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

时间:2019-11-08 19:13:46来源:网络

她刚一转身,那掌柜立刻就变了脸色,赔笑拉住她,“姑娘,姑娘,有话好商量,且莫生气。是我眼拙,竟没看出姑娘小小年纪,便如此懂行。这样……我出十两,如何?”庄清摇了摇头。六十多年的天然野山参纵然不能跟百年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小说试读:她刚一转身,那掌柜立刻就变了脸色,赔笑拉住她,“姑娘,姑娘,有话好商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小说

她刚一转身,那掌柜立刻就变了脸色,赔笑拉住她,“姑娘,姑娘,有话好商量,且莫生气。是我眼拙,竟没看出姑娘小小年纪,便如此懂行。这样……我出十两,如何?”庄清摇了摇头。六十多年的天然野山参纵然不能跟百年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小说试读:

她刚一转身,那掌柜立刻就变了脸色,赔笑拉住她,“姑娘,姑娘,有话好商量,且莫生气。是我眼拙,竟没看出姑娘小小年纪,便如此懂行。这样……我出十两,如何?”庄清摇了摇头。六十多年的天然野山参纵然不能跟百年老参来比,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补药了。要不是她缺钱用,这参她都不舍得卖。“罢了,我再添三两。这参确实值价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地铁末班车小说精彩片段:银子揣在怀里,她腰杆子都硬了。先买了些外用药粉和壮气血的药材,又去买米,把该置办的东西都给办了个全,手里有钱岂能亏待自己?“罢了,我再添三两。这参确实值价,但咱这方圆百里,也就我家吃的下来,你再去别的地方问,他们出价也不会比我更高了。毕竟是偏僻乡壤,谁吃用的起?”掌柜这话说的倒也实在。回了村,干农活的都回来的差不多了。路过三三两两村民聚在一起的地方,庄清隐约听见几句压低的对话。庄清摇了摇头。六十多年的天然野山参纵然不能跟百年老参来比,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补药了。要不是她缺钱用,这参她都不舍得卖。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地铁末班车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她刚一转身,那掌柜立刻就变了脸色,赔笑拉住她,“姑娘,姑娘,有话好商量,且莫生气。是我眼拙,竟没看出姑娘小小年纪,便如此懂行。这样……我出十两,如何?”

庄清摇了摇头。六十多年的天然野山参纵然不能跟百年老参来比,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补药了。要不是她缺钱用,这参她都不舍得卖。

“罢了,我再添三两。这参确实值价,但咱这方圆百里,也就我家吃的下来,你再去别的地方问,他们出价也不会比我更高了。毕竟是偏僻乡壤,谁吃用的起?”掌柜这话说的倒也实在。

庄清心知实情确是这样,亏也没办法,便以十三两足银的价格成交了。

银子揣在怀里,她腰杆子都硬了。先买了些外用药粉和壮气血的药材,又去买米,把该置办的东西都给办了个全,手里有钱岂能亏待自己?

回了村,干农活的都回来的差不多了。路过三三两两村民聚在一起的地方,庄清隐约听见几句压低的对话。

“后山真闹鬼呀?”

“可不嘛,我邻家老杜去砍柴时被吓得神志不清,现在还疯疯癫癫,能有假?”

她倒没放在心上,先找上了张春花家里还米。一分一秒都不想多背这个冤枉债。张春花拿了米袋子检查完,斜着眼睛瞧她的新买的一堆东西,啧啧有声道,“姓庄的,你这是爬上什么大老爷的床了?”

庄清眼神一冷,“狗嘴会说话吗?”

“你说什么!”张春花大怒,扬起蒲扇大掌,但在对上庄清凌厉的眼神时,不知怎么就心虚起来,讪讪的拎着米进屋,只是嘟嘟囔囔的念,“没爹没娘的狐媚子,我清白人家不跟你计较!”

庄清听的心里有气,忽见张春花裙后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似乎是来了月事。她心头一动,趁张春花去放米,径直去了墙角储水的缸边,掀了盖子倒进大半包三七粉。

这还是她买来准备给山上那位伤号用的,此药粉内服外敷皆可,外敷止血消肿,内服则能活血化瘀,张春花屡次口出恶言,庄清打定主意要给她一个教训。待这活血的效用一起,某些人就等着血崩吧!

回家休息一晚,次日,庄清早早的收拾了东西上山。

看来敷药起了作用,那男子的气色好上不少,狰狞伤口的溃烂也止住了。

庄清在伤上撒了三七粉,又忙着捣药敷药,一丝不苟的做完才包扎起来,叮嘱道,“接下来的两日是排毒期,我给你煎药口服,渴了便喝这个,水便不要喝了。你伤太久,气血亏空,我买的有壮气血的药材,你让安岳大哥一日一顿煎与你服用。”

“姑娘,我有一事相托。”那人突然开口。

“何事?”

庄清看向他。对上视线的一刻,男人的注视让她眉头一跳。

“安岳有事在身,要下山几日才能回来。我有伤在身,多有不便,能否请姑娘来……看顾在下几日?”

小说《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新的请求试读结束。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 受伤男人 免费试读

庄清叹了口气,不指望能得到谁的帮助了,还是要靠自己才行。

她心里盘算着,目光一转,忽然停在破木架上搭着的篮子上,眼底灼然焕出光彩。

那是一套粗陋,但完全够用的采药工具。

这身体的原主本就是靠打柴和采药来糊口,此时还未经人类过度开发的大山里面草药可说是随处可见,只因原主对药理只是略通皮毛,采的也只是最基础的常见草药,根本卖不上什么价格。但她就不一样了,身为涉猎中西,年纪轻轻便卓有名声的医生,识草辨药对她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但凡采上几根热销名贵的药材转手一卖,就顶原主辛辛苦苦许久的功夫。

眼见生计有了着落,庄清神色一松,先去拿葫芦瓢连舀了满满几勺水喝完,这才感觉胃里好受了些。事不宜迟,她收拾了工具,背个小筐便出门往后山而去。

行到半路,庄清忽然听见有人在叫她。她回头一看,却是挽着裤腿,似乎才从田里回来的村长。

村长名叫李有福,短颔蓄须,四十来许,是村里极少数对庄清还算友好的人。

“村长。”庄清停下来打了招呼。

李有福抹了一把汗,问她,“庄丫头,我瞧你这打扮,可是要去后山?”

庄清刚点头应是,李有福的脸色便严肃起来,左右一看,才对她轻声道,“还是莫去了罢,这几日山里兴起撞鬼的传闻,村儿里好几个进山的人都吓的魂飞魄散。”

说山里有猛兽凶禽她信,但闹鬼之类的无稽之谈,要一个红旗下长大吃科学这碗饭的医生如何信服。况且无论怎么凶险,她都别无选择,能有搏一把的机会,总比在家活活被饿死好。

庄清心里不以为然,面上却没表现。到底是长辈还是村里一把手的忠告,她露出个无奈的笑,“多谢村长提醒,家里揭不开锅了,我就去山里打点柴便回。”

李有福知道她家境,只好点头道,“也好,莫往山里去,就在边缘伐了就回,有事便大声呼救!”

庄清谢完,加紧脚步走向后山。虽然李有福叮嘱她不要往山里去,但她也有不得不偏向险中行的理由。那些值钱的草药,生存的地方都比较偏僻,要么在深山老林里面,要么在悬崖峭壁边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收益。

找寻的路上,庄清摘了几颗野果堪堪果腹,果不其然,比起后世被扫荡一光的丛林,这时物产丰富的山林给了她足够的惊喜,只攀到山腰,她的竹筐里便躺了几株难得的药材,还有颗品相不错的山参。

光是这些换了钱,就够她一段时间吃用的了。庄清面带喜色,背着小筐知足的原路返回。大山枝叶茂盛,光线本就不好,等她发现天气变化时,只听一声轰隆的雷响,暴雨倾盆而至,打的树叶劈啪作响。

这雨来的又快又疾,视野能见度不足三米。这时候强行回去太过危险,庄清护着竹筐深一脚浅一脚的奔跑,只想找个地方先避雨。跑了有一会,她蓦地发现一个隐蔽的破屋,上面挂着破破烂烂掉了漆的山神庙门匾。

不及细看,庄清直接撞门而入,当先紧张的检查竹筐,确认辛苦挖来的药材没有被雨泡到才放下心来。

转瞬,如芒在背的凉意侵上心头。庄清骤然回头,却见破庙角落搭了张极为简陋的床,其上躺着一名唇色乌青的年轻男人。

小说《皇家医后:捡个夫君了不得》 受伤男人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