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小说在线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小说在线

时间:2019-07-31 10:35:45来源:网络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顾瑾言宁诗薇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已上线。在【奇迹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即可阅读全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小说在线小说试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顾瑾言宁诗薇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之商妃乱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小说在线小说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顾瑾言宁诗薇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已上线。在【奇迹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即可阅读全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小说在线小说试读: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by浮生绘—顾瑾言宁诗薇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已上线。在【奇迹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即可阅读全书章节。今天童话村小说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精选:宁诗薇扫了一眼管事和小厮,瞥见站在一旁的一个微胖婆子,十有八九就是刚才说话的福娘了,看来娘身边的那几个人还没来得及处置。

  重生之商妃乱天下小说试读:

  宁老太君盯着帕子看了半天,心中越来越不耐烦了,冷冷的看了一眼容妈妈,把帕子随手丢给了她:“薇儿的脸是怎么回事,给我下去查。丫头、婆子,但凡在她的病期有克扣大房供奉的,一律拖下去打板子。若是有克扣的多的,就将腿打断发配出府去!”

  容妈妈应了一声,正准备下去又听宁老太君说道:“去把高氏给我叫来!”

  高氏这会正吃着茶,总算熬到那个病秧子死了,以后的日子自己只要慢慢蚕食宁家,荣华富贵的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舒心的很。

  正高兴着,高氏突然收到老太君叫她过去的消息。她虽然心中差异,可也觉得自己没有犯什么错。

  高氏走过来向躺在太妃椅上的老太君行了个礼,宁老太君眼眸微睁:“知道今天叫你来是什么事情吗?”

  高氏想了想如实答道:“儿媳不知。”

  高氏又想到今儿早上宫中的管事毛公公好像来过府上。那毛公公是宫中三年一回的秀女大选的管事,他来府中的目的定是和这个事情有关系,而刚才宁诗薇又来过老太君的房里,该不会是选上了吧?

  见高氏半晌不说话,宁老太君心中本就郁闷,又想到她的出身并没有那么好,城儿先头力排众议的将她娶进府中,到现在也没看出来有什么过人之处,心头窜起一股无名之火:“今日起,大房的事务就不必你*劳了,暂且交给容妈妈吧。前些日子忙,你也累坏了,接下来的日子你就休息一下吧。”

  宁老太君说完这几句话,就闭目躺在太妃椅上,完全不给高氏辩解的机会。

  高氏听后心中一惊,老太君好不容易将府中的权利交给她一半,如今却又收回了,这简直就是在割自己的肉啊。

  高氏站起来,刚要说什么,就听见容妈妈说道:“太太请回吧,老太君乏了,有什么事情下回再说吧。”

  高氏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宁老太君的脸色冰冷极了,若是现在出声,保不齐还会发生什么,只能咽下口中的话,灰溜溜的走出了宁老太君的卧寝。

  她思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难道是毛公公没看上宁诗薇?大概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可这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

  宁诗薇在房中休息了几日,都只有李妈妈伺候,不禁疑惑了起来,她先前的几个丫头呢?按理说大房人丁虽然不兴旺,可怎么着她也是嫡出的大小姐,就一个婆子伺候着也太磕碜了点。

  把李妈妈叫到跟前,宁诗薇细细的问起了她先前的情况,毕竟小时候的事情,她都记得没那么清楚了。

  李妈妈说原来房中还有几个太太生前从娘家带回来的人,但是在前几日的时候,被高氏派过来的一个婆子寻了由头,给发配到杂物房去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受苦呢。

  宁诗薇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高氏派来的婆子,她好像还是有点印象的,好像叫什么福娘。

  高氏大权在握之后,封了这个福娘当管事的婆子,就连后来李妈妈被打断腿脚,也是她命人做的。

  想到这里,宁诗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领着李妈妈直奔管事的地方。

  宁府中,杂物房的杂役日子过得是最苦的,什么活都要干。娘生前从家中带过来的人可都是她的心腹,就这么被福娘发配了去做苦力,虽然上一世宁诗薇心中也有不服,但是终究因为年纪小再加上丧母,也就没这么多心思去整这些子事情了。

  可是这一世就不一样了,娘生前房中的心腹是她的人,她就不能让她们在这种地方受苦!

  宁诗薇走了一会才赶到了管事处,李妈妈正要走进屋里通报,却被宁诗薇一把拦下。

  李妈妈不解的看着宁诗薇,只见她挥了挥手示意自己退下,而她却悄悄的贴着墙根仔细的往里面听。

  李妈妈也学着她的样子,探着头往窗户里头张望,里面一男一女正在对话。

  “良总管,那几个丫头婆子在你这里还老实吗?”一个尖锐的女声问道,语气中多有不屑,且傲慢的很。

  “呵,那个婆子还算老实,那两个丫头却是个有成算的,成天想着怎么跑出去给大房的小姐通风报信,不过还好被我给拦了下来。要不是能卖上几个钱,我早就将她们那一身细皮嫩肉给打烂了!”那个被唤作良总管的男人嚷嚷道。

  尖锐的女声听闻这话便笑了起来:“这两个丫头竟然这么不老实,那就找两个理由随便发卖出去,钱都交给良总管你了。”

  良总管道:“那这钱我就收下了,大房剩下那两个人我也会好好招待的。”

  那个尖锐的女声顿了顿,随即又说道:“就算这两个丫头跑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大房那个病秧子小姐能成什么事?现在管事的人可是太太,一个没了**小姐就跟雏鸟落到猎人手上一样,将来还不是要成为太太的棋子,任人摆布?哈哈……”

  李妈妈听了怒火中烧:“这两个该死的奴才!竟然敢这么编排大房,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宁诗薇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李妈妈,稍安勿躁,我们进去会会她们。”

  ……

  总管良田顺听见大小姐过来,紧忙迎了出来,福娘这时也正好在这商量怎么处置这一批人。

  良田顺纳闷,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今天怎么有闲情逸致往他这管事处来。

  宁诗薇扫了一眼管事和小厮,瞥见站在一旁的一个微胖婆子,十有八九就是刚才说话的福娘了,看来娘身边的那几个人还没来得及处置。

  “大小姐大驾光临,不知所谓何事?”良田顺恭敬的道。

  宁诗薇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听说前几日我房中的那些小厮丫头和婆子犯了事,不知道是什么事,我就过来看看。那些丫头婆子呢?带上来给我看看。”

  良田顺和福娘对视了一眼,只见福娘轻轻点了点头:“大小姐稍等片刻,小全,去把人给带过来,大小姐里面请。”

  

  宁诗薇没有答话,而是牢牢的盯着福娘:“不用了,我今天就是过来看一看。这院中宽敞,就坐这里吧,福娘,给我去搬张凳子过来。”

  福娘愣了愣,随后才发觉大小姐是在指示自己。这院子中的小厮不少,为什么偏偏叫她,看来今天这大小姐是有备而来,要故意针对她了。

  福娘扭捏了一下,心中一万分不愿意,她好歹也是府上的管事婆子,高氏都没有对她这样呼来喝去的,凭什么这么一个年纪尚小的丫头对她指手画脚的。

  宁诗薇见她不动,便知她心中郁闷,转而一笑:“怎么,你不肯?我这个嫡小姐说话这么不好使,还叫不动你这个婆子了?”

  说到后头,宁诗薇的声音拔高了起来,院子里的小厮有不嫌事大来看热闹的,一下子人就多了起来,福娘顿时觉得没台面极了。可太太今天刚吩咐下来,说要待大小姐好一点,她要是现在不听就是拂了太太的面子,回头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自己呢,还是忍一时吧。

  福娘极不情愿的给她搬了张凳子过来,宁诗薇满脸笑容的坐下了,李妈妈遂站在一旁,主仆二人就这样等着。

  良田顺看着她们,其实也没把她当一回事,虽然宁诗薇是府中的嫡小姐,但是毕竟年纪还小,平日里也不管这些事情,说不定这回只是心血来潮,想过来凑凑热闹罢了。

  大房的那几个人早就给安排好了活计,就算宁诗薇现在来了,也不能将他们带回去,顶多大骂几句,他也是吃得住的。

  没一会,小厮就带着几个人穿着粗布衣裳的人走了过来。

  两个丫头,一个婆子,还有一个以前在大房管事的男人。

  宁诗薇对他们还有些印象,那两个丫头是先前在她房中伺候的贴身丫头,一个叫春时,还有一个叫秋时。春时的手脚勤快,秋时则长得要好看些,人也机灵些。

  还有一个婆子是秦妈妈,为人稳重,是娘以前的贴身妈妈,是娘从前出嫁过来的娘家陪嫁随从。

  那个男人则是忠叔,是娘家陪嫁过来的账房先生,今年已经快五十岁了。

  一群人见了大小姐都有些激动,可碍着良田顺和福**威压,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家小姐。

  “大小姐,人带到了,要打还是要发,您看……”良田顺问道,顺眼看向宁诗薇。

  宁诗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双眼眸生的恍若星辰,明亮而又璀璨,看的良田顺和福娘心里直犯嘀咕:“听说他们先前犯了事,良总管可否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良田顺回答道:“回禀大小姐,这几个丫头婆子还有这个男人,先前偷了大小姐房里的首饰被人逮到,这才被发配到这里来的。”

  “你胡说!我们才没有偷!”春时和秋时一听到良田顺的话就开始反驳。

  良田顺皱了皱眉:“还敢狡辩,做着腌.臜勾当的下.*东西,给我架起来打!”

  两旁的小厮抓住她们,作势就要打嘴巴子,却听宁诗薇道:“等一下,良总管说她们偷东西,那她们偷的东西呢?”

  良田顺看了一眼福娘,只见福娘从袖子里掏出几个碧玉镯子和两根金钗步摇,还有一对手捻核桃说道:“大小姐,这便是她们从房里偷出来的赃物,都是大太太生前的嫁妆。”

  宁诗薇看了一眼李妈妈,李妈妈低声说道:“小姐,这些东西的确是太太房中的嫁妆。”

  福娘听闻,得意的一笑,转头看向那两个丫鬟,眼中挑衅的意味很是明显。

  良田顺看她拿出了东西:“大小姐,这几个手脚不干净的要教训教训他们,才会长长记性!”

  说着,又给小厮使了个眼色,还要下手。

  “不用打了!”宁诗薇平静的看着福娘手里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我送给他们的,不是他们偷的。良总管,你说有人看到他们偷了这些东西,那个看到的人呢,把那人交出来,什么不好学要学人诬陷,我看那人才是贼。”

  福娘一看,正要开口,却听宁诗薇道:“还有你,福娘,这奴才偷了东西,你搜到这东西不上交给主子,还捏在手里干嘛?难不成当我好糊弄,想一并私吞了?”

  宁诗薇虽然年纪尚小,可说出来的话却句句占着一个理字,良田顺顿时哑口无言,只能干巴巴的站着,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福娘本来看宁诗薇前些日子病了,太太又让她管着嫡小姐,于是想着去房中偷带些好处出来,但这几个人一直妨碍着她,她只能顺走一些首饰,顺便把大房的一众人给处置了。

  反正大太太已经去了,大小姐年纪还尚小,自己背后的靠山又是高氏,处置几个丫鬟婆子也没什么事情。

  可没想到先前这文文弱弱的大小姐,竟然是个厉害的角色。

  福娘一时间失了方寸,才栽了个跟头:“大小姐,这碧玉镯子还有这步摇可是金贵的玩意,还有这手捻核桃也稀奇的紧,怎么会这样送给他们这些下人呢?”

  宁诗薇斜了她一眼,遂冷冷的笑了一声,颊边露出两颗动人的梨涡,笑得人畜无害:“福妈妈说笑了,这既然是我房里的东西,我想赏给谁还需要经过妈**同意吗?妈妈说好听了是大房的管事婆子,说的难听点,根本什么都不是!我做事还不需要经过你的首肯,我房里的东西,想赏给谁就赏给谁,我做事难道还需要一个奴才来同意吗?”

  这几句话,宁诗薇讲的一句情面也不留,福**脸本来讪讪的,现在被气得一阵红一阵白,捏着那些首饰的手也直直的发紧。

  这大小姐,分明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好歹也是大房的管事婆子,什么时候被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黄毛丫头训过,当下忍不住脾气作势就要发作。

  “大小姐说笑了,大小姐做事自然不需要福娘来管,但是太太嘱咐过福娘,要福娘好好照顾大小姐。若是大小姐轻信贼人,把大太太留下来的嫁妆搬空了,福娘不仅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大太太,也对不起太太对福**嘱咐。”福娘将脸抬的高高的,拿着高氏和宁诗薇已经去世的娘来压她,心中得意,就算她再厉害,也不能忤逆高氏的意思吧。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