,手可摘星!

“怎么?秦媚,竟有如此高贵?”

林战莞尔一笑,望向那南秋生。

纵使南秋生脾气再好,此刻,也是微微动怒。

他目光一寒,眼神犀利,侃侃而道:“小子,秦夫人的大名,可不是你能够叫的。虽说拍卖了雄鹰展翅图,可这并不代表,你有资格说这话。如不想招惹麻烦,你可速速离去。”

“那你说,我该如何才能够见到秦媚?”林战寻声问道。

“你见不到。而且,你如果再执意侮辱我秦夫人的大名,今天,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南秋生的拳头已经攥起。

作为秦家管事,又是秦媚的心腹。

在他看来,秦媚之名,任何人都无法羞辱,她的高度,令人无法逾越。

……

几番话后,周围讥笑连连。

如林战拿出一个亿来炫富,那么,他似是找错了地方。

在这里,无论是楚家,亦或是龙家和魏家,区区一个亿,完全不在话下。

所以,要想在这里抬起头,光有钱可不行,还得有势。

“什么时候,秦家的管家,口气也能如此之大,你当真不去通知秦媚吗?”

林战继续绕口。

并无离开之意。

南秋生显然动怒。见他的脸色已经变化,杨蓉蓉以及陈绍和周边的同学却是笑了起来。

这林战,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以为拿出一个亿,就能够和秦家媲美了?

简直可笑。

“林战,要我说,你这人就是在找死,堂堂秦家夫人,也是你可染指的?”

杨蓉蓉轻蔑之语落下。

周边再传讥笑。萧雅婷则望着林战,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而高台上的南秋生,却是脸色微沉,身上,气若惊鸿般四溢而来。

南秋生道:

“小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家秦夫人,今日,我不饶你。”

林战却是笑而不语,直接他的右手,不经意间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双银色筷子。这筷子本不可当武器,但在林战手中,仿若绝世神兵。

食指弹出,银筷凌空而起,只见林战右手凭空一扇。

那只银筷,化作长虹,犹若一把利剑,嗖的一声射入高台,直直的穿过南秋生的喉咙。

周围之人甚至未曾反应过来,那高台上的南秋生却是浑身一震,捂着脖子张大嘴巴,眼神变得涣散下来。只见那筷子,嵌进他的喉咙之内,无法拔出。

……

轰!

如同一道晴天霹雳,油然落下。

舞厅之内,所有人全部惊呼一声,看向高台上的南秋生。

南秋生的嘴巴里鲜血溢出,挣扎三番之后,倒地不起。

杨蓉蓉呆住。

陈绍呆住。

饶是萧雅婷,也张开了嘴巴。仿若眼前这一幕,像是在做梦一样。

“呃……呃……”

南秋生发出惨叫之声。

偏偏那筷子并没有伤害他的要害部位,却让他感到痛苦袭来。

舞厅上下无不因此震惊。

杨蓉及陈绍等人,似是从未想过林战竟然还有如此的手段。当下,杨蓉蓉直接瘫坐在沙发上,娇躯涌现丝丝凉意,背后有冷汗冒出。

陈绍已离林战远去,嘴巴大张之余连连发出声响,唯恐林战突然之间,像他射来一只筷子。

“我可以见秦媚了吗?”

林战笑看着高台上的南秋生。

南秋生已说不出话来,眼神涣散,几近呆滞,挣扎若许之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

此番落下,众人皆惊。

一道声音,却是远道而来。

“如我没有认错,先生当是叶重天的捡回来的遗孤,林战吧?”

一道优美的声音传来。

舞厅二楼,复式建筑的楼上走廊里,却见两个女子双手扶着栏杆站在那里。这是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一曼妙多姿的青春丽人,这二女有神似之处。

但姿色各一,华贵富饶。

秦媚,秦香母女俩。

随二女出现,舞厅之内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终于出现了?”

林战微微一笑。

早在坐下不久,他就察觉到秦媚的所在之处。

只是这个女人一直在观察着自己,南秋生倒下,秦媚这才不得不走出主持大局。

高跟鞋踩地的节奏传来。

秦媚带着女儿秦香从楼上下来,来到了这舞厅之内。

不过,却距离林战较远,未曾再往前走上一步。

“林战,你七年前失踪,今日归来,为何来我女儿秦香的生日舞会上寻畔滋事?你,给我一个交代。”秦媚看着林战,淡淡说道。

“我来此的目的,你可是心知肚明,我问你,叶重天之死,可与你秦家有关?”

林战说道。

众人惊呼,此番,林战的身世浮出水面。

当年,叶重天在江市一家独大,声名显赫。江市人尽皆知,他曾捡回一个孤儿养在叶家。可叶重天的子孙却害怕这孤儿抢夺叶家财产,故而屡次针锋相对。

七年前林战失踪,众人以为他被叶重天的子孙所害。

却未曾想到,如今竟来为叶重天复仇。

……

而叶重天这个名字,对于秦媚来说如同针尖,在钻心一般。

时至四个月,江市从未有人敢提及这个名字。

“叶重天之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林战,你没有证据,可不要来此血口喷人。”

秦媚低声喝道。

林战确实并无太多证据。

不过,也可与秦媚对峙,林战道:“既然与你秦家无关,为何如今的叶家,掌控在你秦媚的手上?”

秦媚一顿。林战句句犀利,让她始料未及。

她从未想过,江市会有人敢调查叶重天之死。

“那是因为叶家摇摇欲坠,叶家企业濒临破产,叶家之人,求我秦媚出手相助,所以,在我的帮助下,如今的叶家,才不至倒闭。”秦媚回道。

“秦媚,你走了一步好棋,但叶重天之死,如我查出与你秦家有关,那么,你们秦家,将会为叶重天陪葬。”

一句话。

让秦媚娇躯一震。

眼中林战,竟让她起了几分胆怯,他的身上,好似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种威严。

想她秦媚在江市如此地位,却被一个男人给震有些紧张。

秦媚咬了咬牙,应声而道。“你只管去查,如你能查出证据,我秦媚无话可说。如你查不出来,林战,今日辱我之事,我势必不会罢休。”

秦媚和林战对视。

而此刻。那在舞厅坐着的楚飞,却是不甘寂寞。

“林战,叶重天死都死了,你想调查,也得有这个能力才行。我可告诉你,江市五家,可不是你林战能够对付的。光是我们楚家,可够你喝一壶的。”楚飞喝道。

这楚飞,为江市楚家少爷,而楚家,立于江市五族之一,和秦家齐名。

此番话语,却是林战潋眸望去。

见那楚飞满脸冷淡的笑意,林战道:“楚飞,楚大少爷,你废话太多了。”

众人一惊。

却见林战端地抬起手来,他凭空打出了一拳。见得拳风阵阵,气势恢宏。那楚飞甚至来不及躲避,竟被林战的拳风直接轰飞出去,撞在了舞厅的石柱上。

“啊!”

楚飞发出惨叫,落地之后四肢俱断。

只此一幕,再次让舞厅之内,陷入异常。所有人冷汗交加,望之生畏。

杨蓉蓉和陈绍二人也早就不敢言语。

萧雅婷则面露骇然之色,难以置信的望着林战。

饶是秦媚见多识广、定力极强,却也被这一幕震的惊憾连连。

……

“我听闻,叶家名下的叶天财团,可是落到了你们楚家手上。也罢,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周旋,时候不早,在下告辞。”

林战拍了拍手,嘴角勾起,笑容森然。

丢下这句话,林战踏出江市酒店,离开舞厅。

一身肝胆,傲视群雄,睥睨天下。

随他离开,大厅内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在望着秦媚。

“林战,秦家,陪你玩儿。”

沉默良久,秦媚最终说出此话。

秦家不亡,恨意不消,林战,这个名字萦绕在秦媚的脑海之中。

秦媚粉拳攥起,杏眸布满寒光。

全文阅读

酒店舞会不欢而散。

四方宾客,匆匆散开。

酒店外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秋风卷起阵阵凉意,吹散了云卷云舒。大雁南飞,给天空美眷了一幅彩画。

那风,那云,那雁,好似载歌载舞一样。

雁过留声。

云过留念。

风亦传情。

东南大街,繁华依旧。

……

“战王,是否杀了秦家众人?”

江市大酒店门外。

当林战从酒店出来,魏炎等人已经站在一辆商务车旁等候多时。

酒店内发生的事情,魏炎也自是知晓。天鹰在江市的能力,远不止于此。

“暂时不用,等事情调查清楚再说不迟。”林战上了车,示意一下魏炎开车离开。

“接下来,去哪?”魏炎发动车子,询问道。

“叶家人,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林战道。

“不太好。”

魏炎摇了摇头。

他来之前已经对叶家上下进行了一番调查。

如今叶家的人,在失去叶重天以后,几乎已经快要倒了下去。

魏炎回道:“如今的叶家,上下并不一心,老大、老二、老三分崩离析。据说叶家老宅,有人在逼迫他们卖掉。”

林战深呼了一口气。

叶家,他五岁的时候进入这个家族,开始了新生活。

往事历历在目。

当初,林战来到叶家以后,被叶重天过继给叶家老三当儿子。叶家老三名叫叶天海,妻子韩媛。叶天海一生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叶子媚。

林战从小和叶子媚青梅竹马,做了十一年的异姓姐弟。

虽说叶天海和韩媛对林战时常打骂,但叶子媚,是实实在在的对他好。

后来,叶重天得知老大和老二两家害怕林战夺走叶家财富,想要将林战除掉,所以,他便将林战悄无声息的送走。

没有人知道林战去了哪里,叶重天也并未提及。

“想当年,我在叶家与叶子媚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虽说继父继母对我不算太好,但毕竟也有养育之恩。”林战开口说道。

“那,战王,去叶家?”

魏炎问道。

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叶天海夫妇,也算是自己的师父吧,没有他们,也便没有今天的自己。

“那就,回去看看吧!”林战说道。

“好!”

魏炎点了点头。

……

江市,八角胡同。

这是一条江市出了名的小巷子,这条巷子很大,巷子的两边,如同热闹的街道一样,行人不断,摆摊的商贩络绎不绝。

穿过热闹的八角胡同,便是一处广场,广场之后,就是曾经威震江市的叶家。

叶家之大。

叶重天当年坐镇一方,在江市,一家独起,众臣叩拜。

如今的叶家,已不再如曾经一般犀利。

林战穿过这条八角胡同,来到了广场上。对面,是叶家的巨大庄园,虽说庄园别墅依旧,但七年的时间,变化的实在是太多了。

林战的车子刚刚驶来。

但却见叶家的大门外,停着数十辆豪车。

林战看到一个满身邋遢的中年男子。此番,这男子手中拿着一瓶二锅头,正在仰头大喝着。

他猛灌一口酒,打了个饱嗝。

接着,便是吟诗一首:

“弃我去者,昨日之事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

“哈哈哈。”

“哈哈哈。”

男子笑着,再次痛饮一口,仿似要将昨日之事,今日之事完全遗忘一样。

林战看到此处,不免从车上下来,加快步伐,内心深处,一阵阵的触动。

这男子他认了出来,是叶重天的三儿子,名叫叶天海,他是叶以晴的父亲。叶天海在叶家排行老三,是最小的一位,膝下,只有叶以晴一个女儿,并没有儿子。

以至于,叶家的财产,几乎与他擦肩而过。

林战被叶重天收留,过继到了叶天海的名下做儿子,这叶天海夫妇虽说以前对林战嘲讽辱骂。但,不得不说的事实,若非叶天海夫妻,他在叶家活不到十六岁。

林战大步走了过去。

这时。

他开口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一句话落下。

正在门口摇晃不绝,大口喝酒的叶天海当即转过身子,低喝道。

“你这小子好没礼貌,老子正在此借酒消愁,你却说什么举杯消愁愁更愁,你这不是在凉我心吗?”

叶天海话毕。

当此番目光落于林战身上,他却是一怔。

手中二锅头酒瓶,锵然落地。

哗啦!

清脆的声音传来,酒瓶碎裂,酒水洒了一地。

叶天海看着面前那人,脑海中涌现出那人,一幕一幕的回忆,让他瞬间惊醒。

风四起。

大风如蛇。

……

“你……你回来了?”

叶天海怔然说道。

面前的男人,身材魁梧,英姿飒爽,和七年前骨瘦如柴的小儿,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战望着叶天海。

叶天海因膝下无儿子,妻子韩氏又无法再生,所以内中苦闷无从诉说,时常借酒消愁。

虽说曾经的他时常醉酒之后打骂自己。

但不得不说的是,林战念书、在叶家穿衣吃饭,也都是叶天海提供的。

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尤其是十年的养育之恩。

“虽说不是你的亲儿子,但一日为父,终生为父。父亲,你喝酒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变。”林战微微一笑。

“兔崽子。”

叶天海不由暴怒一声。

他的拳头猛然攥起,朝林战打了过去。

林战不躲不闪。

但叶天海的重拳,在落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

林战道:“我说了,你还和以前一样,喜欢喝醉酒以后,动手打我。”

叶天海怔然,拳头便收了回去。

“你他妈长大了,老子已经打不过你了。你当初离家出走七年,我们都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想不到,我还能够再见到你。”

叶天海擦了一把满是胡渣的嘴。

林战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还是父子。

“不是了,你不是我叶天海的儿子。”叶天海果断回绝道。

林战笑而不语。

但就在此时。

几辆豪车从远处驶来,停在庄园之外。车上,下来几个雍容华贵之人,大步走进叶家。

叶天海看到此处,脸色极为难看。

“天海。”

叫声响起。

一个中年妇女从叶家院子里急忙走出,这妇女年约五十岁的样子,步履充满急色。

“天海,你又跑出来喝酒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的病,不能再喝了。”那妇女来到跟前,冲叶天海无比愤怒的说道。

她却是忽略了叶天海身边的林战。

那叶天海一番苦笑,道:“韩媛,你看他是谁。”

韩媛是叶天海的妻子,叶子媚的母亲。饶是她第一眼看过去,也并未认出林战。反之细看以后,韩媛脸色随之一变,内中囊括震惊之色。

“林……林战?”韩媛道。

“七年不见,你老了不少。”

韩媛确实苍老了很多,如今的她,不再如以往一般高贵华丽。

然而此番。

韩媛却是雷霆大怒,怒道:“林战,你这个白眼狼,你还有脸回来?当初我和天海还有老爷子将你养大成人,你居然不辞而别,如今七年过去了,你怎还有脸回来?”

事实上。

林战的离开,让叶天海和韩媛夫妇寻找了好一阵子,而叶子媚,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好了,别扯这些没用的。林战,你回来做什么?如果是要钱的话,很抱歉,我没钱。而且,老爷子已经死了,叶家,没有人再给你钱了。”

叶天海开门见山。

林战摇了摇头。

“我见叶家庄园外停着不少豪车,想必今天,叶家定有事发生。不然的话,你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在外买醉不是?”林战道。

“我们叶家和你再无半点关系,林战,这里不**什么事。”

韩媛将叶天海拉开。

保持距离。

林战也并未生气。

毕竟当初自己离开,是老爷子的主意。而叶重天,也从未向他人提及。

……

短暂沉默。

叶天海轻叹一声。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愤怒、恨意以及痛苦。五味杂陈,似乎更为贴切的来形容。

“你**死了。”

叶天海轻轻开口。

叶重天死了,死于四个月前,林战已知晓此事。

但他不知晓的,是今天叶家因何来了这么多豪车?

“然后呢?”林战问道。

“叶家,倒了。江市北爷要将叶家老宅给抢走,进行招商引资。你奶奶沈氏,带着老大老二,将叶家老宅拱手相让,今天,他们来这里规划准备拆掉这里。我拦不了,只有买醉,但愿一醉不复醒,父亲数十年基业,烟消云散。”

叶天海怅然说道。

叶重天死后,叶家由叶重天的妻子,叶家老奶奶沈君掌管。

江市坐镇一方的北爷和秦家联手,对叶家的老宅打了主意。而时任叶家家主的沈君,为了讨好对方,决定将老宅给让出去。

叶家老宅,乃是叶重天数十年打拼出来的。

公司和财产可以丢掉,但家,断然不能丢。

听闻此事,林战道:“北爷,又是何人?”

“北爷,名叫吴臣北,是江市一方势力的大佬,和秦家联盟。他们,想要将叶家的这套老宅,据为己有。”

叶天海解释道。

话音落下。

就在这时,一辆豪车从外面远道而来。豪车在叶家大门外停下,车上,下来了五个人。

当看到这辆汽车,但见韩媛身体一阵颤抖。

就连叶天海,也绷紧了神经。

“他们来了。”

韩媛已经给吓得哭了出来。

全文阅读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