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贵妻

寒门贵妻

时间:2019-11-09 19:28:36来源:网络

寒门贵妻秦瑟谢桁是一本古装言情小说by巫山不是云,由童话村小说网倾情推荐! 秦瑟瞥她一眼,“说我没凭没据,这很简单,只要你有愿意去镇子上请个大夫来,一把脉就知道!我还亲口听见她和李少爷说,她已经怀孕三

寒门贵妻小说

寒门贵妻秦瑟谢桁是一本古装言情小说by巫山不是云,由童话村小说网倾情推荐! 秦瑟瞥她一眼,“说我没凭没据,这很简单,只要你有愿意去镇子上请个大夫来,一把脉就知道!我还亲口听见她和李少爷说,她已经怀孕三月了。” “不是!”王翠立即反驳道:“我没有这样说,没有三个月……” 话还未说完,她就发觉自己情急之下说了什么,面色瞬间惨白的没有血色。 旁边的村民顿时一片哗然。

寒门贵妻

谢桁带着秦瑟往杂事集去,瞥着秦瑟满口不提方才的事,他忍了忍,还是问道:“方才你与曹老板说的那话,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随口说得。”秦瑟耸耸肩,她觉得她要是和谢桁说,她是从曹老板面相上看出来,他母亲今天要亡故,只怕谢桁要以为她落水中邪了,不如先不说。

等到实在瞒不住再说吧。

不过曹老板要是回去的早,他母亲应该还有救。

曹老板月角略有些凹陷,但旁生红痘,意有转圜之地,也是因为非天已定生死,秦瑟才开了那个口。

谢桁看着秦瑟,眸光幽深,瞧出秦瑟明显是在扯谎,他摩挲着指尖,最终却没说什么。

两个人从杂事集买了一些菜,便回到了荷花村。

如今天寒,地里的菜园子都还没长出来,只能勉强扣着点买些青菜。

秦瑟看着那些都有些蔫吧的青菜,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又看看谢桁那精瘦的模样,整日吃这些东西,不瘦才怪,但奇怪的是谢桁的瘦并非是消瘦,而是一种很强健有力的瘦,只可惜那一双腿……

瞥了瞥谢桁的右腿,秦瑟目光沉了沉。

佛家修因果,道家修承负,理论上差不多,不管怎么说,她接替了原主的身体,代替原主活下去,原主欠谢家的事,她势必要补偿一二。

将来有机会的话,还是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谢桁的腿治好吧。

秦瑟正琢磨着找个机会看看谢桁腿的情况,就听到前头传来一阵怒喝。

“秦瑟,小贱皮子,我杀了你为我女儿偿命!”随着这一声暴喝,秦瑟和谢桁就看见王屠夫拎着一把刀,双手上满是血的,怒气冲冲地朝着秦瑟挥舞着而来,像是要一刀劈了秦瑟一般。

谢桁手疾眼快立即拉了秦瑟一把,王屠夫由于惯性从他们身旁冲过去。

秦瑟见状,伸出右脚,直接踹了王屠夫腰一脚。

王屠夫猛地往前一扑,手中的屠刀飞了出去,他人如同狗吃屎一般扑在地上,那屠刀就落在他眼前,狠狠扎进了泥地里。

王屠夫呸了一口嘴里的泥,凶狠地回头瞪着秦瑟,“你这个小贱人,害了我家翠翠,我要杀了你!”说着,他挣扎着要爬起来。

谢桁立即揽过秦瑟,一脚踩在王屠夫的后背上,将他整个人踩了下去。

秦瑟颇有些意外地望着谢桁,想不到他腿上有伤,力气倒是不小。

王屠夫那一个大汉在他脚下愣是挣扎着爬不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你拿刀行凶,眼里还有王法吗?”谢桁见他挣扎,脚下猛地一用力。

王屠夫顿时吐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王法?她秦瑟害了我女儿,我要杀她天经地义!”

“你口口声声说,我害了你女儿王翠,那容我问一句,你女儿跟你走的时候,所有村民都看着她好好的,你凭什么说我害了她,我又是怎么害了她?”秦瑟被拦在谢桁身后,凉凉地望着王屠夫,一点惧怕之色也没有。

“我家翠翠被李家打得小产!”王屠夫道:“这难道不是你的错?若不是你说了,翠翠是怀了李家的孩子,我怎么会带翠翠去李家讨公道?”

听得王屠夫的牵强之词,秦瑟嗤了一声,“你已经说了,是李家把王翠打到小产,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王翠不守妇道,与人婚前苟合怀孕,却不被人接受,这是她自己的错。又不是我说她一句,她就能够凭空怀孕了。”

“反正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我家翠翠不会变成这样!秦瑟你别想抵赖!我告诉你,你必须赔偿我们家翠翠!”王屠夫猩红着眼珠,也不觉得丢人。

秦瑟按捺住翻白眼的冲动,“你怕是想钱想疯了吧?想要钱,去找李家,李家打的人让李家去赔偿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小贱人好狠的心,要不是你,翠翠现在还好好的!”王屠夫哪里敢去找李家的晦气?

李家一手遮天,有钱有势,他躲都来不及,又咽不下这口气,只能来找另一个罪魁祸首秦瑟,却不想秦瑟这么不好糊弄!

看得出来他想讹人的心思,秦瑟道:“我要是真狠心,之前她和李康海推我下河之后,我就该去报官,告她杀人害命。”她顿了一下,“我要是你,现在无论如何都不会来找我的麻烦。毕竟,王翠害人在前,你说我要是现在去找李家,李家会不会帮我证实,推我下河的人,只有王翠一个?”

王屠夫瞳孔一颤,惊愕地望着秦瑟。

这还用说?

杀人害命那是犯法的!

李家本就不待见王翠,若是秦瑟只是想搞死王翠,又可以帮李家洗脱杀人罪名,李家自然会帮秦瑟。

至于王翠……那就是一个顶罪的羔羊。

王屠夫怎么都没想到这一点,更没想到秦瑟脑子转得这么快,已经想好了要利用李家。他咬着牙,愤声道:“秦瑟好啊!小贱人,行,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让你后悔!”

“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秦瑟笑眯眯地道:“小心今天有血光之灾哦。还有,王翠没那个福气做凤凰,她命薄承受不起,越是想要得到好的,越是容易出事,你们俩父女好自为之哦。”

这话落在王屠夫耳朵里,无异于诅咒,他恼恨地瞪着秦瑟,那模样像是要把秦瑟活吞了一样。

附近出来看热闹的村民,也以为秦瑟是生气了,诅咒王家,心想这诅咒也太轻描淡写了,不痛不痒的。

唯有谢桁探究地望着秦瑟,似乎想要将她整个人看穿。

秦瑟却抬头朝他甜甜一笑,道:“放开他吧,这那么多人呢,他也不敢动手,杀人是要偿命的。”

谢桁定定地看了秦瑟三秒,抬起脚,放开了王屠夫。

王屠夫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抓回自己的屠刀,磨着牙死死瞪着秦瑟,“小贱人,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就跑开了。

方才要杀人,他也就是一时的胆气。

现下被秦瑟吓唬了一番,旁边又聚拢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哪里还敢伤人,只能气着跑了。

他今天带着王翠去李家本来想讹着李家娶了王翠,谁知道李家翻脸不认人,还说王翠怀了其他人的孩子,往他们李家头上塞,叫了小厮把他们父女俩都打了一顿。

王翠当场被打到小产,人现在还在镇子上的医馆,能不能活都两说,他气急了才来找秦瑟,结果没伤了秦瑟,反倒让自己丢尽了颜面。

王屠夫又气又怒,走得极快,也不看路,就见他走出十几米远的时候,一脚踩空,啪的一下摔倒在地,同时他手里的刀脱手而出,硬是砸到了他的手臂上,顿时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