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8 01:10:12来源:网络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 莫丛连枝大结局完整版资源,《恨不相逢未嫁时》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恨不相逢未嫁时莫丛连枝小说阅读,恨不相逢未嫁时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 莫丛连枝大结局完整版资源,《恨不相逢未嫁时》是一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 莫丛连枝大结局完整版资源,《恨不相逢未嫁时》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恨不相逢未嫁时莫丛连枝小说阅读,恨不相逢未嫁时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恨不相逢未嫁时》大结局在线阅读 莫丛连枝大结局完整版资源,《恨不相逢未嫁时》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恨不相逢未嫁时莫丛连枝小说阅读,恨不相逢未嫁时小说精选:莫丛从容不迫地说:“容小姐,打我确实可以为连枝出气。但这样,我就会不开心。容小姐本事大,莫某本事也不小,我们这么耗下去,你觉得,难受的是谁?”

  恨不相逢未嫁时小说试读:

  连枝拼命摇头,想解释:是这个人要强|奸我,我是正当防卫……

  但是她发不出声音,手上有血,还拿着带血的水果刀!

  一路都昏昏沉沉,直到坐在审讯室,连枝脑袋还在发懵:江似梦骗她去病房,还提前报警?既然江似梦是针对她,容榕应该是没事。

  江似梦一个知名画家,敢闹到**局?还是有莫丛兜着?

  莫丛……

  想到莫丛,连枝忽然沉静下来,面对**的询问,表达自己不会说话。

  **把记录本推到她面前,“我问,你写。”

  连枝全都照做,手上还有腥气的血渍,总要发抖。

  **问完,也不说怎么处理她,把她关进了看守所。

  三天后,连枝终于见到容榕。

  容榕完好无损,她松口气,询问事情的进度。

  连枝三天没换过衣服,手上还有残存的血迹,面容更是憔悴。容榕见到这样,心疼不已,又暗自庆幸没有喊师傅过来。不然师傅那么疼连枝,不知道气出什么病来。

  “那个男的叫王勇,没死,但是失血过多,还躺在医院养着。他不认要侵犯你,江似梦更是圆滑,说用我骗你是个恶作剧,你找错病房了。我不信你会找错地方,肯定是江似梦这个小三换了病房号诱导你。

  最可气的是你老公,你被关在这里受苦,他不管不问!倒是帮着江似梦周转,这**就那晚被**问几句话,然后就没事人似的。今天还是她的画展呢,莫丛还是神秘嘉宾呢!真是渣男*女,天生一对!

  师傅不放心你,还去连家找**妈!**妈更是极品,视你为蛇蝎,跟你撇清关系,把师傅赶了出去!我气不过,请了律师才知道,因为莫丛从中作梗,你这个简单的事情,变得十分棘手。”

  连枝垂下眼:果然是莫丛啊。

  看到连枝变得落寞,容榕忙说:“不过你放心,我会带你出来的!根本不是事!”

  “你确定?”

  低沉凉薄的声音,横**来。

  连枝和容榕同时望向声源,看到衣冠楚楚的莫丛。

  相比悲凉呆坐的连枝,容榕起身冲向莫丛,攥紧他的衣领。

  莫丛从容不迫地说:“容小姐,打我确实可以为连枝出气。但这样,我就会不开心。容小姐本事大,莫某本事也不小,我们这么耗下去,你觉得,难受的是谁?”

  当然是连枝!

  连枝不会说话,本来就吃亏。如果跟那种穷凶恶极的嫌疑人关在一起,多待几分钟都是受罪!

  松开莫丛,容榕咬牙切齿,“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莫丛走到连枝对面,看到她的惨状也没起波澜,毫无感情地说:“只要你答应我个条件,我就让你出去。回莫家。”

  连枝用手语问:什么。

  “江似梦怀孕了,我要让她住进莫家。你这个莫太太向来没什么用,连孩子都是江似梦先给我生,你本来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的。但我想起你这个哑巴特别会装可怜,还是要逼一逼你。”

  

  容榕先发飙:“莫丛,你什么玩意!你结婚只是为了生孩子?连枝是你的生育工具吗?你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接小三回家的事,你也做得出来?”

  莫丛听不见似的,灼灼目光望着连枝。

  连枝当然不愿意!

  不说她对莫丛还存有那么一丁点幻想,即便是为了她坐稳莫太太的位置,也不能让江似梦这样有心机、会装可怜,还特别才华的女人进莫家。

  但是她没办法。而且容榕还在,她要是跟莫丛起冲突了,怕容榕又为她闹事,连带着师傅要担心她。

  最终,连枝倔强地用手语回答:我愿意。

  “连枝,你怎么可以答应!莫丛这种人渣,你为什么不离开他!”容榕抽到连枝身边,激动地摇着她。

  莫丛不受影响,公事公办的态度,“你写份保证书。”

  “莫丛!”

  容榕松开连枝,愤怒地喊他名字。

  莫丛懒得给容榕脸色,只把拟好的协议推到连枝面前,“写保证书,或者在协议上签字。”

  连枝根本不看协议内容,飞快地签下名字。

  莫丛收好协议,望向她时多了分笑意,“莫太太,欢迎回家。”

  要不是连枝抱着容榕的腰,容榕又想去打莫丛,只能冲他离去的背影骂:“这样恶心的家,谁愿意回!”

  容榕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里容得下朋友被这么欺负?

  等莫丛离开,她就冲着连枝来了。

  “连枝,你到底为什么啊?就算你家里对你不好,你还有师傅还有我,为什么要留在莫家,任凭莫丛和那个*小三羞辱?”

  连枝忍着心中酸涩,慢慢用钢笔在便利贴上写:容榕,我爱莫丛。

  容榕满腔的怒火,就这么被堵住,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爱谁不好?你觉得莫丛会爱你吗?你觉得你这样做一个B市人人看笑话的莫太太,就是爱莫丛了?”

  事实上,连枝死犟着,无非是觉得连菲儿欠了莫丛,家里人又需要莫丛的资金。

  但她能这么跟容榕说吗?

  她继续写道:容榕,我好累。我在这里没睡过觉,害怕别人欺负我。

  “我送你回家。”容榕妥协。

  在连枝的坚持下,容榕不情不愿地把她送回莫家。

  告别之际,连枝抓住容榕的手,叮嘱:你不能告诉师傅我过得不好,知道吗?

  容榕心里有气,但实在可怜连枝,点头答应。

  “太太,你回来了!”林婶在大门处迎接她,走近看清路灯下她的狼狈,心疼地惊呼,“太太,你怎么成这幅样子了?”

  想到狐假虎威在家里立威的那位,林婶摸了摸连枝消瘦的脸蛋,“太太,你真是……”

  “太太,我们先泡个澡。瘦了这么多,是不是在那里饿坏了?我去给你做饭。”

  连枝点头,十分感激林婶的善意。

  玄关处,江似梦穿着性感睡衣,故意扯得露出右肩。看到林婶和连枝,她趾高气扬地吩咐:“林婶,你怎么把她领进来?莫丛说了,从今天起,连枝睡地下室。”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