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苍神尊

武苍神尊

时间:2019-11-08 19:13:07来源:网络

《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免费试读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凌家内里却热闹非凡。凌家练武场地正中,一个崭新的青灰色的擂台屹立,长宽足有八丈,呈正方形。四周刻着浮雕,是一条看起来很武苍神尊小说试读:《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免费试读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

武苍神尊小说

《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免费试读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凌家内里却热闹非凡。凌家练武场地正中,一个崭新的青灰色的擂台屹立,长宽足有八丈,呈正方形。四周刻着浮雕,是一条看起来很

武苍神尊小说试读:

《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免费试读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凌家内里却热闹非凡。凌家练武场地正中,一个崭新的青灰色的擂台屹立,长宽足有八丈,呈正方形。四周刻着浮雕,是一条看起来很威武的龙头,龙身极长,庞大且精致,四只大爪立起,便是擂台的四角,擂台之精美,其用心,花费极大的心力。

武苍神尊

武苍神尊我的教练小说精彩片段:练武场四周,便是观战台,阶梯式座椅,让人清晰看到场中情况。观战台再上便是这次各家族中的位高权重的人的观战台。凌家练武场地正中,一个崭新的青灰色的擂台屹立,长宽足有八丈,呈正方形。其中各家族的人正在谈话,或者说,勾心斗角更巧合。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凌家内里却热闹非凡。

武苍神尊我的教练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免费试读

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凌家内里却热闹非凡。

凌家练武场地正中,一个崭新的青灰色的擂台屹立,长宽足有八丈,呈正方形。

四周刻着浮雕,是一条看起来很威武的龙头,龙身极长,庞大且精致,四只大爪立起,便是擂台的四角,擂台之精美,其用心,花费极大的心力。

练武场四周,便是观战台,阶梯式座椅,让人清晰看到场中情况。观战台再上便是这次各家族中的位高权重的人的观战台。

其中各家族的人正在谈话,或者说,勾心斗角更巧合。

孙家家主孙武坐于一侧,也不说话,就阴阳怪气的打量着凌家家主,凌空。

此时孙家,赫连家,唐家,已然全部来到凌家,每个家族各带三个优秀的弟子,只待凌家族比结束后再来赌一局。

唐家家主唐曲身穿白袍,头戴玉冠,手持抚扇,眼中满是睿智,看起来英俊潇洒的少年实则今年刚好一甲子岁数,模样倒是一副智者做派。

手边站着三个弟子,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两个男的分别是唐广都,唐广庆,这是唐家新秀,在这一代中属于佼佼者,俩兄弟天赋异禀,从小开始俩兄弟就一直在家族里的年轻一辈中,实力不菲。

还有一个女人,名叫唐珂,戴着一面黑色轻纱,只露出一双美目,从轮廓上看,是一个极其美丽的佳人,也是唐家这次来的唯一一个女性。

孙家家主孙武,身上背着大黑袍,一头枯黄的头发,双目中满是混浊,双手枯瘦如柴,拄着一根老木拐杖,再加上阴阳怪气的眼光,神态,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孙家也带了三个天才弟子过来,分别是,孙家家主的孙儿——孙雷,还有一个孙洪,一个孙启。

孙雷长得极为壮大,身材魁梧,满身肌肉疙瘩,一看便知道肉体强度极强,肌肉上青筋突起,浑身给人一种力量感爆炸的感觉。

孙洪身材和孙雷没多大区别,也是满身疙瘩肉,只是相比于孙雷小了一点,让人感觉偏向于结实感,而不是爆炸感。

孙启就跟他两个同族子弟不一样,身子骨有些黑瘦,站在孙雷孙洪俩人旁边就像是一根小木棍和两棵大树一样。唯一让人觉得值得关注的是那双眼睛,滴溜溜的转,像只狡猾的狐狸。

赫连家主,赫连穆,就是一个中年人,一个整洁的中年人,头发一丝不苟的搭在身后,头上束冠端正,衣袖笔直垂于两旁,眼大眉浓,方形脸,看着是一个讲究的中年人,可以看得出平时很认真,很严肃的一个人。三个优秀的弟子分别是赫连辞许,赫连舞和赫连灵。

赫连辞许是个极为平凡的一个男孩,青衣青冠,面容不算英俊,也不算丑陋,就像一个邻家大男孩一般。

赫连舞看起来就比起其他人都要小的多,大概十二三岁,绑着两个冲天辫,脸红彤彤的,眼睛大大的一个劲乱看,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身穿红色小裙,身段纤细,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

赫连灵,温文尔雅,青丝披撒,一根绳子简单的束缚了下黑发,面容姣好,眼中满是晨光,眉毛细雅,身着白衣,亭亭玉立,眼光闪烁间,眉宇清气生,端的是眉目如画,美人如玉。

而她正是和凌辰在襁褓中便定下的娃娃亲,而且也一起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只是后来血脉之力纯洁的凌辰修为上不去,而赫连灵天赋极其出众,这才分开修炼。此时再回凌家,赫连灵有一种回到自己家的亲切感。

场中热闹无比。族中子弟平时都是自己修炼,少有这么多人聚一起的时候,现在在族比的活动中,情绪亢奋,而反观这众家主的房间,气氛有些沉闷,小辈都出去了,只留四大家主。

气氛并没有僵持多久,凌空作为主人先开了口,随着话题的打开,气氛也活跃起来了一点,其实这些人都是年轻时候一起玩的,只是平时因为管理家族琐碎之事极少有来往,再加上各族利益上的摩擦,关系变得更坏,此时随着话题的打开,各家主就开始想当年了。

这时孙武说着说着,就冷笑了一声:“当年凌空那可是威风啊!”

凌空一皱眉,淡淡道:“孙武,今天难得一聚,我不想和你争论那些事。”

“你不想争论?”孙武口气不善的说道,“当年我儿子本来和你儿子说好一起去骨虹山脉里历练,我当时就一直反对,修为那么低就敢去骨虹山脉那么凶险的地方去,去了不就是去送死?最后你居然跟他们两个年轻人说要经历过磨难才能成为高手,可结果呢!!我儿子就特么没回来了!”孙武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凌空白眉一竖,也起了火:“我当时可是叮嘱他们千万不要去内圈,只到外圈那是绝对安全的,谁知道他们胆子那么大,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就傻子似的往内圈就走去了,再说了,又不是只有你儿子没了,老子儿子也没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想明白吗!那也是老子儿子!老子不痛心吗?”凌空也开始失控。

孙武不依不饶接着道:“你特么跟老子比?我就我儿子那根独苗,我们家族就是这么一根香火传下来的,老子就那一个儿子,你这好几个的能比吗?”

凌空一拍桌子怒斥道,“一个儿子就是儿子,那我这三个儿子就不是儿子了?你就是在无理取闹我跟你说,孙武,我告诉你,今天你最好别给我闹出什么东西来,老子儿子没了跟你特么一样的心情,你再无理取闹你就给我滚出去!”声音中夹杂着些许的内力波动。

孙武也暂时冷静了下来,还想张口挽回一些颜面。

这时唐家家主唐曲插入谈话:“各位老哥哥,这件事我也算有所听闻,是知道这回事,我觉着吧,这事就两个年轻人热血沸腾,想出去见见世面,既然他们决定要去历练,就得做好身死的准备,说历练历练,不经历哪来的锻炼呢?也就是对自己实力高估了些,这在整片*也是常见无比,真不必伤了两家和气。”语音浑厚有力,有理有据。

“哼,死的可不是你儿子!”孙武嘲讽一句,不屑地别开视线。

唐家家主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刚想反驳,便被赫连家赫连穆打断,“孙老哥,咱们四家虽然都不属总部,但在这地界也算是老邻居了,以前更是让小一辈一直来往,孙老哥你痛失爱子我们也很伤心,但毕竟不是凌家的错,况且凌老哥也痛失一子,何必要如此针锋相对呢?”

赫连穆言语中言真意切也客观在理,说得孙武有些脸躁,但随即一挥长袖:“我可不管,今天,定叫他凌家输的颜面尽失!”

对于孙武的蛮横无理,两家人也没多少办法,毕竟独子去世,不比凌家香火有好几脉,也可以理解心情。

凌辰也没多说什么,说到底,这件事更像两个老小孩在斗气,这副生死相向的局面,这两个针锋相对的老人,又有谁知道,他们年少时是一起闯荡江湖的呢?

时辰也差不多了,随着场中的大鼓被敲响,练武场中的族比也正式开始了。

凌家这次的族比采取抽签淘汰法,就是抽取一些带有重复数字的木签,比如一个抽到一,那另一个抽到一的就两两对决,一方输的淘汰,然后赢的休息之后继续挑战。

凌辰匆匆赶到练武场时,正好在抽签,于是上前,随手抽了一支,一看,数字八,还挺吉利。

排得比较靠前,凌辰也闲下来观看着场中的比试,前面七位族中子弟的比试,几乎阶位都在同一个实力水平上,都是筑体中阶上下,其中一个筑体高阶,实力碾压那个筑体中阶的以外,其余六场比赛都是你一招我一式不轻不重。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打的多激烈,但是那些懂的人,比如凌辰,和其它比较高阶的人,都一脸黑线地看着场中打的不亦乐乎的那几个人,都有点无语。

拖了四个时辰,总算轮到了凌辰,凌辰正打着瞌睡呢,迷迷糊糊就被通知到他了,于是不情不愿地走上擂台,然后打量着对面的对手。

凌忠是凌天的属下兼心腹,向来对凌天忠诚无比,此时遇到传说中的纯血废材,不由轻蔑一笑,心想:“那三个废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这么个废材吓晕了,居然还找借口说实力很强,这是很强的样子?”凌忠看着凌辰懒洋洋的模样,心中对凌杜生三人腹诽不已。

“诶,那什么,废物,你就认输吧,我也不让你丢了面子,不然,我怕我一个不小心,伤着你哪里,可不好向族长交代啊!”凌忠一脸嬉笑,言语间嘲讽不已,显然对凌辰有极多的不屑。

凌辰有些起床气,本来被吵醒就挺不愿意了,这会更被嘲讽,顿时不乐意了,粗声粗气的说:“你谁啊,这么跟你爹说话?给老子跪下!”

凌忠额头青筋突起,捏紧拳头道:“你说话小心点,实力不济就做个缩头乌龟,在这里呈口舌之快有什么用,跟我打一场,我会尽量把握力量,不把你打残!”

小说《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试读结束。

武苍神尊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免费试读

今早,凌家大门紧关,看着门前清冷无比,但,凌家内里却热闹非凡。

凌家练武场地正中,一个崭新的青灰色的擂台屹立,长宽足有八丈,呈正方形。

四周刻着浮雕,是一条看起来很威武的龙头,龙身极长,庞大且精致,四只大爪立起,便是擂台的四角,擂台之精美,其用心,花费极大的心力。

练武场四周,便是观战台,阶梯式座椅,让人清晰看到场中情况。观战台再上便是这次各家族中的位高权重的人的观战台。

其中各家族的人正在谈话,或者说,勾心斗角更巧合。

孙家家主孙武坐于一侧,也不说话,就阴阳怪气的打量着凌家家主,凌空。

此时孙家,赫连家,唐家,已然全部来到凌家,每个家族各带三个优秀的弟子,只待凌家族比结束后再来赌一局。

唐家家主唐曲身穿白袍,头戴玉冠,手持抚扇,眼中满是睿智,看起来英俊潇洒的少年实则今年刚好一甲子岁数,模样倒是一副智者做派。

手边站着三个弟子,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两个男的分别是唐广都,唐广庆,这是唐家新秀,在这一代中属于佼佼者,俩兄弟天赋异禀,从小开始俩兄弟就一直在家族里的年轻一辈中,实力不菲。

还有一个女人,名叫唐珂,戴着一面黑色轻纱,只露出一双美目,从轮廓上看,是一个极其美丽的佳人,也是唐家这次来的唯一一个女性。

孙家家主孙武,身上背着大黑袍,一头枯黄的头发,双目中满是混浊,双手枯瘦如柴,拄着一根老木拐杖,再加上阴阳怪气的眼光,神态,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孙家也带了三个天才弟子过来,分别是,孙家家主的孙儿——孙雷,还有一个孙洪,一个孙启。

孙雷长得极为壮大,身材魁梧,满身肌肉疙瘩,一看便知道肉体强度极强,肌肉上青筋突起,浑身给人一种力量感爆炸的感觉。

孙洪身材和孙雷没多大区别,也是满身疙瘩肉,只是相比于孙雷小了一点,让人感觉偏向于结实感,而不是爆炸感。

孙启就跟他两个同族子弟不一样,身子骨有些黑瘦,站在孙雷孙洪俩人旁边就像是一根小木棍和两棵大树一样。唯一让人觉得值得关注的是那双眼睛,滴溜溜的转,像只狡猾的狐狸。

赫连家主,赫连穆,就是一个中年人,一个整洁的中年人,头发一丝不苟的搭在身后,头上束冠端正,衣袖笔直垂于两旁,眼大眉浓,方形脸,看着是一个讲究的中年人,可以看得出平时很认真,很严肃的一个人。三个优秀的弟子分别是赫连辞许,赫连舞和赫连灵。

赫连辞许是个极为平凡的一个男孩,青衣青冠,面容不算英俊,也不算丑陋,就像一个邻家大男孩一般。

赫连舞看起来就比起其他人都要小的多,大概十二三岁,绑着两个冲天辫,脸红彤彤的,眼睛大大的一个劲乱看,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身穿红色小裙,身段纤细,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

赫连灵,温文尔雅,青丝披撒,一根绳子简单的束缚了下黑发,面容姣好,眼中满是晨光,眉毛细雅,身着白衣,亭亭玉立,眼光闪烁间,眉宇清气生,端的是眉目如画,美人如玉。

而她正是和凌辰在襁褓中便定下的娃娃亲,而且也一起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只是后来血脉之力纯洁的凌辰修为上不去,而赫连灵天赋极其出众,这才分开修炼。此时再回凌家,赫连灵有一种回到自己家的亲切感。

场中热闹无比。族中子弟平时都是自己修炼,少有这么多人聚一起的时候,现在在族比的活动中,情绪亢奋,而反观这众家主的房间,气氛有些沉闷,小辈都出去了,只留四大家主。

气氛并没有僵持多久,凌空作为主人先开了口,随着话题的打开,气氛也活跃起来了一点,其实这些人都是年轻时候一起玩的,只是平时因为管理家族琐碎之事极少有来往,再加上各族利益上的摩擦,关系变得更坏,此时随着话题的打开,各家主就开始想当年了。

这时孙武说着说着,就冷笑了一声:“当年凌空那可是威风啊!”

凌空一皱眉,淡淡道:“孙武,今天难得一聚,我不想和你争论那些事。”

“你不想争论?”孙武口气不善的说道,“当年我儿子本来和你儿子说好一起去骨虹山脉里历练,我当时就一直反对,修为那么低就敢去骨虹山脉那么凶险的地方去,去了不就是去送死?最后你居然跟他们两个年轻人说要经历过磨难才能成为高手,可结果呢!!我儿子就特么没回来了!”孙武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凌空白眉一竖,也起了火:“我当时可是叮嘱他们千万不要去内圈,只到外圈那是绝对安全的,谁知道他们胆子那么大,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就傻子似的往内圈就走去了,再说了,又不是只有你儿子没了,老子儿子也没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想明白吗!那也是老子儿子!老子不痛心吗?”凌空也开始失控。

孙武不依不饶接着道:“你特么跟老子比?我就我儿子那根独苗,我们家族就是这么一根香火传下来的,老子就那一个儿子,你这好几个的能比吗?”

凌空一拍桌子怒斥道,“一个儿子就是儿子,那我这三个儿子就不是儿子了?你就是在无理取闹我跟你说,孙武,我告诉你,今天你最好别给我闹出什么东西来,老子儿子没了跟你特么一样的心情,你再无理取闹你就给我滚出去!”声音中夹杂着些许的内力波动。

孙武也暂时冷静了下来,还想张口挽回一些颜面。

这时唐家家主唐曲插入谈话:“各位老哥哥,这件事我也算有所听闻,是知道这回事,我觉着吧,这事就两个年轻人热血沸腾,想出去见见世面,既然他们决定要去历练,就得做好身死的准备,说历练历练,不经历哪来的锻炼呢?也就是对自己实力高估了些,这在整片*也是常见无比,真不必伤了两家和气。”语音浑厚有力,有理有据。

“哼,死的可不是你儿子!”孙武嘲讽一句,不屑地别开视线。

唐家家主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刚想反驳,便被赫连家赫连穆打断,“孙老哥,咱们四家虽然都不属总部,但在这地界也算是老邻居了,以前更是让小一辈一直来往,孙老哥你痛失爱子我们也很伤心,但毕竟不是凌家的错,况且凌老哥也痛失一子,何必要如此针锋相对呢?”

赫连穆言语中言真意切也客观在理,说得孙武有些脸躁,但随即一挥长袖:“我可不管,今天,定叫他凌家输的颜面尽失!”

对于孙武的蛮横无理,两家人也没多少办法,毕竟独子去世,不比凌家香火有好几脉,也可以理解心情。

凌辰也没多说什么,说到底,这件事更像两个老小孩在斗气,这副生死相向的局面,这两个针锋相对的老人,又有谁知道,他们年少时是一起闯荡江湖的呢?

时辰也差不多了,随着场中的大鼓被敲响,练武场中的族比也正式开始了。

凌家这次的族比采取抽签淘汰法,就是抽取一些带有重复数字的木签,比如一个抽到一,那另一个抽到一的就两两对决,一方输的淘汰,然后赢的休息之后继续挑战。

凌辰匆匆赶到练武场时,正好在抽签,于是上前,随手抽了一支,一看,数字八,还挺吉利。

排得比较靠前,凌辰也闲下来观看着场中的比试,前面七位族中子弟的比试,几乎阶位都在同一个实力水平上,都是筑体中阶上下,其中一个筑体高阶,实力碾压那个筑体中阶的以外,其余六场比赛都是你一招我一式不轻不重。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打的多激烈,但是那些懂的人,比如凌辰,和其它比较高阶的人,都一脸黑线地看着场中打的不亦乐乎的那几个人,都有点无语。

拖了四个时辰,总算轮到了凌辰,凌辰正打着瞌睡呢,迷迷糊糊就被通知到他了,于是不情不愿地走上擂台,然后打量着对面的对手。

凌忠是凌天的属下兼心腹,向来对凌天忠诚无比,此时遇到传说中的纯血废材,不由轻蔑一笑,心想:“那三个废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这么个废材吓晕了,居然还找借口说实力很强,这是很强的样子?”凌忠看着凌辰懒洋洋的模样,心中对凌杜生三人腹诽不已。

“诶,那什么,废物,你就认输吧,我也不让你丢了面子,不然,我怕我一个不小心,伤着你哪里,可不好向族长交代啊!”凌忠一脸嬉笑,言语间嘲讽不已,显然对凌辰有极多的不屑。

凌辰有些起床气,本来被吵醒就挺不愿意了,这会更被嘲讽,顿时不乐意了,粗声粗气的说:“你谁啊,这么跟你爹说话?给老子跪下!”

凌忠额头青筋突起,捏紧拳头道:“你说话小心点,实力不济就做个缩头乌龟,在这里呈口舌之快有什么用,跟我打一场,我会尽量把握力量,不把你打残!”

小说《武苍神尊》 第六章 孙凌之旧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