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追妻录

帝君追妻录

时间:2019-11-08 19:18:58来源:网络

妖皇拉着魔尊池溟小声道:“我妖族世代守护的法器幻渊坤前些日子无故失踪,守护法器的妖灵也下落不明!我想着趁今日五宫帝君皆在,或许该将这事禀明各位帝君?”幻渊坤的下落,池溟最清楚不过。他佯装惊讶,帝君追妻录小说试读:妖皇拉着魔尊池溟小声道:“我妖族世代守护的法器幻渊坤前些日子无故失踪,守护法器的妖灵也下

帝君追妻录小说

妖皇拉着魔尊池溟小声道:“我妖族世代守护的法器幻渊坤前些日子无故失踪,守护法器的妖灵也下落不明!我想着趁今日五宫帝君皆在,或许该将这事禀明各位帝君?”幻渊坤的下落,池溟最清楚不过。他佯装惊讶,

帝君追妻录小说试读:

妖皇拉着魔尊池溟小声道:“我妖族世代守护的法器幻渊坤前些日子无故失踪,守护法器的妖灵也下落不明!我想着趁今日五宫帝君皆在,或许该将这事禀明各位帝君?”幻渊坤的下落,池溟最清楚不过。他佯装惊讶,表情变化拿捏得甚好:“此事甚大,帝君知晓断不会轻易饶恕你,还需慎重啊,不妨先再找找?”

帝君追妻录

帝君追妻录木早小说精彩片段:万年之交又如何,倘若天宫插手此事,必有麻烦,这妖皇自然留不得了。妖皇一身栗色,额上三双假眼一对黑角,摇起头来甚是庄严:“我三千妖兵苦寻多日无果,怕是找不回来了。此番找你是有一事相求,你我交好数万年,六界之中关系甚笃,若是我因此丢了性命,还请你替我照拂我的女儿漠沁。她年幼不懂事,四处作乐闯祸,以后要劳烦你多费心了。”池溟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有些阴狠的意味:“你是执意将此事上报天宫了?”幻渊坤的下落,池溟最清楚不过。他佯装惊讶,表情变化拿捏得甚好:“此事甚大,帝君知晓断不会轻易饶恕你,还需慎重啊,不妨先再找找?”

帝君追妻录木早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妖皇拉着魔尊池溟小声道:“我妖族世代守护的法器幻渊坤前些日子无故失踪,守护法器的妖灵也下落不明!我想着趁今日五宫帝君皆在,或许该将这事禀明各位帝君?”

幻渊坤的下落,池溟最清楚不过。他佯装惊讶,表情变化拿捏得甚好:“此事甚大,帝君知晓断不会轻易饶恕你,还需慎重啊,不妨先再找找?”

妖皇一身栗色,额上三双假眼一对黑角,摇起头来甚是庄严:“我三千妖兵苦寻多日无果,怕是找不回来了。此番找你是有一事相求,你我交好数万年,六界之中关系甚笃,若是我因此丢了性命,还请你替我照拂我的女儿漠沁。她年幼不懂事,四处作乐闯祸,以后要劳烦你多费心了。”

说完他按照妖界之礼向池溟行了一拜。池溟没有扶妖皇起来的意思,幻渊坤丢失,他以为妖皇贪生怕死断不敢上报天宫,却不承想妖皇这般果决。

万年之交又如何,倘若天宫插手此事,必有麻烦,这妖皇自然留不得了。

池溟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有些阴狠的意味:“你是执意将此事上报天宫了?”

“既是我失职,我当负这个责。”

池溟闻言,不禁失声大笑,继而拿出怀里的幻渊坤,悠然地在妖皇面前晃了几晃,笑道:“天宫你怕是去不成了。”

妖皇看到幻渊坤,蓦地起身,煞白的脸上写满震怒:“幻渊坤为何在你手上?我以为我们是生死之交,可你却干出这种不齿之事。夺我妖族圣物,你莫非想反?”

神魔之井常年刮着疾风,扯得池溟的衣袍猎猎作响,池溟猖狂一笑:“反又如何?”

妖皇没想到他有如此野心,妖、魔同神族的确不若看上去这样和谐,可数万年下有几个有本事反上天?他冷冷一哼,不屑道:“你拿到幻渊坤又能怎样,想反上三十六重天,简直痴心妄想!”

池溟啧啧摇头:“有东陵族血淋淋的教训,我不至于那样傻。”

他把玩着手里的幻渊坤继续道:“不妨告诉你,三千年前我无意间得了一本书,上面记载了一个古老的秘辛,说混沌初开,天降血梅一族,这血梅与天海之水相克,又与天海之心相生。我用这幻渊坤将我魔界众魔幻化,安插在六界各族中,我就不信找不到鸿钧老祖当年留下的那株血梅。待我拿到天海之心,六界都是我的。只是可惜,你今生是无法亲眼见到那恢宏的场面了。”

妖皇虽不知血梅是何物,但天海之心却无人不晓。那是盘古心脏所化,是六界的禁地。若池溟口中的血梅当真与自带净术的天海之水相克,那对六界而言,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世间万物,妖界典籍均有着墨,便是寥寥几笔的记载,我亦是倒背如流,从未听说有什么血梅一物……”妖皇看着池溟笑眼里的踌躇满志,声音也越发没有底气,“这天地间不会有这样的东西……”

池溟看着妖皇开始忐忑不定的模样很是开心,他轻轻扭动幻渊坤,笑得鬼魅万分。

妖皇这才惊恐万分,幻渊坤祭出,几重势不可当的力量形成透明的铜墙铁壁将他层层围住,叠嶂之内的戾气将其慢慢撕裂,慢慢粉碎。

渡渡是误打误撞进到这神魔之井的,她看见有人被困在仙障之内便一腔热血想扑上去营救,却不想被幻渊坤外围戾气所伤。

渡渡的法力渐渐被戾气削弱,她甚至能感知到自己的魂魄正一点一点挣脱自己身体而发生的细微变化,撕裂般的疼痛由内至外。

修澜察觉到渡渡的险境,扔下还在与她套近乎的擎瑜匆匆赶来。可终究是迟了一步,待她到时只看见渡渡同那层层围绕的瘴气一同消散成了云烟。

再抬头看见飘然立于黑风之上施法的魔尊,修澜怒意陡生,她扬起袖子,花朵瓣瓣堪比利箭朝池溟飞去。

幻渊坤已收,池溟看着来人,心生杀意。他转过身,一身墨色披风刚好做了盾牌,随即震了震内气,磅礴气流从四面而来,修澜借助那萎缩的石兽像登上高空,石兽像在刹那间化为粉末。

气流顷刻凝聚,顷刻消散,修澜足尖尚未落地,池溟一柄利剑夺喉而来。修澜后滑数米弯身右避,同时化出一把冰剑向他后背刺去,明明刺中了,可剑尖感应到的却是空落落的,她错愕片刻,池溟忽然转身一掌朝她心口劈来。她见招拆招,对掌生出的气流将二人悬于高空,片片花瓣在阵阵黑风中上下浮动。

两人法力相当,皆受了重伤,若修澜还有血,怕也是同池溟一样一口一口吐得骇人。

修澜撑着身子站起来,眼里全是杀气:“你将我仙兽如何了?”

池溟凶神恶煞的头颅以下是一件拖地的披风,披风里面空空荡荡,乌烟缕缕。

难怪修澜那一剑刺去毫无感知。

池溟用内力压住伤口,自知来了个不好对付的主,只能智取。他脸色一变完全不似方才的凶狠,只是笑起来越发狰狞:“天神误会了,方才我惩处魔界叛徒,谁知您的仙兽误闯了阵法,被旁气所伤,应当只是流落到六界了。”

清修多年的修澜久不曾怒,此番素平流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利光,便叫人望而生寒。

池溟自知不能泄露幻渊坤的半点风声,他龇嘴舔了舔唇边溢出的血泽,看着似乎毫发无损的修澜。毋庸置疑,此女绝非泛泛之辈。

池溟参到这一点,便做惶恐状道:“天神莫急,那阵法未曾伤及仙兽性命,只是流落六界免不得遇到什么不测,为今之计还是得尽快找到她才能保她周全。”

可修澜此时感受不到渡渡的任何灵气,仿佛她彻底消失了一般,这样得找到何时?

蓦然想起渡渡种在子捷身上的同心锁,眼下唯有这个是最快的方法。

修澜施法将池溟封于寒冰之中便朝紫岩门飞去。

她匆匆过去,便见齐齐一排神兽领路,后面跟着不计其数的仙婢侍卫将一人浩浩荡荡地迎进中央天宫,其他珠光神器则由太阳神车载着压轴出场。

三千年过去了,她没想到是这样再见到赤帝女的。

紫岩门通透剔亮的玉石以及四周浮动着的白云皆被红绫绸缎映得绯红,此番笙歌鼎沸,盛况空前绝非古曦一统两宫该有的排场。

只听旁边一群小仙啧啧称叹,却不过反反复复几句恭贺之语:“愿帝君与三公主沧海桑田,此心不变;福泽天地,情同天长。”

修澜委实没有想到渡渡先前未说完的喜事竟是古曦与赤帝女喜结连理,难怪今日的众神茶后歇语口口不离他俩之事,所以古曦所言的政事便也是此事吗?

心口突然如同撕裂一般生疼,铺天盖地的喜气令她有些窒息,可想来他俩会成亲是自己早在三千年前就知道的事情,此刻这痛来得根本毫无道理。

最前面的就是古曦,熙熙攘攘中,他一眼便看见了修澜。

他们之间隔着许多人,遥远的凝视穿透众人,这一眼仿佛百转千回。

她转身欲走,却一头撞进了前一刻还高高在上的古曦怀中。

一众观礼的神仙都沸腾了!

帝君追妻录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