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少

第一狂少

时间:2019-11-08 19:23:57来源:网络

《第一狂少》 第16章 奇耻大辱 免费试读李宵的身体一抖,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色如此难看,这让他当即明白了父亲的无可奈何和良苦用心。同时他又看到坐在茶座上的林立保持着那种淡淡的,毫不在意的表情,这令第一狂少小说试读:《第一狂少》 第16章 奇耻大辱 免费试读李宵的身体一抖,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色

第一狂少小说

《第一狂少》 第16章 奇耻大辱 免费试读李宵的身体一抖,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色如此难看,这让他当即明白了父亲的无可奈何和良苦用心。同时他又看到坐在茶座上的林立保持着那种淡淡的,毫不在意的表情,这令

第一狂少小说试读:

《第一狂少》 第16章 奇耻大辱 免费试读李宵的身体一抖,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色如此难看,这让他当即明白了父亲的无可奈何和良苦用心。同时他又看到坐在茶座上的林立保持着那种淡淡的,毫不在意的表情,这令他心中的怨恨已经积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却苦于雷烈的压力又不能发泄出来,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自小就身

第一狂少

第一狂少类似泡沫之夏的小说小说精彩片段:终于,他的双膝慢慢曲起,上身下沉“咚”的一声便跪倒在了地上。同时他又看到坐在茶座上的林立保持着那种淡淡的,毫不在意的表情,这令他心中的怨恨已经积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却苦于雷烈的压力又不能发泄出来,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双膝碰地的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炸裂开来,连双膝的疼痛都没感觉到。李宵的身体一抖,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色如此难看,这让他当即明白了父亲的无可奈何和良苦用心。

第一狂少类似泡沫之夏的小说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第一狂少》 第16章 奇耻大辱 免费试读

李宵的身体一抖,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脸色如此难看,这让他当即明白了父亲的无可奈何和良苦用心。

同时他又看到坐在茶座上的林立保持着那种淡淡的,毫不在意的表情,这令他心中的怨恨已经积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却苦于雷烈的压力又不能发泄出来,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

自小就身处高位的他何曾受过如此的屈辱,此刻只觉得身体发冷,难以抑制。

终于,他的双膝慢慢曲起,上身下沉“咚”的一声便跪倒在了地上。

双膝碰地的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炸裂开来,连双膝的疼痛都没感觉到。

“说!林先生,我对不住你。”

李炎心中也是痛的流泪,但仍是咬牙说道。

李宵似乎已经是麻木了,毫无表情的说道:“林先生,我对不住你。”

说完上身一弯,在地上磕了个响头。

林立又喝了一口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淡淡的道:“既然李先生这么有诚意,那我要是在客气的话,那也未免太过于矫情了。”

说着,他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反而换上了一种冰冷,微微眯眼看向跪在地上的李宵,眼中满是寒意。

“若灵是我最爱的女人。”

林立开口说道,语气冷的似乎可以将周围的空气冻住:“我本来就痛恨自己三年来无能为力没有保护好她,可现在已经是三年后了,你这样的垃圾居然还敢打她的主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说着,他猛然起身,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狠狠一脚就踢在了李宵的脸上。

李宵惨叫一声,身体顿时倒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米才停下,他本就受伤的脸更是伤上加伤,鲜血淋漓。

李炎心中一颤,马上就要起身去扶,却硬是压下心中的悲痛和怒火,紧握的双手上青筋更是暴起。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去扶自己的儿子,更不能对林立发出心中的滔天怒火,要不然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

倒在地上的李宵满脸鲜血,鼻骨断裂的痛苦令他直欲发狂,但这远不及他心中所受屈辱的痛苦,他余光看到父亲也在竭力自己心中的疼痛。

又看到目露凶光的林立,李宵感到心寒的同时,也更加痛恨起来林立来,因为所受的屈辱,都是林立给的。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把今天受到的屈辱十倍奉还给你。”

李宵在心中疯狂的怒吼道,但是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异端,反而艰难的爬起来,又向林立磕了一下头,嘴里谦恭的说道:“林先生,是我不识好歹得罪了你,请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定会为林先生效犬马之劳。”

一旁的李炎听到这话,心都要碎了,他李炎的儿子何曾受到过如此的屈辱,但同时他心中又感到隐隐的欣慰,希望李宵在以后能够清醒过来,彻底奋发起来。

林立淡淡的看着跪在地面上的李宵,慢慢的喝了一口茶,又道:“李宵,我知道你很不服气我,因为我是银城人人都可欺的窝囊废儿而已,但是你别忘了,那只是从前,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李宵一愣,他确实很奇怪这林立为何能够认识大名鼎鼎的雷烈,而且如果从一开始这林立就能认识雷烈的话,那为何他这三年来,只甘愿做被人人唾弃的上门女婿?

林立淡淡的扫了一眼李宵又说道:“你最好不要起什么心思,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曾派出两人想要我的胳膊和腿。”

听到这话,李宵心神一震,原来他早就明白这一切了。

而李炎当然也知道林立说的是什么,顿时明白自己这李家在人家眼里确实不算的什么。

他连忙露出笑容对林立说道:“是,以前是我这不成器的儿子不识好歹,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愚蠢事件了,林先生,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李家的,您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会奋尽全力帮助林先生你的。”

林立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正好我现在有事需要你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呢?”

“愿意,当然愿意,林先生只管吩咐就行。”

李炎急忙回答道,同时他的心中又是紧紧的提起,生怕林立提出什么令他为难的事来。

只听林立说道:“你们李氏集团有一个合作,明天,我需要你亲自去苏家,答应和苏家的合作,但是我有两个个条件,第一就是苏家的负责人,必须是苏若灵,第二就是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李炎听到这话,长长的松了口气,提起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这件事在他看来,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而且答应和苏家合作,又能交好林立,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对隐藏林立的身份这事,他虽感到疑惑,但也没敢多问。

他答应道:“好,明天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访。”

林立笑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那林先生的意思,就是原谅我儿子的过错了?”李炎试探着问道。

“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以事业为重,怎能为儿女私情而枉顾大局?”林立说道。

“好!”

李炎竖起大拇指,“林先生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林立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跟李炎商量了几句,李炎这才带着受伤的李宵告辞而去。

林立又坐回在茶座上,对着雷烈说道:“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雷烈坐下说道:“我看这个李宵心有不服,恐怕会有报复之心啊,林哥你怎么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那李炎也算是条老狐狸了,我相信他应该会知道该怎么做。”

林立平静的说道:“而且我刚才故意那样羞辱李宵,就是为了让他们彻底的恨上我,哼,这两条狗,我本来就不是真心养起来的,不过是为了以后的计划而已,正所谓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小说《第一狂少》 第16章奇耻大辱 试读结束。

第一狂少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狂少》小说主角是陈凡叶小萌,这里提供第一狂少陈凡叶小萌小说,第一狂少主要说的是。此时叶家别墅内,叶泰斗面色阴沉,叹息声像是鼓槌般重重敲在叶诗诗的心头,让她显得有些无措。

第一狂少(陈凡叶小萌)阅读精彩试读

此时叶家别墅内,叶泰斗面色阴沉,叹息声像是鼓槌般重重敲在叶诗诗的心头,让她显得有些无措。

这么晚了,陈凡还没有回来,叶泰斗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爷爷...”

叶诗诗试探的开口,表情显得有些纠结。

叶泰斗将头挪向一旁,眉头紧锁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吗,你让陈凡去当保安也就算了,你竟然还让他去站岗,这件事情要是传到陈老的耳朵里,爷爷这张老脸还往哪搁啊?”

提到陈凡,叶诗诗原本脸上的担忧和愧疚瞬间被冰冷的面容取代,不解道“我搞不懂,那个陈凡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何爷爷会如此器重他,他究竟哪点值得爷爷甘愿牺牲我和小萌的幸福?”

叶诗诗红肿的眼中溢出泪水,对于这种从天而降的婚姻,她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排斥,无论陈凡选择了她或者叶小萌,注定都是这段婚姻中的牺牲品,剥夺了她们人生中本该有自己去追求幸福的权利。

叶泰斗叹了口气道“你不知不知道陈凡的身份...算了...唉...总而言之,如果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爷爷的话,明天你还是在公司给陈凡换一个职位吧。”

叶诗诗板着脸,一脸坚决道“我不!”

叶泰斗红着脸,下意识的扬起了手掌,怒视着叶诗诗几秒,巴掌狠狠的落在了桌子上。

“你怎么这么执拗,你没看到陈凡今天到现在都没回来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他会被你逼走!”

从小到大,叶泰斗还从未跟她发过这么大的火,现在却为了一个外人和她翻脸,甚至还要动手打她,一瞬间眼中那抹辛酸的泪水止不住的留下。

叶诗诗转身,冲向房间,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叶泰斗望着自己那双颤抖的手,浑浊的双眼也渐渐朦胧起来,望着叶诗诗离去的背影,暗暗自责道“丫头,也许现在你不理解,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叶小萌躲在大厅的角落,望着刚刚发生的一幕,整个人无助的靠在了墙壁之上,原本她是想去告诉叶诗诗今天晚上回来好像看到陈凡去了震天府,可是不等她走过去,就听到了客厅的争执声。

印象里,叶小萌还是第一次见叶泰斗发火,更是第一次见到叶诗诗落泪。

作为林家二小姐,叶小萌从出生起便享受着被众人呵护疼爱,是温室中长大的花朵。

这二十年来她一直过着衣食无忧,毫无烦恼的生活,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叶泰斗和叶诗诗给她营造的。

尤其是叶诗诗,作为年长叶小萌两岁的姐姐,更像是一个母亲关爱孩子般无微不至的关心着叶小萌,她已经躲在这颗大树下二十年,现在她已经长大,不能在什么事情都想着继续躲在叶诗诗的后面,也是时候由她来替叶诗诗遮风挡雨一次。

而且相比于叶诗诗对陈凡的反感,至少叶小萌觉得陈凡这人还不错...

叶诗诗趴在床上,任由泪水浸湿了枕头,爱情就像是沙漏,在不断的流逝,而沙漏中的沙却永远只有那么多,陈凡的到来,让叶诗诗感觉到她只能静静的看着沙漏流逝,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要追求的爱情在眼前加速流逝。

叶诗诗哭干了最后一滴泪,眼中的泪水和决绝最后全部变成了妥协,也许,陈凡就是她命中躲不掉的劫,唯有顺从...

就在叶家别墅内陷入一阵压抑的气氛之时,陈凡从外缓缓走来,见到傻坐在沙发上的叶小萌,立刻笑嘻嘻的走上前道“丫头,怎么愁眉苦脸的,心情不好?”

叶小萌嘟着小嘴,心想还不是因为你,爷爷和姐姐才吵了一架。

陈凡还不知道叶家刚刚发生的事情,坐到叶小萌的身旁,笑嘻嘻道“姐夫给你讲个笑话,保准你听了会心情变好。”

叶小萌白了陈凡一眼道“呸,你是谁姐夫啊!”

叶小萌一双月牙的眼睛在陈凡脸上打量一圈,抿着嘴唇,气呼呼的望着陈凡。

陈凡玩味的看着叶小萌,笑道“怎么,不让我给你当姐夫,是想让我给你当丈夫?”

“嗯...”叶小萌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哼唧一声,一张俏脸瞬间绯红。

“什么?”陈凡没听清的问道。

叶小萌柳眉微蹙的推了陈凡一把,紧张道“哎呀,你到底讲不讲啊,不讲的话我回去睡觉了。”

“给你讲个三国时期的故事,张飞战吕布,听过没?”

叶小萌摇了摇头,眨巴着眼睛看着陈凡。

陈凡继续道“张飞和吕布开战前,张飞问道,丫的,知道我来干什么的吗?吕布看了张飞一眼,是来杀我的?张飞大笑一声,不不,我是来取你的...”

“话音未落,只见吕布转身,捂着脸娇羞道,讨厌,飞飞,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布布”!”

“扑哧!”

叶小萌忍俊不禁,白了陈凡一眼,撅着小嘴道“无聊...”

陈凡看到叶小萌笑了出来,摸了摸她的头道“这就对了吗,女孩子没事要多笑笑,不仅可以美容养颜,还可以延年益寿,造成气血郁结就像是林若彤似的可就麻烦了。”

陈凡的脑中浮现起林若彤那张美丽的容颜,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叶小萌没有听清的问道“像谁?”

陈凡摆了摆手道“你不认识!”

叶小萌撇了撇嘴问道“你今晚回来那么晚,干什么去了?”

陈凡随口道“见了个朋友。”

叶小萌脸色一变,想到晚上在山脚见到的一幕,追问道“什么朋友啊?”

陈凡不耐烦道“你个臭丫头怎么这么八卦呢,我上楼去看看你姐。”

话音落下,陈凡急匆匆的朝着楼上跑去。

“哎...我姐她现在正在...”

话还没有说完,陈凡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口。

叶小萌暗暗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道“算了,不问了,一定是自己看错了,陈凡怎么可能会认识林震天呢。”

她的脑中回想着陈凡方才给她讲笑话的画面,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抱着靠枕走回了房间。

陈凡叼着烟,敲了几声房门,屋内传来一阵细碎的动静,并没有应答,陈凡皱了皱眉,径直走了***。

叶诗诗见有人进来,一双洁白如玉的俏手从红肿的眼睛上移开,背对着门口的方向,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陈凡见到这一幕,愣了一秒钟,立刻凑上前道“老婆,你怎么哭了,我不就是拆了公司一面墙吗,大不了我明天补上...”

叶诗诗听到陈凡的声音,一双美眸中渐渐浮上一抹哀伤和绝望,沉默数秒后,声音沙哑道“拆墙,怎么回事?”

陈凡在保安部大显身手的时候,叶诗诗已经下了班,还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当她见到陈凡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坐在了她的床上,手中的烟灰掉落在地毯和床上之时,叶诗诗的注意力明显被转移,那是一种母狮被激怒时才有的表情。

陈凡尴尬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将烟灰从床上拍了下去,笑呵呵道“我就是觉得保安部的墙有些碍眼,原本空间就挺小的,中间弄了个隔断怪憋屈的,就自作主张的将房间打通了,那个采光瞬间...”

说到后面,陈凡已经编不下去了,甚至已经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洗礼。

出乎意料的,叶诗诗竟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般雷霆大怒,只是看向陈凡的眼中,突然蒙上了一丝灰蒙蒙的色泽,空洞而又绝望的眼神让人看了异常心疼。

如果不是叶泰斗再三嘱托,陈凡真的不忍心在继续留在叶家,这几天随着他的到来,叶诗诗就像是经历了一场霜暴的花朵,彻底失去了灵动和***,而陈凡知道,这一切都与他有关。

其实对于陈凡自己,他也心知肚明,陈家和叶家的联姻是早就定下的,即便是他想要退婚,陈北河那边也不会同意,虽然叶老那边让陈凡随便选叶家两女,但是陈北河却明确让陈凡娶的人是叶诗诗。

有些事情他无力控制,只能去改变,他要让面前这个女人真正爱上他,而他也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因为他叫陈凡,是陈家的天之骄子!

叶诗诗望着陈凡的背影,喉咙里传来一声哽咽,脸上如同结了一层冰般,淡淡的看向陈凡道“我可以嫁给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陈凡转过身,望着那张冰冷而又哀伤的面孔,欲言又止道“什么条件?”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