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

《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

时间:2019-11-08 19:22:58来源:网络

《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热门新书:《一世豪婿》(最新完整版)主角:叶凡秋沐橙,这是一本集【虐恋】~【暧昧】~【甜宠】~【新《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小说试读:《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热门新书:《

《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小说

《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热门新书:《一世豪婿》(最新完整版)主角:叶凡秋沐橙,这是一本集【虐恋】~【暧昧】~【甜宠】~【新

《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小说试读:

《一世豪婿》叶凡秋沐橙第1-397章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地址,热门新书:《一世豪婿》(最新完整版)主角:叶凡秋沐橙,这是一本集【虐恋】~【暧昧】~【甜宠】~【新颖】于一体的言情小说,很适合女生阅读。在【极好文学】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一世豪婿,即可阅读全本书籍。今天童话村小说和大家分享书中精彩章节。一世豪婿小说精选:在秋家众人震颤的目光之中,只见叶凡抓起秋沐橙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秋家,只留下身后一片,无声的压抑。

一世豪婿小说试读:

秋老爷子原本的笑意也随即散去,见到这两人,老脸顿时冷哼一声,看都不愿意看。

“沐橙,快上座。”秋沐橙的父亲秋磊招呼道,而这个时候叶凡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便歉意一笑,说自己失陪一下,出去接个电话了。

“这个**,电话倒是还不少?也不知道是什么狐朋狗友。”秋沐盈冷哼一声,随后似乎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连忙说道,“对了,**,刚才忘了,有件事忘告诉你了。之前沈家少爷来公司跟我谈业务,可一出门便被叶凡他们夫妻给打了。”

什么?

众人一听,尽皆抬起了头,

“把沈家少爷打了?”

“他们是疯了吗?”

“那可是沈家的独苗,将来沈氏集团的接班人啊!”

“他父亲沈九亿可是云州前首富,权势滔天。据说跟云宗的李二爷私交甚好。”

“李二爷啊,叱咤云州的顶级大佬!”

“这可是有滔天背景的人物,这**竟然敢打?”

“他们是想把我们秋家害死!”

霎时间,秋家人尽皆变色,就连秋老爷子,老脸也顿时难看下来。

沈氏集团在云州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资产上百亿。跟他们相比,秋家的物流公司不过几千万的资产,那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在秋家面前,沈家无异于是庞然大物,谁敢招惹?

秋沐橙的父亲秋磊更是脸色苍白。

“**,我们只是正当防卫,是那个沈家的纨绔冒犯轻薄我在先。”秋沐橙出声辩解。

“三姐,你混淆是非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刚才沈少明明只是跟三姐开玩笑而已,三姐心胸狭窄故作清高,一点玩笑就开不起了,如今更是诬赖沈少爷调戏轻薄于她,最后还联合你那**老公把沈少爷打了。”

秋沐盈哼笑着,随后却又扮出一副可怜样对着秋老爷子苦声道:“**,你可得为我做主啊,沈氏集团的订单我花费了好多心思方才弄下来,今天沈少爷本来是要来跟我签合同的,被他们这么一搞,我这数月的努力就化为泡影了啊。”秋沐盈却是添油加醋的说道。

王巧玉一听到损害到自己女儿的生意了,更是瞬间大怒:“你们一家,是要害死我们秋家吧?”

“当年就该直接把他们赶出秋家的。这么多年,吃秋家的喝秋家的,不知感恩,还到处惹事?连我们家盈盈辛苦弄来的订单也搞黄了。”

“简直就是红颜祸水!”王巧玉怒生骂道。

“就是,我早就说这女人留不得。留着也是祸害!”

“当年就差点害死我们秋家,现在又惹事?”其他亲戚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随声附和。

秋老爷子也是老脸愠怒,瞪向一旁:“秋沐橙,你可知错?”

“**,我不知道我错在哪了?你难道只听她一面…”

“住口!到现在你还不知悔过?你说你不知道错哪,那我问你,沈家少爷的是否被你夫妻二人所打?”

“我再问你,小盈的订单,又是否因此黄了?”

“我最后问你,我秋家,又是否因此受危?”秋老爷子怒目圆睁,拍案而起,一连三问,却是愤怒至极,根本不给秋沐橙辩解的机会。

“爸,还用问吗?刚才她不都承认了吗?就因为沈家少爷跟她开了一个玩笑,便恼羞成怒跟叶凡一起打了沈家少爷。”

“这妮子,就是被家族惯坏了。今日就该让他给秋家跪下赎罪。”秋家老四秋落冷声笑着。

“就是,跪下,给盈盈谢罪!”

“给楚家赔罪~”

“干脆逐出秋家算了~”

秋沐盈、王巧玉等秋家众人也是落井下石,怒声斥骂着。同时叫嚣着将秋沐橙一家赶出秋家,如此的话,日后秋家的财产,他们自然也就能多得一些。

秋磊一听要将他们逐出秋家,当时便吓坏了,赶紧向秋老爷子求情,同时让秋沐橙快跪下请罪。

“沐橙,快跪啊,你还愣着干什么?”

“你难道真想害我们老两口也被逐出秋家饿死街头不成?”秋磊苦声喊着。

一时间,秋沐橙竟受千夫所指,所有人都在吼她们,所有人都在让她下跪赎罪。

这一刻,秋沐橙只觉得委屈,美眸泛红的看向自己父亲,自己**,自己所有的叔伯。

她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亲戚你宁愿听信秋沐盈的一面之词也不听自己解释一句。

她更想不通,为什么秋家众人宁愿维护沈飞这个外人却丝毫不问自己所受的委屈。

难道,就因为秋沐盈的老公有钱有势而自己的老公穷困无能吗?

难道,就因为沈飞背景滔天而她跟叶凡平凡卑微吗?

秋家众人依旧在吼着,面对千夫所指,秋沐橙却是笑了,笑的那般凄凉,眼角处更有泪水流下。

那一刻,秋沐橙只觉得自己仿若世间的弃子。

她认命了。这个世界,本就是这般现实,没钱没权的人,谁会在乎她们的尊严。

最终,秋沐橙低下头,膝盖微弯,对着秋家众人,就欲跪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张坚实的手掌突然伸出,揽住了她即将下跪的身子。

“沐橙,何必下跪?他们这些人,根本不配!”叶凡的话语,有如金石落地,却是掷地有声。

几乎瞬间,秋沐橙便愣住了。不知为何,从那日过后,他总觉得叶凡变了。

变得,高大了!

即便搂着自己的那张手掌,也比曾经,更有力量。

“放肆!”

“你个混账东西,竟敢对我们如此不敬,你眼中,可还有我等叔伯长辈?”老四秋落顿时大怒,指着叶凡二人混声喝道。

“叔伯长辈?”叶凡听着,顿时笑了,仿若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四叔,我问你一句,也问在坐的诸位一句,我把你们当叔伯,但你们,可曾把沐橙当侄女,把我当你们女婿?”

“沐橙差点受到玷污亵渎,你们不管不问不说,反倒在这里指责我们,还让沐橙下跪?我真不知道,沐橙是你们侄女,还是那沈家纨绔是你们侄女?是不是那沈家少爷说让你们跟沐橙断绝关系,你们就不认沐橙这个侄女了不成?”

叶凡话语铿锵,句句逼人,凌厉目光更是直视秋落等人。

他这话实在尖锐,以至于说的秋落哑口无言,老脸涨红,张着嘴半天竟没说出话来。

“我们没说不认沐橙这个侄女,但盈盈都说了,沈家少爷只是跟沐橙开玩笑而已,并没有…”秋磊还在解释,但语气已经弱了三分。

叶凡却更觉可笑:“玩笑?四叔,我再问你,如果路上有人对我四婶动手动脚,你觉得是玩笑吗?有人当街对您女儿调戏轻薄,你觉得是玩笑吗?”

“这…”秋磊顿时张口结舌,老脸涨红,不知如何回答。

叶凡却是继续冷声笑着,画风一转,更是直接看向秋老爷子:“那沈家纨绔有辱沐橙在先,我们正当防卫,何错之有?反倒是你们,不辨是非,不分青红皂白,只听那秋沐盈一面之词,就对沐橙口诛笔伐。”

“你们心中,可有愧疚?”

叶凡横眉冷对,孤身舌战秋家众人却是不惧不畏。

秋沐橙在一旁已经完全呆了。

这还是之前她的那个逆来顺受面对屈辱不声不吭的脓包老公吗?

这还是之前那个平庸无能的窝囊赘婿叶凡吗?

什么时候,他的老公,竟有了这般魄力与底气?

那一刻,秋沐橙只觉得叶凡的身影是那般高大,而自己的内心,也是分外安稳。

在叶凡的叱问之下,此时秋家不少人都老脸涨红,尤其时老四一家,竟被叶凡怼的几乎无地自容,被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秋家老爷子更是恼羞成怒,只得倚老卖老,愤怒喝道:“放肆!你一**赘婿,怎敢目无尊长,我们即便有错,也不是你能指责。还不跪下?否则,滚出秋家。”

叶凡笑了,那笑容,却尽是自嘲:“**,您年过半百,也算历尽沧桑,我一直都以为您是通情达理世事洞明的人。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倚老卖老不通情理的老顽固而已。”

“既然如此,这样的秋家,不待也罢。”

“沐橙,走,老公带你回家。”

在秋家众人震颤的目光之中,只见叶凡抓起秋沐橙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秋家,只留下身后一片,无声的压抑。

“你...你们~”见到叶凡两人就这般离去,秋家老爷子却是气得浑身颤抖,险些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嗝屁了。

“秋老三,看你养的好女儿,找的好女婿!”

“你们一家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本事,现在连父亲都不敬了。”

“我们秋家,没这种闺女。”

“从此之后,这秋沐橙,不再是我秋家人!”

“明天就让她从我秋水物流滚蛋。”

老大秋光一边扶着老父亲,一边愤怒吼着。

秋磊脸色顿时苍白,面如死灰。那一瞬间,仿若被抽去的全部的力气。

秋家之外,叶凡拉着秋沐橙走在回去的路上。

秋沐橙眉眼泛红,她知道,今日忤逆一众长辈的行为对她代表着什么。很可能,从今日之后,这整个秋家,将再无秋沐橙立足之地。

从小生在秋家,长在秋家,若是被秋家驱逐,秋沐橙真的不知道日后自己该去哪里,又该如何供养一个家庭?

“沐橙,相信我,用不多久,秋家人自然会求你回去。”叶凡含笑说着,话语之中,却是有着莫名的自信。

“真的吗?”

“当然。”叶凡话语低沉,掷地有声。

于此同时,云州市市中心,李家庄园。

一个老男人,端着一杯红酒,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外面,天河横立,灯红酒绿,车流不息:“小楚先生,这个时间,我李老二送你的礼物,也该到了。”

“希望,您能喜欢。”

李二淡淡笑着,而后端起酒杯,伸手敬向窗外凝沉的夜色,仰首,一饮而尽!

秋家宅院。

叶凡两人离开之后,秋家众人该吃吃该喝喝。而秋老三如坐针毡,自己女儿如今闯了如此大祸 ,老三秋磊自然也在这待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也便自己离开了。

“老三一家,算是彻底废了。”

“女儿任性胡为,那个叶凡更是一个窝囊废。这一家人,简直把我们秋家的脸给丢尽了。”秋磊走后,老大秋光却是依旧冷哼说着。

“大哥,还提他们干什么?今天是我们秋家的大喜的日子,就不要因为着一家人扫兴了。”王巧玉走了出来,岔开了话题,随后又笑着望向自己的女婿楚文飞。

“文飞,你不是你还有礼物要给**吗?究竟准备了什么礼物,给我们说说,也让你**高兴高兴。”

“是啊文飞,我们大家都很好奇呢?快给叔伯们说说。”秋老五也是笑着看向楚文飞,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问道。

“哈哈,五叔,你们等着就好了。现在礼物还在路上,等到了,各位叔伯自然就会知晓。”

“我保证,这次给**一个大大的惊喜。”楚文飞自信的说着。秋沐盈更是一脸妩媚的揽着自己男人的胳膊。

昨天楚家的聘礼,让秋沐盈赚足了脸面,所有对自己这个未婚夫,秋沐盈也极为满意。

这个时候,秋家渐渐热闹起来,刚才因为叶凡夫妻两人而引起的不愉快也一扫而空。

“看样子,文飞对自己的礼物很自信。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比过你五妹夫?你五妹夫当年送的可是一副名家字画,让你**高兴好几天呢,现在还在书房挂着呢,每天都会看老半天。”秋光含笑说着。

楚文飞却是连连摇头:“大伯说哪里话,礼物不分贵重,只是我们对**的一点心意。只要心意到了,无论送什么,我相信在**眼中,那都是最好的。”

“哈哈,还是文飞会说话,是我肤浅了。”秋光哈哈笑着。

其余人也是赞赏文飞会说话,情商高。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大家心里自然都是有攀比心理的。

尤其是秋沐盈这么虚荣的人,早就在之前给楚文飞打过招呼,让他礼物档次不能差了,不能在众亲戚面前掉面。

“文飞,心意到了就可以了。礼物就算了,别这么破费了,你成为我秋家女婿,就是给**最好的礼物了。”秋老爷子怒气刚消,此时也笑着跟楚文飞说着客套话。

“那怎么行,该送的礼物,女婿自然不能落下。”

“**,您就在这好生坐着,等会儿,文飞定给**一个大大的惊喜。”

楚文飞自信的很。

其他人听着也是纷纷赞赏。

“文飞有心啊~”

“出身豪门,还这般有孝心。老四啊,你们家真的捡到以一个金龟婿啊。”

“盈盈找了个好老公啊!”

“菲菲,看到了吗,以后你找对象,也得找像你文飞姐夫这样的。才貌双全,年轻有为。”

“来,大家再敬文飞一杯~”

庭堂之中,秋家人一片和乐。

有说有笑,却是热闹非凡。

面对众人赞赏,楚文飞傲然笑着,秋沐盈更是心中畅爽,虚荣心得到了巨大满足。这一刻,面对秋家众人恭维赞誉的楚文飞与秋沐盈两人,只觉得风光无限,仿若人生达到了最巅峰、

看到自己女婿这么有出息,秋老爷子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如同享受着天伦之乐。

而就在众人有说有笑之时,管家说外面有车来了。

“哈哈~”

“到了,**,女婿给您准备的礼物到了。”

楚文飞顿时起身,笑着说道,随后赶紧吩咐人把礼物抬进来。

“我去,这么大!”

“文飞,你这到底送的是什么?”

“莫非送了一个大美女不成?还用红布盖着?”

很快,数个大汉便已经将礼物搬进了厅堂之中。

秋家众人见到之后,纷纷一惊。只见那礼物长达两米,高也有半米,看起来像是个长方形的盒子,上面有红布盖着,根本让人看不到下面是何物?

“是啊,文飞,不会真是个大美女吧。你**年纪大了,他可享用不了啊?”求秋光也开玩笑似的说着,引得满堂大笑。秋老爷子也是笑骂自己这儿子胡言乱语。

在众人说笑之余,楚文飞看着也是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形状有点怪。

“估计是外面的包装盒吧。”

楚文飞暗暗猜测,随后笑着回道:“哈哈,大伯,你们就别猜了。等下,侄女婿马上就给你们揭晓答案。”

随后,在秋家人好奇的目光中,只见楚文飞拉着秋沐盈,这夫妻两人齐步向前,对着高坐之上的秋老爷子恭敬一拜:“感谢**,培养了盈盈这么优秀的姑娘。请受孙女婿一拜!”

“同时,为表谢意,今日我跟盈盈送给**南山不老松一株,祝**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楚文飞与秋沐盈两人,齐齐一拜。

秋老爷子老脸近乎笑开了花,连连说:“好~好~好~”

“文飞,有心了啊~”

秋家众人更是齐齐附和,对楚文飞夫妻两人的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秋沐盈骄傲的扬起下巴,看向楚文飞的目光之中,尽是欢喜。

王巧玉跟秋落夫妻两人更是觉得风光,女婿出息,他们自然有面。

“起布!”

在众人的赞赏声中,在秋老爷子开怀的笑意之中,只见楚文飞大少一挥,傲然一喝。

然而,谁能想到,但红布揭开,盖在下面的,哪里是什么南山不老松,而是一个巨大的棺材。

那棺材漆黑,厚重,就那般安静的躺在地上。

呼~

突然间,厅堂之门轰然洞开,阴冷的寒风如同魔鬼的低吼,顷刻间传堂而过,红色的长步被风刮起,在厅堂之间,却是烈烈作响。

漆黑的棺材,妖艳的红布。

此一刻的秋家厅堂,所有人都吓懵了。

王巧玉一双眼睛顿时瞪大,秋沐红等人更是吓得一声尖叫,年龄的小的幼童更是直接哭了出来。

而楚文飞,更是瞬间呆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根本难以相信,好好的不老松,为何成了一具棺材?

至于秋老爷子,在红布揭开,看到这个棺材的时候,那一刻秋老爷子几乎便被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剧烈颤抖,一张老脸惨白之至,张着嘴在那像狗一般的低吼:“你...你...”

“你们这是要咒我死啊~”

秋老爷子吓摊了,惊恐叫着。

大喜之日,楚文飞却送给了他一具棺材,这中急剧的转变,连秋沐红这种年轻人都受不了,更何况秋老爷子这种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人呢?

秋老爷子最后直接吓得从椅子上翻了过去,倒在地上张着大嘴,似乎一口气上不来便直接嗝屁了。

“**!”

“父亲~”

“快,打120!”秋家人也彻底慌了,纷纷跑过去搀扶老爷子。

秋家老大秋光一怒之下更是直接一脚将楚文飞踹翻在地:“混账东西,我父亲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特么让你不得好死!”

“滚开,看你们家的好女婿~”骂完楚文飞之后,秋光更是一把推开王巧玉,怒声骂道。

“**,我...我...我真的不住知道啊。”楚文飞也早就懵了,被秋光揣在地上,却是趴在那里浑身颤抖,吓得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明明送的是不老松,为何成了一具棺材?

然而,正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在秋家众人乱成一团之时,厅堂之外,秋家的老管家却是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老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我们秋水物流,被查了。”

“旗下十个物流产仓库,全部被封了!”

“整个秋家资产全部冻结~”

“公司高层,都被**带走了啊~”

“完了,我们秋水物流,完蛋了啊!”

什么?

只仿若雷霆劈下,霎时间,整个秋家人全部呆滞在原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瞳孔之中,那抹恐惧与骇然,却是越加浓郁。

他们秋家,这是怎么了?

莫非,遭天谴了不成?

然而,就在众人惊恐之时,秋家门外,数辆警车却是已经停下。车门打开,数位**随即推了秋家的家门。

这些**进去之后,随即亮出证件。

“你好,我们是云州市公安局的。”

“秋水物流涉嫌经济犯罪非法经营多项罪名,请公司总经理秋落,董事长秋光跟我们走一趟,配合接受调查。”

听到这里,秋光的脸色随即白了下去,秋沐盈的父亲秋落更是脚底一软,直接摊在地上。

“老公,你们不能抓我老公~”

王巧玉哭喊着,拉着秋落不让他走。

然而,再如何的挣扎也是徒劳的,最终,秋老大跟秋老四两人便被带走了。

仅仅一夜之间,秋家的脊梁几乎全部倒了。

秋老爷子住进了医院,秋家最有能为的两个儿子被带走调查,仓库被封,秋水物流完全瘫痪。

整个秋家,仿佛一夜之间便倒下了。

谁能想到,原本一场喜宴,到最后,却竟然成了为秋家敲响的丧钟。

之前嚣张高傲不可一世的秋沐盈王巧玉等人,此刻只仿若被拔起爪牙的老虎,再没有了之前的风光。

“我们秋家,到底惹了什么人?”

“为什么,老天如此对待我们?”秋家之中,一片哀嚎遍野。秋家众人,更是凄楚泪流。

而这一切,秋沐橙并不知晓。

那晚她被赶出秋家的庭院之后,便回到自己家里睡下了。

而秋家出事后不久,叶凡的手机,却是再次响了:“小楚少爷,秋家已倒。冒犯您的人,都已经得到教训。”

“这个见面礼,您可还满意?”

落地窗前,李老二含笑说着,手中的红酒杯,却是那般精致。

窗外,天色阴沉,风起云涌。

看样子,一场暴风雨,将要到了。

刺啦~

枝形闪电撕开天幕,大雨倾盆而下。

此时,云州市人民医院。

病房之中,秋老爷子已经清醒了。

床边,秋家众人却是尽皆围在秋老爷子身边,王巧玉等人哭哭戚戚的。秋沐盈俏脸低着,却是屁话都不敢说,至于楚文飞更是自知有错,此时跪在秋老爷子面前请罪。

毕竟,楚文飞之前那个礼物给秋老爷子的造成的“惊喜”太大,昨天老爷子吓得近乎魂飞魄散,要不是送来的及时,估计昨天这秋老爷子便直接嗝屁了。

幸好秋老爷子挺过来了,否则的话,楚文飞那罪过可就大了。

“爸,你想想办法啊,阿光跟四弟秋落一晚上都没消息了,他们不会坐牢吧?不会被枪毙吧?”

“菲菲还没小,她不能没有父亲啊~”

秋家老大的媳妇一把鼻涕一把泪,失声哭着。王巧玉也时眉眼通红,不停的擦着泪。

如今秋家虽然儿孙众多,但真正挺大梁的也就秋光跟秋落两人,若是他们真的被判了刑,那么秋家离倒台也就不晚了。

“哭!”

“就知道哭~”

“谁再哭就给我滚!”

秋老爷子怒声骂道,王巧玉等人顿时吓得止住哭泣,低头不敢出声。

这时候,秋老爷子又看向还跪在地上的 楚文飞,沉声道:“你也起来吧。”

“**,对不起,昨天的事情~”

楚文飞还想解释,秋老爷子却是摆了摆手:“你不必说了,不怪你。这是有人在针对我们秋家。”

秋家老爷子毕竟也是饱经风霜的人,很快便看出了这件事情的蹊跷。

“什么?有人在针对我们?”

“会是谁啊?”

“这几年我们秋水物流也没得罪什么厉害人物啊,而且云州这小城市,我们在生意上也没跟人结下什么大仇。”

“会是谁害我们秋家啊!”

王巧玉这些妇人们一瞬间又慌了,眼泪控制不住地又流了下来,浑身打着摆着。

“都给我闭嘴!”

“一群妇人,关键时刻屁用没有,就在这给人添堵。”秋老爷子本就糟心,听到这些妇人在这哭哭戚戚的自然更怒。

“你们都好好想想,平日里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平白无故的仇家,他们这般针对我秋家,肯定事出有因。”秋老爷子看向秋家众人。

秋沐盈以及秋沐红等人纷纷摇头,他们并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厉害人物,最多就是踩过像叶凡那种窝囊废,可是这种小角色,自然不可能弄出这种大手笔。

“对,**,是秋沐橙跟叶凡那窝囊废!”

“肯定是他们。”

“昨天他们刚揍了沈家少爷,紧接着我秋家便遭遇大劫。这绝对不是巧合。”

“肯定是因为秋沐橙跟叶凡这个窝囊废,导致沈家迁怒到我们秋家身上。这是沈家人对我们的报复啊。”

秋沐盈这时候想起了什么,顿时尖叫道。

楚文飞也赶紧附和:“对,这棺材肯定也是沈家为了报复我们弄得手脚。沈家是云州一流势力,还背靠李二爷。云州市能弄出昨日那种大手笔的势力可 不多,但沈家绝对是其中之一。”

“这天杀的叶凡,这天杀的秋沐橙!都是他们,我老公才被抓的。爸,这种害人精,您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啊。”王巧玉红着眼恶毒说着。

其余的人也是尽皆迁怒到叶凡夫妻两人身上。

秋老爷子老脸也是阴沉的很,冰冷说道:“去,给我把秋沐橙那个逆子带过来。”

因为愤怒,秋老爷子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秋沐橙接到电话的时候,叶凡还在厨房里做着早餐。身为一个上门女婿,洗衣做饭这些家务一直都是叶凡在做。

“沐橙,出来吃饭了。”

几分钟后,叶凡已经摆好了碗筷,招呼着秋沐橙一家人吃饭。

“别喊了,沐橙刚才出去了。”

“嗯?出去了,大清早的,还下着雨,她出去干什么?”叶凡皱了皱眉头。

韩丽却是冷声回道:“怎么,我家女儿去哪还跟你汇报不成?”

丈母娘生气了,叶凡也很是识相的没有多问,只是秋沐橙一天都没有回来,这无疑让叶凡心中越加不安。

直到傍晚时分,秋沐橙还是没有回来,叶凡给她打电话也没有人接。看着外面的大雨倾盆,叶凡心中的不安越发浓郁了,就在叶凡准备去秋家询问一下时,这时候,叶凡的手机随即响了。

是秋沐盈打来的。

“叶凡,去沈家庄园门前把你那娇滴滴的老婆给接回来吧。没公主的命,还得了公主的病。不就是跪了一会吗,还特么能晕那里?真是醉了!”

“没本事摆平,你们特么别惹事啊。现在好了,一家人被你们连累,你们一家人真是扫把星!”

秋沐盈冷冷笑着,话语之中,尽是讥讽与嘲笑。

什么?

“沐橙去了沈家?”

“还晕过去了?”

叶凡得到消息之后,一双脸庞随即便寒了下来。

秋家,肯定是秋家人!

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他跟沐橙身上,认为是沈家人为了报复才对秋家下手,因此逼迫秋沐橙去沈家请罪道歉。

只是,秋沐橙那个傻女人,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去。

是怕自己受到侮辱吗,是怕自己受到沈家的迫害吗?

可是,秋沐橙,我是你老公,我是你男人。这些本该属于男人抵挡的风雨,你特么一个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自己去扛?

那一刻,叶凡的双眸顿时红了,手掌紧握,指尖更是深深的陷入了血肉里,整个胸腔之中,尽是灼烈的怒火燃烧。

“秋沐盈,你给我听着。若是沐橙,因此有任何三长两短,这云州市,将再无秋家!”

叶凡话语森然,那冰寒话语之中,只如惊雷一般在耳畔炸响,秋沐盈当时便愣住了,脸色煞白。

有一个瞬间,秋沐盈都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

这还是秋家的那个窝囊废吗?

这还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叶凡吗?

为何突然之间,竟然给自己如此大的压迫。秋沐盈近乎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心中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盈盈,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一旁的王巧玉却是好奇道。

秋沐盈摇了摇头:“妈,没事儿。只是叶凡威胁说,如果秋沐橙出了事,就让我们秋家好看。”

房间之中,秋家众人一听这话,却是尽皆笑了。

“一个**而已,也就嘴上叫嚣几句,何必当真?”

“还让我们秋家好看,他哪来的本事!”众人嗤笑着,对叶凡一家,根本毫不在意。

“不过还是得想办法,先把你大伯和**弄出来。阳阳,你父亲那边问了吗,能不能帮上忙?”王巧玉看向江阳,江阳的父亲是体制内的人,也算是有些人脉。

江阳摇了摇头:“四伯母,我问过我爸了。这次秋家得罪的人来头很大,我父亲也爱莫能助。”

秋家人听到这里,则是更加绝望。

“都怪那该死的叶凡与秋沐橙,我们秋家,难道真要就此断绝了吗?”秋家众人一阵哀叹。

“文飞,你想想办法啊。你不是你父亲在云州也很厉害吗,你问问你父亲,能不能帮帮我们。”秋沐盈眉眼泛红,抓着楚文飞的手臂问道。

楚文飞一脸苦涩:“我爸的人脉都是在商界,这政界怕是没什么人啊...”

“文飞,你打电话问问,万一正好有人呢?”秋家众人此时都看向楚文飞,仿若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楚文飞满眼苦笑,心想自己老爹都不承认这门婚事,就算能帮老爹估计也不会帮吧。

不过面对秋家众人的渴求的目光,楚文飞也没办法,赶鸭子上架一般拨通了老爹的电话。

“爸,秋家的事情...”

楚文飞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楚阳劈头盖脸的大骂:“逆子,别喊我爸。你一日不跟那绿茶*离婚,一日就别想进我楚家大门。”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文飞,怎么样,**怎么说的?”众人随即问过来。

楚文飞却是心虚笑着,对王巧玉道:“妈,没大事。我爸说了,会想办法帮秋家摆平的。”

“那就好那就好。关键时刻,还是得看文飞跟阳阳啊。老三那一家,就是一群惹事的**。”

秋家众人顿时舒心笑着,秋老爷子也是心情好了一些。

然而,估计秋家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楚文飞刚才那话纯属**而已。

摆平?他摆平个屁啊!

且不说楚文飞的家族在云州只能算个二流世家,跟沈家根本无法比。而且就算真有本事摆平,楚阳也根本不会理会秋家的。

在秋家人吃了楚文飞的一个定心丸时,叶凡却是已经坐车赶往了沈家庄园。

叶凡赶到的时候,秋沐橙还跪在那里。两旁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

透过那铁一般凝稠的雨幕,叶凡只看到,秋沐橙的身躯,就仿若夜幕之中的那点微弱的星火,那般渺小,那般柔弱与无助,仿若这世间弃子。

“沐橙~”

叶凡跑过去,一把将秋沐橙狠狠的抱进怀里。

此时的女子,身体冰凉,浑身衣裙都已经被雨水打湿,脸色苍白如纸,但额头却是火一般的滚烫,如玉的腿上,更是因为长时间的跪服而磨出了道道血痕,殷红鲜血被雨水冲的粉碎。

“你这死女人,你是白痴吗?”

“为什么不给我说,为什么自己来!”

“你已经被逐出秋家了,何必再管他们 ”

“你怎么能这么蠢?”叶凡抱着她,任雨落狂流,愤怒咆哮。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