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

《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

时间:2020-01-09 20:22:41来源:网络

《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唐锐自救时所用的八门归心,他也只是在某部古籍中看到点只言片语,眼下这一幕神奇的《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小说试读:《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精彩内容节

《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小说

《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唐锐自救时所用的八门归心,他也只是在某部古籍中看到点只言片语,眼下这一幕神奇的

《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小说试读:

《圣手医仙》最新章节 《圣手医仙》唐锐林若雪小说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唐锐自救时所用的八门归心,他也只是在某部古籍中看到点只言片语,眼下这一幕神奇的画面,他是真的闻所未闻!唯一能看出来的门道就是,那七处穴道的位置极其有趣,银针落下,恰好排列成北斗七星的位置。

《圣手医仙》小说试读:

天突,云门,中府,肺俞,曲池,列缺。

一连六处穴道,唐锐的出针速度都是极快,就像是不用思考,但直到手腕处的太渊穴,速度才骤降下来。

银针缓缓刺入,在他指间,轻轻捻动。

神奇的一幕突然出现。

前六根银针仿佛也受到指力的牵引,以同样的频率轻颤起来。

众医生尽皆呆滞。

有苏医邈在院方坐镇,他们的眼界远比那些寻常的医生更加开阔,再高明的针法在他们看来,可能都只是洒洒水而已。

而这样的画面谁都没有见过。

包括苏医邈,脸上亦是挂满了震惊。

当然,也有医生在短暂的意外之后,回归平淡的神色。

针法不在于奇,而在成效。

医不好人的针法,就算有再多花样,终究是个花架子罢了。

“甜甜的脸色好转了。”

突然有人惊呼出口。

那医生的视线瞬间定格。

尽管有呼吸机的加持,甜甜想要吸入一口新鲜的氧气,仍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所以,她的脸色常年惨白,呼吸时胸腔难以出现明显的起伏。

此时此刻,甜甜的脸颊却涌出一抹红润。

感觉就像缺氧的鱼儿,终于回到大海。

“苏老,这是什么针法,也太神奇了吧!”

有人忍不住问道。

然而苏医邈的注意力全在唐锐身上,根本无暇回答这个问题。

事实上,他也给不出问题的答案。

唐锐自救时所用的八门归心,他也只是在某部古籍中看到点只言片语,眼下这一幕神奇的画面,他是真的闻所未闻!

唯一能看出来的门道就是,那七处穴道的位置极其有趣,银针落下,恰好排列成北斗七星的位置。

正是唐锐所学《八千针》中的七星聚气!

中医观念中,气顺,则经络顺,脏腑顺。

肺纤维化的本质无非就是肺经阻塞,气结不畅,从而引发整个肺部病变,而七星聚气,就如北斗星阵,指印着将全身的气聚在一处,一举打通阻塞的那条脉络。

叮叮!

仪器跳动清越的响声,那条混乱的心电图曲线,竟在这时变得稳定起来。

“钟总,我要摘掉她的呼吸面罩了。”

唐锐停下手里的捻动,语出惊人道。

所有人都本能的想要阻止,呼吸机早已成为甜甜身体的一部分,现在要把它摘掉,就跟斩掉正常人的一根手指无异。

但是,他们心底又觉得期待,希望能看到奇迹接二连三的发生。

“嘟。”

面罩取下时,呼吸机响起了警告声。

病房内气氛瞬间凝结到极点。

直到甜甜的胸口出现第一次起伏。

众人提在嗓子眼的那颗心终于落下,钟意浓用力捂住嘴唇,克制着不让眼泪掉落下来。

林若雪的眼圈也红了。

感觉心里有块巨石终于落地,一时间也忘记去问寻唐锐这一身医术的来源。

“结,结束了?”

苏医邈这才讷讷开口。

唐锐笑了笑,把七根银针一一起出,并让出主诊的位置。

“有救了!”

苏医邈按住甜甜的脉象,震愕与惊喜,交替在脸上浮现,“一个月,不,最多二十天,甜甜就可以痊愈!”

闻言,医生们忍不住欢呼一声,随即回过神来,俱都用复杂的目光看向唐锐。

谁能想到,多少医学名家都束手无策的病情,被一个毛头小子治好了?

这简直就像梦幻一般!

“唐先生。”

钟意浓的情绪已经平复,来到唐锐面前,身体呈九十度鞠躬,“是你给了甜甜第二次生命,我愿意付出一切,报答你的救命之情。”

这句话,无疑将众人的震撼推向新的高度。

钟女王是谁?

随便抛出几分诚意,都是普通人一生都企及不到的财富,而她口中的付出一切,又代表着怎样的能量!

然而,面对这种诱惑,唐锐只是流露出一丝意外,随后就恢复清明的目光。

淡笑着摆摆手:“真要谢的话,就帮我把医院的费用结了吧。”

“啊?”

钟意浓唇齿微张,不太懂唐锐的意思。

苏医邈却发出一声苦笑:“唐兄弟,你全凭一手神奇的针法,才治好你的伤势,我们出了多少力,你就别寒碜我这老家伙了。”

“唐先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如果有用的到意浓的地方,请随时向意浓开口。”

这一刻,钟意浓才注意到唐锐胸前的血渍,无比真诚的说道。

唐锐本能还要拒绝,但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瞳孔深处抹过一丝凝重:“钟总,确实有件事要麻烦您。”

“唐先生请说。”

“我想请您,安排一个人送若雪回家。”

林若雪意外的转过头来。

随即,看到唐锐与钟意浓四目注视,无意识的皱住眉头。

难道这家伙想支开自己,好单独与钟意浓亲近?

他未免太色胆包天,痴心妄想!

“不用。”

林若雪俏脸上顿生了几分冷冽,“我还要去交警部门配合调查,就不麻烦钟总……”

谁知话音未落,就被唐锐打断。

“交警那边我来跑动,你必须回家。”

语气中透着淡淡威压,不容置疑。

林若雪微微怔住,没想到唐锐一个**,突然变得强势起来。

但随即就皱住眉头:“你凭什么命令我?”

“我……”

唐锐顿时语塞。

他这么做,的确事出有因,却不想让林若雪知道。

半小时前的那场车祸,虽然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但唐锐还是能回忆起一些有用的细节。

他记得很清楚,那辆渣土车原本正常停靠,是在林若雪拐过路口之后,才突然加速靠近,毫不犹豫的撞击上来。

与其说是车祸,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场**!

换言之,对方一旦知道他和林若雪都幸免于难,很可能会再一次作案。

所以他才要林若雪回家,并且要钟意浓的人亲自护送。

对方胆量再大,也绝不敢触怒钟女王的霉头。

只是,林若雪不听他的。

这让他头疼不已。

瞧见唐锐尴尬的站在这儿,钟意浓突然一勾唇,笑容倾城。

“没想到,唐先生医术无双,竟然还会怕老婆。”

“呃……”

唐锐支吾了下,觉得应该辩解两句,“我不怕老婆,只是从心而已。”

这话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

林若雪也轻扬嘴角。

从心?

那不还是怂吗!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尽管气氛得到了缓和,但这并不足以让林若雪改变主意。

只是,看到钟意浓眼眸中流转温柔,林若雪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再开口时,也不再是咄咄逼人。

“交警那边你陪我去吧。”

林若雪的口吻,仿佛在宣示**一般,“警方也要求我们夫妻一起出面。”

这理由,唐锐没办法拒绝了。

只好点点头,说道:“那我们快一些,争取今天把事故处理完毕。”

即使有第二场**,对方肯定也需要时间准备,如果在那之前查出对方的身份,主动权自然就来到了唐锐手里。

想到这儿,唐锐眼底跳动出一抹杀意。

“这种小事,何须唐先生亲自动身。”

钟意浓的笑容温婉大方,“我给警方的朋友知会一声,让他们处理好就是。”

话落之间,钟意浓已经把电话拨了出去。

这位钟女王也太雷厉风行了吧!

唐锐满脸懵逼。

“没问题了。”

钟意浓很快结束,笑着说道,“警方承诺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找到肇事司机,到时候,他们会通知二位,至于其他的手续,他们会自行办好,不需二位出面。”

只一个电话的功夫,便把整件事处理了大半,这等能量,让唐锐震撼了许久。

然后,唐锐也只好笑了笑:“好吧,多谢钟总了。”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才对。”

钟意浓面容诚恳,接着拿出一把车钥匙,递到唐锐面前,“林小姐的车还在报修,这段时间,你就开这辆车吧,我会让秘书把车主更名给你,这样有一辆自己的车,出行办事都会方便一点。”

更名?

这是要把整辆车都送给唐锐的节奏啊!

在场众人都震惊的瞪大眼睛。

但转眼想想,唐锐对钟意浓有救命之恩,以钟意浓的身份,送一辆车也在情理之中。

唯独林若雪觉得不舒服。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钟意浓送这辆车,不仅仅是报恩这么简单。

恰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传来震动。

“是**短信。”

林若雪面露疑惑,“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要我现在回家。”

唐锐的眉头顿时一松,正好用这个理由脱身,来拒绝钟意浓的谢礼。

谁知,钟意浓的反应更快,径直就抓住了他的手。

女人的手指纤柔无骨,像是带着一丝酥麻的涓流,使得唐锐瞬间愣住。

等回过神来,已经糊里糊涂的收下了车钥匙。

嚯,还是一辆保时捷。

唐锐哭笑不得的说:“钟总,你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

“跟你的医术比起来,一辆车根本就不算什么。”

钟意浓摆了摆手,露出调侃之意,“再说,那可是岳母大人的命令,快开车回去吧,你回去的晚了,恐怕不好交代呀。”

唐锐苦笑一下,也只好承情,与钟意浓互相留过电话,又跟苏医邈点拨几处穴道,以备甜甜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好及时施针医治。

等这些事都交代完毕,这才带着林若雪离开住院部。

只是,看到停车场唯一一辆保时捷之后,唐锐再次傻眼。

保时捷918Spyder。

千万级的超级豪车!

“咳咳。”

唐锐咳嗽两声,汗颜道,“这车要是有个小刮小蹭的,我好像修都修不起,要不然还是给你开吧。”

“钟意浓送给你的车,我开算怎么回事!”

林若雪冷着脸站在旁边,眼中隐约可见的杀气。

唐锐有些恍惚。

吃醋了?

“你先开车,我有事情问你。”

林若雪在副驾驶坐下,刚关车门,便冷声质问,“你的医术是怎么回事,别拿网上学的那一套来糊弄我。”

想到这里,她就一肚子怒火。

之前唐锐那么说,分明就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这个……”

唐锐迟疑了一会儿,才给出解释,“确实是从网上学的,自从我妈过世,我就喜欢看一些中医针灸之类的东西,看的多了就学会了一点东西。”

虽然补充了一些解释,但还是没什么说服力。

不过,这确实提醒了林若雪一件事。

唐母重症难治,假如唐锐学过医术的话,当时怎么不见他出手?

两人结婚只有三年,唐锐能够单独外出的机会,只是去买些柴米油盐,哪里有时间去找人学医?

但还有一点,解释不通。

“先是治好你自己,再是这个女孩,你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这种奇迹,一次可能是运气释然,两次就不可能是运气了!

唐锐哈哈一笑,说道:“看来我的演技还不错,连你这个枕边人都骗过去了。”

“演技?”

“我的伤其实是苏老治好的,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医术已经大成,要不然,他也不会求你拿何首乌给我续命。”

说到这儿的时候,唐锐心中流过一丝暖流。

林若雪肯拿出何首乌,是不是说明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位置。

“可是,苏老还说什么八门归心……”

“我哪知道什么归心啊。”

唐锐继续演戏,“你忘了吗,当时他问我的时候,我都不敢回答他。”

林若雪薄唇轻咬,仔细回忆当时的每一个细节。

在提到八门归心的时候,苏老也是试探性的猜测,并不能肯定。

终于,她相信了。

然后她猛然想起什么,嗔怒满眉:“谁是你的枕边人,以后管好嘴巴,不然有你好看!”

说完还扬起粉拳打在唐锐肩头。

“知道。”

唐锐忍着笑意说道。

他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冷冰冰的妻子,也有可爱的一面。

下一刻,林若雪也发觉这个动作过于亲密了,连忙正襟危坐,恢复冷峭:“虽然你治好了钟意浓的妹妹,但我还是要警告你,以后不能再随随便便给人治病,你这种半桶水的医术,万一治出什么好歹,后果不堪设想,不行,你在这里给我发誓!”

唐锐没有回答,他得到仙医传承,自然就要继承仙医遗志。

这誓言,他不能立。

“你听到没有!”

林若雪俏脸含霜,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反问道,“是不是听到那只是钟意浓的妹妹,所以心里松了一口气, 没错,钟意浓还是单身,但你这种**,别说已经结婚,就算你是一个人,她也决计瞧不上的!”

唐锐开车的手顿了一下。

终于忍不住了。

笑出声来:“若雪,我觉得你吃醋了,从钟意浓那里出来,你就一直在吃醋。”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