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

时间:2019-07-31 10:36:31来源:网络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又名《逆天商女傲天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小说试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重生之商妃乱天下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小说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又名《逆天商女傲天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小说试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又名《逆天商女傲天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前世高氏惯会用贤良的表象欺骗世人,而她也受到了蒙骗,不止娘亲的嫁妆全被高氏侵占了去,她自己被作为棋子入宫,甚至因为高氏,她对娘亲竟逐渐忘记,到了最后,谁还记得宁府大太太是她宁诗薇的亲娘,而不是这个雀占鸠巢的外室!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试读:

  胡文倒是个沉得住气的主,只是高氏却有些乱了,“薇儿,这下作的奴才就交给我处理吧。”

  宁诗薇也没有搭理她,只是走到胡文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高氏觉得没有面子极了,她好歹也是宁家现在的主母,被一个小丫头这般看不起,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就算是宁诗薇也不行。

  “大小姐,大小姐,奴才并不是有意冒犯,还请大小姐见谅,只是太太没到,奴才不好擅自做主,现在大小姐要查阅账本,那就查阅吧,奴才绝不阻拦。”胡文这时就算再糊涂也知道该说什么话了,既然高氏想灭了他的口好明哲保身,那自己也不能让她如意。

  高氏的脸仿佛吃了一坨浆糊一样,气的浑身发抖,“你这个狗奴才,什么叫做我还没到就不能查阅账本,来人,给我打!”

  高氏此话一出,之前围观的小厮早就摩拳擦掌,意欲在这个新任主母的面前露个脸,要

  知道以前他们受到胡文的压迫,早就期待着翻身一日的到来。

  且不看新任主母对胡文生了厌弃之心,就是大小姐在之前也是狠狠地落了胡文的面子。

  胡文一看这高氏来真的,当下有些慌乱,而宁诗薇喊了那一句住手便没有其他的言语。

  小厮举着棍棒到了眼前,眼见棍棒要落在身上,胡文再也顾不得拿腔作调,猛地扑倒在地上抱着宁诗薇的大腿呼救:“大小姐救命啊!”

  高氏心中一冷,暗自咬牙,今日胡文若是不除,定是祸患。

  “来人!给我把胡文扯开!你们都是死人不成?看不见胡文意欲迫害大小姐?这该死的奴才,以下犯上,还不给我乱棍打死!”

  高氏眼神阴毒,而那胡文的一颗心像是在油锅里滚上了一遭。他后背冒汗,若不是他机智,怕是刚刚就成了棍下亡魂。

  既然高氏要做这虎狼之人,左右不过是一死,若是能得到大小姐的一丝庇护,或许他还能留下一条命来,如果能咬掉高氏上的一块肉,那便更是大快人心。

  胡文愤恨的抬头,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

  “大小姐,奴才并非有意阻拦,求大小姐饶小人一命,小人定将一切如实告来!”

  “呸,你这个**坯子,竟想要威胁大小姐,薇儿,快到我身边来,小心那些不长眼的家伙伤了你。”

  高氏又急又慌,对着宁诗薇不住地摆手,可宁诗薇并不理会,而因为顾着大小姐,那些小厮也不敢真的上前。

  眼见得到喘息的机会,胡文喘着粗气说道:“大小姐,小人知错了,大小姐,求大小姐救小人一命。”

  “你这话可是当真,若是我护你一命,你定会将一切从实道来?”

  终于,宁诗薇缓缓开口。

  可这话一出,让高氏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而那胡文则是欣喜若狂。

  “大小姐,小人说到做到!”

  “好!”

  宁诗薇冷喝一声,立即将胡文扶了起来护到了身后。

  她望着虎视眈眈的小厮,淡定下令:“你们且退下,太太和我刚刚不过是和胡总管开玩笑罢了,胡总管是咱们宁府的老人,我和太太怎么可能真的为难与他?”

  众小厮惴惴不安的互相对视,这宁府的天,怕是要变了。

  “薇儿,你护着这奴才作甚?他刚刚可是要加害于你,听话,过来,万不能被这小人的话哄骗了去。”高氏一张脸黑到了极点。

  她自知,若是让胡文开口,之前她挪用大太太嫁妆一事定会闹得满府皆知,到那时,不止宁向城会对她心生怀疑,她维持的温良形象也会一去不复返,最重要的是,这宁府还有个老太君在暗中掌握大局,她好不容易才建立的主母威严,定会让老太君打压的丝毫不剩。

  宁诗薇怎么不知高氏心中所想,可她要的,就是让高氏颜面扫地,将高氏彻底扳倒。

  “姨娘,薇儿并非是要护着胡总管,只是薇儿方才想到胡总管可是咱们宁府的老人,掌管着库房多年,而我娘亲的嫁妆也是有劳了胡总管这么多年的照看。”

  宁诗薇笑的一派天真无邪,可这说的话让高氏是越来越不安。

  “虽说刚刚胡总管差点伤到了薇儿,可薇儿此刻一想,其实也能够理解,毕竟薇儿这么不给胡总管面子,况且薇儿也确实是因为心急差点破了咱们宁府的规矩。”

  “姨娘,胡总管其实也没什么大的过错,而我**嫁妆清点还需要胡总管的提点,您瞧着薇儿的面子上,便饶了胡总管吧,我知道姨娘是心疼薇儿,可胡总管一个老人,姨娘随意打杀岂不是寒了下人的心?”

  宁诗薇左一口姨娘,右一口姨娘,在下人的面前是一点面子也不给高氏,她说的话虽然好听,可这所有人都不是傻的,都觉出来这账本一事肯定和高氏脱不了干系。

  瞧着下人们看向高氏探究的眼神,宁诗薇只觉得心里痛快极了。

  前世高氏惯会用贤良的表象欺骗世人,而她也受到了蒙骗,不止娘亲的嫁妆全被高氏侵占了去,她自己被作为棋子入宫,甚至因为高氏,她对娘亲竟逐渐忘记,到了最后,谁还记得宁府大太太是她宁诗薇的亲娘,而不是这个雀占鸠巢的外室!

  高氏不甘的望着宁诗薇,那一口一口的姨娘就像刀子一样割在她的心上,这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丫头分明就是故意,分明就是不把她看在眼里,或许今日的清点嫁妆一事就是宁诗薇早有预谋。

  只是,高氏不解,这宁诗薇前几日还对她算得上恭敬,怎么不过是大病了一场,便会变成如此模样?

  她思前想后,方才锁定了一人,李妈妈!

  这宁诗薇的身边也就只有李妈妈一人,再一想到前几日宁诗薇把大太太生前的仆人要了回去,这件事一定也和这李妈妈脱不了干系。

  这宁诗薇不过是个十三岁的丫头片子,高氏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么一个小丫头会有那样的心智谋略,她眸光一冷,打定主意日后定要寻个由头将李妈妈赶出府!

  只是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让胡文闭嘴!

  

  “薇儿说的极是,方才也是我糊涂了,不过薇儿你且先过来,既然是查点大太太的嫁妆,让我且先陪着你。”

  宁诗薇心生警惕,不愿移动分毫,可高氏早有预料,她悄悄对着自己的心腹丫鬟使了一个眼色,余光瞧见丫鬟的身影离得越来越近,微不可查的轻笑一声:“薇儿,你这孩子,怎么不过来?”

  高氏往前走了一步,宁诗薇只顾着观察高氏,却没想到突然跳出来一个小丫鬟抱住了她。

  “来人啊!大小姐已经被救下了,给我把这惑主的玩意儿打死!”

  高氏的动作又快又猛,宁诗薇被那丫鬟拖到她的身边,胡文被一群小厮团团围住。

  雨点般的棍棒落在胡文的身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住手!给我住手!我看谁敢再动胡总管一下!”

  宁诗薇睚眦俱裂,而高氏轻蔑一笑,“来人,把大小姐送回房里,今日大小姐被胡总管劫持受惊,须得好生休养,胡文,乱棒打死!”

  宁诗薇看着高氏嘴角得意的笑容,心底越来越冷,这人的狠毒,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今日也是她疏忽了,让忠叔带着小厮去查点嫁妆,却只留了春时、秋时两个丫头,混乱

  一发生,两个半大的丫鬟轻而易举的就被制服了。

  只是,高氏若是以为这样就可以堵上胡文的嘴,那可就太小看她宁诗薇了!

  “姨娘,你妄图杀胡总管灭口意欲何为!为何你千般阻挠胡总管带着孩儿查点我**嫁妆,姨娘,你安的什么心!”宁诗薇红着眼眶吼出这一句话。

  春时秋时两个丫鬟恍若初醒,急忙挣脱他人的压制将宁诗薇护在身后。

  而胡文此时听见宁诗薇的大喊,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大喊:“大小姐,太太她被猪油蒙了心,她,她挪用大太太的嫁妆!”

  “住口!住口!给我打死这个口出狂言的**奴才!”隐秘之事被胡文捅破,高氏愤怒大喊,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手里拿着刀子狠狠捅死这坏事的胡文。

  “我看谁敢打死胡文!”

  院子里的丫鬟小厮吓得跪在地上,高氏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库房院子的门前,宁向城满面冰霜,冷冷的注视发生的一切。

  一阵天旋地转,高氏身形不稳,跌坐在地上。

  完了,完了,老爷一定听见刚刚胡文的话了!

  高氏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那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靠近,走到了胡文身边,而老爷的身边,竟然是李妈妈!

  高氏猛地站起身,宁诗薇,这个小**,竟然趁着她不注意偷偷请了老爷过来!

  “胡文,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宁向城望着已经被打的血迹斑斑的胡文,一阵头痛。

  清晨刚用了早膳,他本约了好友去驾马同游,可薇儿身旁的妈妈却跌跌撞撞的冲进来说是有要事禀报。

  这李妈妈说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只说着嫁妆嫁妆,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他昨日才应了薇儿要将她**嫁妆给她,心中一紧,生怕薇儿受了委屈,便跟着李妈妈赶到了库房,可看看,他听见了什么!

  刚刚举着棍棒的小厮早就吓得魂不附体。

  胡文勉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

  “侯爷——”

  “老爷——”

  “爹爹——”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高氏怨恨的看了一眼宁诗薇,踏着小碎步走到宁向城的身旁,而宁向城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宁诗薇红着眼眶,仰着素净的小脸,风一吹,她额前的碎发便飘了起来,露出额头的伤疤。

  宁向城昨日看见女儿还是好好的样子,说不出的乖巧伶俐,可今日却惨白着脸,摇摇欲坠,额头的疤痕更是让他心中大骇。

  他一把甩开高氏的手掌,几步来到宁诗薇的身前,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薇儿不怕,爹爹在这里。”

  宁诗薇仿佛找到了发泄口,一下子扑在了宁向城的怀里:“爹爹,胡总管,胡总管说姨娘挪用娘亲的嫁妆,还,咯,还……”

  宁向城感受到怀里柔软的身子一阵僵硬,薇儿虽然是他的嫡长女,但是却并不见亲近,可一想到薇儿的娘亲刚去世,这孩子正是需要关爱的时候,一下子软了心肠。

  “爹爹听见了,这事,爹爹会给你做主的。”

  宁诗薇干嚎的厉害,其实根本就是雷声大雨声小……

  “胡文,你把事情给我完完整整的说一遍。”

  高氏心灰意冷的看着宁向城牵着宁诗薇走到胡文身边,她堪堪的伸出一双手:“老爷……”

  胡文抬起头,一张脸肿成了猪头,嘴巴也有些歪了,口齿不清的说道:“侯爷,大小姐今天要来清点大太太的嫁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宁向城拔高了嗓音,不耐烦的询问。

  胡文的身子颤了颤,“只是,前几日太太,太太让小人将其中的一部分挪了出去……”

  胡文的话还没说完,高氏便痛哭出声,大声喊冤:“老爷,不是这样的……”

  “砰”的一声,高氏剩下的话还含在口中,就被宁向城一脚踢翻。

  宁向城是当今圣上被册封的阳武侯,曾经也是领军打仗的一把好手,这愤怒下的一脚,正中高氏的心窝。

  高氏被这一脚踹蒙,捂着胸口说不出话。

  “高氏!你就是这样管家的?!当初是谁向我保证会对待薇儿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好啊,好,你就是这样克扣挪用我的薇儿娘亲留下的嫁妆?”

  说起宁诗薇的亲娘戚氏,和宁向城也是青梅竹马,虽说后来二人感情淡了,他养了外室,可对这发妻的尊重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一直到戚氏去世之后,才把高氏抬进府来。

  如今,这刚娶的继室就敢挪用亡妻的嫁妆,这让他如何不气!

  高氏是有口难言,偏偏刚刚被宁诗薇派遣去典对库房的忠叔手拿着红色账本领着小厮去了复返。

  “大小姐,侯爷,老奴有要事要报。”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