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

时间:2019-07-31 10:36:20来源:网络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顾瑾言宁诗薇,主要讲述了:前一世,她被逼灌绝子汤后假死出宫,却被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小说试读: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本热更中的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小说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顾瑾言宁诗薇,主要讲述了:前一世,她被逼灌绝子汤后假死出宫,却被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小说试读:

  完整版—《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文在线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顾瑾言宁诗薇,主要讲述了:前一世,她被逼灌绝子汤后假死出宫,却被车夫推下悬崖大雪封尸!再次睁开眼睛,她重回了十三岁,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小白兔!面对继母陷害,宅中斗争,她坐山观虎!重活一世,她不再依附任何人,在家中周旋立足,在外步步为营,走上从商之路,一代商妃,傲视天下,只因为身后站着那样一个男人……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试读:

  冬夜的风十分的磨人,转眼京都又到了冬季。

  宁诗薇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一觉醒来自己又变回了小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这双白玉般细嫩的手,仿佛从前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而已。

  自己不是死了吗?

  宁诗薇怔了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她还记得自己从那深宫逃出去,再被两个车夫谋财害命,推下山崖,大雪封尸!

  可是现在……

  门“吱嘎”一声,外头走进来一个白色身影。

  宁诗薇转头一看,是她从前的乳娘李妈妈,在她十四岁那年,便被继母高氏寻了由头打断腿发配出府了。

  宁诗薇的眼睛瞪得老大,恍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抓过床边的铜镜,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脸!

  镜子里的脸还是这么熟悉,可她却看出了一些不同,这张脸明显很稚嫩,根本就是小时候的自己。

  我又回来了?

  宁诗薇心中响起了这么一个问题,那自己今年是几岁,娘亲呢,娘亲还在吗?

  李妈妈手里端了碗药,坐到了她的身边说道:“小姐,该喝药了。”

  李妈妈将药碗放在一旁,将宁诗薇的枕头垫高,再将药吹了吹,一勺一勺的喂给她。

  宁诗薇喝着温热的药汁,眼眶渐渐湿润了起来,她真的回来了!宁家,这不是梦,她重活了一世,又回到宁家了!

  宁诗薇看到李妈妈头上戴的白色绢花,不禁留下了两行清泪。

  她重活在了十三岁,娘亲在她十三岁这一年旧疾复发去世了,而她因为伤心过度,在走下台阶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栽了跟头,将脑袋磕破了,还好有头发遮住了,日后才不至于被看出来。

  她摸了摸脑袋的右侧,果然有一个刚结好的疤。

  喝完药之后她又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梦见了很多事,被灌绝子汤,假死出京,大雪纷飞的那天被车夫推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还有那日在悬崖下见到的人,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她已经死了,并且,她重生了。

  她重回了十三岁,回了宁家。

  宁家在京城中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她爹宁向城是世袭的爵位,在京任阳武侯一职,他弟弟也就是宁家的二老爷宁向远是平洲知府。宁家的地位在京城也算是屈指可数了。

  至于宁诗薇,她是大房的长女也是嫡女,地位自然是不一般的,可是她爹在她娘死后没多久就娶了继母。

  她的日子在继母来后就过的不怎么好了。

  她的继母高氏手段也还算是高明,也算是小家碧玉,在她娘没有死之前就已经和她爹好上了,只不过这个女人甘愿做外室,直到她娘死后才被他爹娶进来。

  不过,这也是她的高明之处。这副委曲求全的样子,还算是深得她父亲的心。

  不过这个女人到底有多恶心,大概也只有宁诗薇知道了。她父亲向来不怎么关心家中的事情,对她这个女儿又知之甚少,高氏一手遮天谁也没法管,谁也不知道。

  宁诗薇还有一个祖母,常年吃斋念佛,对她也是极好的。她从前以为祖母疼她爱她,但是,亲手把她送进宫中的,也还是她的祖母。

  李妈妈走后,宁诗薇披着一件厚厚的衣裳起身走到镜前。

  镜中的她一双剪瞳望穿秋水,两眉弯弯,嘴角都带着笑意,虽然年纪尚小,可已经看的出来是个美人。上一世她就是凭借这美貌获得宠幸,也是因为这美貌才招致祸端的。

  宁诗薇打开桌上的胭脂盒,看了一遭,只发现了红色的脂粉。随意点了两点往脸上抹了抹,她的两颊就立马呈现出不正常的红色,连带着整个人的灵气都少了几分。

  宁诗薇对这个效果不甚满意,看来她还是要去外面买一些材料来做涂抹的东西,上一世她在后宫中无聊就喜欢捣鼓这些东西,现在更是手到擒来如吃饭喝水般容易。

  她的容貌,在上一世中是她最大的倚仗,可直到死后的那几天她才想明白,若是风头太盛,她的容貌也必然是自己最大的绊脚石。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宁诗薇瞥了一眼门口,暗中不动声色的回床躺好。

  宁向城在她母亲死后不久就力排众议,取了高氏,而高氏也早早的搬进了宁家,现在她磕破了脑袋,高氏自然要做出一副慈母的样子,好歹也是要慰问她一下的。

  果不其然,在一阵敲门声响起后,高氏带着比宁诗薇小两岁的宁雪莹走了进来。

  宁诗薇满屋子都是一股药味,宁雪莹闻着觉得不舒服极了,皱着眉冷眼盯着躺在床上的宁诗薇,还扯了扯高氏的衣袖小声道:“娘,这屋子里好难闻啊,我们走吧。”

  高氏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遂又牵着她坐到了宁诗薇的床边。

  宁诗薇好似没有听见她刚才的抱怨,只是双眼故作迷离的看着高氏。

  只听高氏开口道:“薇儿前几日磕着了脑袋,现在可好些了?”

  宁诗薇轻轻的点头,笑着回应道:“好多了。”

  高氏又接过丫鬟端来的燕窝,一勺一勺的喂给宁诗薇,且柔声细语的道:“以后都由我来照顾你了,可怜见的。”

  宁诗薇咽下几口送到嘴边的燕窝,表面上一副感动非常的样子,心中却是冷笑连连。前世的她心中自然是感动极了,就凭高氏这副细心体贴的样子,她从前还真以为高氏是为了自己好。

  可是,现在的她可不吃这一套了。宁诗薇笑着答道:“谢谢姨娘,诗薇以后全凭姨娘照顾了。”

  高氏的脸色迅速的僵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喂着宁诗薇喝完了燕窝,又嘱咐了她几句好好休息的话,转头一脸阴沉的走出了房间。

  高氏心中愤懑极了,姨娘?她明明已经嫁给宁向城做了续弦,这丫头虽是嫡长女,可再怎么着也得给她一个面子叫她一声太太才是。可这丫头摆明了就是和她站在了对立面,不想承认她。

  不知道她是蠢还是怎么回事,高氏阴着脸想着宁诗薇,可她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将来还不是要乖乖听自己的话,任自己摆布。

  想到这里,高氏又舒了一口气,把贴身丫鬟翠儿叫到跟前嘱咐了一番:“明日起让账房将太太以前的用度拨一半到嫡小姐那,吃穿都不得克扣了去。”

  翠儿看着高氏有一丝不解:“夫人这是为何,那嫡小姐可是前太太的女儿啊。”

  高氏兀自冷笑了一声:“就是因为她是前太太的女儿,年幼丧母,所以吃穿用度都不能差,省的让外人嚼了舌头。”

  翠儿一听便知嫡小姐今儿说的话引得高氏不满了,如此一来,这明面上的帐做足给外人看了,但是日后高氏的手段一起来,那嫡小姐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此刻的宁诗薇觉得心中畅快极了,她说出那句话,高氏必定会对她有所警觉,但她觉得,那句话不吐不快。

  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宁诗薇了,她要让宁雪莹知道什么是长幼有序,让高氏知道她这个嫡女不是好惹的,走着瞧吧。

  休息了大概快半个月,宁诗薇终于得到李妈**允许可以出门走动走动了。她披着一件厚厚的大红色斗篷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祖母的贴身仆人容妈妈来了。

  “大小姐,老太君说让你收拾收拾,去前厅会客。”容妈妈恭敬的道。

  祖母身边最厉害的人就是这个容妈妈,上辈子,宁诗薇可没少从她手里吃苦头,以至于现在看到她,还有一种下意识想要弄死她的冲动。

  容妈妈看着宁诗薇冷冷的目光骤然一惊,因为她是老太君身边的人,嫡小姐从前看到她总是很柔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嫡小姐今天的目光格外瘆人。

  宁诗薇收起自己躁动的心,随即和颜悦色的对容妈妈说道:“会客?什么客?”

  容妈**目光闪烁了一下并没有说明,只是道:“大小姐去了就知道了。”

  宁诗薇笑得更明媚了,好像一朵初春盛开的花儿一样美不胜收:“是,麻烦妈妈回禀老太君,烦请老太君稍等片刻,待诗薇更完衣就去。”

  容妈妈应了一声,又转头拿起身后小丫鬟托着的衣服递给宁诗薇道:“大小姐,这是老太君给你准备的衣裳。”

  宁诗薇看了一眼,让李妈妈接了过去,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留着容妈妈一个人僵在原地。

  容妈妈脸上有一丝不快,她是老太君面前的老人了,谁也没有给过她脸色看,可嫡小姐今天这样对她!她心里多半是有些不快的,但终究是不敢担上一个奴大欺主的罪名,容妈妈只好愤懑的离去。

  李妈妈随宁诗薇回到了房中,将老太君送来的衣服打开一看,不禁惊叹了一声:“哎呀,好漂亮呀!”

  入目是一件艳红色的袍子,上面金线云罗,两对金色的绢花手艺精湛,一双飞蝶栩栩如生,外头一件淡金色的纱衣更加透出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这料子就算冬天穿起来也暖和的紧。

  宁诗薇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她知道现在在前厅坐着什么人,是宫中来的管事太监。她上辈子的悲惨命运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十三岁这一年,她的母亲去世,祖母贿赂了宫中的管事太监,凭借她的美貌,将她送进宫中去争宠,让宁家袭爵不至于五代而衰。

  这些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当时觉得自己作为宁家的嫡长女,就是应该为家族牺牲,就算祖母提前把她的人生给决定了,她也觉得并没有什么过分之处。

  可是这一世,她却更加向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有瓦遮头、随性而为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大的向往。

  她看着这件衣服,突然觉得刺眼极了,拿起桌上的剪刀,在李妈**惊呼下将它的袖口剪了一个大洞。

  “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呀?这么好的衣服剪了做甚?”李妈妈心疼的抱着衣裳比划了几下,似乎在思考怎么将它补好。

  宁诗薇说道:“我娘才刚刚去世不久,老太君让我穿这么艳丽的衣服去前厅会客,妈妈不觉得蹊跷嘛?”

  李妈妈愣了愣,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宁诗薇一样。

  从前的大小姐可是很听老太君的话的,也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怀疑。

  可这次老太君让大小姐在孝期就穿这么艳丽的衣服,她觉得有些不妥,可也没深入想过。

  但现在连大小姐也看出了问题,她就没办法把事情看的这么简单了。

  宁诗薇看着她纠结的样子又补充道:“李妈妈,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对于我,你也是最清楚不过了。娘亲走了,以后我们在这个家里就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现在走的每一步都要想清楚,谁都不能完全相信,只能靠自己。”

  李妈妈看着宁诗薇异常坚定且清澈的眼神,一时间心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前以为大小姐还小,又深居闺中,不谙世事,可谁曾想她竟然将这后宅之中的关系利害看的如此透彻。

  “可是老太君毕竟是小姐您的祖母啊,她怎么会……”怎么会做什么不利于大小姐的事情呢?

  话音未落,就听宁诗薇开口道:“李妈妈,你还记得怜儿姐姐吗?”

  李妈妈浑身一颤,双目紧闭,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她怎么会不记得怜小姐呢?从前怜小姐还未出嫁时,和大房走的很近,老太君也对她非常疼爱,可是后来,却被老太君嫁给了一个中年男人做续弦。

  那个中年男人是雍州的一个知府,人没什么作为,可家境却颇为殷实。

  他来京中的时候不知道怎的就看中了表小姐,可那男人都已经年近四十了,怜儿才只有二八芳华,而且老太君本来和京中一家小官已经有了口头约定了。

  那家虽然官小,可也算是书香门第,且不说怜儿要许配的那家公子哥那年刚中了探花,前程大好。

  可那雍州知府并不知情,火急火燎的就来宁家下聘,许诺给宁家百亩良田再加特贡的丝绸五百匹,白银五万两。老太君当时便收下了聘礼,一手葬送了怜儿小姐的婚姻。

  原本约定的那家人气不过,但是碍于宁家在京中的势力也不能发作,那原定的老丈人被活活气死在家中,那公子哥也带着他的母亲举家搬离了京城,去了外地任职。

  她永远也忘不了怜小姐走时的眼神,绝望中透着悲凉。怜小姐的眼睛里没有眼泪,但是眼眶却是红肿的。

  而老太君从前对怜小姐有多疼爱,那时对她就有多绝情。怜小姐当时跪在老太君的门前,求了三天三夜,整个人都昏死过去了,就算是这样,老太君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每每想到此处,她就觉得心中冰冷,虽然大小姐是嫡小姐,可谁又能说得准,大小姐以后会不会沦为宁家的牺牲品。

  若是她沦为了宁家的牺牲品,就和怜儿小姐一样,那自己怎么对得起去世的太太?

  李妈妈思索了片刻,目光坚定的看着宁诗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道,“小姐,李妈妈以后会一直跟着小姐的,谁要是敢害小姐,老妈子就算豁出这条命也要跟他们拼到底!”

  宁诗薇心中感动,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让自己和身边的人被人摆布了。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