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

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

时间:2020-01-09 20:22:05来源:网络

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顾延之五指紧攥,倏尔冷冷一笑,“你刺,你身上流多少血,我就让穆思远也流多少血,你死,他也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试读: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顾延之

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

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顾延之五指紧攥,倏尔冷冷一笑,“你刺,你身上流多少血,我就让穆思远也流多少血,你死,他也

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试读:

林心月顾延之小说-完结版《我可以抱你吗》全文阅读地址。小说精彩内容节选:顾延之五指紧攥,倏尔冷冷一笑,“你刺,你身上流多少血,我就让穆思远也流多少血,你死,他也死。”林心月颤抖,她见过顾延之在商场上有多狠戾,而如今,她终于亲身感受到了。

《我可以抱你吗》小说试读:

“你怀了我的孩子?”

“现在要打掉他?”

林心月惊乱地看着眼前的黑影。

她没有想到顾延之会出现,而他的眼神阴郁,那么吓人。

“林小姐,我是真的不能生育,所以我求求你,就算你不爱延之,也生下这个孩子吧。”

罗静雅突然走上前,攥着林心月的手,哀声祈求。

林心月乱眸,“顾太太,我说了,我是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

“那我给你钱。”

罗静雅嗓音急切,“你不是说你是为了钱才和延之在一起吗,那我给你一个亿,够不够?”

仿佛有一把刀子,凌空剜着她的眼。

林心月僵硬地看着顾延之阴沉的神色,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延之冷冷掀眸,半响,冷冷笑,“她配生我的孩子?既然有自知之明,就继续手术。”

林心月面色在一瞬间惨白。

罗静雅看着,唇角微微勾起。

这时,“叮铃铃……”

林心月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

突兀的声音吓人一跳。

手术的女医生额角微微冒汗,她当然也认出了顾延之,而这是什么豪门秘史,正妻竟然不能生,要小三生。

吞咽了一口唾沫,女医生借着将林心月的包包拿起,递给林心月,然后道,“那林小姐,我先出去,你们先商量下要不要留这个孩子。”

女医生说完走了出去。

手机铃断,但过了两秒,又重新打进来。

林心月咬唇,打开包包,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穆思远。

林心月正犹豫着要不要接,手机被一把夺去。

顾延之看着那三个字,嘴角嘲谤,“忘了你有了新欢,所以你肚子里的,也有可能是穆思远的种?”

林心月紧攥了下五指,学他一笑,“顾总说的对,孩子也有可能是思远的,所以我怎么会被顾太太一吓就来打胎呢。”

“两位的家务事我就不参与了,顾总顾太太再见。”

林心月说完朝着门口走。

手臂却被一个大力扯回。

“我用过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得到别的男人玩?”

顾延之突然凑近,阴鸷一笑,“林秘书,你想生子嫁人,做梦!”

林心月瞠眸看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呵,不懂?”

顾延之捏起她的下巴,“孩子如果是我的,就生下,不是我的,就打掉,至于你,就继续被我睡。”

林心月仿若惊悚,直到被顾延之拽出手术室,她才奋力挣扎。

可没用。

她被塞进车,然后带回了顾延之的别墅。

这个曾经她来过无数次,但如今,已有女主人的地方。

玄关的墙上就挂了顾延之和罗静雅的结婚照。

甚至连窗上的大红囍字都还在。

刺目的红,一如林心月眸底的红,“顾延之,你已经结婚了,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砰!

林心月被关进一楼客房。

无论她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应。

直到傍晚的时候,门开了。

罗静雅端着一个餐盘走入“林小姐,你饿了吧,我让厨子煮了鸡汤,对胎儿好,你多喝点。”

林心月像看外星人地看她。

罗静雅依旧笑,“林小姐,或许你觉得匪夷所思,但爱的极致是包容,既然我不能给延之生孩子,那让你生,不是情之所理么。”

“但现在是一夫一妻制。”

林心月冷冷的,“顾太太,麻烦你放我出去。”

“抱歉,我不能,但无论如何,孩子是条生命,希望林小姐你好好吃饭。”

罗静雅说完,放下餐盘走了出去。

之后,又是上锁的声音。

林心月烦躁。

她不可能给顾延之生孩子,绝不可能。

她盯着餐盘上的瓷碗。

如果碗碎了,就会变得很锋利。

她紧了紧五指,走过去。

要将碗摔地上的时候,窗户外传来一阵熟悉的喊声。

“心月,你在不在!顾延之,心月在哪里,是不是你带走了她!”

林心月眸一颤。

是穆思远!

她立即奔到窗户前,用力拍打,“学长,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心月!”

穆思远奔过来,焦急的眸色终于落下,但看着那封闭的玻璃窗,又变成浓浓的愤怒。

他今天怎么打林心月的电话都没人接,最后手机还关机,他就知道林心月一定出事了。

他打听了很多供应商才知道顾延之的住处。

“心月你别怕,我立即让**来救你。”

穆思远拿出了手机。

林心月激动点头,可很快,她惊恐地大喊,“学长,你小心!”

砰!

不知何时,顾延之出现在穆思远背后,然后出拳,就将穆思远揍倒。

不——

林心月红着眼敲打着窗户,“顾延之,你不要打学长,你快住手!”

迎来的却是顾延之阴眸,又重重踹了穆思远一脚。

林心月仿佛都能听到穆思远胸骨断裂的声音,而穆思远的嘴边也开始喷出一口血。

她骇然了。

歇斯底里的愠怒在叫嚣。

她猛地冲到刚刚的餐盘边,将盛着鸡汤的碗砸在地上,接着,捏着那碎瓷片,来到窗户前。

“顾延之,我欠了你什么,你是不是要我死!”

殷红的血,从林心月的指尖留下。

顾延之眸子缩了缩。

他冲到了客房。

林心月依旧捏着碎碗片,地板上的血,滴了一滩。

顾延之面色陡然阴郁,“把瓷片放下!”

“你别过来!”林心月突然将碎碗片抵着自己的脖颈,“顾延之,放我走!”

顾延之顿步,整张脸都是阴沉的。

他没有说话,林心月也没有,只是用一种看敌人的眼神看他。

顾延之五指紧攥,倏尔冷冷一笑,“你刺,你身上流多少血,我就让穆思远也流多少血,你死,他也死。”

林心月颤抖,她见过顾延之在商场上有多狠戾,而如今,她终于亲身感受到了。

如临深渊,愤怒,却又莫可奈何。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不能逃,不能死。

林心月开始绝食,并不是完全不吃,而是吃的很少,她想就这样饿死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砰!”

顾延之愠怒地摔门而入,捏住她的脸,“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了你?”

林心月漠然看他,她不知道他放不放她,她只求问心无愧。

她的母亲就是被第三者插足婚姻,得了抑郁症。

所以她绝不可能让自己成为第三者,哪怕是被逼。

顾延之看着她倔强的脸,突然将她压到床上,“你以为你这样了穆思远还会要你?我能给的绝对比他多。”

林心月面色冰凉,“顾总说的是钱么,可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别人看到我会说,看,这是顾延之的情妇,我到哪里都要承受那样的目光。”

“而我想要的,不过是有个人,能牵着我的手,光明正大走在街上,然后我的孩子,能光明正大地上学,而不是贴着私生子的标签,被人歧视。”

“我顾延之的孩子谁敢歧视?”顾延之冷笑。

所以,这就是他们的思想差异。

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彼此认同。

林心月撇过脸,不再看他。

顾延之怒,大手钻进她的衣服。

她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他更怒。

一把撕开她最后的遮蔽物。

林心月终于笑,“顾总记得用力点,正好把孩子做没了,不用我再费力流产。”

砰!

顾延之一拳砸下来。

林心月下意识闭眼。

再睁眼,只看到凹陷的枕巾和被摔得砰砰响的门。

她的唇瓣紧抿了一下,拿出新的衣服穿上。

她以为这种日子会漫漫无期。

但第二天的时候,顾延之突然又来了,手里还端了个餐盘。

“吃饭。”

他把餐盘重重放茶几上。

林心月不动。

他把调羹硬塞她嘴里。

林心月紧抿着唇,调羹磕破了她的唇。

有血流出来。

顾延之砰地把调羹扔茶几上。

林心月笑。

她无疑是在挑战他的极限。

她看到他的眸子里,全是愠怒的火焰。

但,重新拿起调羹,顾延之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口。

林心月愣了愣。

下一秒,他的俊颜逼近,堵住她的唇。

她怔住,慢半拍,他扣住她的后脑勺,硬是撬开她的唇,把米饭抵进了她的嘴里。

她拧眉,却挣不开,最后吞下。

他松开她。

她气得脸都红了,“顾延之,你脏不脏!”

顾延之面无表情,指着饭菜,“要么自己吃,要么就这样吃我口水,你自己选。”

林心月捏紧了拳,“你!”

顾延之也不说话,直接又拿起调羹往自己嘴里塞。

林心月绷着脸抢过调羹,“我自己吃。”

似乎就是从这一刻,有什么变了。

顾延之开始陪她一起吃饭,偶尔不应酬,回家也会进她房。

他给她一部电脑,让她看书或想买什么都可以。

而他,也抱着电脑,处理工作。

入夜,他在她房里洗澡,然后,抱着她睡。

日子就像他还没有结婚前,她会住在他的家里,帮他一起处理公事,两人很有默契,就算不说话,也觉得心里仿佛有星星在闪。

林心月恍惚。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已经越来越大,差不多六个月。

而在这几个月里,她竟一次都没有看到过罗静雅。

罗静雅就像突然从这个家消失了一样。

怎么回事。

罗静雅究竟去了哪里。

而她,说好不会替顾延之生孩子的,但如今,这个孩子,怎么办。

心,越来越惶恐纠结。

终于,在林心月肚子八个月的时候。

罗静雅,突然回来了。

并且,带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林小姐,我做了心脏手术,我的心脏病,治好了。”

罗静雅笑着。

一袭白裙,美目嫣然。

那发光的样子,刺得林心月半饷都没回过神来。

罗静雅牵起她的手,“林小姐,你是不是也替我高兴,我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了合适的心脏,现在,我总算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了。”

林心月僵硬。

原来,罗静雅这几个月消失不见,是去做心脏手术了。

那也意味着,罗静雅从此以后,可以和顾延之同房了,也可以给顾延之生儿育女了。

那她的孩子,还有出生的必要么?

林心月终于不得不承认,对于肚子里的孩子,她其实是欢喜的,只是道德感让她不能要这个孩子。

只是当这一刻,预感这个孩子真的要打掉的时候,她的心,竟是这么痛。

罗静雅看着她的表情,眸光微闪,很快牵起唇,温柔地笑,“林小姐你放心,就算我可以为延之生儿育女了,但你的孩子,毕竟也是延之的血脉,我肯定也是希望你生下的。”

多么宽宏大量的女人。

林心月唇瓣轻咬,“顾太太,我……”

“就是这个女人,怀了延之的孩子?”

一道苍老的嗓音,突然出现。

林心月愣怔地看着眼前的老者,微白的两鬓和矍铄的面庞,是顾延之的**。

而顾延之的父亲早逝,所以顾氏如今最大的掌权人,其实是顾老爷。

“顾董事长……”林心月嗓音战兢,脸色有些发白。

顾老爷眯眸,“你,不是延之的秘书么?”

是的**,林小姐之前是延之的秘书,您是不是见过?”

罗静雅微笑地挽住顾老爷,“延之其实很早就和林小姐在一起了,现在林小姐的孩子已经八个月,您马上就能抱孙子了。”

“荒唐!”

顾老爷面容陡怒,“我顾家是什么地位,她一个秘书算什么东西,也配生延之的孩子!”

罗静雅似吓了一跳,慌忙道,“**您别这样,林小姐其实是很优秀的女人,她辅佐了延之三年,她生的孩子,肯定也是拥有良好基因的……”

“你不用为她说话,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很清楚,在做秘书的时候就能勾引延之,这种女人的孩子我是绝不会要的!”

“可林小姐的孩子已经八个月,是条小生命了……”

“一条*命罢了,根本不值得可怜。”

顾老爷冷冷的,对着身后管家吩咐,“立即带她去医院,我要亲眼看着她打胎!”

管家上前。

林心月面容惨白。

罗静雅急,“**,您别这样,延之若是知道了,他会责怪我的……”

“他敢!”

顾老爷面容凌厉,“你现在就给延之打电话,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个责怪法!”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继续阅读。

百度搜索:找书阁“成人

找书阁黄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