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09 20:19:01来源:网络

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季云婉秦琰小说免费下载,季云婉秦琰小说叫《秦总为爱情流泪》,小编为您提供季云婉秦琰小说大结局,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试读: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季云婉秦琰小说免费下载,季云婉秦琰小说叫《秦总为

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小说

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季云婉秦琰小说免费下载,季云婉秦琰小说叫《秦总为爱情流泪》,童话村小说为您提供季云婉秦琰小说大结局,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

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试读:

秦总为爱情流泪季云婉秦琰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季云婉秦琰小说免费下载,季云婉秦琰小说叫《秦总为爱情流泪》,童话村小说为您提供季云婉秦琰小说大结局,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秦总为爱情流泪小说精选:不仅如此,传闻秦家和一个实力雄厚、上市于国外的华盛集团,也对这块地势在必得,如果马场没事,沈氏自然全力争夺,如果马场的地有鬼,全力争夺的沈氏必然会面临亏损的境地。

秦总为爱情流泪小说试读:

她是负责调查勘探马场情况的人,她现在虽然是副总,但还没有那个底气能让沈长明在亏损十几亿之后仍然重用自己。她每一件事都做得踏踏实实完美无比,就是因为不能失去沈氏这棵大树,她要报仇,在将季家和秦家掀翻之前,她一定会竭尽所能为沈氏谋利。

到达目的地后,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停车场满满当当地塞满了车,季云婉搜寻着停车位,刚看准一个,正要见缝插针挤进去,一道**哄哄的引擎声迅速逼近,还是倒车!

车主似乎并没有看见在苦苦找寻停车位的季云婉。而在季云婉惊诧之余,对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走了她看上的车位。

季云婉心里一气,一脚油门踩过去呲啦一下停在了那辆车的正前方,堵住了他的去处。

季云婉没什么毛病,人美心狠话不多,但要真挑出几个的话,路怒症或许就在其中,她自从拿到驾照起,就特别讨厌在开车方面投机取巧的人!

季云婉稳稳当当停下车的时候,她心里的怒意已经消了大半,从驾驶室出来,便看见了那辆被她怼在里边的劳斯莱斯曜影。

她轻佻地对里边的人吹了个口哨,“车不错嘛。”

那人这才迟迟开了车门站出来,高大的身形,一袭黑色的风衣,刚毅的脸部线条,得天独厚的俊美脸庞,以及那双深邃、却冷淡得看不出丝毫情绪的茶色眼眸。

但他的额头正中心却有一圈红印子,配上他严肃冷漠的表情,着实有点……好笑。

季云婉一怔,大尾巴狼!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疼着。

空气寂静了几秒,两个人顶着头上还没好全的红包大眼瞪小眼。

季云婉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噗呲笑了一声,将墨镜拿在手中把玩,邪笑道:“我当是谁这么欠呢,原来是您啊,冤家路窄,今儿碰上我算你倒霉,拜拜了您嘞。”

话音刚落,只听嘭的一声车门关上的声音,季云婉回过头去,赫然看见他一脚踩上那辆死贵死贵的曜影引擎盖,两下就翻车而来,气势汹汹地朝她逼近。

出于本能反应,季云婉撒腿就跑,全然不管自己脚上还蹬着恨天高,怎奈后者有天生优势——腿长。

季云婉没跑出两步就被他给逮着了。

秦琰薅住了她的腰枝往怀里一带,季云婉结结实实地撞在他胸膛里,好闻的男士香水扑鼻而来,那清冽的香气随着呼吸进入鼻腔后,被大脑分解成某种重要信息素,让季云婉脑袋一热,老脸呼呼发烫。

秦琰捏住了她的下颌,冷淡的茶色眸子里显出一丝危险的意味,“季小姐,我正愁怎么找你呢,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季云婉被迫仰头看他,他个头很高,几乎都挡住了头顶太阳的光辉,逆光之下,因为愠怒,他原本冷峻的眉眼似乎多了几分生气。

“找我干什么?算账?”季云婉经过剧烈运动后气喘吁吁,她毫不畏惧地迎接他的打量,潋滟的眸中多了几分张扬无惧,“债多不压身嘛,这回可就不是撞头那么简单了。”

季云婉的眸子里闪过狡黠的笑意,正当秦琰陷入短暂的疑惑时,季云婉一记撩阴腿——修长笔直的长腿眼见就要狠狠顶在他命根子上,忽然被一股子蛮横的力道给摁了回去。

季云婉错愕间撞进他好看深邃的眼,见他那锋利的薄唇徐徐勾起一丝嘲讽似的笑意,“小姑娘家家的,满脑子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很快,她的一双细腿立即被他宽大的手掌给摁住,同时另外一只手继续搂着她的腰。

绝对的束缚让季云婉一时半会儿挣脱不开,他身上好闻的男士香水的味道,源源不断地涌进她的鼻腔,再加上这过分亲密的姿势,让她的脸上肉眼可见地爬上了红晕。

季云婉又羞又愤,不断扭动着身子试图挣扎出来,“秦琰,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娶你。”秦琰的回答言简意赅,面色不改分毫,可若仔细观察的话,他眼底那份坚定的冷静正在微微动摇,转而是某种生理上的渴求。

身下的季云婉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是个正常的有生理需求的男人,更没有意识到她挣扎的腿脚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了某处。

季云婉的手机响起,估计是线人打电话过来了,她这才发现这场闹剧持续了太久。

挣扎不得,又没法立即应允他荒唐的要求,她只得翻了个白眼放缓了态度,“你要真那么稀罕我,咱俩就约个时间好好谈,这样强买强卖算怎么回事儿?”

稀罕两个字蹦出来,秦琰那冰山似的脸上终于缓和了几分,他就是稀罕她,稀罕得恨不得现在立马娶回家就地正法。

他在黑暗里活了快三十年,头一回遇见这么奇葩不讲规矩的,她就像在他的黑暗世界撕裂了一道口子,带着光明和温暖降落。

“不行。”秦琰凑近了几分,那张俊脸在她眼前数倍放大,声音低沉沙哑,“放你走,你又得逃。”

“那你要怎么办?”季云婉心急如焚,手机响了快一分钟了。

“就现在,咱们谈谈。”

“不行!”季云婉大声反驳,“我还有事儿!你当我来这儿骑马好玩的?老娘一车库玛莎拉蒂不骑非来骑马?”

秦琰看了看她手包里不断震动的手机,见她脸上真有几分焦急的神色,就做出了妥协,“那我陪你,等你忙完咱们谈。”

季云婉不知道上辈子造的什么孽要被这家伙缠上,心里挣扎了一番,只能先应下,到时候忙完了她找个机会开溜就行。

秦琰像是看破了她的想法,俯身贴耳对她轻声说,“死道友不死贫道,你要是敢逃,我就先出面,说咱俩三年前就搅和在一起了,正好坐实你三年前出轨的传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全文txt免费下载

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