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酒酒司霖沉

安酒酒司霖沉

时间:2019-11-08 19:18:31来源:网络

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四年后,她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安酒酒司霖沉小说试读: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

安酒酒司霖沉小说

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四年后,她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

安酒酒司霖沉小说试读:

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四年后,她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还妄想继续睡他:“司霖沉,四年前我睡了你,所以特意回来让你睡够本。”“……滚!”“一起滚更有意思,说不定还能滚出个小包子,你确定不试试?”

安酒酒司霖沉

《安酒酒司霖沉》小说介绍,云画的月光小说安酒酒被他看得心里一阵心慌,强挤出笑容道:“你不用这样……我会吃药的。”她一下子就急了,脱口而出:“不要!”四年前她就知道司霖沉在床上有多猛,然而现在看来,她还是低估了他。那时他温柔克制了,都让她几乎下不了床,更不要说他发起火来。他动作一顿,漆黑深邃的冷眸朝她看过来。,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四年后,她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还妄想继续睡他:“司霖沉,四年前我睡了你,所以特意回来让你睡够本。”“……滚!”“一起滚更有意思,说不定还能滚出个小包子,你确定不试试?”

《安酒酒司霖沉》第2章 他要跟她结婚免费试读

黑色雕花大床。

安酒酒望着一片漆黑的天花板,咬牙不让自己叫出声。

四年前她就知道司霖沉在床上有多猛,然而现在看来,她还是低估了他。那时他温柔克制了,都让她几乎下不了床,更不要说他发起火来。

安酒酒觉得司霖沉此刻就像头野兽,不但要将她的骨头一根根拆散嚼碎,还要将她的灵魂牢牢禁锢。

好不容易熬到快结束,安酒酒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刚想说话,他却突然松开了她。

她一下子就急了,脱口而出:“不要!”

他动作一顿,漆黑深邃的冷眸朝她看过来。

安酒酒被他看得心里一阵心慌,强挤出笑容道:“你不用这样……我会吃药的。”

他望着她冷笑。

下一秒,陡然站起身,光着身子走进了浴室。

安酒酒:“……”

受了一晚上罪,居然“颗粒无收”,要说不委屈,那是自欺欺人。

她忍着痛翻了个身,看着窗外浮起的熹微日光,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随即又被她抬手若无其事地擦掉了。

-

安酒酒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司霖沉从床上拉了起来。

她没睡醒时容易犯迷糊,望着司霖沉那张俊逸的脸,脱口而出一句:“阿沉哥哥……”

司霖沉身子一僵。

下一秒,眼里重新浮现出嘲讽:“怎么,昨晚还没要够?”

她被他刺激地瞬间清醒过来,想起昨晚的折磨,脸色微微有点发白:“怎么这么早就起来?”

他冷笑,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八点半也算早?”

“……”八点半是不早,可她快六点才睡的好吗?

然而,对上司霖沉那张债主脸,安酒酒还是认命地坐起来,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

“你干什么?”司霖沉叫住她。

安酒酒眨了眨眼:“做早饭啊。”

“然后趁机毒死我?或者烧了我的厨房?”

“……”虽然她厨艺是不太好,但也没这么夸张吧。

“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衣服换好,”他顿了顿,目光掠过她惨白的脸,一脸嫌弃:“再画个淡妆。”

安酒酒愣了两秒,这才发现他已经换好了衣服,甚至还打了领带。

司霖沉这个人不喜欢被束缚,平时极少打领带,除非是出席宴会或者重要活动。

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不可思议:“你要带我出去?”

司霖沉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走出了卧室。

安酒酒心里揣着疑惑,勉强也有了点精神。

她忍着全身的酸痛,快速冲了个澡,完事后正准备穿自己昨天的衣服,却发现床头柜上搁了一套干净崭新的衣服。

从内衣到裙子,样样俱全。

呃,就是内衣size好像小了点。

安酒酒当然不会认为是司霖沉一大早跑去买的。

多半是徐毅,因为四年前他就做过同样的事,而且那时候她的size确实要比现在小,他显然是按照四年前买的。

果然,安酒酒换好衣服下楼,就看到徐毅身姿笔挺站在门口。

看到安酒酒,他低下头共恭恭敬敬道了一声:“大小姐。”

安酒酒目光在他身上停顿了一秒,清楚看见他低下头之前眼里一闪而逝的厌恶。

她并不觉得意外,四年前她对司霖沉的指控,让司霖沉一直背负着渣男的骂名,徐毅是司霖沉最亲近的助理,当然会厌恶她。

安酒酒收回视线,脸上重新挂起笑,径直朝着沙发边的司霖沉走过去。

“好看吗?”

她牵起裙角,在他面前转了个圈。

司霖沉视线在她身上停顿了一秒,随后面无表情收回,站起身往外走。

咦,居然没有讽刺她?

那看来效果是真不错咯?

安酒酒低头又看了眼这一身芭比粉的连衣裙,提起脚步跟上司霖沉。

路过徐毅时,她特意停顿了下,压低声道:“四年不见,徐助理的眼光越来越好了。”

徐毅低着头,面无表情。

“不过,如果下次能买大一码的内衣,就更完美了。”

徐毅:“……!”

看到自己成功把徐毅刺激到,安酒酒心里总算舒畅了点,步伐轻快地小跑去追司霖沉。

上车后,安酒酒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高楼大厦,忍不住扭头问身旁的男人:“我们这是去哪儿?”

司霖沉没搭理她。

安酒酒只好悻悻闭嘴,继续看窗外风景。

十分钟后,黑色劳斯莱斯终于停下,安酒酒望着面前这栋大楼,整个人都傻掉了:“民、民政局?”

司霖沉已经下了车,见她还坐在里面发呆,俊眉冷蹙:“怎么,还要我抱你进去?”

“不、不是,好端端地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安酒酒回来之前,设想过司霖沉可能会拒绝她、报复她、囚禁她,唯独没想到,他会带她来民政局。

她打量着司霖沉的脸色,小心翼翼补充:“我当初……那样对你,你还愿意跟我结婚?”

要不是知道这个男人心眼极小、睚眦必报,她几乎都以为司霖沉是真的爱她爱到无可救药了。

果然,下一秒便听男人冷笑。

“你不是要赎罪吗?既然是赎罪,就按照我的方式来。”

“再说了,如果不结婚,谁知道你会不会哪天突然又说我强奸你。”

他目光幽冷落在她脸上,再补一刀。

“毕竟,像你这样反复无常的女人,不可信。”

“……”不可信还跟她领证?

安酒酒是真的不想结婚,因为一旦结婚以后就很难全身而退。

可是想到昨晚他在床上的凶狠,以及事后的冷漠,她又没有办法说不。像司霖沉这样的男人,如果不跟他结婚,他是绝对不可能让她怀孕的。

想到这里,安酒酒一咬牙,跟在他身后走进了民政局。

虽然两人一大早就赶过来了,但办理结婚的窗口前还是排了好几对。

安酒酒突然想起来有人说过,早上去民政局的都是大多都是结婚,因为新婚夫妻都迫不及待想拿到结婚证。

她忍不住转头看了司霖沉一眼。

司霖沉没理她,冷着脸问徐毅:“不是说早上没人排队吗?”

徐毅面露愧疚:“抱歉少爷,是我没调查清楚。”顿了顿又问:“要不我跟他们说下,先帮您办?”

他皱了下眉:“算了。”

司霖沉做事狠绝无情,为人却一向低调,尤其不喜欢滥用权力。

“打电话给沈秘书,早会推迟十分钟。”

安酒酒静静都听着两人的对话,脑袋却不自觉垂了下去。

原来是有早会啊……

《安酒酒司霖沉》精彩分享“受了一晚上罪,居然“颗粒无收”,要说不委屈,那是自欺欺人。下一秒,陡然站起身,光着身子走进了浴室。安酒酒被他看得心里一阵心慌,强挤出笑容道:“你不用这样……我会吃药的。”安酒酒觉得司霖沉此刻就像头野兽,不但要将她的骨头一根根拆散嚼碎,还要将她的灵魂牢牢禁锢。安酒酒:“……”他望着她冷笑。”,小说《安酒酒司霖沉》 第2章 他要跟她结婚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