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by吕

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by吕

时间:2019-11-09 19:24:30来源:网络

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by吕_高_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寒门主母里,主要介绍了就在夏青挽起袖子帮村里的人清理着尸体与积雪时,忙碌的村人突然都站着不动,只是望着夏青,目光逐渐变得愤怒。见他们如

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by吕小说

寒门主母夏青应辟方by吕_高_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寒门主母里,主要介绍了就在夏青挽起袖子帮村里的人清理着尸体与积雪时,忙碌的村人突然都站着不动,只是望着夏青,目光逐渐变得愤怒。见他们如此,夏青也停下了动作,转而看着众人。气氛有些怪异,廖嬷嬷与水梦忙走到了夏青的身边,廖嬷嬷拧眉看着众人:“少夫人好心帮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寒门主母小说

你们看她们的脸色。”人群突然有人说道。

“是啊,这般红润,哪像是挨饿受冻的人啊。”

“家里一定藏了食物。而我们村却是饿死冻死了那么多的人……”

一个一个说着,逐渐朝夏青三人靠近,村人的脸上不再有往日的详和善意,有的只有愤恨还有藏在愤恨下面的贪婪。

“你们想干什么?”面对村人的逼近,水梦有些慌了起来,只得护住夏青。

望着这一张张面黄饥瘦的面庞,再看着地上不是饿死就是冻死的村人,夏青的眼底没有退意,依然是平静而沉默的望着他们。

“她们家里一定有食物,去把它们搜出来分了。”有人说。

“是啊,是啊。”

“我们快去。”

说着,一群人突然朝应宅里面跑了进去,几十个人瞬间走了个干净。

“那是应家宅子,这些村人竟然敢擅闯?”廖嬷嬷见状,气得要跑过去阻止,却被夏青拦住。

“少夫人?”廖嬷嬷急道:“我们得去阻止啊,要不然这些村民会把家里的一切都砸光抢光的。”

此时,应宅内已传来了东西被倒翻在地的声音。

水梦跺了跺脚:“这些个村民真是禽兽不如,亏平常少夫人对他们这般好。”

廖嬷嬷突然惊呼了声:“糟了,要是被村民翻出咱们晒的菜干和肉干,那眼下的一个月,恐怕咱们也要挨饿受冻了?”

水梦脸色也瞬间苍白了起来,这场大雪下堆出来的积雪少说也有半人高,所有的道路都被积雪覆盖,别说无法去镇上买东西,单是今年入冬的收成都被扼杀在积雪中,虽然雪停了,未来的二个月内肯定会出现饥慌,二个月啊,少夫人怀有孩子……想到这里,水梦就要冲进宅子里,不想被夏青拦住。

听得夏青说道:“干粮已经被我放在了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少夫人什么时候放的?”廖嬷嬷奇道。

“每次晒干的东西,我都会分不同的地方。”夏青淡淡一笑。

水梦也奇道:“难道少夫人早就料到了有今日吗?”

夏青摇摇头:“我哪有这般神通,只是习惯而已,而且往常年底上山狩猎,猎物总有一些,今年少得可怜,冬眠这般早一定有问题。”

廖氏与水梦二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等会这些村民搜不到干粮就会出来逼问我们。”夏青看着应宅门口。

“逼问我们?逼问我们什么?”好不容易放下的心,水梦又提了起来。

“问我们要食物。”

“岂有此理,要是我们不拿出来呢?”廖嬷嬷愤愤道。

“那他们应该会押着我们去镇上的应府要食物吧。”夏青说得平静。

廖嬷嬷与水梦一听夏青这么说,脸色皆一沉,二人虽然出身农家,但都是极小就被卖身到应大宅子做丫环,又是直接就做了老夫人的贴身丫环,向来锦衣玉食,心思都放在宅内女人家的把戏上,但也是一点就透的人,听夏青这么一说,知道这句话绝非是吓人的。

“少夫人是不是有了应对之策?”水梦急忙问道。

廖嬷嬷也看着夏青,在她们二人心底其实都有些不安,这少夫人只是个十六岁的半大娃子,又没上过私垫,更没见过世面,能想什么法子出来,但这种情况,她们也是第一次碰上,别说法子,连思绪都是乱的。

夏青的神情依旧是那份沉默的平静,她只是转身看着那些被饿死冻死的村民,轻轻道:“死了这么多人已经够了,那些食物应该能让活下来的人渡过这段日子的。”

“少夫人是打算将食物拿出来与村民分享吗?”廖嬷嬷诧鄂的问道。

夏青点点头。

“那怕行不通,这些村民平时看着虽然都很可亲,但真到紧要关头,一旦少夫人将食物拿出来,恐怕会一抢而光。”廖嬷嬷毕竟年长,担心将会发生的事。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不争不抢,稳妥的渡过现下的饥荒。”

“仅凭我们三个人,能行吗?”水梦心中所想与廖嬷嬷相同,这个少夫人虽然平常与村人都有点头之交,可毕竟年幼,服不了众啊。

此时,冲向应宅的村民已有大部分人已空手走了出来,看到站着的夏青三分,都冲了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气势汹汹,看着夏青就像看到了仇敌那般。

已有一个村民指着夏青怒问:“食物呢?”

“快说,藏哪里了?”

“快说啊?”

出来的村民纷纷将夏青三人围住,一个个逼近夏青,眼底有着因饥饿而流露的贪婪,见夏青只是沉默的回视着他们,看着夏青的目光由期待变为了可怕的愤怒,有几个甚至拿起了地上粗大的干枝。

“若交不出来就把她押到镇上的应家去交换食物。”有人喊道。

“不错。”

“少夫人?”廖嬷嬷与水梦心中皆有些害怕,看向夏青,后者神情没有半点慌恐,仿佛早就看过了这一切似的,在村人又逼近了她一步后,夏青淡淡开口:“这一场雪,咱们村死了二十五位老人,十五个壮年,还有二十个孩子。这些孩子,分别是李家的二儿,风家的长子,张家的小儿,赵家的……”

随着夏青一句一句的说来,这些本是要抓夏青的村人都愣了下,有几户人家说到了自己已饥死的孩子,都忍不住呜咽的哭了起来。

夏青转身看向那些被排列在一起饿死的民众,大声的道:“十五位老人分别是孤寡的牛爷爷,与孙子做伴的任爷爷,还有李家的爷爷……十五个壮年,有五个孝子的名声远近有名,有三人即将在年底成亲……”

村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夏青,饿死,冻死的这么多人中,有些人连他们都不认识,可这应家少夫人却都知道。

廖嬷嬷与水梦也不敢置信的看着夏青,她们的少夫人什么时候这般神通了?

夏青看向脸部都有些动容的村人,又说道:“死的人最多的是老幼,老的老,小的小,他们是我们村里不管是身体还是能力都最差的,如果我有食物,第一个要分发的,是小孩,再来是老人,最后才轮到村里的壮年,”夏青回身看着神情已颇有软化的民众:“你们可愿意这样分配?”

“你,你有食物?”有人欣喜的问。

夏青点点头,肯定的道:“我有。但我担心你们在这样的气势下会哄抢而光,更大打出手,为了食物互相残杀。”

“这怎么可能?”有人道:“我们村向来团结……”

夏青截断了这人说的话,只道:“你们方才不就是想这样对我吗?”

那人脸色一僵。

“别说听你的分配,只要你能拿出食物让我们不饿死,我们甚至可以让你当村里的大族长。”一年长点的人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符合:“是啊,是啊。”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

“我不想做什么大族长,只希望大家能平安度过这次天灾。你们跟我来吧。”说着,夏青在廖嬷嬷与水梦耳边说了几句话,就带着众人又回到了应宅里。

让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夏青竟然将干粮放在了应家放应家列祖的牌位祠堂内,祠堂,那是一个家族或是村最为不可让人侵犯的地方,这种风俗在乡下每个人的心中都深根固底,要是谁冲犯了一族的祠堂,那不仅是不道德的,也是会让整个家族蒙羞甚至受到诅咒,所以,村里翻遍了应家所有的地方,也没有人敢来祠堂找。

当一筐晒得如柴般干的干肉被搬出来时,村人的眼晴都放光了,每个人都吞了口口水,有几个人甚至已对着箩筐伸出了手,不过就在夏青从箩筐内干粮底拿出一把砍柴的砍柴刀平静的看着这些想来抢食物的人时,这些人又嘿嘿笑着退开了。

“哇,还有米和菜干啊,娘亲,你快看。”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了从灶房走出来的廖嬷嬷手中木盆中端着的菜干和米。

而水梦也从柴房拿了许些的柴出来放在院子里,开始升火。

村人纷纷用舌舔着唇,咽着唾沫,渴望而贪婪的看着廖嬷嬷抓了无数的雪放到铁锅里化成水做汤,当火点燃的时候,雪迅速的化成了水,也将菜干和大米泡开,菜香和米香一点点的溢开。

虽然都答应了夏青不乱,但也早已有人等不及,香味陈陈飘来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上前抢干肉,一见有人要动手,其余的人也安奈不住了,只是他们这脚才一动,一只箭就射在了离干肉最近的那人脚边。

不知何时,夏青的手中拿了一把箭,此刻,箭枝又上了弦。

“你想干嘛?”一满脸凶相的壮年走出来,双手抱于胸前,凶狠狠的瞪着夏青。

夏青回视着他:“你又想干嘛?”

这壮年冷哼一声,对着院子中众多的村人说道:“大家想想,这么多干粮,她先前不拿出来,死了这么多人才拿出来,这个人定不安好心。我们别听她的,先把肉抢了放在怀中才最安全。大家快抢。”

他的话音刚落,杀猪般的叫声就响起,夏青的一枝箭正射中男子迈开的脚背,当夏青再次箭上弦时,她瞄准的是男子的心口。

这举动,吓了村人一跳,也将在煮粥的廖嬷嬷和水梦吓得不轻,少夫人手中的箭是她自己做的,平常用在山上射射野物,她们也没想到竟然少夫人会来射人,同时心中也惊惧,怕会惹怒了村人,后果不堪设想。

果然,夏青虽然说嫁入了应家,但对整个村子里的人来说毕竟是个外人,这会,这些人脸上个个愤怒。

夏青开口,声音依旧那样平静,但神情却是满脸肃杀:“这里的食物哪怕大家省吃,也只能吃三天,如果你们一哄而抢光,快的人抢到多,慢的人抢的少,有的人甚至抢不动,我问你们,抢到干粮的人会分给没有抢到的人吗?”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