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爱成瘾

撩爱成瘾

时间:2019-11-08 19:19:18来源:网络

撩爱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iPhone酱全文阅读 《撩爱成瘾》 第十章:柔情似水,生命的希望 免费试读这是自己以前的房间,黑白灰三色,素朴而又简洁,一点点都没有变化过,都保持着原来的面貌。苏光景到底想撩爱成瘾小说试读:撩爱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iPhone酱全文阅读 《撩爱成瘾》 第十章:柔情似水,

撩爱成瘾小说

撩爱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iPhone酱全文阅读 《撩爱成瘾》 第十章:柔情似水,生命的希望 免费试读这是自己以前的房间,黑白灰三色,素朴而又简洁,一点点都没有变化过,都保持着原来的面貌。苏光景到底想

撩爱成瘾小说试读:

撩爱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iPhone酱全文阅读

《撩爱成瘾》 第十章:柔情似水,生命的希望 免费试读这是自己以前的房间,黑白灰三色,素朴而又简洁,一点点都没有变化过,都保持着原来的面貌。苏光景到底想要干什么?苏然提着行李箱缓缓的走进属于原来的自己的房间,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好像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人,变了。苏然黯然失色起来,默默的躺倒在那宽大

撩爱成瘾

撩爱成瘾云画的月光小说小说精彩片段:苏然顺手拿起一面小镜子,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面庞,虽然原主生的美,但远不及原来的自己。苏然放下镜子,瘫痪在床上,不一会便甜美的进入了梦乡……苏然提着行李箱缓缓的走进属于原来的自己的房间,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好像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人,变了。苏然黯然失色起来,默默的躺倒在那宽大的床上,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一切,多么温馨和美好。“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正在熟睡的苏然。苏然揉着惺忪的双眼,准备去开门。一看居然是管家。苏然赶紧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和睡的绉绉的衣服。“那个,管家有什么事吗?”苏然懵懵懂懂的问道。这是自己以前的房间,黑白灰三色,素朴而又简洁,一点点都没有变化过,都保持着原来的面貌。苏光景到底想要干什么?

撩爱成瘾云画的月光小说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撩爱成瘾》 第十章:柔情似水,生命的希望 免费试读

这是自己以前的房间,黑白灰三色,素朴而又简洁,一点点都没有变化过,都保持着原来的面貌。苏光景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然提着行李箱缓缓的走进属于原来的自己的房间,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好像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人,变了。苏然黯然失色起来,默默的躺倒在那宽大的床上,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一切,多么温馨和美好。

手指轻轻地划过被褥,好柔软好舒适。打开好久都未碰过的抽屉,发现里面竟然有一踏照片,是自己以前跟苏光景拍的,这一张在公园拍的,那一张在游乐场拍的……

苏然顺手拿起一面小镜子,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面庞,虽然原主生的美,但远不及原来的自己。苏然放下镜子,瘫痪在床上,不一会便甜美的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正在熟睡的苏然。苏然揉着惺忪的双眼,准备去开门。一看居然是管家。苏然赶紧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和睡的绉绉的衣服。“那个,管家有什么事吗?”苏然懵懵懂懂的问道。

管家见到苏然竟有些不屑,努努嘴说道“少爷叫你下去和他一起吃饭,准备准备快些下去。”管家交代完后转身就下楼去了,只留下一个背影,让苏然捉摸不透头脑。苏然便也管不那么多了,只得快速整理好自己,然后下楼去。

看到已经等待自己多时的苏光景,苏然脸有点微微泛红,不好意思的奔下楼去。“坐下一起吃饭吧!”苏光景看见站在一旁的苏然,便招呼她过来和自己一同吃饭。

苏然看了看旁边的管家,眼神有点后怕,“你还不坐下吃饭,菜都凉了。”苏光景望了望苏然。苏然这才缓缓的坐下,僵持的气氛才有所缓和。

“吃这个,这个你喜欢吃。”苏光景夹了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肉放到苏然碗里,柔情似水的望了苏然一眼,眼神里夹杂这这么久以来的情感,不知苏然能不能体会得到。苏然只得嗯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而苏然心里所想的是苏光景是不是察觉自己就是小苏然了?此时的两人各怀心事。

吃完饭后苏光景让管家叫人收拾收拾,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由于脚的不方便,便只好躺着了。“帮我削个苹果”苏光景指了指身前的苹果,示意苏然给自己削苹果。

而此时的管家却不知所悟,觉得奇怪。苏光景平时吃苹果都是不削皮的,怎么苏然来了之后就……管家心中不解。

一圈一圈的削去皮,剩下的就是果肉了。苏然双手递给苏光景,抬头望着他,真的好柔和,和以前一般无二,只是多了些憔悴罢了。难道都是了自己才……苏然不敢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了,毕竟苏光景现在一直没有结婚是因为自己,没有孩子也是因为自己。苏然心里的愧疚是数不清的。

“你切开,我们一人一半。”苏光景对自己笑了,微微上泯的嘴角,让苏然心底泛起一阵阵涟漪,小鹿在到处乱撞。他的一个微笑真的可以迷倒一片,那微笑便是苏光景对自己最大的慰籍。

两人咬着手中的苹果,苏然独自一人在角落小口的慢慢的吃着,而一旁的苏光景却用余光一直注视着苏然,这样的画面好温馨,以前是随处可见的,可现在却成了一种奢望,是可望而不可及。

苏然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苏光景,此时两人却正好对视,浓浓的爱意,在房间里回荡。苏然脸微微泛红,低下脸头去。“那个那个,要不要我推你去花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苏然提议去花园逛逛。这样也更有利于苏光景的腿更快的复合,自己也便能够早点走了。

苏光景点了点头,苏然便把他扶到了轮椅上边,准备推去花园。而管家也一直紧跟在他们身后,尾随着。

看着花园各色的花朵,苏然刚才的紧张气氛瞬间化为乌有,全都消散不不见了。苏宅在自己不在的一段时间里,真的是一丁点都没有变化。就如远处的那株牡丹,是自己亲手栽种的,苏光景把它照料的很好,长得也挺肥的。

苏然把苏光景放到一边的亭子上,自己却跑去欣赏那株牡丹。花园之中最值得自己怀恋的就是这株牡丹了,因为那是苏然和苏光景一起栽培的,看着它长成如今的样子。

……

那是几年前的一天,苏然跟偶然得到一颗种子,但却不知道是什么花,于是便先看看。自己也不会种植,就叫上了苏光景。苏光景他很乐意能和苏然一起,于是便把那粒种子给种了下去,但两人心里都没有底,怕它不会发芽。

于是两人每天早起帮它浇灌肥料,时间渐渐的久了,可是,根本就没看见它发芽。苏然心里很失望便打算放弃了,可是苏光景却一直矢志不渝的给它浇水灌肥料。渐渐的,那株牡丹发芽了。

苏然觉得这就是一个奇迹,这颗小小的种子竟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简直就让自己为之震惊。从此之后便和苏光景一起照料着这株牡丹,直到它开花。

不过最让人惊喜的是,这是株牡丹,而且是七彩的,它每次盛开之时,都会成为花园里最夺人眼球的一个亮点。而苏光景在小苏然离开后,一直以这株七彩牡丹为希望,自己能够坚强活下去的希望,苏光景坚信它终会等到小苏然回来的,就如这牡丹一般。

苏光景一直在静静的望着远处的苏然,她——好像自己的小苏然。虽然有着不一样的面庞,但是自己能够感觉得出,她就是小苏然。可她为什么不跟自己说明白,大概有她的苦衷吧。

上次在医院如果不是自己没有睡着,只是浅睡罢了,想要起身喝水,却看见了病房外有人一直在来回徘徊,苏光景本以为只是一个路人,但看到苏然要离开时,心里莫名有一种失落感。

然后便忍着疼痛咬牙坚持走到病房外,叫住了正准备离去的苏然。起身护工也只是苏光景的一个借口,他想要留住苏然。谁想苏然会答应呢?这一切都是缘分吧。

“过来陪我到花园里走走。”苏光景叫唤了一声,正在回忆往事的苏然才愣过神来,立马跑到苏光景身边“嗯,怎么了?”苏然太过入神,没有听到苏光景刚才说了些什么,做出疑问的样子,不禁让苏光景哈哈大笑,不过说真的,苏光景笑起来真特么好看。

苏然泯泯嘴极其不好意思,苏光景撅着嘴说道“陪我一起到花园走走,快,扶我起来。”苏光景望着身边的苏然,用手指尖轻轻点了一下苏然的额头,这画面,好不惬意。

苏然费力的把苏光景撑起来,搭到自己的肩上,哎!苏光景虽然平时彬彬有礼的,可体重却……让苏然可怎么办才好。

此时的苏光景却笑着,斜眼看向苏然。苏光景手部一用力脚压根就没用力,本想让逗逗苏然,让自己摔倒在椅子上,可谁想,力气过大,一**便摔倒了地上,只是闷声却不敢叫苦,这下真是自作自受。

苏然看到后连忙扶起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吃奶的力气。苏光景单手搭在苏然的肩上,一步一步的走着,生怕又像刚才那般,摔倒在地。

抬头一望,苏然额上竟有汗珠,苏光景有那么点自责了,都怪自己刚才开什么玩笑,苦了自己,也苦了她。苏光景从兜里拿出一条丝巾,“你别动”便柔和的帮苏然拭去额上的汗珠。“好了,继续扶我走吧”

这一幕正巧被管家给看见了,管家心生恨意,这个护工怎么没来几天就跟少爷这么亲热,看来伤得快点好起来才是了,这样苏然就能快点走了

苏然此时并不知道后面正有一双恶狠狠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只顾照顾苏光景了。“其实,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也是蛮好的对吧,以后我长带您出来走走,这样您伤就好的更快了。”苏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得罪了苏光景,但是说都说了,也不可能收回来吧。

苏然只是想让苏光景的伤快点好起来,并不是想快点走的意思,可是苏光景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想的是苏然想快些离开她,越早越好。

“我们聊了好吗?”苏光景想直接表面他现在的心意,他知道单苏然就是自己的小苏然,可是又不敢确定,他想再了解一番。

苏然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苏光景要问自己些什么,但是也必须要回答他不是吗?这次不能再逃避了。

苏光景语重心长的想要把自己想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通通都告诉苏然,可是到了嘴边的的话,又活生生的咽了下去,欲言又止。

“我……”

小说《撩爱成瘾》 第十章:柔情似水,生命的希望 试读结束。

撩爱成瘾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撩爱成瘾》 第四章:紫藤花的爱 免费试读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奢华的大床上躺了一个女人,穿着宽大的浴袍,露出来的手臂和脚腕处的皮肤极白,和玄色的床单相互映衬,看着就让人血脉贲张。

地板上散落着凌乱的衣物和一条床单,床单上有着点点血迹,一看就知道躺在床上的人儿刚刚经历了怎样的一场爱的盛宴。

许思凉在床上闭上眼静静地躺了好一会,才睁开了眼睛。她精致的眉宇间有着淡淡的疲倦,但眉目婉转间却有一种惊人的魅色。

她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想着刚才那人的毫不留情的发泄,她忍不住舒出心口的气,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浴室的门被打开,林镜穿着浴袍徐徐走出,拿着毛巾杆擦着头发。浴袍宽松,行走见露出精致的锁骨。

他走到床边坐下,看了一眼许思凉,努努嘴伸手将毛巾递给她。许思凉无奈看他一眼,最终还是直起身子接过为他擦拭湿发。

浴袍有些滑落,露出的皮肤雪白更甚玉色,但在那玉色之上,却有点点梅花点缀,尤其肩膀,几处嫣红。

“怎么回事?是林兰干的?”她见他神色不豫,柔柔问道。

今天宴会上他莫名其妙的失踪,她甩开单子枫后怎么找也没有看见,最后她被张记北引到湖边亭子里的时候才看见他。

那时候他面色潮红,头上密密麻麻全是汗珠,一看就知道是被下了套,也亏得他能忍得住,让张记北喊她过来。否则,林家家主当众**那还得了?!

林镜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一言难尽啊!”

然后他将林兰下药、张记北赶来在楼下接应他,而他在老头子和林兰即将进来之时跳了窗的事情和她说了。

却莫名地将房间里他差点对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给隐瞒了,想到那个女人最后的一口唾沫,啧~吐得真带劲,只怕她没能力去承担后果。

许思凉听完他所有的话,莫名觉得有些搞笑,更多的却是一种心酸。

林镜私生子上位本是不易,如今好不容易掌了林家大全,那些个族老兄妹们,还是无一个真心待他,一个个盼着他堕入地狱。

“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她轻轻擦拭他的头发,这几个字一个一个吐出,金玉之声。

意料之中她的反应,林镜微微一笑,取走她手中的毛巾,转身将她的腰虚搂一把,两个人一齐倒在床上。

他看向她,面上不再带着那种阴冷的神色,而是一种脉脉的温情。

他就那么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许思凉的脸不禁有些发烫。

身旁的这个青年才是她这些年来心心念念的人啊。和单子枫的所谓联姻不过是家族所定,她自己对单子枫也并无男女之情。而林镜不一样。

那时林家祖宅紫藤花架下睡着的清瘦少年被来做客的她看见。少年清俊而斯文,可惜身量太过瘦弱,眉目清朗却又隐带阴郁,他就那么睡在地上,睡在一地紫藤花瓣中间。

她父母与林兰父母交好,她也常来做客,却从未见过这个人。她心思通透,联想到最近有关林家的传闻,便知悉他的身份。

私生子,林镜。

她没有打扰到他,只是从何处来便回了何处,可那花间的少年却不知为何烙在了她的心间。

一眼,入心。

“对了,单子枫你准备怎么办?”躺得好好的,林镜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他知道许思凉喜欢的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她暗地里的一些帮助,自己差不多也活不到这么大,更何况是如今是家主之位了。而思凉,肯定会是他未来的夫人,但是单子枫……林镜面色一沉。

提到单子枫,许思凉心里也有些没底。她不是傻子,这么多年,他对她的心意她一直明了,她避了他半个多月,宴会上碰到她还去找她,和她说话,开玩笑哄她开心。但是毕竟没有爱的心思,她的心很多年前就被紫藤花下的那个少年占据了。

“他的话……”许思凉轻蹙峨眉,像是在苦苦考虑,半晌,才开口道:“过几天我和他说清楚吧”

如果今夜林镜没有中药,而她没有为救他失去处子之身,她还会继续做单子枫的未婚妻,但如今,她既已成了他的女人,便不想在名分上与其他人有什么牵扯。

林镜凝视着她,出身家族,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责任,如今,许思凉愿意为了他和单子枫说清楚,一定程度上,就是破坏了联姻,损害了家族的利益。这对自小被教育以家族为重她而言,怕是不好受吧!

林镜有些怜惜地看她,但也知道她的性格,这事多半是改变不了了。

他将一吻落于她的眉心,才道:“睡吧。”

凉凉月光之下,苏然侧过头去看旁边人的侧脸,他开车的样子很认真,而他认真的样子很好看。微微发白的月光打在他脸上,温柔了一路时光。

是的,就是这样!

虽然素不相识,但是为了逃避走回家的命运,最后苏然还是搭了傅宁越的顺风车。明明看起来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他是个坏人呢?!

“在想什么?”发现她对着自己发愣,傅宁越觉得有些好笑。

他知道自己长得好看,走在外面会吸引很多女孩子的注意力,却没想到她看着他却在发呆。

听到他的话,苏然才有些回神,才发现她看他又看愣了。

傅宁越没想看她发囧的意思,又开口问道:“地址是哪,我送你回去。”

声音微微沙哑,却又带着磁性,像大题琴的演奏,听着舒服极了。

苏然报上地名,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今天确实有点累了,挺折腾的。

傅宁越也没有说话,他眼角余光看到她眉心轻皱,似乎是有些疲累的。

到了苏然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傅宁越稳稳地停下车,半晌却没发现人动,怕是睡着了。

傅宁越转身正准备叫醒她,眼神却突然一变。

朦胧的月光照进车里,撒在她恬然的睡颜上,安稳得就像一只家养的兔子,不知岁月无常,人间苦恨。

有一种想让人守护又摧毁的感觉。

想到这,傅宁越愣了愣,他有些懊恼和好笑得拍了拍自己头,怕是自己又魔障了。

他叫醒苏然,月光下的少女睡眼惺忪,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样子眯着眼看了他几秒,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地方。

她开了车门,正准备走,却突然回头对上正含笑注视她的傅宁越,突兀留下一句:“我是单苏然。”便离开了。

她没有回头,自然就没有看见,斯文俊秀的少年的眼神听到这句话后惊讶了一瞬的眼神。

苏然回去之后放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想想还有正事要干,擦干头发后便没有睡觉。她下楼从冰箱里拿了一罐汽水上了楼。

单家这两年一直就她和单子枫两个人,钟点工一个星期会有两次来打扫卫生。单苏然现在还是大学生,平常住校,只是现在放暑假才回来,至于单子枫,作为一个受到他妈妈思想熏陶的人,他会做饭。平常除了公司就是家里,偶尔会去许家,生活作风很好。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身份不可能的话,苏然真想夸一句原主眼光不错。然而血缘大于一切啊!

苏然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等待开机时开了饮料喝了一口便放在了旁边。

她看着电脑,先是搜索了一下苏光景和苏氏企业,之后屏幕上出来一堆网页,最显眼的就是苏氏继承人苏然一个星期前出车祸死亡的消息。

苏然勾起唇角自嘲一笑,这下自己是真的火了,虽然他们眼中的苏然是个死人。

明白了自己所处的时间和空间,苏然的心稍稍安定了一点,好歹重生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面啊!

随后,她退出了页面,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不知道做了什么,桌面突然变得漆黑,只有苏然输入的英文字母发出蓝色的光亮。

突然电脑黑屏,但苏然一点也不紧张,她整好以暇地等待着,又喝了一口饮料,眉宇之间显现出强大的自信。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苏然是个纨绔,S市的富家女,不学无术,门门不及格,喜欢喝酒赛车斗殴!进过两次*局,而后被苏光景捞了出来。其他的世家子弟看到她就忍不住退避三舍。

但是苏然是有天赋的,她的天赋在于设计和电脑。她曾经设计出几款礼服和家局设计,而后参加了比赛,几款方案轻轻松松进了最后一轮,第一也被她拿到手。其中一个年级较大的评委激动地说那是他有生之年见过最有灵性的创作。

从此她就出了名,一些世界知名的设计公司想找到她,然而那些作品是通过网络上传,苏然黑客技术在那里,又存心不想让那些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那些人即使很想找到她,却一直没有办法。只是渐渐地给她传了一个“魔手”的称号。

屏幕渐渐亮起来,看着眼前页面,苏然蓦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刚刚侵入了自己原来电脑的程序,想要把以前的资料复制回来。可东西回来了,她却怕是回不去了。

她控制住自己的心情,正准备操作,突然,屏幕再次一黑。

小说《撩爱成瘾》 第四章:紫藤花的爱 试读结束。

撩爱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iPhone酱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