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17 11:02:06来源:网络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玖陆文学为大家提供绝剑天下全文免费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绝剑天下精选:灵武世界,以武为尊,分为灵武境,玄武境,元武境等境界。弱者巨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玖陆文学为大家提供绝剑天下全文免费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玖陆文学为大家提供绝剑天下全文免费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绝剑天下精选:灵武世界,以武为尊,分为灵武境,玄武境,元武境等境界。弱者巨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试读:

  绝剑天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玖陆文学为大家提供绝剑天下全文免费阅读,章节完整更新快,绝剑天下精选:灵武世界,以武为尊,分为灵武境,玄武境,元武境等境界。弱者巨力千斤,强者遁地飞天。昔日灵武世界,九重仙界,三十六天界,七十六地界,百万人界。后被天外一剑斩断天地两界联系,致亿万生灵终生不可飞升。

  绝剑天下小说试读:

  然天资之辈,不甘沉沦,以大神通造七步桥,连接下界,寻求生机,却也激起万般劫难。

  在这暗潮汹涌之际,红月大陆的五大国、三大宗,则依旧偏安一隅。

  ……

  景国,五毒宗,禁闭崖。

  禁闭崖顶,以配有四位守卫的铁门为界,隔断禁闭牢房与外界的联系。

  时值午日,一位手持灵草的黑袍少年从牢房内部推开厚重铁门,因光暗交替,以手遮阴,引得守卫微微皱眉。

  “又是你?既已刑满一个月,就赶紧滚,别老在这骗吃骗喝!”

  陈夏闻言,放下手掌,低头苦笑。

  骗吃骗喝?若不是为了妹妹的凡毒草,我又何必遭受如此之苦。

  “麻利点,每隔三五个月就来一次,就这么喜欢背锅?”

  守卫弟子眉头再皱,推了陈夏一把,骂骂咧咧地道。

  在五毒宗里,替人‘坐牢’这件事,被行里的人成为‘背锅’。而陈夏,已经是背锅界的老手了。

  这并不是陈夏愿意背锅,而是因为他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在红月大陆,一个灵武二重的废材,又怎么可能有什么收入。

  而没有收入,那妹妹的毒不就……

  陈夏长叹一声,迈步离去。

  “嘿,听说那小子以前还是个天才,怎么沦落到如此地步?”

  “听他们陈家吹,区区奴役家族,族中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身中天绝毒,怎么可能出过天才。”

  “说的也是,若陈夏真是天才,那我岂不是绝世妖孽?哈哈哈!”

  陈夏闻言,身形骤然一停,拿着凡毒草的拳头紧紧相握。

  在陈夏遥远的记忆中,他也是辉煌过的,但十年前的一场意外,让一切都改变了。

  天才陨落,这就是当时陈家的大新闻。

  自那之后,陈夏就开始频繁遭受族人的打压欺凌,若不是大哥和父亲护着,恐怕还没进五毒宗,自己就已经身死。

  昔日记忆涌上心头,让陈夏长长叹息,足足片刻后,他才低着头,重新迈开步子。

  只是这时,他的背影已经弯曲了几分,步子迈得格外沉重。

  “不许你们这么说陈夏!”

  然而陈夏前脚刚迈,前方就突然响起一道悦耳的呵斥之声。

  人随声到,一位身穿蓝色外袍,年约十七岁的妙龄少女,皱着眉头,赶到陈夏身旁。

  “陈彤师姐。”

  守卫见到来人连忙低头,这陈彤可不比陈夏,她可是外门弟子,自然不能得罪。

  陈夏听得声音,心中一惊,连忙勉强自己露出笑容,抬头问道。

  “陈彤姐,你怎么来了?”

  看着对方的笑容,陈彤心疼地摸了摸陈夏的脸颊。

  青梅竹马十余年,对于陈夏的小习惯,她心知肚明。

  “你啊,就知道逞强。都说多少次了,缺药就和我说,别老去做这些事,最近宗门查的严,指不定哪天就被赶出山门了。”

  “没……没有的事,陈彤姐你误会了,这次真是我自己犯事了。”

  自从陈家成为五毒宗的奴役家族后,其历代子孙都身具天绝毒,唯有五毒宗的药草可缓解此毒,否则必死无疑。

  也就是说,对于陈家人而言,药草就是命!

  而陈夏又如何能做出向陈彤姐索要药草之事,那简直就是减她寿命,害她性命。

  “说谎!”

  对于陈夏的品德,陈彤深信不疑,她的黛眉微皱:“又是陈正让你背锅的,对不对?”

  陈夏紧握的拳头突然‘呲’的一声,流出鲜血,那是因为太过用力,指甲陷入肉中所致。

  陈正乃是陈家老大的儿子,而陈夏则是陈家老三的儿子,从小就经常被其欺负。

  

  这种欺凌,在陈正成为五毒宗的外门弟子后,变得更加严重。

  每一次陈正犯了门规,他就会以一株凡毒草的代价,让陈夏强行背锅。

  若不是因为妹妹,因为凡毒草,陈夏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陈彤见到陈夏这幅模样,心疼地叹息道:“哎……我知你是为了残疾的妹妹,只是她已拖累你十六年,现在也该为自己考虑了。”

  陈夏摇了摇头,温声道:“陈彤姐,不必再劝,我是不会放弃妹妹的。”

  言语虽温和,但语气与神情却极其坚定。

  “你,你怎么这么固执!树挪死,人挪活……”

  陈彤见其心意已决,又急又气。

  若不是妹妹这个累赘,哪怕成为废材,你也应该是外门弟子了,如此,我们的结局也不至于……

  陈彤长长叹息一声,看着陈夏消瘦的身躯,转而从怀中取出一物:“罢了罢了……我也不再劝你,不过这东西你必须收下。”

  陈夏低头一看,顿时大惊。

  “地毒草?!”

  地毒草乃是凡毒草的高级品种,一株的药力,可比十株凡毒草。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

  陈夏连忙将药草推了回去。

  地毒草不比凡毒草,乃是外门弟子一年一次的福利,极其珍贵。

  而眼前这株,若所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陈彤姐今年的福利份额。

  一想到这,陈夏便感到心中暖洋洋的。

  在宗门之中,唯有陈彤姐关心自己,其他陈家之人,要么冷漠无视,要么嘲讽羞辱,若自己有一天强大了,定要好好保护陈彤姐。

  “让你收着就收着,算我借你的。”

  “不可,陈彤姐现在灵武五重,正是需要灵草巩固修为之时……”

  两人你推我往,竟一时争执不下。

  “哎哟,既然你们如此姐弟情深,不如就将这地毒草交予我吧。”

  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

  陈夏闻声望去,只见一位白衣少年,正阴沉着脸,紧紧地盯向自己。

  “陈正!”

  陈夏脸色一沉。

  陈彤闻声,转身一看,也是黛眉紧皱,声音徒然变冷。

  “你来干什么?”

  “怎么?我来看看我未婚妻,不行吗?”

  陈正的脸色阴沉如水,声音冰冷阴寒。

  话音刚落,陈正微眯的双眼就闪过一丝暴虐的戾气,手臂猛地往前一伸!

  “我未婚妻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陈夏,还不给我把狗爪放开!”

  手臂伸展的速度并不快,似是吃定了陈夏不敢反抗一般。

  望着陈正逐渐接近手臂,陈夏内心陷入剧烈的挣扎,最终一咬牙,一把将地毒草接入怀中。

  “陈彤姐的东西,可不是你的!”

  陈夏此举,出乎陈正的预料,让其反应不及,不仅抓了个空,连身体都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这**竟敢反抗?!

  短暂地愣神之后,愤怒便充斥全身,陈正当场抬手,怒喝道:“**玩意,竟敢抢我的东西!”

  两人这番动作极快,一旁的陈彤此时才刚反应过来,见陈夏收下药草,顿时脸色一喜,随后身形一移,挡在了陈夏与陈正的中间。

  “陈正,管好你的嘴巴,我还不是你的人,也绝不会是你的人,别以为在宗门,我就不敢打你!”

  陈正闻言,怒气再涨,却不敢发作,陈彤的实力乃是灵武五重,而他却只有灵武四重,若不是大哥和父亲实力强悍,说什么也是弄不到这门亲事的。

  “陈彤,就算你给了这**地毒草,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就是**,这辈子连成为外门弟子都是奢望。”陈正收回手臂,冷笑道:“难道你以为他还是曾经的天才?还指望他能娶你不成?”

  陈彤俏脸微不可查地闪过一丝羞红,随即朝陈正冷喝道:“闭嘴!他能不能娶我,与你何干!更何况,若是陈夏真的能成为外门弟子,你又作何表示?”

  

  “哈哈哈!”

  灵武二重的**能进外门?天大的笑话!

  陈正虽在笑,但神情中充满不屑和鄙夷。

  “笑话!若陈夏真成为外门弟子,我陈正就把名字倒过来写,改名陈反!”

  五毒宗的外门弟子考核非同小可,虽说灵武二重就可参加,但没有灵武四重的实力,是绝无可能通过的。

  “就这样?亏你说得出来口。”

  陈彤居高临下,面露鄙夷之色。

  我堂堂陈家少爷竟然被自己的未婚妻给小看了?!

  血气上涌,一股怒意被憋在胸口,让陈正不吐不快。

  当场,他就将刚刚到手不久的天毒草拿出,怒喝道:“那我就再赌上父亲今年给予的天毒草!”

  天毒草?!

  陈夏和陈彤皆是一惊。

  这天毒草可是比地毒草还要高级的存在,足足抵得上十株地毒草,普通人绝对没有希望获得。

  “有了此物,说不定就能帮陈夏恢复天才之资!”

  比起陈夏的惊讶,陈彤想得更多,她伸出玉手,就想接过这株天毒草。

  但陈正却是立刻将手一收,冷笑道:“怎么?想空手套白狼?”

  “那你想怎样?”陈彤脸色一沉,问道。

  “我想怎么……”陈正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陈彤的娇躯:“我要你提前陪我一晚。”

  “陈彤姐,不可!”

  听得条件,陈夏脸色大变,再也按耐不住,连忙来到两人的中间,朝陈正吼道:“陈正,你要赌就与我赌,拿陈彤姐做条件算什么本事!”

  “**,给我滚开!”

  “陈夏,让开。”

  陈夏没想到此举,非但没能阻止赌约,反而激起两人的赌兴。

  “怎么,不敢?”陈正抬首冷笑。

  “有何不敢!”

  陈彤的回答,让陈正面露错愕,随即就是狰狞之色。

  “你就如此信任这个**?”

  “那是当然!”

  陈彤回答的斩钉截铁,柔情似水的目光深深凝视陈夏:“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哪怕是现在?”

  “哪怕是现在。”

  陈正听得未婚妻的回答,怒火冲天,好似头上戴了顶绿帽一般恶心。

  “好一对狗男女,不过我陈正最喜欢做的就是拆散有情人。”

  “陈彤,我只要你的人,不要你的心,还有一个月就是外门考核,我等得起。”

  *女人,你要这天毒草,还不是为了陈夏这**。

  明明与我有婚约在身,却还与他纠缠不清,真当我不敢下杀手不成?

  陈夏,你也别得意,替我背锅的报酬,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陈正阴狠的目光在陈夏的凡毒草上停留了片刻,这才转身离去。

  等到陈正一走,陈夏顿时急了,这场莫名其妙的赌约若是输了,陈彤姐岂不是要……

  “陈彤姐,你这是为何,你明明知道我……我……”

  陈彤微笑摇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陈正碰我的。”

  陈夏闻言,脸色一喜,细思片刻,又疑惑地问道:“那你要如何脱身?”

  陈彤斩钉截铁地回道:“我会在他碰我之前,就先自杀。”

  “什么?!”陈夏脸色大变,急忙道:“陈彤姐,不可如此!”

  但陈彤却是摇头:“这是我和陈正的赌约,与你无关,我意已决,不要再劝。”

  陈彤说完,便朝外离去,突然似是想到什么,身形一顿。

  “陈夏,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完成考核,成为外门弟子。”

  “如若不然,今年年底我就将嫁给陈正,如此,此生还有何意?不如早些了断。”

  “记住,那株地毒草是给你的,不是给你妹妹的!”

  陈彤回头深深地凝望陈夏片刻,这才终于离去,只是背影却再无往日的英气,变得有些单薄。

  陈彤姐……

  陈夏摸着怀中的地毒草,突然感到异常的沉重,紧咬嘴唇,咬破皮肤,流出鲜血而不知。

  为什么十年前天外流星之日,我要外出寻宝。

  如若不然,我也不会被断剑刺入身躯,成为**。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