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连杪尘小说

白蝶连杪尘小说

时间:2019-11-19 19:07:51来源:网络

白蝶连杪尘小说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白蝶连杪尘在线阅读里,主要介绍了玉翠亭四面环水,没有架桥,想要过去唯有划船,此时众人悉数都到了亭子里。湖水中间一艘小船孤苦伶仃的漂泊在湖面。秦无殇首先飞向小船

白蝶连杪尘小说小说

白蝶连杪尘小说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白蝶连杪尘在线阅读里,主要介绍了玉翠亭四面环水,没有架桥,想要过去唯有划船,此时众人悉数都到了亭子里。湖水中间一艘小船孤苦伶仃的漂泊在湖面。秦无殇首先飞向小船,居于船尾激起阵阵涟漪;南云城随之而来轻巧的立于船头。

白蝶连杪尘小说

褚凡梦点点头,眼睛凝视着船上的他,她看上的男人绝不会败给无名小卒。

两人在船上立了一刻钟,秦无殇有些不耐,手握鹿角勾率先发难。南云城怀里的剑鞘未出,运起轻功轻巧的躲过去,一连躲了数十招。

连杪尘摇摇头,不再看下去,此战败了!

再看船上的两人,秦无殇已经满头大汗,这玄铁护甲实在太重了些,“原来南战的儿子不过如此,想来是子承父业,学会了你老爹缩头乌龟的战术。”

南云城不为所动,继续用轻功躲避着,只不过看台,上的几个武将看不下去了。

“实在是丢我们南楚的脸。”

“就是,还不如让我上。”

一边的连杪尘吃了块瓜果,慵懒的说道:“不要急,南云城马上就赢了,你们想和秦无殇打还是有机会的。”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他身上,西凉这边有几个副将想要上前找茬,都被姬素守拦了下来。

兵家诡道也,其深不可测。看来这半路的救命恩人也深谙此道。

这时,船上的战局也悄悄的发生变化。

南云城的剑已出鞘,他由防守渐渐的变为进攻,秦无殇借助玄铁护甲勉强应付着。

玄铁护甲,实在难以刺破,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出现轻微裂痕,看来只能冒险一试。

只见南云城忽然纵身跃起猛的刺向他,秦无殇下意识的一挡。兵器之间,火光四溅,“啪嚓”双双断裂。

南云城不管不顾,继续用力,拼死的将断剑刺向他胸口处,秦无殇实在顶不住那么大的冲力,一时气力不足,“扑通”落入水中。

是生是死、是胜是败?

“哈哈哈,护甲没碎,长剑已断,我看你怎么拿到荷包。“秦无殇跳上小船狂笑道。

难道输了吗?不对,不对,他的护甲裂开了!!!

南云城再次提着断剑,顺着裂痕用力一挑,护甲……彻底裂开了!里面杏黄色的荷包摇摇欲坠。

“无殇,你输了,把荷包给南小将军吧”看台上的姬素守发话道。

秦无殇有些不服,站在那里不动,明明南云城没有拿到,凭什么给他。

“一败你心焦气躁、二败你大意轻敌、三败你有勇无谋,还嫌输得不够吗?”

听到姬素守声音中隐隐含着怒气,他不敢怠慢,不情不愿的把荷包丢给了南云城。

“这第二个难题就在荷包里面,打开即可。”

“这是什么意思,还请姬太子告知。”

南云城手中拿着张纸,上面用墨汁画了一条横线。

“还是我来告诉各位吧,”姬雪樱轻轻一笑,“你们呢,不许把这条线截断,但是还要把这条线变短,这便是第二个难题。”???

大臣们一脸茫然,这也太刁钻了些,一时没人敢上前尝试。

白翊天焦急的看着他这队的大臣,全部都摇摇头,反观太子他就淡定多了,这个女人他是没兴趣,就让老二争去吧。

白蝶咬了咬指头,脑中浮现着那条横线,突然灵机一动大叫一声,“我有办法了。”

“阿难,你给我去拿一样东西来。”她对着离难悄悄的说了一句话。

等离难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只毛笔。

“姬太子,先前我没有抓阄,如果我解答出来了,算不算数。”

“自然算。”

算数就好,姬雪樱长得如此貌美如果让白翊天得了去,实在是暴殄天物了,看我帮太子哥哥扳回一局。

白蝶拿着毛笔在原先那条横线的下面,又画了一条更长的,“原来这条线可是变短了,我可是赢了。”

好机灵的丫头,连杪尘拍拍手,他都没有想出来。

姬素守也是略微一惊,开始正眼打量这个南楚小公主,看来今日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自然赢了,不知白蝶公主想要把这一局送给哪位皇子。”

“太子哥哥,给你啦。”白蝶微微一笑。

孤的好妹妹啊,你还不如给你二哥,白函夏看到白翊天瞪了他一眼,心中也很是苦涩,女人你要你拿去。

如今,西凉三题已经破了两个,这最后一个想必是难上加难。

“最后一个题目,悬崖边上有两辆马车,其中一辆里面有五个人;另外一辆有一个人,现在你可以拉一辆上来,请问你拉哪一辆。”

“那还用问当然是救五个人的。”有一个官员脱口而出。

白蝶出言反驳,“那一个人的也是人命,凭什么他不能活?”

“这……”

左右都是人命,救谁都是问题。

“那我谁都不救,我离开悬崖不行吗?”白翊天自作聪明的说。

“都是你的子民,二皇子能选择不救嘛。”

姬素守一句话把他说的哑口无言,若是他说不救那父皇肯定认为他不爱民,若是救……

时间慢慢过去,就在众人犯难的时候,白禹发话了,“丞相,你可有高见。”

褚铭无奈出来,这种事情皇上就想到他了。

“微臣俗人一个,懂不得什么大道理,只记得家中老母说过,若遇到需要救助的人,救多不救少”

连老母亲都抬出来了,这褚铭。

“姬太子,答案对了嘛。”白蝶迫不及待的问。

“这个题目,没有对错。”

命既已悬山崖,救不救、如何救,怎么做都是没有错的,唯有人心而已。

姬素守又补充道:“只要两队谁先出来回答,便是赢了。”

“微臣,是二皇子队伍的。”

上苍待我不薄啊!白翊天差点高兴的跳起来,美人最终还是他的。

“既然三个难题已经全部解答,朕命钦天监选个日子,姬公主便嫁与翊天做二皇子妃。”

“全凭南楚陛下安排,”姬素守画风一转,“等雪樱出嫁之日,便是素守离开之时。”

二皇子大婚,怎么也会准备两三个月,看来郢都有什么是让姬素守给看上了,否则也不会赖着不走。

连杪尘喝了杯酒,这越来越有趣了,他且看看,这群人要做什么。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