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婿雷风任司命by欣梦晨免费阅读

祸婿雷风任司命by欣梦晨免费阅读

时间:2019-11-19 19:04:40来源:网络

祸婿雷风任司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祸婿》是网络作者“欣梦晨”原创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主角有雷风任司命,喜欢《祸婿》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祸婿雷风任司命by欣梦晨免费阅读小说

祸婿雷风任司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童话村小说网给大家带来,《祸婿》是网络作者“欣梦晨”原创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主角有雷风任司命,喜欢《祸婿》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祸婿小说

“算你老头识相,就先不找你算账啦!”

看了几条短信就懒得再看,基本每一条信息都差不多。

雷风笑了笑。

窝囊的日子总算到头啦!

待确认再也没有短信提醒后。

“所有痕迹全部删除!”

雷风只说了一句,手机就变得空空如是。

这部手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手机,而是雷风的秘密武器,可以说集单兵黑科技于一身,什么飞檐走壁、杀人越货的,全靠它。

用死老头子的话说,就是雷风把命给丢了,也不能弄丢它。

没事?死老头会这么好心?

雷风总觉的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不过却又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事情。

突然。

雷风想到什么般,急匆匆的冲出门。

只可惜别出的院子里除了任司命和婶婶,就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奇怪,这死老头子,怎么跟长了眼睛一样在看着自己,这感觉真让人超级不爽!

“喂,你这窝囊废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呢,还不赶紧给我换衣服去。”

苏有容见他还是原来那穷屌丝的模样就忍不住一声咆哮。

雷风只好无奈地折回房间。

半个小时后。

下了车的苏有容看着热闹非凡的星级酒店,有些哆嗦地向旁边的任司命问道。

“司命,我们是不是来错的地方啦?”

虽然知道奶奶包了酒店给任司命庆生,可这规格让她有点儿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奶奶只说到时候会派人来接我们。”

任司命也皱了皱眉头,任家就是整栋包下这样的酒店并非难事,但以她现在在任家的地位,却不是很匹配。

想了想……

扭头看向雷风,顿时忧心忡忡。要是奶奶真的包了这星级酒店给自己庆生,那重视的程度怕是更遭人眼红。

“少说少错,奶奶这次亲自给我庆生算是对我成绩的认可,自然也少不了有人眼红,到时候要是有人拿你开刷,你可得给我忍着,我可不想在奶奶面前丢人。”任司命一副命令的口吻提醒道。

“嗯!”

也不知道想什么的雷风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看着雷风一副左耳进右耳出的态度,任司命气得直咬牙。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被嘶吼得灵魂附体的雷风愣了愣。

“哦,嗯!有啊,少说话,最好闭嘴!”

看道雷风敷衍的神态,任司命恨不得一头撞死,冷哼一声,甩脸就走。

“唉,死老头的眼线会是谁呢?”雷风挠了挠头,又甩了甩头,默默地跟在任司命他们后面。

“不好意思,衣装不整之人和狗不能入内。”

雷风正尾随着任司命他们,刚到门口就被迎宾给伸手拦下。

而,这羞辱般言语让雷风脸色一寒,刚要发作又想到任司命之前的提醒,便收起寒芒。

还没进门就来一个下马威,麻烦还真是无处不在呢!

心中冷笑。

进门是客,一个迎宾敢这么说话,若不是有人授意而为,谁信。

“干什么呢,不知道这是任家的姑爷啊,打狗也得看主人,你一个小小迎宾是不是不想混了?”一声叱喝从雷风身侧响起。

看来正主到了。

任新立,这酒囊饭袋的大少还真是无处不贬低自己来耀武扬威呢!竟然你想玩,我要不成人之美怎么行?

雷风默不作声的退身一旁,让他显得更加窝囊。

任新立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得意。

“大少,对不起,对不起,他穿的实在是跟捡破烂似的,我一时以为是乞丐,所以,对不起,大少!”说话的人还是那迎宾。

点头哈腰地给任新立道歉着,可似乎就没有一点想给雷风道歉的意思。

“你……”闻讯折回的任司命怒目切齿,嫁给雷风的她在家里地位是一落千丈,生活最差的她,自己都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就更别说一身杂牌的雷风。

虽然任司命很是厌烦雷风的窝囊,但说到底,还是她的老公,有证有婚礼,哪怕三年来没有夫妻之实,但他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是狗、捡垃圾、乞丐,她也愤然。

“任新立,差不多就够了,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任司命狠狠瞪了一迎宾,一脸不悦的说道。

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是明显。

雷风惊讶的看着任司命,整整三年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帮他说话。

“嘁!”

被人戳穿小心思的任新立压根就不惧任司命,继续怒视着迎宾一声冷哼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这小小迎宾懂不懂什么叫有钱人的低调,低调懂不懂?你看我,虽然西装裹领的,我有说我是豪门了少爷吗?我有说我手上的是唐寅的画了吗?低调,低调!”

任新立一脸优越地说着,同时扬着手里古色古香的字画锦盒,那一脸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样,真没看出来低调和他有那点儿搭边。

“是是是!”

“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任新立说着得意地看向雷风,似乎说的不是迎宾而是他。

就这时。

冷眼看着他们演戏的雷风突然窜身到迎宾面前。

既然你这么想要优越感,我要不给你送高座岂不是对不起观众?

哼,真当我脱了绿皮的蛰伏兵王是吃素的?现在老子可是金钱封印解除状态。

紧接着嘴角一扬。

啪!

一声结实的打脸让酒店门前顿时鸦雀无声,任新立更一脸诧异地看着雷风。

这个窝囊废怎么敢?

“一条狗也乱嚷嚷,现在什么人都把任家放在眼里了吗?回去告诉你的狗主子,任家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到头上拉屎的!”

雷风骂说着,扭头看向任新立。

“任大少,你看我一个倒插门都这么维护任家的颜面,身为大少的你不会任由这样的跳梁小丑在任家人面前继续蹦跶吧!”

一招杀鸡儆猴,不仅可以强力回怼,还能给自己架起一把保护伞,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雷风笑说完转身拍了拍任新立的肩膀,诡异地笑了笑。

“谢了!”

说完拉着一脸错愣任司命往里面走,这回可没人敢再拦他,至于的任新立会这么做,他可就管不着。

“混蛋!”

突然明白过来的任新立一脸猪肝色突然咆哮起来。

任新立的咆哮也让任司命反应了过来,随即哑然一笑。

在她的意识里,雷风就是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点脾气都没有的软骨头,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一面。

“不亲眼所见真的难以相信,难道这个就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任司命喃喃自语的看着雷风的后背。

“这回不算给你丢人吧!”有些得意忘形的雷风扭头对任司命笑嘻嘻说道。

看他得意那样,任司命就恨不得给一巴掌扫他到太平洋去,不过雷风的突然的一鸣惊人倒是让她心情一片大好。

紧接着,任司命眉头一皱,看向自己被他牵住的手。

该死!

雷风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

乐呵你就乐呵呗,那么多屁话干嘛?

不过接下来却让他很是意外。

“走吧,别让奶奶等太久!”

她竟然没甩开?她竟然没有甩开!三年啦,三年了啊!

雷风心里那是万马奔腾。

看来今天是好事连连啊!

不过正当他准备享受这迟来的幸福时,总有那么一个半路程咬金杀出。

“你还要牵到什么时候,你这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不成,赶紧给我放手!”

一脸吃了炸药般的幺婶苏有容就已经插入二人中间,硬生生将二人分开,还怪责地对任司命说道。

“怎么能让这种人牵你的手!”

就这瞬间,雷风真的有掐死她冲动,不过也就想想,毕竟幺婶对任司命来说就是第二个妈。

任司命的打懂事起,父母就非常忙,基本都是这个幺婶一手带大,听说任司命曾经还误叫过她妈,没有子嗣的幺婶更是视为亲闺女,试问谁家闺女嫁给一个窝囊废能有好脸色?

想到任司命作古的父母,雷风看向任司命的眼神也多了一份愧疚,因为他们正是因为自己三年前的任务失败而客死他乡,至今还是尸骨无存的衣冠冢。

可幺婶眼里那就一个恨,恨不得将任司命被雷风牵过的手擦掉一层一般,一顿猛搓,还嫌不干净地拉着任司命往洗手间跑。

这得有多嫌弃啊!

对此雷风只能无奈耸了耸肩。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后,接下来倒是格外的顺,虽然任司命不搭理他,但任新立也不找他的茬,整个庆生宴上人的似乎都当他是透明人一样。

这相安无事的却让雷风有些不自在。

难道都瞎了?

不是因为自己的一次爆发都转性子了吧?

这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

虽然无人打扰这倒是雷风乐于见成的,可越想他就越觉得不安,总感觉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生日宴的流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气氛比较自由,说好听一点是任司命的生日宴,实则不过是一次上层社会交流宴。

时间一晃就到了给寿星送祝福的环节,所谓的祝福自然离不开送礼,第一个自然是任家位高权重的奶奶。

自从任家老爷子去世之后,任家老太就代掌大权,其地位就像是慈禧太后一样,任家任何大小事务,都必须经过她的决定,典型的老佛爷,独断专行的程度,基本无人敢于忤逆。

“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雷风远远看着老佛爷,摇头苦笑一下,继续他的埋头大吃,管他谁谁,吃饱再说。

任家老佛爷不待见雷风,雷风一样也不喜欢这个独断专行的奶奶。

不过这个老佛爷也确实有些能耐,当年险些一蹶不振的任家能至今稳住二流世家的地位和她的功劳有着密不可分,只可惜任家现在的止步不前正雷风所说,她的严威下,本是虎父无犬子的任家,现在被争权夺利所腐朽,再也没有任老爷子那个时代的干劲。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