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曦赵佐桓

荣曦赵佐桓

时间:2019-11-08 19:18:51来源:网络

戕害妃嫔,屠戮皇嗣,勾结外臣,秽乱宫闱,意图毒杀皇帝,这是荣曦前世的罪名。为后七年,明明温婉墩厚,克己恭谨,却被冠上当朝第一毒妇的骂名,含恨暴死。重生为妓,一朝归来,在拌君侧,带回满身杀唳。那么这一世荣曦赵佐桓小说试读:戕害妃嫔,屠戮皇嗣,勾结外臣,秽乱宫闱,意图毒杀皇帝,这是荣曦前世的罪名。为后七

荣曦赵佐桓小说

戕害妃嫔,屠戮皇嗣,勾结外臣,秽乱宫闱,意图毒杀皇帝,这是荣曦前世的罪名。为后七年,明明温婉墩厚,克己恭谨,却被冠上当朝第一毒妇的骂名,含恨暴死。重生为妓,一朝归来,在拌君侧,带回满身杀唳。那么这一世

荣曦赵佐桓小说试读:

戕害妃嫔,屠戮皇嗣,勾结外臣,秽乱宫闱,意图毒杀皇帝,这是荣曦前世的罪名。为后七年,明明温婉墩厚,克己恭谨,却被冠上当朝第一毒妇的骂名,含恨暴死。重生为妓,一朝归来,在拌君侧,带回满身杀唳。那么这一世就做你口中的毒妇,祸君,乱政,殃民,坏纲,毁他江山,夺他一切。可笑的是,一生都在模仿另一个女人,最后才知道模仿的是自己!更可笑的是,今生心狠手辣,坏事做尽,却被封为一代贤后,谥号孝德淑贤,前世求而不得,今生拒而不能,真是讽刺至极。原来……毒后难为……

荣曦赵佐桓

《荣曦赵佐桓》小说介绍,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夫问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锵——只剩荣曦一人没有登台了,不过也没有人在意她上不上台了。比赛接近尾声,忽然一声高昂激烈的琴音响彻萧乐院,众人吓了一跳,喧闹的人群安静了下来,琴声却嘎然而止。,戕害妃嫔,屠戮皇嗣,勾结外臣,秽乱宫闱,意图毒杀皇帝,这是荣曦前世的罪名。为后七年,明明温婉墩厚,克己恭谨,却被冠上当朝第一毒妇的骂名,含恨暴死。重生为妓,一朝归来,在拌君侧,带回满身杀唳。那么这一世就做你口中的毒妇,祸君,乱政,殃民,坏纲,毁他江山,夺他一切。可笑的是,一生都在模仿另一个女人,最后才知道模仿的是自己!更可笑的是,今生心狠手辣,坏事做尽,却被封为一代贤后,谥号孝德淑贤,前世求而不得,今生拒而不能,真是讽刺至极。原来……毒后难为……

《荣曦赵佐桓》第五章 长门赋免费试读

大堂的欢呼声震耳欲聋,竞赛也到了最激烈的时刻,为了能跟花魁共度春宵,恩客们一掷千金,互相较劲。鸨馆们抬着一筐筐的缠头,盘算谁得的缠头最多。

一袭红衣的胭脂,凭一曲折袖舞艳压群芳,获得了八筐缠头。

只剩荣曦一人没有登台了,不过也没有人在意她上不上台了。

“恭喜胭脂姐姐成为花魁,我就说肯定是胭脂姐姐拔得头筹。”

“那里,都是姐妹们谦让罢了。”胭脂意满志得,嘴上不忘谦虚几句。

锵——

比赛接近尾声,忽然一声高昂激烈的琴音响彻萧乐院,众人吓了一跳,喧闹的人群安静了下来,琴声却嘎然而止。

“夫问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

众人正疑惑着,耳畔却传来女子的歌声!歌声缥缈凄婉,由远至近,仿佛丝丝缕缕的薄纱在耳边撩拨,让人听了很是舒坦。

“《长门赋》,这青楼之中居然有妓子能够吟唱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有意思!”

萧乐院座无虚席,来客都已经挤到了大堂的外面。二楼却有一处诺大的空地,四周围着锦帐,锦帐外围了一圈家丁模样的精壮男子。显然锦帐内的人非富即贵!

众人皆沉醉在这歌声之中,纷纷朝楼梯口引颈相望,连鸨妈等人也都惊诧不已,“该出场的姑娘们都出场了,是谁在唱歌?”

“莫不是嫣红吧?只有她没有出场了。”

“不可能吧,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痴儿,那会唱歌啊。”

歌声过半,依然不见唱歌的人登场,终于有客人忍不住开口道:“这歌声太美妙了,鸨妈快让唱歌的佳人出来。”

鸨妈见客人们被吊起了胃口,心中乐开了花,自然随机应变,满脸堆笑成花,“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可是咱家压轴的姑娘,让我们一起高喊这位佳人的名字——嫣红。”

“嫣红,嫣红,嫣红。”

随着恩客们热情高涨的欢呼声,楼梯口走出一窈窕的身姿。

“哇~”众人皆惊叹一声后怔住。

只见楼梯口的女子一袭胧纱黑裙,云鬟雾鬓,未施半点粉黛的美人脸冷若冰霜,犹如悬崖峭壁上的一枝寒梅,清冽逼人。尤其那双空灵泛蓝的眼眸,仿佛有种勾魂摄魄的魔力,亦妖亦仙。

皆以为会是个巧笑倩兮的红妆娇娃,却是这样冷艳到极致的女子。?

亮相后的荣曦,纵身一跃,径直从丈余高的梯口跳了下来。

“哇!小心。”众人纷纷惊呼。

却又见她犹如蝴蝶一般,自人群头顶越过,翩若惊鸿般落在高台中间,原来她在手腕间系了一根飞带。

伴着凄婉的歌声,翩然起舞。柔软到极致的身骨,云烟一般轻盈,众人看的如痴如醉。

“仕女舞,这个妓子居然会跳仕女舞。”二楼的锦帘轻撩开,漏出一双威严又深邃的眼睛。

长门赋,仕女舞,连京师多半的贵女都不一定能懂,而一个青楼伎子居然如此熟妗,着实令人惊讶。

一曲舞闭。

缠头如雨后春笋一般掷向台上,鸨馆们拿着筐子拾个不停。

“这位佳人是本公子的。”前台一个穿红绸绿衫的公子哥,朝身边的小厮一挥手,两个小厮立即抬着装满大框的缠头朝台上走去。

“哼,凭你那点缠头,也想独占鳌头。”另一边戴着羽冠的男子,朝身后的随从合掌双击两下,随从立即抬着大框白花花的银腚朝台上走去。?

“这是一万两雪花银,可有不服者?”

“哇!!!”台下又是一片哗然。

“不可能,不可能,台上的女子不是嫣红吧!!!”

胭脂,牡丹等人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台上,又羡又妒,这样直接抬银子上来的,史无前例。

红绸绿衫的公子咬了咬牙,“三儿,四儿,回去抬银子去。”

“是,公子。”

鸨妈见状,眼睛都瞪直了,高声呼道:“今晚的花魁就是咱们嫣红姑娘,快,快扶花魁坐下,切莫摔了磕了。”

鸨妈激动的混身发抖,恨不得将荣曦立刻捧在手里,含在嘴里。

荣曦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些恍惚,想不到自己竟这么受欢迎。不过,正如柳惜惜说的,当选了花魁,怎么也比普通妓子好过的多,起码不用夜夜接不同的客人。

两个公子还在斗阔比拼,争的面红耳赤,却见二楼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男子行至鸨妈身旁,附耳说着什么。

少顷,中年男子说完,面无表情的走了!鸨妈扭腰走了过来,语调略略带着一丝愧疚,“感谢两位公子对嫣红姑娘的厚爱,今晚的花魁已经名花有主了,二位公子的银子请抬回去吧。”鸨妈的脸颊熏红如醉,显然兴奋到了极点,

两个公子闻言,气恼的盯着鸨妈,“难不成还有比本公子出价更高者?是谁?”

“那人出了多少银子,本公子出双倍。”

鸨妈掩唇轻笑,指了指天,定声道:“二位公子尽管往高了想,别打嫣红姑娘的主意了,两位公子可以选择其她的姑娘,若是不同意,就请便吧。”

不等两个公子多说什么,鸨妈扭头就走,忙着前去招呼先前的中年男子。

荣曦被丫环请到了一处雅致的厢房里面,随后屋子里进来两个婆子,帮她沐浴梳洗完后,命她张开双腿,仔细的查看着,显然是在检验她是不是真的雏儿。

检查完毕后,两个婆子面无表情的走了,随后几个脚夫抬着一筐一筐白晃晃的东西进了后院。

荣曦不知道到底是谁买走自己的初夜,也不知道自己被卖了多少钱,更不知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伊金花得知女儿成了花魁后,喜极而泣,强撑着病恹恹的身躯前来看望女儿。却得知女儿在一炷香之前,已经被一顶软轿抬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荣曦赵佐桓》精彩分享“众人皆沉醉在这歌声之中,纷纷朝楼梯口引颈相望,连鸨妈等人也都惊诧不已,“该出场的姑娘们都出场了,是谁在唱歌?”“《长门赋》,这青楼之中居然有妓子能够吟唱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有意思!”“夫问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居。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恭喜胭脂姐姐成为花魁,我就说肯定是胭脂姐姐拔得头筹。”萧乐院座无虚席,来客都已经挤到了大堂的外面。二楼却有一处诺大的空地,四周围着锦帐,锦帐外围了一圈家丁模样的精壮男子。显然锦帐内的人非富即贵!众人正疑惑着,耳畔却传来女子的歌声!歌声缥缈凄婉,由远至近,仿佛丝丝缕缕的薄纱在耳边撩拨,让人听了很是舒坦。”,小说《荣曦赵佐桓》 第五章 长门赋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