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修仙赘婿马焕杨白亦by轩林全文阅读

重生修仙赘婿马焕杨白亦by轩林全文阅读

时间:2019-11-18 04:32:38来源:网络

重生修仙赘婿马焕杨白亦by轩林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重生修仙赘婿里,主要介绍了很显然,马焕身上的血迹来源,正是比特犬疯狂撕咬下所导致的伤口,而凭借杨白亦极其聪慧的智商,只需随便一查,必定

重生修仙赘婿马焕杨白亦by轩林全文阅读小说

重生修仙赘婿马焕杨白亦by轩林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重生修仙赘婿里,主要介绍了很显然,马焕身上的血迹来源,正是比特犬疯狂撕咬下所导致的伤口,而凭借杨白亦极其聪慧的智商,只需随便一查,必定就会将嫌疑的目标指向罪魁祸首李宇文。

重生修仙赘婿小说

只是,还未等杨白亦走近,做贼心虚的李宇文倒是先一步地拦在了跟前,继而故作自责地连连解释起来:“额……咳咳,没事没事,小伤而已!都是我的错,白亦妹妹!”

很显然,马焕身上的血迹来源,正是比特犬疯狂撕咬下所导致的伤口,而凭借杨白亦极其聪慧的智商,只需随便一查,必定就会将嫌疑的目标指向罪魁祸首李宇文。

李宇文虽然财大气粗,又是个实实在在的花花公子,却也不傻,就杨白亦的脾性,这要是给她得知了真相,两家联姻是否顺利暂且不说,往后他李宇文要想再约她出去吃饭,恐怕只能是天方夜谭了。

“哦?原来是李公子啊?呵呵,既然这样,那就烦请李公子解释一下他身上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对于李宇文的百般纠缠,说句实在的,杨白亦是真心反感,柳眉向上蓦然一挑之际,立马就从口中发出了一声冷笑。

这李宇文也当真是有意思,为了得到杨白亦,当真是豁出去了。

面对杨白亦的步步相逼,李宇文心中不由一紧,下意识地向马焕使了个眼神后,便是连忙强做解释道:“呵呵,其实吧!今天我是想约马兄弟出去打猎的,谁曾想,在半路上我们却突然走散了!

你放心,白亦妹妹,我和兄弟们确实在山中找了好久,可……哎!兄弟啊,都是我的错,还请千万不要见怪啊!”

说话间,李宇文自是不忘地偷偷狠掐了一下马焕的手臂。

马焕暗自冷笑一声,杨天耀也好,李宇文也罢,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却未曾想,在他眼中根本就是两个跳梁小丑罢了。

不过,既然戏已经开演了,自然就得要把戏份做足。

一抹寒芒倏然掠过眸间,马焕竟是突然一阵嚎啕大哭起来,一边仔细地揣测着下一步计划的实施,一边则是指着不远处的那八条比特犬哭喊道:“都是它们,白亦,都是它们咬的我!”

李宇文怎能料到这一点,上一秒还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这一秒,脸色却是当场被惊得一片煞白:“你……你放你娘的狗屁!白亦你可别听他胡说,我看他分明就是被摔坏了脑袋!

这样,要实在不行,我现在就让人去安排最好的医院……”

或是早有了打算,不等李宇文说完,杨白亦竟是美眸一沉地爽快点了点头:“好!那就听李公子的安排!不过,我杨白亦今天可得把丑话说在了前头,他既是我杨家的女婿,虽然是入赘的,但好歹也是我杨白亦的男人!

有句老话说得好,打狗先得看主人!所以,今后如果谁要再想打他的主意,最好是先来问问我们杨家同不同意,否则,若是把我给逼急了眼,哼!一切后果自负!”

话音刚落,杨白亦则是眸光冰冷地直逼马焕呵斥道:“还有你!以后如果再敢随便一个人出去,最好是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我并非你的保姆,明白吗?”

这两席话一出,别说是身为老爸的杨天耀,还是李家大少爷李宇文,甚至连重生后的马焕,都着实一个惊得目瞪口呆。

当然了,前面一句话,杨白亦其实就是为了警告李宇文别再乱来,后一句话,却是提醒马焕自求多福。

而一旁的杨政,虽然也是同样的震惊,可终究还是略感欣慰地微微笑了笑,对他而言,大小姐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然是仁至义尽了,若不然,就凭她以前的脾性,想必马焕就是死在了面前,她也绝不会眨上眼睛一下。

那究竟是什么影响到了大小姐呢?这一点倒是让杨政感到了一番的匪夷所思,在他印象中,自从生母去世后,杨白亦就没再真正关心过任何一个人,不仅如此,对于马焕这么一个横生的入赘老公,更是一番冰冷如同路人。

时间过得很快,随着夜幕的逐渐临近,在杨政的帮助下,马焕则是好好地被清洗了一番,而伤口,自也得到了处理。

至于李宇文,因为马焕的‘再生’,回去的一路上,着实被气得差点没直接把房车给燃了,而身边的那些打手们,便是成了他一顿穷凶极恶后的发泄对象。

醉香台闻名江城大街小巷的酒楼,老板娘段瑶更是长了一张妖艳的脸蛋,身材火辣到让所有男人直接口鼻喷血,而但凡是来这里吃饭的,几乎都是冲着她来的。

不过,也别小看了这娘们,其他的地方不敢说,但在步行街这一片,只要一通电话,无论黑道白道,皆是任凭随意调遣,由此可想,段瑶的手段是有多厉害了。

刚进包间,段瑶就见到了李宇文的一张臭脸,柳眉轻轻一蹙,顿时就不禁嗤笑一声地上前问道:“怎么?呵!堂堂的李家大少爷,不会是又在杨家吃瘪了吧?”

还真别说,在整个江城,除了杨家父女二人外,真正敢和李宇文这样说话的,恐怕也就只有她段瑶了。

“屁话!只是,我总感觉有件事很怪!”面对段瑶的取笑,李宇文当场就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白眼,右手猛然一搂小蛮腰的同时,则是忍不住地皱紧了眉头。

“哦?天下之事无奇不有!呵呵,不知道李公子又是撞了什么邪呢?”抬手轻轻一搂李宇文的脖子,段瑶倒是有些好奇地眉头向上扬了起来。

“你……!行了,我问你两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倏然,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李宇文本想抬手拍向段瑶翘臀的手却是蓦地停在了半空,继而满脸疑惑地紧盯向了她。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