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吃软饭我骄傲雷风任司命小说

第一章我吃软饭我骄傲雷风任司命小说

时间:2019-11-19 19:04:44来源:网络

雷风任司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雷风任司命小说》是网络作者“欣梦晨”原创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主角有雷风任司命,喜欢《雷风任司命小说》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第一章我吃软饭我骄傲雷风任司命小说小说

雷风任司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雷风任司命小说》是网络作者“欣梦晨”原创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主角有雷风任司命,喜欢《雷风任司命小说》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雷风任司命小说

深海市。

光明街道。

“吱!”

数辆豪华的商务的急刹伴随着爆操的拉门声,一群黑衣人将一大叔级别的青年团团围住。

两个奢华高傲的漂亮女人走到青年面前,冷眼看着他。

青年一身地摊的杂牌,两手沉甸甸的肉菜海鲜,袋子里还在挣扎的鱼儿,似乎在说,他才刚离开附近的菜市场。

“有事?”青年深邃的双眸异常冷漠的对视着这两女人。

两女脸色微怒,又不甘地叹了一口气。

“雷风,跟姐姐回去吧,雷家不能后继无人!”

“姐姐知道你心里恨,但爸爸时间不多了。”

“奶奶说了,务必让我们把你带回去。”

……

看着她们连求人都要摆出一副高傲的嘴脸,雷风冷冷一笑。

“说完了吗?”

顿了顿。

“跟你们不熟!”

雷风说完转身,给众人一傲然的背影。

这两个女人来自京城大家族,雷家,同时也是雷风同父异母的姐姐,不过同人不同命,他在她们眼里不过是一个野种,一个祸星。

看着雷风孤傲的背影,两女人怒不可歇的拧紧拳头,若不是任务在身,她们可能对一个野种这么低三下四?

“雷风,不要给脸不要脸!”

“不要以为你入赘了任家,就有资格在我们面前摆谱,任家在我们雷家眼里,不过是一个小喽啰的存在。”

“看看你那样,全身加起来也超不过一百块钱,二十年不见,你依旧不过是一个废物,一个不受人待见的灾祸,不仅克死你那不要脸的娘,还克……”

啪!

最后那女人的声音瞬间被一狠狠的打脸取代,一双冰冷的眼睛正近在咫尺地盯着她。

没错,他是任家的上门女婿,而且是很废的那种,不过母亲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得触犯,这是他的底线。

“想死,我送你!”

冰冷刺骨的言语让女人喉咙咕噜一声,苍白的脸上,嘴角的开始鲜血溢出。

然而这一切的发生太过突然,两女带来的保镖还都没反应过来。

雷风冰冷地扫了一眼蠢蠢欲动的保镖,眼中凛然的杀意让他们不敢动弹一份。

“雷家最好不要来招惹我,还有,你敢再说我母亲一句,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转身就走。

留下一脸愤然却又不敢拿他怎么样的二女,直愣愣他冷峭的背影。

“大姐,他是窝囊废吗?”没被打的女人还有些哆嗦的问道。

“一个废物而已,这一巴掌,我记下啦,走!”

…………

二十年,早已物是人非。

唯一不变的他依旧是一个祸星。

雷家将他视为祸星,任家又何尝不是。

三年前,他为一份亏欠,一份托付,更为了复仇,放下一切,一纸婚书入赘任家。

任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两丈人身故异乡的红白婚礼,后又任老爷突然离世,这前前后后不过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更重要的是任家这曾经深海一流世家的领头羊就此沦落,他想不成为祸星都难。

恢复一脸淡然的雷风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什么般停下脚步。

“后继无人?”想到这一词的他神情恍惚了一下。

难道他也出事啦!

雷风仰头看天,想到身故多年的母亲,雷家极有可能的变故让他心情一片大好。

他是雷家的私生子,二十年前,他还是个不到七岁的懵懂的少年,过着别人都羡慕不来的少爷生活,却突然就被当为祸星赶出了雷家,要不是被人所救,或许早不知道是哪里的一堆黄沙,不过这和母亲的死相比,后者更是让他恨透了这个大家族,当年雷家只要伸伸手,母亲就不会孤独地长眠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雷家是死是活,干我屁事!”

嗤一笑声,继续前行。

至于街上发生事,随即被他抛之脑后。

任家,如今只能算是深海城的一个二流世家,和京城真正大家族的雷家相比,确实是个小巫。

至于雷风的身世,只要雷家不提,怕任何人都不知道他的这一身份。

今天是他老婆任司命的生日,雷风精心挑选了她爱吃的菜肴,准备给她一顿满汉全席,虽然可能并不讨喜,但兜里无银的他能做到的,也就这么多。

回到任家别墅。

一身打扮得体的丽影站在门口,神情很是焦盼。

任司命,任家大小姐,一个漂亮又能干的的天之骄女,也是雷风有名无实的老婆,本是任家的掌上明珠,却因为三年前嫁给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能力的雷风后,家中地位是一落千丈,更成了人们口中鲜花插在牛粪上的笑话。

看着她焦盼早日见郎君的神情(自以为的),雷风欢喜的三步并走,一路小跑到她身边。

“司命,你是在等我吗?”

任司命一脸厌烦地看了雷风一眼。

“你说呢?”

她的不否认,这让受了三年冷言冷语的雷风更是喜笑颜开,扬了扬双手。

“这都是你爱吃的,我精细挑选了好久呢!”

那献殷勤的样和半个多小时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任司命看着他手上的鱼肉果蔬,皱着眉头的后退了一步。

这时。

“这都什么味?快点给我拿开,把司命熏到了,我拿你是问。”

一身贵妇打扮的幺婶苏有容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一把将雷风给推开,说完还在任司命身上嗅了嗅,确定没有味后才对唯唯诺诺的雷风冷哼一声。

“还愣在哪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进去换衣服,难道还要我们等你这窝囊废不成?”

“婶婶……”任司命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去穿件好看的衣服吧,今年奶奶包了酒店给我庆生!”

奶奶?庆生?

雷风顿时明白了过来,任司命焦盼的根本就不是他,要不是婶婶说漏嘴,任司命压根就没想让他参与。

不管是任司命,还是幺婶的态度。不受人待见,他早已习惯。

因为两人结合本来不被人看好,而且自己确实窝囊到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这对她来说本就很是不幸,不待见,他也能理解,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爱上了从不假以他好脸色的女人。

奶奶给她庆生,到时家族里很多人自然也会到场。

想到那些恨不得将他当垫脚石踩到泥潭里的任家亲戚。

去,不过是给她添堵罢啦!

“要不我就不去了吧?”雷风挠挠头说道。

看着他那窝囊样,任司命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你换,你就去换,哪来那么多废话!”

“还不赶紧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家里有你叔叔一个不思进取的就够塞心的,你倒好,比他还要废,我们婶侄俩都嫁的什么男人。”

苏有容一有机会就少不了对雷风一顿挤对。

看着那骂不还口的背影,任司命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三年前爷爷为了那一纸婚约的颜面非要她嫁给了雷风,将自己的幸福就此断送不说。

更让她不解的是,爷爷临终前竟然哀求她,永远也不要和雷风离婚,不然他和死去的爹妈都死不瞑目。

父母和爷爷都如此看重的他,一开始她还抱着一丝希望,但三年了,他除了洗衣做饭,就没干过一件像男人的事,若不是顾及任家颜面,她早就想和雷风一拍两散。

“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我只想嫁一个富婆……”

我去!

正当雷风要进门之时,他口袋里百年不响的手机突然响起,而且这天杀的铃声不仅怪异而且大得让雷风恨不得找个缝钻。

一婶一侄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一个恶心,一个铁青。

不过这铃声就像催魂一样,让无比尴尬地雷风不得不去掏。

这一掏,婶婶差点没一口盐汽水喷死他。

諾基亚,还是老古董的板砖!

此时,任司命脸上的神色由青转白,寒冰那种。

任家是做什么的,那是夏国智能手机研发的一员,作为任家女婿他竟然用彩屏都没有的老古董……气不气人?

“孙子,你老婆叫你回家做饭啦……”

铃声一转。

挂断。

又响。

“别看我,我吃软饭,我骄傲……”

这铃声就像变戏法般要玩死雷风。

“垃圾!”

脸黑如炭的任司命又气又恼,恨不得一刀给他捅死。

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男人?

一脸尴尬的雷风心里是一百万个策马奔腾。

不过任司命却没有发现雷风的手机似乎有点而厚的离谱,这就像她忽视这千奇百怪的铃声一样。

大步流星地躲回自己房间的他内对着电话咬牙切齿,道:“死老头,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你就死定啦!”

“喂,臭小子,怎么跟师傅说话的,皮痒了是吧?”

“少废话,不说清楚,明年我给你上香!”

“听说你发飙了哦!怎么样,是不是认赌服输?一百亿,我的小钱钱,我该怎么花好呢?”电话另一头那老者声音突然得意地说道。

“给你打造一副黄金棺材,要不要?”一想到电话那头的得意表情,气得雷风直咬牙。

“这可是你说的,我记下了!”老者很是开心地接受,这让雷风很是郁闷到无语。

“好了,打算什么时候回来?”老者声音突然变得挂念起来。

“我又没输,回什么回!不信你去问问,我是不是窝囊废?”雷风突然冷静地吐了一口气,有些不悦道。

要不是和这老头子的对赌,一代兵王的自己这三年赘婿哪要过地这么窝囊,真是一朝失足千古恨。

“就当老头子我想你啦,行吗?”

“少来,紫荆我是不会回去的,除非找出那只害死我雷部兄弟的黑手。”说到后面,雷风气息变得凌厉血腥起来,如果紫荆战队的人在这里,都知道他现在是杀神归位。

“唉,竟然你这么坚持,那你就继续呆在她身边吧!”电话那头顿了顿,“不过给你一个提醒,以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我要知道是谁还用你说。”雷风没好气地说道。

“那自己看着办!”电话那头又停顿了一下,“自己小心,挂啦!”

嘟嘟嘟……

“说挂就挂,神神叨叨,这糟老头子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坏,不行,得找个时间回去收拾一下他才行!”恢复平静的雷风喃喃自语着正要挪步。

滴滴,滴滴……

手机突然的信息声一顿狂轰乱炸。

尊贵的超级用户,你的夏国银行卡已解冻,请前往专属柜台激活。

尊贵的紫金用户,你的夏国网银已解冻……

解冻,解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