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旧事白蝶连杪尘by不识非全文阅读

南朝旧事白蝶连杪尘by不识非全文阅读

时间:2019-11-19 19:07:54来源:网络

南朝旧事白蝶连杪尘by不识非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南朝旧事里,主要介绍了第二天,白禹召见了钦天监,将白翊天和姬雪樱的婚事订在了两个月后,盛夏时节。南楚驿站内。姬雪樱沏了壶茶放在桌子上,静

南朝旧事白蝶连杪尘by不识非全文阅读小说

南朝旧事白蝶连杪尘by不识非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南朝旧事里,主要介绍了第二天,白禹召见了钦天监,将白翊天和姬雪樱的婚事订在了两个月后,盛夏时节。南楚驿站内。姬雪樱沏了壶茶放在桌子上,静静的看着正在写信的姬素守。

南朝旧事小说

原本西凉是打算让她嫁给太子的,是兄长执意要出三道难题,如今成了二皇子妃,实在是太委屈她了。

“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不解,想问什么就问吧。”姬素守将信写好,拿给亲信后说道。

姬雪樱咬着唇,“兄长,雪樱真的要嫁给白翊天吗?他只不过是个二皇子。”

“谁敢保证他是一辈子的二皇子。”

她吃惊的看着姬素守,“这世道要是乱起来啊,什么都有可能,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南楚现在实力强盛,从外部是难以攻克,不过要是从内部弄点小动作……

郢都城外,守城军营地。

褚凡梦手中拿着一柄宝剑,在外面来来回回磨蹭了好久。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李副将从营房路过,“咦,这不是褚小姐吗,你是来找我家将军的吧,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叫他去。”

“哎,不用麻烦了。”

李副将早就跑远了,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话,这么着急的嘛。

不一会,南云城就从营房中出来,当看到是褚凡梦时,怔了怔还是走过去了。

“营房重地,褚小姐有事吗?没事就请回吧。”南云城生硬的开口。

似乎是习惯了他的冷淡,褚凡梦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剑递过去。

“这把剑唤做干将,是把不可多得的宝剑,昨日你的佩剑不是……”

还没等她说完,南云城便淡淡的说道:“不用了。”

干将莫邪剑的故事他又怎么没听说过,这把剑他不能要。也不打算再和褚凡梦耽搁下去,道了声抱歉便快步的回了营房。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站在原地的她,叹了口气,摸了摸干将剑的剑柄。

“你虽然为剑,确还有莫邪相伴,而我什么都没有。”

她就不明白了,南云城到底在躲着她什么,明明小时候他们两个的关系那么好,为了以后能跟在他身边,褚凡梦甚至和父亲决裂都要去学武术。

本想着可以守在他身旁,戎马一生也好,可是怎么现在见个面连陌生人都比不上。

褚凡梦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皇宫。家又不想回去,还是去找白蝶吧。

华阳殿里的白蝶也不比褚凡梦好多少,一副似有所思的样子。

她要怎么才能出宫见到连杪尘呢?

这个人似乎有很多秘密,无形中吸引着她。

“这是怎么了,垂头丧气的可不像你啊。”

白蝶这里还在想着,那边褚凡梦就进来了。

她很少看到褚凡梦如此魂不守舍的模样,想必又是因为南云城,男人果然是害人的东西,白蝶心里腹诽着。

“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云城才会喜欢我。”

“这些年你该做的都做了,为了他甚至都和褚丞相闹翻,弄得有家不能回,如此还不够吗?”白蝶皱着眉头。

褚凡梦再次叹了口气,不愿再去想这些,反而操心的望向白蝶。

“那你呢,刚才又是怎么了,不也是垂头丧气的,难道也碰上了牵肠挂肚的人。”

褚凡梦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白蝶还真点点头。

“我想见一个人,可是父皇是不会让我出宫的,你说怎么办。”

别说出宫了,她就是在皇宫里溜达,只要靠近宫门口,那里的守卫必定再加一成。

褚凡梦斟酌了会,“你不能出宫,难道他不能进来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可是连杪尘现在正在西凉驿站,她堂堂南楚公主,这样召见他,好像没什么理由啊。

白蝶再次心情低落下去,而就在这时,白函夏从殿外进来。

“太子哥哥,你怎么有空来看我?”白蝶上前问道。

白函夏冲着一旁的褚凡梦笑了笑,然后命人拿过一对耳坠来。

“我早些日子命人打了一对耳坠现在给你拿过来。”

石榴红色的小耳坠,小巧玲珑,白蝶拿起来看了看很是喜欢,先让清莲收了起来,走走几步到另外一个随从那里。

“他这里拿的又是什么。”

“这是金丝甲,我送与褚小姐的。”

给我?

褚凡梦不由思索的拒绝道:“多谢太子好意,不过此物太贵重,凡梦不能要。”

金丝甲向来都是南楚皇室防身之物,现在白函夏把此物给她,实在是不敢要,也不能要。

白函夏早就猜到她会这么说,“和你相比,它不算贵重。”

这……

太子哥哥原来还没有放弃。

三年前凡梦就和太子哥哥说过,这辈子只喜欢南云城一个,原以为他会死心,没想到还是喜欢着凡梦。

一时间华阳殿的气氛微妙起来。

白蝶看着好友求助的眼神,没办法的上前瞎搅和,“金丝甲我先替凡梦收下,太子哥哥你先过来坐会,蝶儿有事求你。”

白函夏也是给个台阶就下,配合的问:“出了什么事,还有你求我的份。”

“太子哥哥还记得云城和秦无殇比武那天,那个说云城必赢的人嘛。”

白函夏想了想,这人他有点印象,只是白蝶提他是要做什么?

“太子哥哥,我在宫里有多无聊你是知到的,”白蝶撒娇的继续说:“我看那个人似乎会些武功,不如把他找过来和阿难比几场,让我见识见识高手过招。”

这皇宫什么样的高手没有,偏偏要出去找,这个妹妹他了解的很,那个人肯定和她是相识的。

“好,本宫这就去下令,让他进宫。”白函夏也很想看看,到底这人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而远在驿站的连杪尘还躺在床上悠哉悠哉,不久可就有他忙的了。

快马加鞭,不一会太子的口谕就传到驿站。

姬素守面露深思,看来他这位救命恩人真是深藏不露,连南楚太子都下令召见。

其实他真的是冤枉连杪尘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啊,自己也正好奇怎么会被白函夏召见。

进了皇宫,穿过池塘,离华阳殿便很近了。

“公子,你什么时候和南楚太子有交情的。”羽风这时悄声的问。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