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

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

时间:2020-01-09 20:22:24来源:网络

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小果子,你别哭!我去和爸妈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叶雨虽然只比叶果长一岁,可成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小说试读: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

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小说

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小果子,你别哭!我去和爸妈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叶雨虽然只比叶果长一岁,可成

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小说试读:

主角叶果蒋楠的小说叫什么《予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地址分享。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小果子,你别哭!我去和爸妈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叶雨虽然只比叶果长一岁,可成熟不少。这会儿立刻就打算给爸妈打电话。遭遇这么恶劣的事,叶果完全不知所措,只能听姐姐的。可是,结果……如果她一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那么……

《予你倾世温柔》小说试读:

“二少!”见到山洞里的少年,吕良惊喜交加,上前一步,一把就将他揽在了怀里。如钢铁般结实的手臂连拍着少年的背,“真是太好了!这回老爷子要放心了!”

“吕良。”少年挣开他的手臂,清俊的双目呆呆的看着吕良,“我做错事了。”

吕良咧嘴直笑,将外套一把搭在他肩上,“没事儿,二少放心,今儿踩风迷路的事,老首长说了绝不责备你,谁都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我……”

少年才要接话。

“吕副,这儿找到一张照片。”有其他人打着手电筒照着。

不等吕良接话,二少劈手就将那照片夺了过来。吩咐一声:“打灯!”

吕良把应急灯往那照片上一照,“这不是山脚下那丫头的吗?怎么会在这儿?难不成,她刚来过了?”

就是她?就是她!

二少凝住了照片。这是一张最普通的证件寸照,可是,照片上的少女洁净恬静的气质丝毫没有淡去。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明眸如月,怎么看怎么舒服。

“二少,怎么着?一张照片就看上人家小姑娘了?”见他看得出神,吕良不由得打趣,“那不如陪咱们再去找找那丫头去?”

他还和她姐姐保证了确保她安全呢,这会儿,人都不见了。真是该死!

“吕良……”二少将那照片抓得很用力,抬目看着吕良,年轻淡雅的面颊上,有几分懊恼,“我……刚刚……做了坏事。”

吕良懵了一瞬,脸色乍青乍白。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后……

“靠!一个个还愣着作什么?把二少给我带走!”吕良突然暴躁的厉喝一声,冷着脸下令。

一声厉喝,响彻山洞。

少年立刻被两个人冲上来扭住手臂。

“吕良!我要下山找人!”二少叫着,要挣开他们。可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受过特训的,就凭他年轻的身板怎么拗得过他们?

“我告诉你,二少……”吕良铁青着脸,回头指着他,气得手指发颤,“你最好把你刚说的话、刚发生的事都给忘了!不然,**非把你打个半死不活不可!”

“你先放了我!我要去找她!”少年此刻担心的本就不是自己。而是那女孩……

她现在在哪?这么厚的雪,下山安全不安全?经历了这种事……她又会怎么样?她看起来还那么小,肯定比他小……

他懊恼自己的冲动,自己的恶劣。

放他?

捅出这么个篓子来,怎么可能放人!

吕良庆幸自己刚没有将二少的照片给那女孩看过,不然对方定然是要找上门来的。到时候,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现下,只得将二少扛着打包回去,其他的事,等老爷子再定夺了!

“今天的事,谁也不准往外说!听明白了吗?”吕良巡视众人,下了死命令。

“明白!”

“吕良!”二少不悦。虽然他年纪还小,过于冲动,可是,担当他却有。

吕良哪里还搭理他?只让人扛着他下山。

到山脚下的时候,吕良有意绕过先前走的那条道,抄了个小路领着众人上了车。直接将二少捆成一团,塞进车里,开车带走。

……

叶果带着伤进门,闷着头,什么都没说,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叶雨正在煮饭,从厨房奔出来见叶果失魂落魄的样子,忙担心的跟上去,却没想到竟然吃了个闭门羹。

“小果子?”她试探的敲了下门。

叶果将自己深深埋在被子里,手里牢牢抱着爸爸送给她的海绵宝宝,想让自己安定一些。可是,整个人却还是不断的发抖。泪哗啦啦的,浸了枕头。

她好脏……

再也不干净了!

“小果子,你别吓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叶雨一下子慌了神。叶果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若不是出了事,绝不会躲在房间里不出声。

“小果子!你再不来开门,我拿钥匙进来了!”叶雨着急的又连敲了几声。

等了一会儿,门才终于被从里面打开。

她泪眼婆娑的样子,叫叶雨心一沉。

出事了!

定然是出事了!那群王八蛋!!

“小果子,你别哭!我去和爸妈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叶雨虽然只比叶果长一岁,可成熟不少。这会儿立刻就打算给爸妈打电话。

遭遇这么恶劣的事,叶果完全不知所措,只能听姐姐的。

可是,结果……

如果她一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那么……

她宁可独自一个人受这所有的委屈,也不敢把那天的事告诉爸妈。

六年后。

机场。

下午的时候,正是机场最忙碌的时候。行李的滚轴声,旅客的谈话声交杂在一起,尤其的喧闹。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彼时,一名年轻男子从VIP通道口缓步出来,那矜贵的气质,俊朗如雕刻般的面容,只一眼,便夺去了所有人的视线。去纽约出差了整整一个月,让他此刻筋疲力竭,只想回家倒头睡上一觉。

“二少!”接机的助理冯九立刻上来替他推了行李车。

他边将外套褪下来甩到冯九头上,边松了松衬衫袖口,“直接送我回院子里吧。”

“陪老太爷吃饭?您不困吗?”冯九边问,边帮他小心翼翼整理那昂贵的外套。Hermès啊!好几十万呢!

“觉随时都能睡,先回去看看**。”

两人一路边走边聊,完全没有注意到一个真皮钱包从那件昂贵的外套里无声的滑落出来。

……

另一边。

年轻的女子刚走进机场,手里握着一支陈旧的手机。

“果子,飞机落地了!滑行个10多分钟,差不多就出来了。不过,我要等行李,估计还得一会儿。”叶雨的声音在那端尤其的清晰。

叶果微笑着,“不着急,你慢慢来,我就在1号出口等你。”

叶雨在那边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叶果低头收手机,一眼便发现了地上躺着的一个真皮钱包。来来往往的人,所有人都走得太匆忙,以至于都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她捡起来,环顾四周,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叶果一时也判断不出到底谁才是失主。

看样子,只能求助广播了!

……

冯九正将行李搬到后备箱去,一抬头却见二少长腿又从车上迈了下来,面容不悦。

“二少,出什么事了?”

“钱包呢?”他扬了扬手里的西服。

“什么钱包?”冯九一脸不解。

“我的!”

“我没拿啊!也没瞧见啊!”冯九连着摇头。

二少哼出一声,提步就往回走。一见那匆匆的背影,冯九不敢怠慢,锁了车立刻跟上去。

二少难得这样紧张,怕是钱包里有很多重要的证件了!

……

叶果将钱包递给广播台,说明了来意后,对方微笑着颔首,将钱包打开来想寻些失主的信息。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钱包,里面并没有多少现金,只有几张金卡,以及一张个人证件。

叶果并没有探头去看,只是听到广播员清甜的声音缓缓响起,“请丢失钱包的蒋先生,来一趟广播室。这里有您丢失的钱包!”

听着广播一遍遍重复,叶果放了心,便想要走。广播员却将她留住了,“小姐,要不您还是等一下吧?一会儿万一出什么纠纷,您走了我们这儿也不好处理。”

纠纷?

叶果愕然一瞬,一会儿才想起上次有个朋友捡了手机还给失主却被怀疑是小偷的事。看样子,他们也是怕自己顺手牵走了钱包里什么。

“那好,我暂时留下。”不为其他,只为证明自己的清白。

广播里连播了好几声,叶果安静的坐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那边叶雨嚷嚷着叫她快点出机场,行李已经推到了出租车跟前。

叶雨从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叶果只得匆匆挂了电话。

“抱歉,我必须要先走了。”叶果和广播员说。

“小姐,如果你没什么急事,再呆一会儿吧!也许失主很快就到了。”

叶果没有多说,只是伸手在前台拿了支公用笔,又撕了张便利单,爽快的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名字。

“如果失主没有来领取的话,麻烦你们交给警局吧。如果有什么事,再让警局和我联系。”将便利单交给对方,不等对方再说什么,叶果推开右边的玻璃门,匆匆走了出去。

她不知道,左边的玻璃门此时被人从外推开。

一抹挺拔的身影,沉步而进。

……

“这是我的护照,麻烦你和钱包里的私人证件核对一下。”男人没有多语,只是利落的将护照递给广播员。

广播员盯着那张太过俊朗的面容完全花痴状。

证件照就已经很帅了,没想到本人居然这么有型!简直就是韩剧一号男主角啊!太MAN了!

半晌没等到回答,男人俊眉微蹙。一旁的冯九看了眼二少,忙敲了敲台面,“小姐,我们二少是很帅,不过,还是别再看了,快点忙事儿吧!”

“啊!好,好的!”面颊一红,对方赶紧难为情的低下头去装出核对的样子。一会儿盯盯护照,一会儿看看身份证,更多的时候是盯着那张活生生的脸。

蒋楠!

真是个帅到让人挪不开视线的男人啊!

“行了吗?”再淡定的人,也被这来来**的视线弄得别扭起来了。蒋楠站在那,有些尴尬。

“好了,确定是您的。麻烦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对方完全亲切可人。

冯九忙把钱包接过送到他手上,“二少,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蒋楠也不搭理他,只是打开钱包,翻到一个小小的夹层里。夹层里,此刻正掖着一张小小的寸照。照片,已经有几个年头了,照片上的少女,依旧清甜可人。只是,如今,却已经不知道她处在何处了。

当年被吕良扛回去,被暴打一顿不说,老爷子直接禁足了他整整一个月。等到一个月后,偷偷跑到到山脚下,得到的却是他们举家搬迁的消息。

翻出来看了眼,不待冯九看清楚,他便将照片重新塞了回去。

冯九暗笑,“这一定是阮小姐的照片吧?”看二少那着急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丢了什么宝贝呢!原不想竟然是在意这张照片。

“话多。”蒋楠斜睨过去。被斥了,冯九也完全不在意,还在独自乐呵着。

蒋楠道了谢,招呼了冯九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又倒退一步回去。

“拾主还在吗?我想当面感谢她。”

“哦,那位小姐有留下电话号码,您等一下。她说您钱包里若是有什么遗失的,可以随时和她联系。”广播员忙将叶果留下的便利单递过去。

瞅着纸片上那一排数字和写得娟秀的名字,蒋楠微沉吟。

叶果……

这么随便留号码,看样子,还是个傻姑娘吧。若遇上奸诈的人,非说有所遗漏,她又怎么处理?

“字迹这么好看,又拾金不昧,肯定是个很美的女人!二少,您那么忙,要不让我帮您去谢人家得了。”冯九探头看着,忍不住嘻嘻笑。

钱包一下子敲在他脑门上,蒋楠嗤他,“谁规定不美的女人就不能写一手好字?走了!”

将便利贴搁进钱包,蒋楠率先往外走。

军区老院子里。

正是晚饭时间,老首长坐主位上,老太太坐右手边,蒋楠则坐了左边。

“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一个月不来看你**,你**一个劲儿问,问得我这老婆子都烦了。”老太太笑说着,边帮老首长舀汤,蒋楠忙接了碗去,“您坐着,我来就行。”

将汤舀上,送到老爷子手上,蒋楠笑着哄两位老人家,“虽然人在纽约,可心老早就飘回来了,梦里都惦记着奶奶您熬的榴莲汤。”

“就你个馋猫。”老太太嗔了一句,满眼都是笑。

“这次去纽约工作怎么样?可还顺利?”老爷子虽然在**里刚退下来没多少年,可这些年倒少了作为军人的刻板,多了几分慈蔼。看起来倒是个心慈面善的老人。

“那是自然,您孙儿是谁啊!”蒋楠装出得意的模样,倒惹得老太太发笑,转脸和老爷子开口:“你看看他这眉飞色舞的样子,活生生就和你一个模样印出来的。”

老爷子也乐呵得很,“原本是军人世家,倒没想到会突然冒出这么个商界能手来。”

“不都说虎父无犬子?听阮家小子说咱们家小楠在商场上倒是气魄十足。”老太太盯着孙子,倒是越看越喜爱得紧。

“嗯,只要不是像儿时那般犯浑,我这老头子也算是安了这份心。”

两位老人当着自己的面谈笑,蒋楠笑听着,倒也不多话。只是听得老爷子后来的那句话,心下一时稍走了神。

儿时当真是犯了浑。只是不知道……那件事后,那女孩到底怎么样了……如今,即便是再想弥补,也终究找不着机会。

“对了,说起阮家小子,还有件事。”老太太突然提起,看向孙子,“阮锋那小东西找女朋友了,你应当早听说了吧?”

“有听过一两句,不过没放在心上。”蒋楠边吃菜,边答着话。

“这回这个女孩儿阮家人都满意,虽是清贫人家,但女孩儿老实本分,家底淳朴。最主要是那丫头的母亲,正巧是阮夫人当年的看护。阮夫人能过了尿毒症那关,也是这看护绝多部分功劳。”

“是吗?”蒋楠耐心听着,看向老太太,“怎么突然提起这茬?”

老太太笑,“你都订婚这么些年了,那阮锋比你小不了几个月,也该是定下来了。”

“订婚?”

“倒不是订婚。”老爷子接了话,“只是那小姑娘正式过来见家长。”

蒋楠笑了一下,“听你们的这语气,该不会是想要孙儿也去凑个热闹吧?”

“什么凑热闹?你可是阮家半个女婿了,阮莹那丫头既然还没回国,理当就你代替她了。”老太太说。

“什么时间?我得空就去看看。”若不是**奶奶开口,这事儿蒋楠还真不怎么放心上。

“就这周末。别说什么得空不得空的,现在就通知你秘书把那天时间给挪出来,奶奶可不许你失了礼数。”

老太太都这样发话了,蒋楠自然是拒绝不得,只得应了声好,算是将这事儿放在心上了。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