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风城

伤风城

时间:2019-11-08 19:13:54来源:网络

《伤风城》 第十节童稚子携出僻祸险 免费试读只见迎面飞来数十根银针,御风猛然惊醒,飞旋转身,大步震地,却见枯草扬起对抵银针,银针竞飕飕落地。玄机吓得躲在御风身后,小声道:你打得过吗?御风迟疑,用手摸了伤风城小说试读:《伤风城》 第十节童稚子携出僻祸险 免费试读只见迎面飞来数十根银针,御风猛然惊醒,飞

伤风城小说

《伤风城》 第十节童稚子携出僻祸险 免费试读只见迎面飞来数十根银针,御风猛然惊醒,飞旋转身,大步震地,却见枯草扬起对抵银针,银针竞飕飕落地。玄机吓得躲在御风身后,小声道:你打得过吗?御风迟疑,用手摸了

伤风城小说试读:

《伤风城》 第十节童稚子携出僻祸险 免费试读只见迎面飞来数十根银针,御风猛然惊醒,飞旋转身,大步震地,却见枯草扬起对抵银针,银针竞飕飕落地。玄机吓得躲在御风身后,小声道:你打得过吗?御风迟疑,用手摸了摸耳朵道:我也不知道,等下打起来的时候你就赶紧跑。玄机生气道:你当我是贪生怕死吗?咱们也算相识一场,

伤风城

伤风城撩心甜妻嫁进门小说精彩片段:御风见她这样说,更是疑惑道:咱们打不过也不定要死呀!御风迟疑,用手摸了摸耳朵道:我也不知道,等下打起来的时候你就赶紧跑。玄机见他这般不可导教,正想劝说,却见一群人重重包围过来,为首的男子身形高大,手持一柄长剑,皮厚脸黑,见到只是一名小童便道:小孩童,你快些回家去,这附近住了一个恶人,你以后别过来玩耍。脸上略显关切。只见迎面飞来数十根银针,御风猛然惊醒,飞旋转身,大步震地,却见枯草扬起对抵银针,银针竞飕飕落地。玄机吓得躲在御风身后,小声道:你打得过吗?

伤风城撩心甜妻嫁进门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伤风城》 第十节童稚子携出僻祸险 免费试读

只见迎面飞来数十根银针,御风猛然惊醒,飞旋转身,大步震地,却见枯草扬起对抵银针,银针竞飕飕落地。玄机吓得躲在御风身后,小声道:你打得过吗?

御风迟疑,用手摸了摸耳朵道:我也不知道,等下打起来的时候你就赶紧跑。

玄机生气道:你当我是贪生怕死吗?咱们也算相识一场,要死一起死。说完一副大义凛然,慷慨赴死之状。

御风见她这样说,更是疑惑道:咱们打不过也不定要死呀!

玄机见他这般不可导教,正想劝说,却见一群人重重包围过来,为首的男子身形高大,手持一柄长剑,皮厚脸黑,见到只是一名小童便道:小孩童,你快些回家去,这附近住了一个恶人,你以后别过来玩耍。脸上略显关切。

御风从不曾和他人交战,也不知来者何人,见他如此说道:谢谢大哥哥。

说完便拉起玄机要走,那男子上前道:你走,这姑娘得留下。说着手下便上前拉过去玄机。玄机见是项仲,不好言说,只是沉默。

御风不解急忙走上前去对那个黑脸男子道:大哥哥,这位是我姐姐,我们要一起回去的,我一个人回去,婆婆会责骂我的。

那黑脸男子理也不理,推开御风便要离开,御风挺身飞开,已是百米之外。男子一惊,他原以为这小童接住软筋针只是凑巧,这猝尔飞开速度奇快,可见真是有那么两下子,但见御风年纪尚浅也是不以为意。

怒喝道:小童子,我不想伤你,你若多事休怪我剑下无情!说着亮出长剑。

御风生气道:打架就打架。

说完起势摆手,那黑脸男子觉得和这样一个小童打架有失身份,胜之不武,冷脸道:我今日饶你一命,你走吧!

御风笑道:你这人好奇怪,咱们还没打,你怎么饶我一命。

说着想了想继续道:师父说我这武功当今世上还没有几人能伤得了我呢!

旁人听起来都哈哈大笑,连那黑脸男子也止不住笑了起来,他还以为御风在吓唬他。旁人定不了解庄御风,且说这庄御风说话本就稚气再加之他说这番话着实是师父钟离天曾经对他所言,他本就对师父敬仰笃信,所以那认真诚实的模样反倒让人觉得童真可爱。

黑脸男子止住笑道:快回去吧!

御风见到众人这般嘲笑自己已经生气,握拳冲上,黑脸男子这才惊诧紧忙拔剑,却见御风抓腕别肘,黑脸男子扬剑回刺,御风启唇浅笑一招“月花移影”,右弓步弹拳,黑脸男子防不胜防,慌忙接拳,哪里接得住,心下大骇,拳至鼻尖却并未打中,只是清风一阵,风推身体,他竟后退三步,力道之大足以可见,御风却转身已在他的身后,他后退三步撞在御风身上,那御风抵住他,上步踢剑,继而运掌,剑鞘脱落,剑入剑鞘,众人皆是一惊,御风却是自然,扬手抓剑,黑脸男子散掌击来快步抢剑,但还是慢人一步,御风旋身转过一招正左刁勾手,迎掌反擒,折腕卡喉,右手运掌将剑打回,众人吓得不轻以为御风要刺他胸口,却见那剑穿衣而过别在黑脸男子腰间。

御风收手,后退几步,黑脸男子惊骇,只当自己遇见神人,若不是小童手下留情,只消一招半式自己就被这小童毙命。

拜道:谢不杀之恩,敢问大侠高姓?

御风被这样一拜竟然不好意思起来连忙拉住黑脸男子手臂道:大哥哥,快别这样说,让婆婆知道,又要说我目无尊卑了。

那黑脸男子却是齐秀才——项仲,是项楚将军后人,原是个文人,为承先祖风范才改习武,却是个能文能武的全才,师从姚静山,是雷焕剑传人,与师父常年盘旋于江东灞桥。

项仲好不惭愧道:大侠莫要谦虚,我枉负岁长。

御风大惑,一脸苦闷道:大哥哥这样说话,定是瞧我年幼,不屑和我交好。

项仲见庄御风言语认真,大为感动道:哪里!幸得弟弟不嫌弃哥哥这粗浅功夫,我与你今日相交也是可喜之事。

说完两人抱臂大笑,只是那御风到底还是孩子模样。

项仲道:贤弟,你叫什么名字?和这姑娘又有和关联?

不等御风回答,玄机紧忙回答:项大哥,他叫御风,住在这附近,我们是朋友,今日一起来玩的。

御风听到点着头对着项仲说道:正是这样的,不过哥哥可不能把她带走了,家人问起来,我可为难了。

项仲听得迷糊,道:贤弟必须要带走这姑娘吗?

御风担心地点了点头,御风最怕项仲强行要带走玄机,担心问道:哥哥不会带她走对不对?

项仲笑了笑想到了什么,豁然道:既然贤弟开口,我怎么要强逆人意!原来这项仲是受穆平蛮之命过来寻回玄机,不想今日却会遇到御风,见他武功高强,若是强行将玄机带走,绝无可能,且和御风投机也不好这样行事。

说完便撤开部下对御风道:贤弟,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御风见项仲迟疑,坦荡无忌道:哥哥但说无妨,我可真拿你当亲兄弟看的。言语真挚。

项仲道:这姑娘叫玄机,是穆平蛮独女,你若将她困在此处,她爹绝不甘休,我只当玄机是被妙音仙人掳去,没想到人却在你这里,你若是真心喜欢玄机,哥哥可帮你在他爹面前帮你美言,坦言相告,我是项楚将军后人——项仲。我爹和穆平蛮将军同是平定战乱的大将军,两人亲如兄弟,哥哥说话还是有些分量,你们这样私会在外,对她对你都不好。

御风听得一头雾水,红着脸辩解道:哥哥说什么呢?我和玄机姐姐才没有呢!而且我没有困住她呀!是哥哥带她来这里的。

项仲听他这样说话更是迷惑道:我何时带过玄机来这里?

御风急急忙忙想要解释,却见玄机出来道:项大哥,是左氏兄弟将我挟持交予了妙音谷的庄非墨,是御风救了我,可是我身中蛇蜂散,御风带我来此处找得东方婆婆救治,御风照顾我你放心,你回去告诉爹我过几天就回来了。

御风见玄机这样说更是奇怪,拉住玄机手小声道:玄机姐姐,你怎么诬陷哥哥,你再乱说我就不要和你玩了。

项仲见玄机这样说,继而见御风拉住玄机的手,玄机并不推诿,心中更是明了,便安心对着御风道:贤弟,那过几日你送玄机回来,我再向穆伯伯引荐,到时候咱们再叙。

御风着急道:我怕我送不回来她,她就会变成木头人了。

项仲吃惊:怎样会变成木头人?

玄机着急拉住御风的手脸都吓红了,紧忙笑着道:项大哥,你别听御风乱说,他总爱和我玩笑。

项仲见玄机脸红彤彤的还以为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悄悄话,也笑了起来道:知道了。

说完便率领部下离开了。

玄机气哄哄地看着御风道:你个笨蛋,想害死你哥哥吗?你知道那项仲是谁吗?就这样草率和人家称兄道弟,直接拉我逃走就是了,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御风见玄机生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道:玄机姐姐,我说错什么了!你在生我的气吗?说完疑惑的看着玄机。

玄机气不打一出来大声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不想和你说话。

御风见他这样说也恼了大声道:我也不想你说话。

玄机见御风对自己这样,气得都哭了也大叫道:你凶什么凶!

御风别过脸去,也哭了起来小声道:是你先凶的。

玄机见御风这样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道:别哭了!让婆婆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御风赌气不理玄机,天已经黑了起来。不远处传来渺渺低音,原是婆婆来寻他们,御风见婆婆来了,自己伸掌带风扬长而去,婆婆和玄机随后。

晚间,庄非墨见御风闷闷的,听婆婆说才知道他和玄机吵了起来,笑道:玄机这般无赖,哥哥帮你即可杀了她可好?说完便去拿剑。

御风紧忙拦住道:也不怪玄机姐姐。

非墨挑眉道:怎么会不怪玄机?婆婆说,她对你很凶。

御风拉住非墨衣袖道:哥哥,我不是生气那个,是生气项大哥说要给我们做亲,她竟然不说清楚,她是姐姐呐。

非墨只听婆婆说两人吵架,以为是小孩子家间的小别扭,不想其中缘由还牵连他人,问道:项大哥?哪个项大哥?

御风开心道:今天在黄牛溪遇见的。

非墨吃惊,吓得御风住嘴立马咬住下唇道:哥哥,我下次再也不去那里了。你不要生气。

原来那黄牛溪正是妙音谷的入口,非墨叮咛过御风禁止去往哪里,就怕引人起疑进来妙音谷。

御风见大哥不语,以为他在生气,也不敢说话,非墨见御风急忙问道:是你们在那里玩他见到你们寻过来的还是自己寻过来的?

御风怯弱道:是他们寻过来的,我们正玩,他们就使针,还是银针呢,我还想着留一根,给婆婆瞧瞧,看有没有毒,好让她解一解。说完从腰间锦囊里拔出一根,庄非墨定睛一看惊叹道:软筋针!转眼望去御风关切道:他有没有伤到你。

御风摇了摇头道:他武功不好,两招我就夺下他的兵刃。

非墨见御风这样说来,想必仙派武功着实在江湖各派中实有忌讳,颔首笑道:他是齐秀才——项仲,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物。

御风瞪大眼睛一脸惊叹道:大哥神算,他就是项仲,他说他爹和玄机姐姐爹同是平定战乱的大将军。

非墨吃惊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御风喜道:都是项大哥告诉我的。

庄非墨暗自吃惊,想了一番才悟道,定是项仲见御风武艺高深伤他不得才拉拢结交,自己料想不错,玄机果真是穆平蛮之女。

又问道:那项仲知道你是我弟弟?

御风气恼道:我每每要说,玄机姐姐就从中打断,害得项大哥以为我要与玄机姐姐结亲,玄机姐姐也不说清楚。说完皱起了眉头。

庄非墨诧异,心想,好生奇怪!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为何玄机不逃?莫非她当真喜欢御风。

正在出神御风便摇晃着他的手臂道:大哥想什么呢?

庄非墨不语,笑着问道:你喜欢玄机姐姐吗?御风生气道:大哥说什么呢?怎么和项大哥一起净说些胡话。

庄非墨见御风真生气了,拌过他的身体,按住他坐下道:你可知道,我从左氏兄弟手中掳去玄机,天下人尽知,今天玄机爹爹旧部奉命寻查玄机,若是知道你是我弟弟,定会拼死救下玄机,玄机告诉项仲说,你是她的朋友,项仲才会安心离开。这下你知道了吧!

御风半天才想明白道:可是项大哥说过,他不违拗我意。

非墨耐心问道:那么如果你对项仲说你要杀玄机给鱼姐姐治病,那项仲会不会让你带走玄机?

御风点着头道: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玄机姐姐说我是笨蛋。说完吐吐舌头望着哥哥笑了起来,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飞奔而出。

小说《伤风城》 第十节童稚子携出僻祸险 试读结束。

伤风城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伤风城》 第七节玄机拙情反成怨 免费试读

说着便见庄非墨翩然走来,拜过婆婆,婆婆见到庄非墨自是喜欢,瞧着脸色问道:最近身体还疼痛吗?

庄非墨笑道:婆婆不必担心,近来一切安妥,御风怎样?有没有淘气?语气尽是关切。

婆婆笑道:你刚走那几日,哭个不停,消停几日还说再不见你呢!

庄非墨也跟着笑了起来,道:他总是这样,也不知寻得到那椿木草。

婆婆听到此话脸色也是隐忧,这椿木草百岁而生根,百岁而长叶,百岁而灭根,极难寻得,若是生根年,只能等一百年长叶,若是灭根年,只怕还要等上个两百年生根长叶,人的时限短暂,只能听天由命看人造化。

却说玄机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庄非墨,第一次见他如此坦然的笑,真心的和善和关切,不由得竟羡慕起庄御风来。

庄非墨见玄机呆呆地望着自己,好不奇怪,问道:玄机姑娘,怎么这般看我?

玄机被他问住,好不尴尬,转身拉起婆婆的手低头不语。

庄非墨见状也不好再逼问,带着婆婆去了庐舍看乌鱼,乌鱼被冰汤冻住,模样依旧,现下毒液也所剩不多,如果此番引血成功便可消冻。

东方婆婆和侍女准备汤药,庄非墨在阁楼上煮茶,不一会儿婆婆便走上来,庄非墨见到婆婆紧忙起身,婆婆有些犹豫道:非墨,那玄机是个好姑娘,这样要她为乌鱼送命,是不是有些?

庄非墨见婆婆这般说来紧忙打断:已经为此伤了好些个人了,就此放手不就功亏一篑了吗?婆婆心慈,这些罪孽全是非墨所为,婆婆莫要心愧。

婆婆听后更是难过,拉住非墨的手道:好孩子,只怕你心里更不忍呢?婆婆不该这样说,惹你更添愧疚。

非墨笑道:师父不是常说,愿志大于天,死微何道,若是生平达愿,虽死犹生,生平糊涂,不过行尸走肉,虽生犹死,我帮他们达愿,这样也算是成全他们了。

东方婆婆听非墨这般说来,心下虽是宽慰还是忧愁道:其他不说,这玄机姑娘怕是有来头,我今日在断肠林见她家的飞狐,寻常武林人家很少有这样的奇珍异兽,他日得知咱们伤了玄机,怎会罢休!那姑娘还救过我,这样不好。

庄非墨听婆婆这样说来,也是担心,其实那日左氏兄弟携玄机在客栈,左无形隔空破椅玄机丝毫不惊,他就觉得古怪,寻常人家姑娘定会惊恐,之后听得又与石中正关联,便知玄机大有来头,但是救人心切只得先行擒拿,这几日处来更觉这姑娘见识不浅,因而迟迟没有下决心杀她,今日婆婆这般说来,更加犹豫,这庄非墨倒不是软弱怕事之人,只是担心日后仇人寻他不得,愤闯天门台,损毁师父心血。

沉思半刻道:可乌鱼如何?就差这一脉血了,不然之前的都白费了。

东方婆婆道:要不再寻另外的同年月日之人?说完便是忧色重重,心里暗忖:这种同年月之人如大海捞针,哪有这般容易,非墨离开天门台憩居这妙音谷三载不过寻得四人。

庄非墨见婆婆忧心,紧忙安慰道:婆婆,您不要费心劳神,我再查查《天诊疗物》,定有其他方法。

说话间,玄机走了进来,见庄非墨和婆婆都在,笑道: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也要听听。

婆婆紧忙笑道:非墨挂念御风。说完便起身道:我去煮药,乌鱼的汤药怕是消得差不多了。说完便下了阁楼。

庄非墨见玄机神采奕奕,一副安然自得,无忧无虑的模样,想到婆婆所言,自是矛盾,杀是不杀却是百般纠缠,玄机见庄非墨神色不对,想到婆婆说道他所练的武功极易伤身,便关切问道:是不是你身体难受?

庄非墨见这话问的蹊跷,疑惑道:怎么这样说?

玄机直言道:你练得邪门武功····

还没说完便见庄非墨眉头紧皱,眼神甚是凶煞,玄机立即用手捂住嘴,静静地看着庄非墨,庄非墨转身便要下楼,玄机急急忙忙追出去,大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说来着···

却见庄非墨飘飞而出,已是百米之外。这庄非墨师出高门本就自视名门正派,修得这武功本为救人,初心虽好,但这武功着实阴狠,伤人,自己样貌随着武功也变得有些阴柔,男儿家本就厌极柔弱之态,听玄机说来格外刺耳。数月前,庄非墨去老僧庵寻找朝暮菌,途中遇到七拳兽——杨震,那杨震外甥女正是庄非墨寻得的同年月之人,杨震得知火冒三丈,扬言不杀庄非墨誓不为人,苦寻庄非墨数月。

不料那日投身东来客栈,客栈客人寥寥,店小二招呼他之后便再无他人,早春时节,天气依旧酷寒,杨震喝着烧酒,吃着冻鸡,想到寻得这几日连那妙音谷都找不到心里不大畅快。不远处那店小二和另一个伙计嘀咕,小二道:咱们老板也忒会算计了,昨日一位公子问我老僧庵怎么去,我给细细说了,那公子却是阔绰,便给了我一锭银子,老板见了硬是索走了,这又不是茶水吃饭钱,那是我给指路,公子给的。说完气呼呼地道:你说说,真是气人!

伙计远见老板走近,吓得不敢吱声,笑道:这是老板的店,你在这里做工,什么都是老板的,我是你,不等老板要就自己就上缴了,你这样藏匿还好意思说。

店小二急急瞪着眼睛大叫:你瞎扯你娘的骚,我还不知道你这样贤良,上次骂他掉进钱孔里去了,见钱恨不得送命给人,这不是你说的····

伙计骚得满脸通红,急切狡辩:你说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说这些。

店小二指着伙计鼻子准备大骂,老板喊道:你两个小兔崽子,不好好干活尽说主人坏话,还要你们做什么?说着怒火冲冲拽起桌上的布巾追着两人打了起来。

店小二见老板在后头,吓了一跳,见老板追来紧忙绕着桌子跑了起来,那店老板胖呼呼的,圆滚滚的身材不经跑,不到五圈便是汗流满颊,伙计和旁边的杨震看得这两人好有趣都是哈哈大笑,老板生气叫道:你这贼小子,不是看在你姑姑面上,我才不收留你,叫你饿死在乡下,那给你银子的你可知道是谁,就眼贱身低的拿人家银子,我稀罕你那钱,你也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爷爷走江湖的时候你还没长毛呢!在背后说我···说着便喘起来,自言自语道:这可累死我!你还不停住。

店小二见老板这样说,只得停下来讨好道:老板,您先歇歇,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原委,你和我计较什么呢!说着紧忙走上前去抓起柜台上的扇子扇了起来。

老板也是累极了,虽是坐下了但依旧扬起布巾照着小二脖颈打去,轻轻落下,小二却是猴子夹了尾巴一般惨叫起来,老板和旁上的杨震以及那位伙计都笑了起来,这店小二有趣,老板被逗笑起来嘴上却道:你这机灵鬼,我这还没打呢!就先叫嚷起来。别扇了,这么冷的天,你扇什么?

小二紧忙止住扇子,倒上茶,递了上去,老板接过,见老板气消大半这才乐呵呵问道:老板说那公子是谁?为什么他的银子要不得?我见他倒是文质彬彬,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长得·····说着便抓耳挠腮想了一会迟疑道:长得也俊,也美。

伙计笑了起来道:你说话也颠三倒四,长得到底是美还是俊呢!

小二见伙计这样说,急的红了眼,瞪着他,且说这店小二年纪尚幼,说话神色尤外夸大,自然一副讨喜诙谐的模样道:你是没见那公子,那脸面比黄花大闺女的还要白净,眼睛亮晶晶的,我还止不住想多看呢。

老板和伙计都笑了起来,老板笑道:你还见过黄花大闺女的脸面呢?

说完众人都笑了起来,那店小二也不害臊,道:哪里没见?前个小蛮不是过来了,她给老板洗衣服,我给她挑水,倒水的时候瞅见她那脸,那不是白净呢!

老板听他这样说又是气鼓鼓的,径自站起来警告道:你招惹小蛮,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店小二也有些急,忙道:老板,你想哪里去了!我就说说呢。说完紧忙转开话题问道:说了这半天那公子到底是谁?

老板这才恢复神色,坐下来道:那人就是妙音仙人。

伙计和店小二皆是目瞪口呆,这东来客栈地处南北通往要道,老板韩荣旺虽不是江湖人但阅示南来北往各色人物,对这世间豪杰歹人也是一实俱应,古语道:眼见多怪,见怪不怪,至于那些奇人异士他也是一眼可甄,那日见庄非墨路经此地,与小二言谈便觉此人绝非寻常,那人离开之后才惊觉原是仙人,等追出去已经找不到踪影。

杨震也是震惊不已,连忙搭话道:老板,你可瞧仔细了?神态很是严肃。

老板这才放眼望去,却见一名彪悍汉子,身上包裹着虎皮,黑黝黝的皮面,眼睛似死鱼一般大而无神,腰间别着把斧头,身形高大粗壮,正等着他回答。

老板立忙起身,走上前来,拜道:哎呀!小人无珠竟没识得打虎英雄杨震大侠。

杨震一惊,紧忙扶过,道:大哥哥见过我。

韩老板便谦和笑道:杨大侠谁人不识,七拳打死大老虎的可不是您七拳兽——杨震。杨震是个粗犷易怒之人,不喜欢这些虚伪的奉承,心想,这家老板眼睛真毒,连我都识的出,那厮定不会认错。直言道:哥哥快些告诉我,那厮去了哪里?

韩老板见杨震脸有怒色道:杨大侠寻得这么着急,可是有大事?

杨震气得咬牙切齿道:那厮害得我外甥女性命,我姐姐为此伤心的得了心病,死了过去,我与他不共戴天。

不等韩老板说,那伙计却是进言道:大侠还是收手,我听那妙音仙人厉害的要紧,没几个人打得过他,大侠还是····

不等说完,那杨震却是一拳过去吼道:我父母早逝,姐姐将我养大,恩重于山。他伤我外甥女,害我姐姐忧虑悲痛而死,这仇你竟让我不报!敢情不是杀得你亲人?是也不是?说着冲向前去就要解决了伙计。

韩老板立马拦住道:杨大侠,高抬贵手,别让他的血脏了您的手呀,那妙音歹人问老僧庵去向,一定是去了哪里,杨大侠还是赶紧追去吧!不然慢了半刻,丢了时机,又寻不到他。

杨震听到也是醒了过来,抱拳谢过急忙追去老僧庵方向。

小说《伤风城》 第七节玄机拙情反成怨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