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柳景瑜小说

陈景柳景瑜小说

时间:2019-11-09 19:02:53来源:网络

陈景柳景瑜小说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陈景柳景瑜最新章节里,主要介绍了陈景嘴上没有解释。但心里面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姜家欠了债,需要一千万还债,陈景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弄到一千万,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

陈景柳景瑜小说小说

陈景柳景瑜小说是一本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在陈景柳景瑜最新章节里,主要介绍了陈景嘴上没有解释。但心里面却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姜家欠了债,需要一千万还债,陈景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弄到一千万,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需要挑一头羊来褥羊毛。李荣兴便是他的目标。不是想娶姜亦舒么?不是要出一千万彩礼么?

陈景柳景瑜小说

拍卖会进展的很顺利,富豪们纷纷出价,拍下自己心仪的藏品。

一般来说,每次拍卖会的举办,都会先整理出一批最出色的拍品,当做广告宣扬出去,来吸引富豪入场。

而其他没有公布出来的拍品,其价值不会很高。

珍贵拍品的信息,已经掌握在所有富豪手中,每当顺序到来的时候,大家都会提起精神,而当拍卖普通拍品的时候,众人则是兴致缺缺。

比如说,接下来拍卖的这一副字帖。

“一副由现代书法家南山居士所临摹的《奉命帖》,起拍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

拍卖师手指着大屏幕,字帖被放大,一枚枚文字错落有致的罗列其中。

不少富豪身边都带着专业的鉴定师,负责为他们掌眼。

观察少许后,纷纷摇头。

“虽然写这幅字的人有些功力,但是他不该挑战颜真卿的这副《奉命帖》。”

“是啊,颜真卿本身是顶尖书法家,与柳公权并列,自古便有颜筋柳骨的说法。”

“写这幅字的人只得其形,不得其神,定价百万,实在是不值。”

众人意见基本统一,在座的富豪们逐渐失去了兴趣。

南山居士,一个无名之辈而已,他写的一副并不出彩的字帖,当然没有人愿意为他买单。

“拿下它!”

陈景说道。

柳景瑜有些吃惊,转而看到了陈景灼灼的双眼。

“你要买的就是这幅字?”

陈景点了点头。

“对,拿下这幅字,很重要。”

因为无人问津,拍卖师也不耽误时间,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景瑜忽然举牌,加价十万。

自然是没有人争抢,顺利的拿到了这幅字。

不少人好奇的看了过来,见是柳景瑜,不禁露出震惊之色。

柳景瑜居然会来参加拍卖会,已经足够稀奇了,而且还拍下了一副没人要的字帖,自然更加引人注目。

不少人心里嘲笑,只当是年轻人不识货。

“这幅字里难道有什么玄机不成?”感受着众人的目光,柳景瑜低声问道。

“不,没有任何玄机,这幅字平平无奇。”陈景淡淡说道:“唐德宗元年,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叛乱,奸相卢杞欲借李希烈之手除掉颜真卿,便请颜真卿前往劝降。然而李希烈与颜真卿有仇,早已烧好了一口大锅,等着煮他下锅。颜真卿也没说什么,吩咐家里买好棺材,便前往淮西了,然后写下著名的《奉命帖》。”

“模仿这幅字的形并不难,难得是写出其中神韵。”

“虽然写这幅字的人已经尽了全力,但是他仍然无法写出那种明知必死,但是却慷慨赴死的决心!”

陈景摇了摇头,一副看不上的样子。

“那你还让我买?”柳景瑜难以理解。

“这幅字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写这幅字的人,却是不简单。”陈景露出笑容。

柳景瑜皱眉,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却又因为讯息太少,不敢确定。

瞅着边上完全不打算解释,一副卖关子模样的陈景,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又是几件拍品过去,今天的瀚海拍卖行的运气不错,还没有流拍的情况出现。

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副古画。

“董其昌的《关山雪霁图》,其真伪不知,但是经过我瀚海拍卖行所有专家鉴定,此画造诣极高,就算不是真迹,但其水准,也不逊色真迹半分!”

拍卖师一边解说,一边操作着大屏幕,让所有人能够观赏到这幅画的每一个细节。

许多鉴定师露出沉迷之色,一边看,一边赞叹。

“这幅画必然是真迹,除了董其昌,谁还能画出这么完美的关山雪霁图?”

“不不不,这幅画是假的,如果是真,拍卖行会直接说明它是真迹!”

“我也是这么看的,虽然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必须要说,画这幅画的人,其造诣已经超越了董其昌,因为更加完美,所以才显得不真!”

议论声不断。

柳景瑜有些吃惊,没想到陈景拿出来的这幅画,竟然能够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不少富豪动了心,已经打算要拿下这幅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师却是犹豫了少许,说道。

“应《关山雪霁图》主人的要求,此画底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场馆顿时一片哗然。

“一千万的底价?是我听错了吗?”

“此画的主人是想钱想疯了吧?就算它是董其昌的真迹,也绝对不值一千万啊!”

“流拍吧,没有傻子会买这幅画!”

富豪们脸色很不好看。

难道他们这群人都是没智商的暴发户吗?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怎么可能花一千万卖这么一副不知真假的画?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冷笑,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在一旁偷偷观察的经理嘴角一阵抽搐。

跟他预计的一模一样。

果然,没有傻子愿意接这个盘。

“看来,这次你的算计落空了。”柳景瑜观察了一阵子,基本上可以确定流拍了。

“你看,那一位还没说话呢。”陈景看向第三排的李荣兴。

这位向阳文化的少东家,正在跟身边的鉴定师商量着什么。

“现在开始倒数,如果没有人出价,那么这幅画,将正式宣布流拍!”

台上的拍卖师决定尽快结束这个闹剧。

“三。”

“二!”

“……”

他最后一声还没说出口,忽然之间,有人举起了牌子。

是第三排的李荣兴!

他的脸色并不好看,但还是坚定的举牌。

“这位先生,您确定要以一千零十万的价格,拍下这副《关山雪霁图》?”

拍卖师忍不住确认。

“我确定!”李荣兴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幅画,我要定了!”

他环顾四周,一副“不要与我争夺”的架势。

事实上,怎么可能有人会跟他争?

众人完全是把他当傻子。

“老李的这儿子,早就听说不成器,整日里沉迷于酒色之中,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有许多人小声嘀咕,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

李荣兴的父亲李连成,那可是一个以奸诈闻名的商人。

做生意素来求稳,宁可不赚也绝对不亏,可是瞧瞧他这个傻儿子,简直是败家子中的战斗机,花一千多万买一副很大概率的假画。

“我去,还真有人买!”

拍卖行的经理一脸的不可思议,只觉得自己三观破碎。

理所当然的,他上了陈景的黑名单。

对于他的报复已经来了,而拍卖会,仅仅只是个开始。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