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娇又甜闻亦姝齐彧by桑妺免费阅读

她又娇又甜闻亦姝齐彧by桑妺免费阅读

时间:2019-11-19 19:12:10来源:网络

她又娇又甜闻亦姝齐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她又娇又甜》是网络作者“桑妺”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闻亦姝齐彧,喜欢《她又娇又甜》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她又娇又甜闻亦姝齐彧by桑妺免费阅读小说

她又娇又甜闻亦姝齐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她又娇又甜》是网络作者“桑妺”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闻亦姝齐彧,喜欢《她又娇又甜》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她又娇又甜小说

红枫酒店3513号房间被打开,齐彧扯着衣领走进来。

他很久没喝的这么醉了,今晚是因为出国五年的小伙伴留学归国,从小长大的几个哥们凑在一起给他接风洗尘。

哥几个里有抽烟的,衣服上酒气与烟草气息混杂,让他很不痛快,索性边往主卧走边脱掉皱皱巴巴的衣服,等进门时身上上半身已经光了,只有系着腰带的西装裤还保留着。

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脚下的皮鞋踩到了一块不知道什么东西,脚下一打滑,整个人往地上扑去。

齐彧下意识的想用手撑住身体,掌心碰触到的却不是冷硬的地砖,而是温热细滑的皮肤。

还不等他诧异,就发现腰撞到了浴缸边缘。

一瞬间,剧痛来袭。

他艰难的扶着腰撑起身子,勉强让自己坐到了地上。

地面湿湿的,几乎立刻就将他裤子打湿了。

这时,女人的嘤咛声响起。

睡在浴缸里的闻亦姝反手摸了下自己的背,以手撑着从浴缸里爬起来。

也不知道她睡了多久,水一直没关,大理石地面上积了薄薄的水,浑身沾满水的闻亦姝刚踩在地面上就脚下一滑,摔倒下去。

整个人正正好的坐在了齐彧的怀里。

怀里落入一个软软的女人,齐彧其实是懵着的,而且这个女人被他的皮带硌到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就伸手过去三两下解开,然后人趴在他的颈窝处,热热的呼吸喷在脖子上。

……酒精有时候会让人不再那么理智。

身为齐家继承人,从小齐彧就是好孩子、好学生。他自我控制能力很强,似乎完全没有叛逆期,一直按照家里给规划的路线成长,直到如今成长为合格的继承人。

更甚至,他可以把自己的婚姻作为筹码。

他冷静自持、能力卓越,从来不会像圈子里一些二代一样玩女人、玩车、酗酒。

他就像是一个完美的机器人,是世家子弟中最优秀的那一拨。

不过这会,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理智暂时离开,他缓缓地伸手环过怀里的女人,抚摸着她细滑的藕臂,任由她手下的动作……

从浴室到卧室,两个人湿漉漉的躺在了一起,浴缸旁的水龙头始终没有关闭,在细流声中,两个人睡的香甜。

清晨五点不到,闻亦姝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宿醉带来的头疼让她难受的皱紧了眉,伸手在太阳穴处不熟练的按了一会,才睁开眼睛。

清晨的微光透过薄纱窗帘洒进屋子里,只见周围装修华丽,与她在闻家的公主风的房间是不同的两个风格。

她现在在酒店房间里。

闻亦姝闭上眼,手盖在眼睑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她上个月刚参加完高考,正要享受漫长的暑假。

但是,前几天她生母联系上父亲的秘书,说高考已经结束,想带她在欧洲玩几天,放松一下。

她是私生女,六岁之前跟着生母边昕生活,六岁生日那天被生母送到了闻家,至今十二年,只在她七岁的时候见过一面。

闻夫人是位端庄大气的贵妇人,当晚在餐桌上听到丈夫说起这个事时就很自然的点头同意了,还很自然的看着闻亦姝说:“你之前上学确实比较辛苦,这次去就放轻松好好玩玩。”

闻亦姝当时有些茫然无措,但也是欣喜的。

她六岁时已经懂事了,生母边昕虽然用现在的话说是第三者,但是对她是真的好,哪怕上班都尽量将她带在身边,满足她的所有喜好,养的跟小公主似的。所以到闻家后她一直称呼闻夫人为林姨,心里也一直记挂着亲生母亲。

这几天她都一直在为去欧洲做准备,收拾完行李后见天的想着送给生母什么礼物,结果昨天早晨准备下楼吃饭,路过大姐的房间时,无意中听到了大姐闻夕悦和林姨的对话。

大姐语气很是愤然的说:“果然是养不熟的小杂种,一听说能去见亲生母亲就高兴成那样,离出发还有几天呢,行李都收拾好了。”

“有什么可生气的,有那种品行的母亲,她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根子都歪了。”林姨声音依旧平淡,语气都不带什么起伏。

但是她一下子忍不住哭了,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她在闻家衣食无忧的有什么资格委屈?

到底才刚高中毕业,难受的不能自己,回去趴在床上哭了半天,等收到了徐佳邀请去酒吧见识一下的信息后,头脑一发热就去了,没想到却喝的断片了。

闻亦姝直起身子来想按开旁边墙上的电灯开关,突然一条手臂从她身侧打了过来,整个放在了她的腰上,大手抓在她的细腰上,微一用力,将她整个儿都拖了过去。

等她吓得回过神来时,已经落入一个滚烫的怀里,一颗大脑袋还贴在她身前蹭了蹭。

刚才宿醉刚醒,头疼难忍,让她忽略了身上的酸痛,特别是下面阵阵的抽疼,让她一下子明白了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亦姝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控制不住的那种,身上很疼,心里更难受。

她深呼吸几次,小心翼翼的拿开男人的大手,再一点点将他的脑袋推开,整个过程做完天都大亮了,她也急出了一身汗。

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闻亦姝拨开他额前的碎发,就着微弱的光线打量他的面容。

齐彧!

竟然是齐彧!

闻亦姝捂着嘴伸着腿往后退了好远,一双杏眼瞪的溜圆,满心复杂情绪不知如何说出。

齐彧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她刚回到闻家开始每年都要听到好几次他拿奖了、考名校了这样的事例。

在小辈眼中这是位聪明的让人羡慕的学神,在长辈们眼中这是个乖巧聪慧的孩子。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他去麻省理工攻读硕士学位,去年学成归国接手家业也做的有模有样,让不知道多少位家长羡慕齐彧的父母。

他今年二十五岁,比闻亦姝的大姐大两岁,闻夕悦十九岁那年闻夫人开始为她选未婚夫,明明与齐彧年龄相近,但是彼此家中资产和子女的资质相差太大,闻夫人想都没敢想。

而他们睡了,就在齐彧一个多星期后举行订婚仪式的现在。

他的订婚请柬还放在家里呢。

闻亦姝的红唇都要咬破了,大滴泪珠往下滚,说不清楚是心里难受还是身上太疼了。

不过,她只允许自己难受五分钟,五分钟一过就收了眼泪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起来。

浴室里,地面上的积水已经可以漫过脚背,闻亦姝关了水后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雪白娇嫩的皮肤上满是青紫的痕迹,一双眼下黑眼圈特别显眼,向来红润的嘴唇微微肿起破皮,就像是吃了顿川渝口味的菜一样。

她轻轻吸气,将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一捡起来,白T昨晚被扔在浴室门口,此时湿漉漉的跟刚洗过一样。

她索性打着肥皂仔细搓了一遍,然后用吹风机耐心的吹干。

换好衣服后,闻亦姝又将房间稍微清理一下,直到看不出昨夜那荒唐的痕迹后,才拎着自己的小包离开。

在电梯里,闻亦姝打开手机APP叫了一辆出租车,等她走出红枫酒店,出租车已经停在门口了。

开车的是位头发染上了白霜的大爷,透过镜子看了眼闻亦姝的脸色,就低头专心开车了。

闻亦姝她失联了一整晚,害怕家里人会担心,一坐上车就打开微信,却发现除了几个高中同学邀请她聚餐之外再没有其他信息。

她打开昨天跟徐佳的聊天记录,眼神微黯。

昨天她们在酒吧里喝酒,她喝醉了之后应该是徐佳送她去房间里休息的。

她犹豫着关掉了微信,不敢问徐佳她喝醉之后的具体情况,怕说多了被她察觉到她跟齐彧一起过夜的事实。

齐彧和宋思绮的订婚仪式在7月21日,徐佳是宋思绮的闺蜜,所以昨天肯定是一场意外,徐佳家里还要靠着宋家,她怎么也不敢给准新娘添堵呀。

就算让齐彧或宋思绮知道了又怎么样,两家联姻的背后是上百亿的项目投资,到时候难堪的只会是她。

就当作是一场意外,过了今天就彻底忘掉。

闻亦姝闭了闭眼,身上隐秘处疼痛依旧,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上网查了半天,然后在即将路过一家药店时轻声道:“司机,麻烦停下车,我去药店买个口罩。”

普一下车,她就奔着药店快步走去。

这会时间还早,药店里除了值班的一个工作人员外没其他人。闻亦姝为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她张了张嘴,声音细弱的说:“请问有紧急避孕药吗?要药效好的。”

工作人员脸上笑容自然的给闻亦姝做推荐。

闻亦姝拿了就要结账,想起什么似的脚步顿了顿,又问:“有涂抹在身上的药膏吗?”

工作人员打眼一看就清楚什么情况,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取出了两管很好用的药膏给她。

等闻亦姝拎着不透明的袋子走出来时脸颊红彤彤的,眼睛都似乎含了水一般。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