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本大结局阅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本大结局阅读

时间:2019-07-31 10:36:09来源:网络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主角顾瑾言宁诗薇全本大结局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部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重生之商妃乱天下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主角顾瑾言宁诗薇全本大结局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部古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主角顾瑾言宁诗薇全本大结局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部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重生之商妃乱天下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全本大结局阅读小说试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主角顾瑾言宁诗薇全本大结局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是一部古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重生之商妃乱天下顾瑾言宁诗薇小说阅读,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精选:宁诗薇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她知道现在在前厅坐着什么人,是宫中来的管事太监。她上辈子的悲惨命运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十三岁这一年,她的母亲去世,祖母贿赂了宫中的管事太监,凭借她的美貌,将她送进宫中去争宠,让宁家袭爵不至于五代而衰。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试读:

  此刻的宁诗薇觉得心中畅快极了,她说出那句话,高氏必定会对她有所警觉,但她觉得,那句话不吐不快。

  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宁诗薇了,她要让宁雪莹知道什么是长幼有序,让高氏知道她这个嫡女不是好惹的,走着瞧吧。

  休息了大概快半个月,宁诗薇终于得到李妈**允许可以出门走动走动了。她披着一件厚厚的大红色斗篷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祖母的贴身仆人容妈妈来了。

  “大小姐,老太君说让你收拾收拾,去前厅会客。”容妈妈恭敬的道。

  祖母身边最厉害的人就是这个容妈妈,上辈子,宁诗薇可没少从她手里吃苦头,以至于现在看到她,还有一种下意识想要弄死她的冲动。

  容妈妈看着宁诗薇冷冷的目光骤然一惊,因为她是老太君身边的人,嫡小姐从前看到她总是很柔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嫡小姐今天的目光格外瘆人。

  宁诗薇收起自己躁动的心,随即和颜悦色的对容妈妈说道:“会客?什么客?”

  容妈**目光闪烁了一下并没有说明,只是道:“大小姐去了就知道了。”

  宁诗薇笑得更明媚了,好像一朵初春盛开的花儿一样美不胜收:“是,麻烦妈妈回禀老太君,烦请老太君稍等片刻,待诗薇更完衣就去。”

  容妈妈应了一声,又转头拿起身后小丫鬟托着的衣服递给宁诗薇道:“大小姐,这是老太君给你准备的衣裳。”

  宁诗薇看了一眼,让李妈妈接了过去,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留着容妈妈一个人僵在原地。

  容妈妈脸上有一丝不快,她是老太君面前的老人了,谁也没有给过她脸色看,可嫡小姐今天这样对她!她心里多半是有些不快的,但终究是不敢担上一个奴大欺主的罪名,容妈妈只好愤懑的离去。

  李妈妈随宁诗薇回到了房中,将老太君送来的衣服打开一看,不禁惊叹了一声:“哎呀,好漂亮呀!”

  入目是一件艳红色的袍子,上面金线云罗,两对金色的绢花手艺精湛,一双飞蝶栩栩如生,外头一件淡金色的纱衣更加透出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这料子就算冬天穿起来也暖和的紧。

  宁诗薇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她知道现在在前厅坐着什么人,是宫中来的管事太监。她上辈子的悲惨命运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十三岁这一年,她的母亲去世,祖母贿赂了宫中的管事太监,凭借她的美貌,将她送进宫中去争宠,让宁家袭爵不至于五代而衰。

  这些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当时觉得自己作为宁家的嫡长女,就是应该为家族牺牲,就算祖母提前把她的人生给决定了,她也觉得并没有什么过分之处。

  可是这一世,她却更加向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有瓦遮头、随性而为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大的向往。

  她看着这件衣服,突然觉得刺眼极了,拿起桌上的剪刀,在李妈**惊呼下将它的袖口剪了一个大洞。

  “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呀?这么好的衣服剪了做甚?”李妈妈心疼的抱着衣裳比划了几下,似乎在思考怎么将它补好。

  宁诗薇说道:“我娘才刚刚去世不久,老太君让我穿这么艳丽的衣服去前厅会客,妈妈不觉得蹊跷嘛?”

  李妈妈愣了愣,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宁诗薇一样。

  从前的大小姐可是很听老太君的话的,也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怀疑。

  可这次老太君让大小姐在孝期就穿这么艳丽的衣服,她觉得有些不妥,可也没深入想过。

  但现在连大小姐也看出了问题,她就没办法把事情看的这么简单了。

  宁诗薇看着她纠结的样子又补充道:“李妈妈,你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人,对于我,你也是最清楚不过了。娘亲走了,以后我们在这个家里就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现在走的每一步都要想清楚,谁都不能完全相信,只能靠自己。”

  李妈妈看着宁诗薇异常坚定且清澈的眼神,一时间心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前以为大小姐还小,又深居闺中,不谙世事,可谁曾想她竟然将这后宅之中的关系利害看的如此透彻。

  “可是老太君毕竟是小姐您的祖母啊,她怎么会……”怎么会做什么不利于大小姐的事情呢?

  话音未落,就听宁诗薇开口道:“李妈妈,你还记得怜儿姐姐吗?”

  李妈妈浑身一颤,双目紧闭,仿佛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她怎么会不记得怜小姐呢?从前怜小姐还未出嫁时,和大房走的很近,老太君也对她非常疼爱,可是后来,却被老太君嫁给了一个中年男人做续弦。

  那个中年男人是雍州的一个知府,人没什么作为,可家境却颇为殷实。

  他来京中的时候不知道怎的就看中了表小姐,可那男人都已经年近四十了,怜儿才只有二八芳华,而且老太君本来和京中一家小官已经有了口头约定了。

  那家虽然官小,可也算是书香门第,且不说怜儿要许配的那家公子哥那年刚中了探花,前程大好。

  可那雍州知府并不知情,火急火燎的就来宁家下聘,许诺给宁家百亩良田再加特贡的丝绸五百匹,白银五万两。老太君当时便收下了聘礼,一手葬送了怜儿小姐的婚姻。

  原本约定的那家人气不过,但是碍于宁家在京中的势力也不能发作,那原定的老丈人被活活气死在家中,那公子哥也带着他的母亲举家搬离了京城,去了外地任职。

  她永远也忘不了怜小姐走时的眼神,绝望中透着悲凉。怜小姐的眼睛里没有眼泪,但是眼眶却是红肿的。

  而老太君从前对怜小姐有多疼爱,那时对她就有多绝情。怜小姐当时跪在老太君的门前,求了三天三夜,整个人都昏死过去了,就算是这样,老太君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每每想到此处,她就觉得心中冰冷,虽然大小姐是嫡小姐,可谁又能说得准,大小姐以后会不会沦为宁家的牺牲品。

  若是她沦为了宁家的牺牲品,就和怜儿小姐一样,那自己怎么对得起去世的太太?

  李妈妈思索了片刻,目光坚定的看着宁诗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道,“小姐,李妈妈以后会一直跟着小姐的,谁要是敢害小姐,老妈子就算豁出这条命也要跟他们拼到底!”

  宁诗薇心中感动,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让自己和身边的人被人摆布了。

  

  宁诗薇从柜中拿出一件鹅黄色的衣服,新嫩的颜色仿佛初春的芽儿一般鲜活,穿在她的身上也是美不胜收。

  她拿出一块旧布头,在前几天调试好的颜料上蹭了蹭,然后又在衣服上涂抹开来,鲜嫩的鹅黄色立马就变成了土黄色,看起来脏兮兮的。

  李妈妈也赶紧帮忙,不一会就把那件衣服染成了彻头彻尾的土黄色。

  宁诗薇坐在梳妆台前,又往脸上抹了抹,她的脸上就立刻暗黄的不像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刚从乡下来的姑娘一样。

  她又找出母亲的一只翠绿簪子别在头上,这身土里土气的打扮,怎么看怎么扭捏。

  宁诗薇对着铜镜看了一圈,这才满意的出了门。她走进前堂,远远的看见老太君和一个太监在交谈。

  那太监就是前世将宁诗薇送进宫里的管事太监毛公公,和宁家勾结狼狈为奸,在宫中连连升职,在晚年的时候,还当上了宫内的大总管,算是个人生赢家了。

  宁家也在他的帮助下荣华富贵,一直到她去世,宁家已经成为了京中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了。

  宁诗薇冷笑,换上了一副乖巧的样子,向正在吃茶的老太君和毛公公行了个礼,而后退在一侧,中规中矩的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老太君点点头仔细一看她,竟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本来晴朗的脸色瞬间变得乌云密布,可偏偏又说不出来什么。

  站在一旁的容妈妈心下也惊疑了,她刚才去看大小姐的时候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才一会时间,就这样了?

  老太君的目光又转到了宁诗薇的衣裳上,入目的不是那件自己赏她的金丝绣线罗裙,而是一件黄不拉几的衣裳,将她整个人衬的极为不入流。

  毛公公的脸色也变了,听闻宁家出美人,可谁曾想这最美的宁家嫡长女竟是这么个德行。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眼神中的威胁明显易见,见宁老太君皱着眉头盯着他瞧,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被糊弄了。

  毛公公脸色不快的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冷哼的站起来,用公鸭嗓说道:“宁老太君,咱家想起宫中还有一些事情等着咱家处理,恕咱家失陪了,老太君就不必送了,告辞。”

  说罢,便一摆衣袖,阴着脸朝门外走去。

  老太君本还想说什么,可那毛公公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她,只能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宁诗薇机灵的小眼珠子转了转,转头对李妈妈眨了眨眼,俏皮极了。

  李妈妈这下算明白宁诗薇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刚走的那个公公是宫里的管事太监,而他到家里来指名要见小姐,怕是宫中要进人,按照小姐这种身份,进宫中定是要成候选的秀女的,他今日来说不定就是为此事而来的。

  李妈妈又心有余悸的看了老太君一眼,只见她脸色差的很,手里的一串檀木链被拨的飞快,估计这档子事情十有八九是老太君一手安排的。

  可如果进了宫,那小姐可就真的命苦了。大老爷今年也才三十岁,可皇上今年已经三十有五了,都已经可以做小姐的爹了。

  这跟当初把表小姐许配给那雍州知府有什么区别?李妈妈越想越害怕,若不是小姐机智,怕是又要步表小姐的后尘了。宫中人心险恶,大小姐才这么小,怎么能分得清好坏和是非呢。

  “薇儿,我让容妈妈带给你的那件衣裳你怎么没有穿出来?”老太君含怒问道。

  宁诗薇“咚”的一声就跪了下来,哭着答道:“回祖母的话,薇儿本来是打算穿的,可是那件衣服的袖口有个扯开的大口子,薇儿怕丢了脸面,就没有穿出来。况且母亲刚去,薇儿还在孝期,穿这么艳丽的颜色也是不妥的。”

  宁老太君的脸色稍微缓了缓,这丫头自小乖巧,向来不敢忤逆自己的意思。今天的局也是自己设的,现在这般兴师问罪也是不合情理的,就算这次不能在秀女大选上把薇儿送进宫中,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宁家也有的是人!

  若是自己现在责怪她,怕是这丫头以后和自己生疏了,那就不好控制了。

  想到此处,宁老太君的脸色才算恢复了,正准备让她们下去,不想一旁的容妈妈给自己递了个眼色。

  她转头一看宁诗薇的脸,这蜡黄蜡黄的小脸着实说不出一丝美感,不由皱了皱眉。

  虽说薇儿因着她那不成器的儿媳去世,前些日子大病了一场,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份模样,况且早上容妈妈若是看见她这副样子,也定会回禀自己。

  难道说薇儿的脸上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吗?

  老太君又道:“容妈妈还愣着干嘛,去将薇儿扶起来。”

  容妈妈应了一声,将宁诗薇扶到了老太君的旁边坐着、

  老太君一脸慈祥的笑:“薇儿这些日子受苦了,祖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若是丫头婆子们有什么怠慢的地方,就尽管和祖母说,祖母一定不让你受任何委屈。”

  宁诗薇脸上带着感动的笑,心里却暗自觉着嘲讽极了:“谢老太君惦念。”

  宁老太君取出帕子,将宁诗薇脸上的泪痕逝去,拍了拍她的手背,“回去好生休息。”

  宁诗薇又朝她行了礼,这一趟下来,老太君竟挑不出半分错处,也只能将送其进宫的打算暂且作罢了。

  宁诗薇走出前厅,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还好她脸上涂的是防水的颜料,不然刚才一哭就会露馅了,看来以后还要在这上头花上一定的功夫,以备不时之需。

  宁老太君这会正坐在太妃椅上看着眼前的帕子,上面除了泪渍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她盯着瞧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花样来。

  一旁的容妈妈也很是不解,她今天早上去送衣裳的时候仔细的将衣裳检查了几遍,也没有见衣裳有个大口子。大小姐正在丧期,让她穿这样的衣裳也算是老太君有些理亏,这点也不能再去考证了。

  可是大小姐那张水灵的脸自己早上也是见过的,虽然久病初愈气色差了些,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黄不拉几的,毛公公一看她的脸就吓得赶紧走了。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