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从天而降

娇妻从天而降

时间:2019-11-08 19:19:28来源:网络

《娇妻从天而降》 第五章:天不遂人愿 免费试读“也好,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不然我父母会担心的。”欧阳璃看纪锦瑟要回家,她也起身告辞。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白寒棋,欧阳璃是不会踏足安阳侯府的,她虽娇妻从天而降小说试读:《娇妻从天而降》 第五章:天不遂人愿 免费试读“也好,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

娇妻从天而降小说

《娇妻从天而降》 第五章:天不遂人愿 免费试读“也好,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不然我父母会担心的。”欧阳璃看纪锦瑟要回家,她也起身告辞。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白寒棋,欧阳璃是不会踏足安阳侯府的,她虽

娇妻从天而降小说试读:

《娇妻从天而降》 第五章:天不遂人愿 免费试读“也好,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不然我父母会担心的。”欧阳璃看纪锦瑟要回家,她也起身告辞。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白寒棋,欧阳璃是不会踏足安阳侯府的,她虽然也有上官氏的血脉,但是对上官家的大部分小辈还真没有多大的好感,虚伪,自负,还不懂事……“皇姑姑,你

娇妻从天而降

娇妻从天而降晚秋结局小说精彩片段:白寒棋看了一眼上官珈瑶她们,从进来后她们都没怎么说话,估计也是别扭的慌,她这次本来就是为了解决麻烦来的,看这情况,她与丞相府和欧阳将军府就算不能交好,也绝对是不会交恶了,至于皇室……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白寒棋,欧阳璃是不会踏足安阳侯府的,她虽然也有上官氏的血脉,但是对上官家的大部分小辈还真没有多大的好感,虚伪,自负,还不懂事……管他呢,不是还有她那个便宜皇兄顶着吗?“也好,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不然我父母会担心的。”欧阳璃看纪锦瑟要回家,她也起身告辞。

娇妻从天而降晚秋结局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娇妻从天而降》 第五章:天不遂人愿 免费试读

“也好,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不然我父母会担心的。”欧阳璃看纪锦瑟要回家,她也起身告辞。

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白寒棋,欧阳璃是不会踏足安阳侯府的,她虽然也有上官氏的血脉,但是对上官家的大部分小辈还真没有多大的好感,虚伪,自负,还不懂事……

“皇姑姑,你要一起走吗?”欧阳璃还真是时时都不忘叫上白寒棋。

白寒棋看了一眼上官珈瑶她们,从进来后她们都没怎么说话,估计也是别扭的慌,她这次本来就是为了解决麻烦来的,看这情况,她与丞相府和欧阳将军府就算不能交好,也绝对是不会交恶了,至于皇室……

管他呢,不是还有她那个便宜皇兄顶着吗?

“嗯。”白寒棋淡淡地应了一声,见欧阳璃立刻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又解释道:“但不与你顺路。”

“啊?”欧阳璃整个人都傻了,可怜巴巴地问道:“为什么不顺路啊?”

欧阳将军府离皇宫不算太远,所以欧阳璃才想喊上白寒棋,这样她就能多跟白寒棋待一会儿了,可谁知道,白寒棋竟然不回皇宫。

“我出去有点儿事情。”白寒棋不想说太多,毕竟不算太熟。

“哦,那皇姑姑啊!你可别忘了要去我家找我玩啊。”欧阳璃颇为委屈。

她对皇城里的人都不是太喜欢,所以也没有什么朋友,对纪锦瑟虽然不反感,但是也做不成朋友,好不容易遇到个‘一见钟情’的皇姑姑,结果,人家好像都不怎么喜欢自己。

“……有时间会的。”白寒棋无语地暼了欧阳璃一眼,不再理她,转身就走了。

其实吧……她也挺矛盾的。

时间那是绝对有的。

可是,她怕去了反而会弄巧成拙,让欧阳将军府的人彻底厌恶她,毕竟欧阳璃的哥哥都二十岁了,叫她一个十七岁的姑娘为……

人家总会是不乐意的吧?

可惜,天不遂人愿,白寒棋表示,她真的只是出来逛逛街,熟悉下地形的。

哪里知道会遇上老熟人啊……

纪锦城。

那天晚上的黑衣人。

见到白寒棋,纪锦城也明显的愣了愣,没有想到会在大街上遇到她。

“公主殿下。”既然遇到了,总不能当做没看见。

“……纪丞相。”白寒棋冷着一张脸平静地回了一句,就想绕过他。

纪锦城似乎早就猜到她会这样做,不着痕迹的侧了侧,挡住她的路。

“纪丞相有何事?”白寒棋轻轻地皱了皱眉。

“殿下莫急,臣只是觉得相遇即是有缘,不如由臣请殿下去酒楼坐坐。”纪锦城不紧不慢地说道。

“顺便想问问殿下舍妹的情况。”

白寒棋:“……好。”这理由的确够强大。

不过……希望你可别后悔。

白寒棋眼中闪过一丝恶劣的笑意。

她白寒棋是性子冷不错,可是她也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儿。

“殿下请。”纪锦城就近找了一个中等偏上等级的酒楼,微微侧身对白寒棋客气道。

“你带路。”

“也好。”纪锦城也不矫情,带头向二楼走去。

大中午的,人有点儿多,也没什么位置了,两人都不习惯太过热闹,只能点了些小菜,去包厢里。

本来就是顾及到一男一女的到包厢不方便,哪知最后不仅要去包厢,还在那么多人眼前晃了一圈。

进了包厢,白寒棋似乎忘了纪锦城一般,很随意很优雅的找了个位置坐下。

“坐。”白寒棋率先坐下,反客为主地请纪锦城坐下。

纪锦城笑了笑,也不在意,坐在了白寒棋的对面。

“想问什么就问,纪丞相,关于你妹妹,我倒是觉得挺不错的。”白寒棋边吃边说,开门见山地说道。

“殿下谬赞了,舍妹顽劣,怕是闹了不少笑话吧?”纪锦城温和地回答,拿着筷子却不动手。

对白寒棋的举动恍若未见,尽管这类行为是不礼貌的。

“怎么会?不过我与她倒确实是闹了点儿笑话。”白寒棋只觉得,这官场的人就是麻烦。

说个话都文绉绉的。

“是吗?莫不是锦瑟那丫头惹公主生气了?”纪锦城有些惊讶,锦瑟是他妹妹,他很了解那丫头的性子,按理说她对白寒棋就算不喜欢,也绝对不会讨厌才是,怎么会同她闹了笑话?

“不,不是矛盾。”白寒棋意味不明地看着纪锦城,直看得他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然后才缓慢说道:“是关于辈分的问题。”

听了这话,纪锦城的脸色一僵。

这个……按照白寒棋的辈分,确实比他妹妹长了一辈,而他自然也……

可是,他第一回对一个女人感兴趣,难不成就这么憋屈地败在辈分上了?

怎么可能?他什么时候会在意这种虚幻的东西了?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纪锦城就调整好了心态,抬眸望向白寒棋,刚好对上那双璀璨的星眸,待看到里面那恶劣的笑意,又愣住了。

反应过来后,他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不过,却比之前真实多了。

“殿下,臣是朝中大臣,若按你的说法来讲,那臣不得亏大了。”纪锦城心情挺好地解释道。

“所以,臣与殿下似乎可以算是同辈人。”

“哦?”白寒棋有些遗憾,这人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那可真是,可惜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可惜他们是同辈人,还是在可惜他们不是同辈人。

“呵呵。殿下似乎对臣有不小的意见。”纪锦城也不生气,突然提到那天晚上的事。

“莫不是那晚臣惹殿下生气了?”

本来白寒棋都在下意识地回避那晚的事,结果就这么给纪锦城说了出来。

这话说的……很容易让人想歪了。

“丞相想多了罢,我既身为…公主,自然不会与你计较。”白寒棋此时此刻竟比上官幻蝶更有公主的架子。

本来纪锦城还在惊讶她的转变,结果白寒棋在说完后,淡定的继续吃菜。

看的纪锦城嘴角直抽,这都饿成这般了?

这么一来,刚刚冒出来的疑问直接给忘脑后了。

白寒棋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纪锦城的脸色,心里松了口气。

呼!好险好险,差点儿就露馅儿了。

小说《娇妻从天而降》 第五章:天不遂人愿 试读结束。

娇妻从天而降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娇妻从天而降》 第十一章:她这是撞枪口上了 免费试读

“闻名不如一见,寒妹妹果然很漂亮呢!”澜贵妃起身扶起白寒棋,入手的冰寒之气使她顿时一僵。

这白寒特么的就是一会行走的冰块吧?

“寒妹妹快坐,先用膳吧!过时了就不好了。”不着痕迹地松开手,澜贵妃的脸色丝毫不变。

后宫的女人,若连这点儿能力都没有,还真活不下来,更何况是如今盛宠六宫的澜贵妃。

“多谢娘娘。”白寒棋知道她为什么松开手,不过,与她何干?

就这么会儿的时间就受不了了?还不如欧阳璃呢!

欧阳璃一见着她就非要粘着她,也没见欧阳璃那时有一丝一毫的异样,这澜贵妃不过就扶了她一把,就娇气成这样,皇帝倒真是够宠她。

一顿饭吃得极慢,白寒棋被澜贵妃扯东扯西的问个不停,搁在以前,她早就撂挑子走人了。

可是现在不行,现在的她没有这个资本。

外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白寒棋估摸着时间也不早了,便起身告辞。

本就心情不爽,又被这澜贵妃莫名其妙扣了一个多时辰,要不是还有一根名曰‘理智’的弦一直绷着,她现在就想要杀人了。

“都是本宫不好,只顾着和妹妹说话,都忘了时间了。”澜贵妃歉意地朝白寒棋笑了笑,又转头吩咐海丹:“海丹,你替本宫送送妹妹。”

“是。”海丹恭敬地应答。

“左右妹妹在这宫中也没有个知心的朋友,要是有时间,就常来找姐姐说说话吧!”

“那寒就打扰澜姐姐了。”白寒棋忍着心中的暴躁情绪,面无表情地说着。

她要是闲的没事再来这漪澜殿,那她才真是脑抽了。

“妹妹不麻烦就好,好了好了,今日确实不早了,姐姐就不留你了,妹妹快些回去吧!”澜贵妃客套了一句,就让海丹送她出门。

白寒棋走之前还不忘朝她行了一礼,就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海丹和胭脂也连忙行礼,快步跟上了白寒棋。

澜贵妃在她出门后,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懊恼。

今天邀请白寒棋,还真是个不太好的决定。

虽然白寒棋从头到尾基本上没有什么表情,也一直耐心地陪她说着话,可她还是感觉到了,白寒棋今天心情怕是不好。

她这是撞枪口上了。

不过,这白寒棋倒是沉得住气,这么久的时间她都没有任何情绪泄漏出来,这种人……太可怕了。

宁愿不与她相交,也绝不能与她交恶。

澜贵妃抿了抿唇,面色少有的有些严肃,将送走白寒棋后拐回来的海丹吓了一跳。

低气压的白寒棋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澜贵妃会怎么想她,她现在非常非常不爽,只想找个人打一架发泄一下。

在姐妹中,她看上去是最冷静的一个人,其实不然,只要跟她们相处过就知道,她才是性格最为暴躁的那个。

好不容易到了清水居,将胭脂打发出去后,她的心情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了,可如今她孤身一人……

突然,她的脚步一顿,有些诡异地勾了勾嘴角,微微垂眸。

“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

白寒棋右手抚向脖子,用指甲轻轻叩了叩挂在绳子上的棋子。

将手放下来时,谁也没有看到,她的右手中出现了一颗一模一样的棋子。

而她脖子上的棋子也丝毫未变,散发着丝丝寒气。

话落,白寒棋右手突然抬起,两指夹着白玉般的棋子,猛地击向房梁。

并没有听到棋子打中什么的声音,不过这也是在白寒棋的意料之中,要是就这么简单被她打到了,这人也不可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入皇宫,顺利摸到她清水居。

毕竟,他是……纪锦城啊!

“哎?殿下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纪锦城这次倒是穿着常服,不似上次的一身朝服。

不过,一身白衣的他,少了几分身为百官之首的凌厉,更多了些许柔和。

竟然让她恍惚了一瞬。

微微垂了眼眸,自嘲自眼底滑过,心中满满都是苦涩。

不是二姐……除了气质,哪儿都不像。

该死的纪锦城,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可别怪我了。

纪锦城一个翻身从房梁上跳下来,有些惊讶地看向手心,那里明显的有些淡淡的白雾一般的寒气。

刚刚看到白寒棋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准备,毕竟白寒棋的确很敏锐,更何况,白寒棋的那句话声音虽然不大,他还是听到了。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一直盯着白寒棋,以防她突然发难,也能第一时间看出白寒棋的‘暗器’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以免棋子打在房梁上的声响引来不相干的人,他就顺势接住了这颗棋子,可哪里知道,这颗棋子竟然还散发着寒气,在他接住的瞬间,更是突然消失,而他手中的寒气却越发的浓郁了。

“殿下,臣——”不等他开口问,白寒棋直接一脚侧踢过去,纪锦城无奈之下只能连忙后退两步,看着明显心情不好的白寒棋,更是不明所以。

他似乎……没惹到她吧?

“不准退。”白寒棋冷喝一声,同时换脚,再次扫向纪锦城。

纪锦城苦笑,只能一边陪着她打一边说话。

“殿下,臣没有惹到你吧?”

“……”

“殿下,再这么打下去,你宫里的人会发现的。”

“……”

“殿下,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打败我。”

“……”这次绝对是迁怒,绝对!

纪锦城咬了咬牙,一改之前的防守状态,主动攻击,虽然他不怎么喜欢打架,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说不通的。

更何况,现在的天还不冷,人们穿的也没有多厚,他们俩明明应该是越来越热才对,可是如今,他却感觉越发的冷了。

正常人怎么会满身寒气?

白寒棋轻轻皱了皱眉,打的有些吃力了,这纪锦城的武功比她想象的还要高。

最后在纪锦城一手扣着她的肩膀,一手掐在她的脖子上结束。

明明是很暧昧的姿势,却硬生生被白寒棋那满身的寒气给打散了。

“好了……这回殿下总能听臣说两句了吗?”

“嗯,你放手。”白寒棋气息微乱,却始终一如既往的冷冽。

“……用完了就丢,殿下当真是无情啊!”纪锦城笑了笑,松开了手。

小说《娇妻从天而降》 第十一章:她这是撞枪口上了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