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春时

恰逢春时

时间:2019-11-08 19:23:10来源:网络

一个月前。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恰逢春时小说试读:一个月前。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

恰逢春时小说截图

黔风传说》章节目录

恰逢春时小说

一个月前。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

恰逢春时小说试读:

一个月前。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子,坐稳了王位。随后又率部亲征,生生拼出了大楚的统一。奈何长年战乱,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楚皇朝无力

恰逢春时

恰逢春时顶级强者小说精彩片段:郡主,咱还走吗?丫头小兰一身男装,瞟着周围的情况,低声问了一句。昊帝即位三十二年,削藩一直是其心头重担,如今却托付于太子。天下百姓一边感慨明主不寿,一边担心着小太子是否能承受的下这番欲来的风雨。四藩蛰伏,两王欲争,皇朝倾覆有时不过一夕之间。风雨欲来时,众人皆如不安的蝼蚁般,想要寻找出路却没有方向。寻常百姓们倒没有这么多考虑,只顾着自己的生计,皇朝何姓和他们没有关系,只要别把自家的壮丁抓去当兵就行。而此时的靖边侯府倒显得平静异常,只是深入府中就会发现,这场纷争的帷幕早已拉开。这都第几百次了,你怎么还跟做贼似的?有点出息没?云愫弹了下小兰的脑门,像拍老朋友似的拍了拍身前的府墙,还有,不是咱,今天我一个人出去。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子,坐稳了王位。随后又率部亲征,生生拼出了大楚的统一。奈何长年战乱,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楚皇朝无力集权,只得设东篱、群阳、淮安、云南四王,各分属地,守护着大楚的安宁,却也威胁着皇权的稳固。昊帝隐忍一生,培养着皇朝力量,却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和生命的残忍,残烛之际,只能把削藩的心愿交托于太子。

恰逢春时顶级强者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一个月前。

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子,坐稳了王位。随后又率部亲征,生生拼出了大楚的统一。奈何长年战乱,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楚皇朝无力集权,只得设东篱、群阳、淮安、云南四王,各分属地,守护着大楚的安宁,却也威胁着皇权的稳固。昊帝隐忍一生,培养着皇朝力量,却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和生命的残忍,残烛之际,只能把削藩的心愿交托于太子。

昊帝即位三十二年,削藩一直是其心头重担,如今却托付于太子。天下百姓一边感慨明主不寿,一边担心着小太子是否能承受的下这番欲来的风雨。四藩蛰伏,两王欲争,皇朝倾覆有时不过一夕之间。风雨欲来时,众人皆如不安的蝼蚁般,想要寻找出路却没有方向。寻常百姓们倒没有这么多考虑,只顾着自己的生计,皇朝何姓和他们没有关系,只要别把自家的壮丁抓去当兵就行。而此时的靖边侯府倒显得平静异常,只是深入府中就会发现,这场纷争的帷幕早已拉开。

云愫看着侯府中日益增多的门客大儒,嘴角眉梢都挂着十成十的不屑。沐王就打算靠这些个酸人争江山?那太子还着什么急啊,全天下谁有他家的嘴炮多。太子母家是朝中出了名的铁嘴闫家,直言敢谏,刚硬非常,这么多年来靠着清廉正直使皇后在后宫地位稳固,颇受昊帝敬重。不过作为太子靠山,未免太弱了一些,先不说平日里树敌无数,最重要的是,手上无兵!

郡主,咱还走吗?丫头小兰一身男装,瞟着周围的情况,低声问了一句。

这都第几百次了,你怎么还跟做贼似的?有点出息没?云愫弹了下小兰的脑门,像拍老朋友似的拍了拍身前的府墙,还有,不是咱,今天我一个人出去。

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来,蹲下借我踩踩。

云愫随意挽起略显宽大的男装,摩拳擦掌,却迟迟不见小兰动作,一回头,她居然哭了。

郡主,公主交代过我,您生性顽皮,但心思不坏,所以要小兰凡事都顺着您的心意,但一定要片刻不离保护着您。您想想,自打您懂事以来,翻过多少次墙,逃过多少次家,小兰哪次拦着了吗?可如今您怎么能丢下小兰一人,我对不起公主啊

云愫颇有些无奈地听着小兰熟练背诵这段她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的真情流露,可又没办法反驳。小兰是娘留给她的人,也是这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人,总归是有些难以狠下心来

你不能去。

但是,原则不能丢。

小兰马上又挤出了几滴眼泪,道:郡主,公主交代过我啊,您,唔

云愫捂住小兰的嘴,闪身躲在假山后面。此处是靖边侯府中最偏僻荒凉之处,可她却看见了一个万不该在此处出现的人,涣王。

如今太子势微,涣王和沐王明面上虽还无所为,但私下里的动作绝少不了。这靖边侯府无条件站在沐王一边,那涣王来此处做什么?难道两边结盟了?

天道轮回,当年昊帝将楚国世子踹下台的时候,大概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也会面临同样的危机。昊帝一生勤政,宫妃寥寥,膝下只有五子一女。三公主远嫁淮安,大皇子和五皇子年少早夭。当今太子云沇乃皇后次子,大楚的二皇子,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按理来说太子监政,继而继承大统是理所应当,可这世上若是有那么多理所应当都可以被所有人接受,恐怕便不会生出许多事端了,何况皇家。

但是不应该啊,四皇子涣王乃武英皇贵妃之子,先不说其母家伏泊将军府有多威风,单单他的母妃,那可是跟着昊帝驰马挽弓一起打过天下的;再说六皇子沐王,这位的母家倒是普普通通,可架不住娶得一个好夫人啊。沐王妃乃是靖边侯的嫡长女,靖边侯是谁?昊帝一起长大的玩伴,统一大楚的功臣,后放弃王位属地,留在大都辅佐昊帝,被赐国姓,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涣、沐两王势均力敌,结盟也得选太子当傀儡才对。还有一种可能

难不成涣王是偷偷溜进来的?

小兰不知道她刚刚一番心理活动,只着急地拉了拉云愫的袖子问道:郡主,你又背着我干什么了,侯爷怎么又派人来问罪了?

对了!刚只顾着震惊涣王造访靖边侯府一事,竟忘了此处乃是自己的寝院。她母亲去世早,自己又不是什么乖顺性子,便一直被主母安排住在这个偏僻小院中,平日也只能保持基本的吃穿用度。府中人没事不会来这儿找晦气,除非是闯了大祸侯爷派人来传她,云涣肯定是知道这点才会从这儿偷溜进府。

小兰,你真棒。

小兰不知自己棒在何处,但知道她家郡主心理活动向来丰富,所以默默接受了这句夸奖。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走,小兰,我们去看看涣王殿下亲临侯府,有何贵干。云愫整了整衣衫,从假山后走出。

小兰一脸疑惑地跟在她身后问:诶?不按计划出府了?

计划嘛,随时可以更改,结果才是最重要。

对哦,反正郡主你从来都没按计划行事过。

云愫装作没听见,径直向房间走去。她刚刚没看错的话,涣王殿下可是进了她的闺房。无意闯入或是有意为之此刻都不重要了,云愫拨了拨手上戴着的珠串,稳了稳心神。她只知道这云氏安坐太久,这江山,该换换主人了。

房间很亮。

云愫喜欢干净明亮的地方,和她母亲一样。事实上,她的很多习惯和喜好都来自于她的母亲嘉和公主。虽说母女俩只相处了十年时光,但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大概可以贯穿她们的整个生命。

一束光透过门框打在桌边的圆凳上,云涣面无表情,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

你你你!小兰本就云里雾里不知道云愫在说些什么,此刻看到一个大男人坐在面前,又结合刚刚听到的一些字眼,不敢相信当今涣王殿下居然独闯她家郡主闺房。难道是看侯爷不重视郡主,想要玷污她的名声,趁机给靖边侯府抹黑?还是要让郡主当他的细作,以身犯险?

云愫自进门后目光便没从云涣身上离开过,此时抽手拍在了小兰的后脑勺上,道:去给涣王殿下沏茶,顺便把脑子里的废料倒掉。

不必了。云涣开口,语气和他的表情一样平淡无味,据本王所知,你这个丫头十年前便进府了,是嘉和公主特地为郡主选的人。有些事,她或许比郡主更清楚。

小兰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她不怕人喜怒无常,就怕人没表情。云愫则挡在了小兰面前,没关系,她什么都不怕。

那不知涣王殿下大驾光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早听说宜宁郡主胆识过人,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殿下过誉了,我向来只会做些让别人头疼的事,不登大雅之堂的。

哪里,宜宁郡主这是巾帼不让须眉。

云愫没忍住,打了个呵欠。这四殿下的声音真是比教书先生的还催人入梦。

看来本王来的不巧,打扰宜宁郡主休息了。

您偷偷摸摸进来,哪有心思考虑巧不巧啊。云愫脸上笑着,心中却早已开始破口大骂!明明做得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还文绉绉地拽词试探,结果漂亮话说的一点也不漂亮,只让人想睡觉,殿下刚刚说有些事情,小兰知道的可能更清楚。想来您这次亲自前来,是有事想问我,或者说,问我们?

云涣终于皱了下眉头,有了第二幅表情,看来对云愫既不害怕也不惊讶的散漫态度感到不满,道:不想你竟知道我是谁。

大尾巴狼,终于沉不住气了,不装了。云愫腹诽一句,答道:长姐的婚礼上匆匆瞥见过殿下尊颜。

哦。

哦你个大头鬼,您一王爷之尊偷摸爬墙钻进大姑娘闺房就为了装冷漠?

本王不愿拖沓,便开门见山了。

快点吧,门都开了好几道了,也没见着您的山啊。

嘉和公主可曾留给过你什么东西?

云愫感觉自己的袖子被小兰攥住,显然,这么明显的动作,云涣也看见了。

看来是有的。而这位小兰姑娘,对此也一清二楚。

当然有了。云愫抢道,我是她的女儿,她所有的东西自然都留给了我。至于小兰,我娘临去前床边只有我们二人,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哦,那我说再仔细一些,郡主有没有听公主说过一种阵法,名叫春遇。

恰逢春时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个月前。

昊帝重病,着太子监政,并推行新令,使各藩王子孙均获得分封权。此法令名为赏赐,实则分割了各位藩王的王权土地。当年天下三分,楚、赵、宁三国鼎立。昊帝那时不过是楚国一个小小郡王,却在纷争中压过了世子,坐稳了王位。随后又率部亲征,生生拼出了大楚的统一。奈何长年战乱,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楚皇朝无力集权,只得设东篱、群阳、淮安、云南四王,各分属地,守护着大楚的安宁,却也威胁着皇权的稳固。昊帝隐忍一生,培养着皇朝力量,却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和生命的残忍,残烛之际,只能把削藩的心愿交托于太子。

昊帝即位三十二年,削藩一直是其心头重担,如今却托付于太子。天下百姓一边感慨明主不寿,一边担心着小太子是否能承受的下这番欲来的风雨。四藩蛰伏,两王欲争,皇朝倾覆有时不过一夕之间。风雨欲来时,众人皆如不安的蝼蚁般,想要寻找出路却没有方向。寻常百姓们倒没有这么多考虑,只顾着自己的生计,皇朝何姓和他们没有关系,只要别把自家的壮丁抓去当兵就行。而此时的靖边侯府倒显得平静异常,只是深入府中就会发现,这场纷争的帷幕早已拉开。

云愫看着侯府中日益增多的门客大儒,嘴角眉梢都挂着十成十的不屑。沐王就打算靠这些个酸人争江山?那太子还着什么急啊,全天下谁有他家的嘴炮多。太子母家是朝中出了名的铁嘴闫家,直言敢谏,刚硬非常,这么多年来靠着清廉正直使皇后在后宫地位稳固,颇受昊帝敬重。不过作为太子靠山,未免太弱了一些,先不说平日里树敌无数,最重要的是,手上无兵!

郡主,咱还走吗?丫头小兰一身男装,瞟着周围的情况,低声问了一句。

这都第几百次了,你怎么还跟做贼似的?有点出息没?云愫弹了下小兰的脑门,像拍老朋友似的拍了拍身前的府墙,还有,不是咱,今天我一个人出去。

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来,蹲下借我踩踩。

云愫随意挽起略显宽大的男装,摩拳擦掌,却迟迟不见小兰动作,一回头,她居然哭了。

郡主,公主交代过我,您生性顽皮,但心思不坏,所以要小兰凡事都顺着您的心意,但一定要片刻不离保护着您。您想想,自打您懂事以来,翻过多少次墙,逃过多少次家,小兰哪次拦着了吗?可如今您怎么能丢下小兰一人,我对不起公主啊

云愫颇有些无奈地听着小兰熟练背诵这段她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的真情流露,可又没办法反驳。小兰是娘留给她的人,也是这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人,总归是有些难以狠下心来

你不能去。

但是,原则不能丢。

小兰马上又挤出了几滴眼泪,道:郡主,公主交代过我啊,您,唔

云愫捂住小兰的嘴,闪身躲在假山后面。此处是靖边侯府中最偏僻荒凉之处,可她却看见了一个万不该在此处出现的人,涣王。

如今太子势微,涣王和沐王明面上虽还无所为,但私下里的动作绝少不了。这靖边侯府无条件站在沐王一边,那涣王来此处做什么?难道两边结盟了?

天道轮回,当年昊帝将楚国世子踹下台的时候,大概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也会面临同样的危机。昊帝一生勤政,宫妃寥寥,膝下只有五子一女。三公主远嫁淮安,大皇子和五皇子年少早夭。当今太子云沇乃皇后次子,大楚的二皇子,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按理来说太子监政,继而继承大统是理所应当,可这世上若是有那么多理所应当都可以被所有人接受,恐怕便不会生出许多事端了,何况皇家。

但是不应该啊,四皇子涣王乃武英皇贵妃之子,先不说其母家伏泊将军府有多威风,单单他的母妃,那可是跟着昊帝驰马挽弓一起打过天下的;再说六皇子沐王,这位的母家倒是普普通通,可架不住娶得一个好夫人啊。沐王妃乃是靖边侯的嫡长女,靖边侯是谁?昊帝一起长大的玩伴,统一大楚的功臣,后放弃王位属地,留在大都辅佐昊帝,被赐国姓,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涣、沐两王势均力敌,结盟也得选太子当傀儡才对。还有一种可能

难不成涣王是偷偷溜进来的?

小兰不知道她刚刚一番心理活动,只着急地拉了拉云愫的袖子问道:郡主,你又背着我干什么了,侯爷怎么又派人来问罪了?

对了!刚只顾着震惊涣王造访靖边侯府一事,竟忘了此处乃是自己的寝院。她母亲去世早,自己又不是什么乖顺性子,便一直被主母安排住在这个偏僻小院中,平日也只能保持基本的吃穿用度。府中人没事不会来这儿找晦气,除非是闯了大祸侯爷派人来传她,云涣肯定是知道这点才会从这儿偷溜进府。

小兰,你真棒。

小兰不知自己棒在何处,但知道她家郡主心理活动向来丰富,所以默默接受了这句夸奖。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走,小兰,我们去看看涣王殿下亲临侯府,有何贵干。云愫整了整衣衫,从假山后走出。

小兰一脸疑惑地跟在她身后问:诶?不按计划出府了?

计划嘛,随时可以更改,结果才是最重要。

对哦,反正郡主你从来都没按计划行事过。

云愫装作没听见,径直向房间走去。她刚刚没看错的话,涣王殿下可是进了她的闺房。无意闯入或是有意为之此刻都不重要了,云愫拨了拨手上戴着的珠串,稳了稳心神。她只知道这云氏安坐太久,这江山,该换换主人了。

房间很亮。

云愫喜欢干净明亮的地方,和她母亲一样。事实上,她的很多习惯和喜好都来自于她的母亲嘉和公主。虽说母女俩只相处了十年时光,但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大概可以贯穿她们的整个生命。

一束光透过门框打在桌边的圆凳上,云涣面无表情,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

你你你!小兰本就云里雾里不知道云愫在说些什么,此刻看到一个大男人坐在面前,又结合刚刚听到的一些字眼,不敢相信当今涣王殿下居然独闯她家郡主闺房。难道是看侯爷不重视郡主,想要玷污她的名声,趁机给靖边侯府抹黑?还是要让郡主当他的细作,以身犯险?

云愫自进门后目光便没从云涣身上离开过,此时抽手拍在了小兰的后脑勺上,道:去给涣王殿下沏茶,顺便把脑子里的废料倒掉。

不必了。云涣开口,语气和他的表情一样平淡无味,据本王所知,你这个丫头十年前便进府了,是嘉和公主特地为郡主选的人。有些事,她或许比郡主更清楚。

小兰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她不怕人喜怒无常,就怕人没表情。云愫则挡在了小兰面前,没关系,她什么都不怕。

那不知涣王殿下大驾光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早听说宜宁郡主胆识过人,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殿下过誉了,我向来只会做些让别人头疼的事,不登大雅之堂的。

哪里,宜宁郡主这是巾帼不让须眉。

云愫没忍住,打了个呵欠。这四殿下的声音真是比教书先生的还催人入梦。

看来本王来的不巧,打扰宜宁郡主休息了。

您偷偷摸摸进来,哪有心思考虑巧不巧啊。云愫脸上笑着,心中却早已开始破口大骂!明明做得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还文绉绉地拽词试探,结果漂亮话说的一点也不漂亮,只让人想睡觉,殿下刚刚说有些事情,小兰知道的可能更清楚。想来您这次亲自前来,是有事想问我,或者说,问我们?

云涣终于皱了下眉头,有了第二幅表情,看来对云愫既不害怕也不惊讶的散漫态度感到不满,道:不想你竟知道我是谁。

大尾巴狼,终于沉不住气了,不装了。云愫腹诽一句,答道:长姐的婚礼上匆匆瞥见过殿下尊颜。

哦。

哦你个大头鬼,您一王爷之尊偷摸爬墙钻进大姑娘闺房就为了装冷漠?

本王不愿拖沓,便开门见山了。

快点吧,门都开了好几道了,也没见着您的山啊。

嘉和公主可曾留给过你什么东西?

云愫感觉自己的袖子被小兰攥住,显然,这么明显的动作,云涣也看见了。

看来是有的。而这位小兰姑娘,对此也一清二楚。

当然有了。云愫抢道,我是她的女儿,她所有的东西自然都留给了我。至于小兰,我娘临去前床边只有我们二人,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哦,那我说再仔细一些,郡主有没有听公主说过一种阵法,名叫春遇。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97

黔风传说

芍药花小说黔风传说,芍药花小说黔风传说在线阅读黔风传说由芍药花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仙侠小说,本站提供黔风传说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芍药花类别:仙侠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