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桃花

一生一桃花

时间:2019-11-08 19:11:59来源:网络

《一生一桃花》小说介绍,小说免费阅读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清王府内,林婉若听着凌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有些吃惊。她先前见过曾赫,还觉得和蔼可亲,如今看来,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一生一桃花小说试读:《一生一桃花》小说介绍,小说免费阅读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

一生一桃花小说

《一生一桃花》小说介绍,小说免费阅读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清王府内,林婉若听着凌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有些吃惊。她先前见过曾赫,还觉得和蔼可亲,如今看来,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

一生一桃花小说试读:

《一生一桃花》小说介绍,小说免费阅读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清王府内,林婉若听着凌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有些吃惊。她先前见过曾赫,还觉得和蔼可亲,如今看来,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如果证据确凿,将会如何处置他们?”“你啊...”凌清摸了摸她的头,“就是心好。怎么不想一想曾

一生一桃花

一生一桃花你知道我等你好久了吗小说精彩片段:清王府内,林婉若听着凌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有些吃惊。她先前见过曾赫,还觉得和蔼可亲,如今看来,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如果证据确凿,将会如何处置他们?”“姑娘,你就是心太好了。”小九皱着眉说道。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一生一桃花》第八十一章 回乡免费试读

一生一桃花你知道我等你好久了吗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一生一桃花》小说介绍,小说免费阅读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清王府内,林婉若听着凌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有些吃惊。她先前见过曾赫,还觉得和蔼可亲,如今看来,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如果证据确凿,将会如何处置他们?”“你啊...”凌清摸了摸她的头,“就是心好。怎么不想一想曾家做了什么事呢?”林婉若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那曾逦该如何面对。“那未免对曾逦打击太大了。”,林婉若的手在桌子上画圈圈,突然清了清嗓子:“这样好了,六清王,我们互不干涉,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发财桥,怎么样?”还没等林婉若自问自答,就听到一个憋不住笑而发出来的声音。“谁?!”林婉若吓得浑身发毛,她站起来环顾四周,这偌大的房间明明只有她一个人啊!“快出来!不然我叫人啦!”话音刚落,林婉若就看到从房梁上跳下一个人:“谁跟你说过六清王是**了?”林婉若对比了一下自己和来人的身高,矮了整整一个头啊!虽然她矮,但是气势上不能输!“你怎么进来的!”此人的武功一定非常了得,她的房间可是整个将军府保卫最森严的地方,此人既然能够让全院的护卫都察觉不到,就一定是个高手!“来者何人!”“来者是你的**未婚夫。”

《一生一桃花》第八十一章 回乡免费试读

“姑娘,你就是心太好了。”小九皱着眉说道。

乔无言笑了笑,没有答话,她心里清楚,她不是好说话,只是因为她爱上他了,心要怎么硬地起来,怎么拒绝他于千里之外。

清王府内,林婉若听着凌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有些吃惊。她先前见过曾赫,还觉得和蔼可亲,如今看来,确实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如果证据确凿,将会如何处置他们?”

凌清想了想:“大概就是处死,其余的流放吧。”

林婉若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那曾逦该如何面对。“那未免对曾逦打击太大了。”

“你啊...”凌清摸了摸她的头,“就是心好。怎么不想一想曾家做了什么事呢?”

“也是...算起来,曾赫也算是坏人一个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报应吧!”林婉若对自己说出来的想法点点头,还是不要去想这么多好了,世间因果,都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对了,突然想起来,最近好像都没怎么见到穆然了。”林婉若说道,之前穆然跟着他们从樊城回来,就一直在凌清的队伍里练着,之前还能天天打个照面,最近好像没怎么见到了。

“他回乡去了。”

“回乡?他娘亲不是在这里跟他一起吗?还回去作甚?”林婉若很是不解,她记得穆然的爹已经去世了,家里也只剩下娘亲一人,那就不可能是回乡看亲戚的。

凌清拿起桌前的医书随意翻看了起来,“穆母说在这里住不惯,跟我*回乡下了。穆然自然就陪着她回去了。”

“噢...”林婉若点了点头,老人家要换地方住也是会不习惯的,毕竟在一个地方生活了这么久,“他这一去得几天呀?”

凌清将手里的医书合上,看向她,皱了皱眉头,“你管这么多干什么?穆然跟你关系很好吗?”

这幅样子,好像是生气了呢。林婉若眨了眨眼睛,“没有呀,只是他好歹也是跟我们从樊城一起回来的嘛,关心一下理所应当啊!”

见他还想说些什么,林婉若立刻脚底抹油,溜出去了。“我找书青玩去!”

刚跑到清婉园,就看到书青坐在那里魂不守舍的样子,听到脚步声,书青立刻就站了起来,见来人是她,便放松了警惕,“王妃怎么来了?”因为前几天刚去药材店进了几批药材,那些药材估计分两天到府里,所以让书青这两天在这里盯着。

“过来看看你呗,顺便来看看药材都到齐了没有。”林婉若翻着在桌子上堆满的药材袋子,这次药材都挺新鲜的,晒得也挺干的。书青站在那里,又不知神游到哪里去了,“这是什么时候送过来的药材呀?书青?书青!”

“王妃...”书青回过神,看到林婉若关切的眼神,不自觉低下头。

“你怎么了?我看你今天有些奇怪呀。”林婉若将手里的药袋子打了结,“发生什么事了?”

书青的眼睛瞄向别处,摇摇头,“没有,没事。”

林婉若见她不想说,自己也不逼问了。“这药材什么时候送过来的?”她继续问道,这药材确实可以,下次去药材店可得好好表扬一下老板才是。

“刚送来不久。”

“对了,穆然送他娘亲回去的事情你知道吗?”林婉若又想起穆然了,今日真是奇怪,只要想起一个人就会一直提起他,“我觉得真是奇怪,明明穆母在这里住地好好的,怎么就回乡了。”

“穆母住得不习惯,想家了,穆然就送她回去了。”书青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穆然已经跟王爷说过了,有报备了,王爷同意了的。”

林婉若听后笑得灿烂,这个书青,明明已经跟那些男子混了这么久了,今天看起来倒像是突然很娇羞的样子。“你怎么知道的?”

“...”书青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王妃,奴才...”

“好啦,知道你和穆然关系好,你愿意说我就听,不愿意说就算了。”林婉若笑了笑,她知道书青的外表和性格再怎么装扮成男子,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姑娘,这么多年的伪装,着实是有些委屈她了,“这两天麻烦你在这里盯着了,你去忙吧!”说着她就开始检查起其他药材的袋子了。

“王妃。”书青良久才开了口,“等时候到了,奴才自然会跟王妃说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书青低下头,始终没法直视林婉若。

“好,那我就等你的时候到了再同我说。”

林婉若依旧拆着药材,一个一个对着账本。书青候在一旁,看着她忙来忙去,手足无措。“怎么了?”她注意到书青的眼神。

“书青觉得,没有跟王妃说,好像心里头不舒服。”

书青这番话,着实逗笑了林婉若,“这是什么毛病?我可得好好把把脉。”

“王妃!”书青难得的撒娇,让林婉若看着很是舒爽。

“那你就说呗,我保证不说出去!”

这样一说,书青反倒有些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了。其实她不说,林婉若也知道,之前听见琴声和箫声的时候,凌清就去查了,就是书青和穆然两人,既然你有情我有义,他们俩也不会去阻止,就是等他们自己来说。

“好啦,你既然不想说,就去忙吧,帮我去把千义叫过来吧!”这么多药材确实要找人来帮忙了,书青的手劲大,药材可不能让她来分。

“是。”书青最后还是没有把心里想的说出来,转身离开了。

还没隔多久,白千义就跑了进来,“婉若姐姐!我来啦!”

“就是叫你来帮忙的。”林婉若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药材袋子,“这一袋放进这一个柜子。”

“好!”白千义闲在家里可无聊了,有人叫她出来,做什么都行了。

平平安安地过了几天,柳成的进度在凌清的暗中帮助下进展了一大截,柳成也几乎每天都往清王府跑,不过他从不走正门,而是鬼鬼祟祟地从偏门进来,直接往书房去了。林婉若也知道,柳成频繁来府里的事情,是绝不可以外传的,毕竟这么多双眼睛盯着。

林婉若刚刚端了汤进书房,出来就看到陆定生慌慌张张地跑进书房的院子里,正好迎上了她。

“怎么如此慌张?”林婉若蹙眉,“王爷在里面议事,如此慌张怕是会扰了事。”

“五王爷...五王爷...”陆定生上气不接下气,“五王爷薨逝了!”

小说《一生一桃花》 第八十一章 回乡 试读结束。

一生一桃花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生一桃花》小说介绍,全文免费阅读“你说曾大人怎么会被爆出这样的事情来?”两个大臣并肩走着,小声地讨论着这件事情。“也是...究竟是谁递的折子呢?”“八成是人眼红呗,私商赚到的钱哪是我们这样乖乖拿俸禄的人能想像的。”,林婉若的手在桌子上画圈圈,突然清了清嗓子:“这样好了,六清王,我们互不干涉,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发财桥,怎么样?”还没等林婉若自问自答,就听到一个憋不住笑而发出来的声音。“谁?!”林婉若吓得浑身发毛,她站起来环顾四周,这偌大的房间明明只有她一个人啊!“快出来!不然我叫人啦!”话音刚落,林婉若就看到从房梁上跳下一个人:“谁跟你说过六清王是**了?”林婉若对比了一下自己和来人的身高,矮了整整一个头啊!虽然她矮,但是气势上不能输!“你怎么进来的!”此人的武功一定非常了得,她的房间可是整个将军府保卫最森严的地方,此人既然能够让全院的护卫都察觉不到,就一定是个高手!“来者何人!”“来者是你的**未婚夫。”

《一生一桃花》第八十章 明白免费试读

大家心里都都吸一口凉气,三个月时间,要将这个案子牵扯到的所有人都查的明明白白,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柳成这次恐怕是要受罚了。

下了朝,各个都心慌慌的,刚刚皇上发怒的样子还印在每个人的心里挥之不去,在觉得心惊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庆幸,皇上没有将这个烂摊子甩在自己的头上,不然就要遭殃了。

两个大臣并肩走着,小声地讨论着这件事情。

“你说曾大人怎么会被爆出这样的事情来?”

“八成是人眼红呗,私商赚到的钱哪是我们这样乖乖拿俸禄的人能想像的。”

“也是...究竟是谁递的折子呢?”

“哎呀,你就别想这么多了,想多了小心脑袋不保。”

那大臣被说得缩了缩脖子,又摸了摸,还是不要多说话,免得因为说话没了命。

曾逦那边,因为一早下人来传的信,担忧地连早膳都吃不下,在屋里翻箱倒柜,就是找不到自己藏的东西。

莲儿看着她翻来翻去,心里也跟着着急:“少夫人,您要找什么,奴婢帮您找吧!”

“我自己找就好,你边上去。”曾逦翻遍了所有柜子,越找不到心里就越着急,瘫坐在地上不停地流眼泪,“我记得明明就在这里的,怎么就不见了。”

“少夫人,您身子刚养好,不要坐地上呀。”莲儿冲过去想把她扶起来,却被她一把推开,靠着自己爬起来。莲儿见此将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奴婢知道少夫人着急老爷的事情,可是也不能不吃饭啊!”

“你懂什么!”曾逦吼道,这个莲儿从一大早就在自己眼前晃,本来就烦了,“出去待着,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我也不可以吗?”门口传来宁楚轩的声音。

曾逦听到后就立刻变了一张脸,笑着看向他:“当然不包括了,不过你怎么来了?”莲儿看向他们俩,默默地退了出去。

“我听说了,你爹的事。”

曾逦笑着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你是来取笑我的吧?娘家的人都被抓进牢里,就剩我一个嫁出的女儿没有被牵连,现在好了,你以后可以尽情侮辱我,反正我背后已经没有人给我撑腰了。”

“我没有这样想,怎么说曾家也是你的娘家,曾赫算是我的岳父,我如若那样想也于我无益。”宁楚轩说道,只是他才不会说,今早他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是有些开心的。

曾逦转过身,她不明白,如今宁楚轩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什么,说是爱情,倒不如像是同情。现在爹爹的事情一下来,恐怕是更多的同情了吧。“楚轩,你爱我吗?”她回过头直直地看着宁楚轩的眼睛,大胆地问道,她现在想要确认,确认他对她的情。

宁楚轩别过脸,不去迎上她的目光。

曾逦慌了,她试图用手将他的头扭向自己,可他把她的手拉开了。“够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眼神里的冷漠,让曾逦发狂。

“你根本就不爱我!那你为什么天天往我这里跑!为什么!为什么装作一副很爱我的样子!为什么...”爹爹的遭遇与宁楚轩的冷漠同时掺和在一起,曾逦奔溃了,她接受不了这样一落千丈的感觉,接受不了宁楚轩对她态度的转变。

宁楚轩置若罔闻,离开曾逦的院子,准备回到自己的院子中,路过乔无言的院子,他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自从上次曾逦小产后,他对她怨恨过,生气过,下人不给她饭吃,他都觉得理所应当。只是那几天气消了过后,他便觉得事情不对了,他一直听着曾逦那边的话,而忽略小九跟他说的。虽然觉得不对,但是他还是放不下那个面子对她说一句抱歉,只是惩罚了不给饭的下人,就好像自己已经赔罪了一样。

正想着,就听见她的院子里传来了琴声,久违的琴声确实吸引人,他已经不自觉地抬脚进去了。

眼前的小人儿令他心疼不已,相较他最后一次见,她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少爷...”小九看到了宁楚轩,他驻足在门口看着无言姑娘的眼神,好像又回到之前那个他了。小九摇摇头,他可是冤枉了无言姑娘,还罚她们俩没有饭吃的人!“哼!”

小九转过身挡住了宁楚轩的视线,不让他看乔无言。

一曲毕,小九就要劝说着乔无言回房歇息,却没想乔无言起身还是看见了在门口站着的宁楚轩。她愣住了,多久没见到他了,他都瘦了,却风采依旧。她回过神,行了一礼。

乔无言让小九进去将笔墨纸砚拿出来。这段时间,乔无言和小九沟通已经很少用到笔墨纸砚,就是偶尔教小九写字认字的时候会用上。小九担心,无言姑娘的心又软了,犹豫着进了房间。

宁楚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跟她说什么,想了许久才说道:“最近,还好吗?”

“不好!”小九从里面走出来,正好听到宁楚轩问出口的话,愤愤不平地替乔无言说道,“无言姑娘一点也不好!先前没饭吃,后来没人理,想出去没马车,想拿...”小九住了嘴,她看到乔无言示意的眼色了,不敢再往下说,她们受的委屈实在太多太多,少爷又怎么会明白。

宁楚轩听着,心里更不好受了,他原先以为他惩罚了那些不给饭吃的下人,他们就会收敛一些,可没想变本加厉,对她们这般不好。“是我...是我一开始就没有听你们说,太过相信曾逦...”

乔无言拿起刚刚写下的字条:‘我们过得很好,少爷不用自责。’

“姑娘!”

乔无言看向小九,微微地摇摇头,又接着写道:‘少爷不过是赎我收留我,与我并没有其他关系,相信少夫人也是正常的。’

这一下划清了他们的界限,划得宁楚轩不知道说什么好。

良久,宁楚轩开口说道:“无言,我一定会查清事情的真相,给你一个说法。”

乔无言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地上掉落的叶子,若有所思。宁楚轩也没有再停留,而是转身就走。

他从刚刚进了门后就确定了,他爱的人,是乔无言。

看着宁楚轩走出院子,小九扁着嘴,“少爷这样究竟是什么意思嘛,好像突然又对我们很好了,明明那时对我们大吼大叫的,好像要把我们吃了一样。”

无言用嘴型说道:“他是过意不去,所以才这样的。我知道,在气头上难免会错怪人。”就像自己,明明警惕自己不要再对他动心,可是刚刚在看到他那一瞬间,在心里建立起来的围墙顷刻崩塌。

小说《一生一桃花》 第八十章 明白 试读结束。

关注公众号:说书文学“sshuba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