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

时间:2019-07-17 11:00:22来源:网络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陆景霆沈慕晚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已上线。在【奇迹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重生贵妻:霸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小说试读: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陆景霆沈慕晚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贵妻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小说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陆景霆沈慕晚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已上线。在【奇迹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重生贵妻:霸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小说试读: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by三月燕—陆景霆沈慕晚小说在线阅读,新书《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已上线。在【奇迹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即可阅读全书章节。今天童话村小说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小说精选:陆景霆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室内开了暖气,他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下身着西装裤,简单的搭配,却勾勒住他修长的身材,气质更是堪称完美。

  重生贵妻:霸道权少放肆宠小说试读:

  “说这句话之前,先想想自己是不是诚心的。就算是合作,我也不会接受一个,整天想着其他男人的女人,明白了?”

  陆景霆云淡风轻地丢下这么一句,从来没被拒绝过的沈慕晚脸上,立刻有着恼意。

  论年龄,她是比他小很多,但前世她死去的时候正好是二十八,这个男人还挺能端着的,拽什么拽?

  宴会还未结束,陆景霆就离开了,沈慕晚看着那个桀骜不驯的背影,微微愣神。

  重生之后,她宁愿一开始就是个交易,也不愿意再把真心交付任何人了。

  宴会结束后,许均航沉下脸,走到沈慕晚面前,显然,对于今天她不按常理出牌,他很是生气,这破坏了他完美的计划。

  “慕晚,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沈慕晚并没有像平时那样立刻急于解释,而是冷冷地瞥过许均航。

  对方似乎有被这冷冷的目光惊讶到,明明之前两人谈的妥妥的,他还等着沈慕晚解释,谁知道她竟然这个态度,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而且沈慕晚看他的目光,也似乎和从前的迷恋不同了,总觉得这个单纯的女人,她的目光不再那么清澈。

  “刚才,你都敢当着我的面,跟陆少眉来眼去,你把我许均航当成什么了?”

  一直以来,许均航在她面前都是高高在上,他一味享受她的付出,自己心里却冷若冰霜,所有的宠溺都是逢场作戏。

  想到过去的种种,沈慕晚不觉红了眼睛,她就这么跟他死犟着对峙,过了许久,她哽咽道。

  “均航,为什么我觉得你没想象中的那么爱我?是我错意了吗?一直都是我在为了你,和父母作对,我担心地睡不着吃不下,你呢?你为我做了什么?”

  许均航的眼中有些异样,是沈慕晚发现了什么?还是……

  “这几天你都没联系我,我一气之下,就走向了陆少,我只不过是想气气你,证明你是真的爱我,可你就只知道对我凶!”

  沈慕晚的话,一半是真心,一半是假意,她并不想此刻跟许均航摊牌。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的机会,她就要好好把握,让许均航付出应有的代价!

  害死她的,她一个都不想放过,她再也不想当软弱的小草,任人踩踏了!

  就是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成熟,家境太好,被所有人捧得高高的,导致她骄横,许均航喜欢的一直都是懂事的,聪明的,识相的女人。

  沈慕晚这种女人,漂亮倒是漂亮,却要男人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满足她的脾气。

  但眼下,许均航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好言好语劝道。

  “你就知道我不担心了?人人都说我配不上你,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好意思眼巴巴地去求娶你,况且,这样只会让你父母更加反感我。”

  理由倒是很多,沈慕晚强忍着恨意,委屈地拉住许均航的手臂。

  “我……我没想到你这么为我担心。均航,对不起,刚才是我做错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劝说父母,同意我们俩的婚事。父亲想培养我成为接班人,可我对生意根本都不感兴趣,我想我们婚后,你来帮我管理沈氏,好吗?”

  余光瞥到许均航的表情立刻缓和了下来,沈慕晚心中一沉。

  “说什么胡话?慕晚,我是单纯地喜欢你,又不是为了沈氏,况且我要靠自己。”

  靠自己?沈慕晚心中冷哼,之前她糊涂被哄得死死的,直到生命被他亲自终结!

  “均航,我知道的。以后我一定听话,好吗?你就原谅我一次,况且我只是和陆少跳了一场舞而已,又没别的,又没规定跳了舞,我就必须跟他在一起,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跟从前的浓情蜜意不同,此时的她,完全是机械地说出这些鬼话。

  “好了,我相信。慕晚,刚才人多,我现在请你出去吃点什么?”

  沈慕晚表现地很为难,不甘心地摇摇头。

  “我爸妈很生气,我得回家,均航,改天吧,我也累了。”

  虽觉得沈慕晚有些奇怪,但想到她性子一向骄纵,想一出是一出,没多想就和她拥抱离别。

  “那晚安哦,我的宝贝,今晚做个好梦。”

  沈慕晚甜甜一笑,对于这个拥抱,她感到恶心!

  面对不喜欢的女人,却能轻易说出各种情话,许均航太虚伪了!

  看着许均航的背影,沈慕晚沉下脸,拨通着电话。

  “喂,阿四,给我24小时不间断地盯住许均航,一有情况,随时跟我报告!”

  “是,小姐!”

  陆家,郊区别墅,这里是陆景霆的私人住所,虽然回国不久,但他并不在市中心的陆宅居住。

  心腹周成将一叠资料交到了陆景霆的面前,毕恭毕敬地道。

  “少爷,这是您要的资料,时间仓促,目前属下只找到这么多资料。”

  陆景霆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室内开了暖气,他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下身着西装裤,简单的搭配,却勾勒住他修长的身材,气质更是堪称完美。

  他修长的手拿过资料,深邃的目光飞快略过重点信息。

  沈慕晚,二十岁,T大毕业生,大学专业中文,钢琴十级,另在学校获奖无数。

  作为沈家的乖乖女,沈慕晚的圈子相对单一,经常接触的也就那几个人。

  她的经历单一,此前一直在上学,今年才毕业。

  陆景霆从未怀疑过自己对别人的判断,但对于沈慕晚,他突然有点摸不透了。

  明明圈子单一,经历单一。

  但那种除非经过伤痛,否则不会露出的复杂目光,以及说话拿捏七寸的工夫。

  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前有且只有一个恋爱对象,许均航。

  但这个许均航的猫腻,明显比沈慕晚多。

  厚厚的一叠资料,陆景霆都看完了。

  显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并且跟他之前猜测的,基本吻合。

  周成低下头,少爷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他一直跟从,从来没见过少爷对哪个女孩这么上心,但看陆景霆眉头微微一锁,又像是不满意。

  

  “少爷,老爷为您安排了相亲,就在明天上午,是林家千金,林家家世不错,所经营的宏业集团上个月才上市。相亲地点安排在市区您最喜欢的那家餐厅,不知道您……”

  陆景霆将资料放在桌上,起身拿起衣架上熨烫好的衣服。

  “推了,跟老爷子说,以后任何相亲都不要单方面替我安排。”

  “可是,这……”

  想到沈慕晚那双带着小算计的双眼,以及有点小聪明的小脑袋……

  陆景霆唇角上扬,脚步微微一滞,嘴角微微上扬。

  “他再问,你就说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周成目瞪口呆,有了合适的人选?

  什么时候的事?要知道,回国之后,少爷除了参加一次晚宴,可什么女人都没见过。

  现在哪里凭空冒出来一个合适的人选?

  周成还想不怕死地追问一下,可陆景霆已经拿着车钥匙走到了室外的停车场。

  老实说,少爷的能力确实很出众,长相也是很不错的,家世又好。

  在国外读书,经常有女生主动跟他搭讪。

  可少爷一点都不解风情,除了专心致力于自己的研究,对那些女人看都不看一眼。

  周成很是担心,就算少爷看中了哪个女孩,就他那寡淡的性子,不一定就能搞的定。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沈慕晚到家的时候,沈氏的灯一直亮着的。

  沈慕晚走进厅内,瞥了一眼父母,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沈愈海表情严肃,李淑萍坐在他旁边低着头,似乎在哭泣。

  沈慕晚刚想上前问问,沈愈海却叫住了她。

  “慕晚,换了这身衣服,就来客厅,爸妈有话要问你。”

  “哦。”

  沈慕晚乖乖地点头,难道她今天的举动,让父母不开心了?

  带着疑问,沈慕晚回了房间换下了晚礼服,穿上睡衣,走到了客厅。

  无疑,沈氏夫妇对待唯一的女儿宠溺无比,但今日,他们很是生气。

  “慕晚,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一开始非要选择许均航,为他要死要活的,父母好不容易同意了,你怎么又来这一出?女儿,爸妈年纪大了,别老是让我们担心。”

  哪怕是生气中,沈愈海也舍不得大声训斥女儿。

  一旁,李淑萍被气的不轻,一直在抹泪。

  “你明明知道沈家和陆家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为了面子好看点,才邀请了陆家。慕晚,你耍小脾气也得有个度。你这样做,把**妈放置在何处了?当年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陆家和沈家也是交好的,当年妈妈和陆父都快订婚了,却被陆家毁婚。

  这让沈家很没面子,后来,妈妈遇到了爸爸,过的也很不错,但总是过不了那道坎。

  眼下自己又在众人面前,选择陆景霆为自己的成年礼舞伴,这不是在公然打妈妈脸吗?

  沈慕晚有些后悔,她之前思忖了很多遍,才想到陆景霆这个合适的人选,但她却忽略了,选择了他,却伤害了最爱自己的妈妈。

  “妈,对不起。”

  沈慕晚红着眼,为母亲擦泪,她伸出双臂,搂住李淑萍的肩,难过地道。

  “对不起,女儿考虑不周全,让妈妈难受了。可是那都是你们上一辈子的事了,我想了很久,我和许均航,可能确实不合适,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陆景霆看起来更适合我。”

  “他是陆家的长子,又是海归,是马上要经手陆氏的,别看现在他默默不闻,我跟他交谈了一下,我觉得他想法特别多,人也稳重成熟,所以才……”

  李淑萍这才抬起了头,谁让伤害她的人,是她的宝贝疙瘩,她怎么舍得生她的气?

  “那慕晚,你真的喜欢他吗?”

  “我……”

  沈慕晚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眼下她骑虎难下,再吃许均航的回头草,再无可能。

  至于陆景霆,看起来是个杀伐果断知趣的人,况且他又不喜欢自己。

  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

  至于感情,不投入,就不会受伤,今生,她要好好爱自己,不再为任何男人受委屈。

  “爸妈,我知道对于我的突然变卦,你们很不理解,但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倘若陆家真的要迎娶我,你们就别阻拦了,就当是商界联姻,有什么不好的?”

  “这些年,你们因为过往的事,影响了两家的合作,这对大家的发展都不好。”

  看着女儿坚定的目光,有着过去没有的伤痛,李淑萍心痛地道。

  “慕晚,你老实说,是不是许均航,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要说知女莫若母,沈慕晚的表现,逃不出母亲李淑萍的眼。

  沈慕晚的目光立刻就红了,自己从来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因为爱上了许均航,才让自己变得卑微,最后却落得弃尸荒野的下场。

  如果一开始就听父母的,也不至于……

  突然,手机响了,看到上面的号码,沈慕晚眉头微微一蹙,心跳却有些加速。

  她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深邃而低沉的声音。

  “沈慕晚,你现在在哪?”

  沈慕晚目光瞥向父母,有些愣神。

  “额,我在家,怎么了?”

  “现在出来。”

  “啊?”

  “我在你家门口。有事要和你谈谈。”

  “可是,我……”

  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只剩下嘟嘟的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对于宴会上说的事,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了?

  “爸妈,我先出去一下。”

  沈慕晚来不及换鞋,就走了出去。

  “这么晚了,打电话的是谁啊?慕晚……”

  李淑萍还没说完,就见沈慕晚已经啪地关上了门,难道是许均航?

  伤害了女儿,还想求得原谅?女儿是个耳根子软的,这可怎么办?

  走出沈氏别墅,沈慕晚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林肯加长,几乎是她刚走出大门,那辆车就一直在后退,直到,停在了她的面前。

  男人坐在驾驶座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显得很是精神,哪怕车内灯光不是很亮,也能看出他深邃立体的五官,像命令式的,他目光都没瞥向窗外,就道。

  “上车。”

  “去哪儿?”

  沈慕晚穿着可爱的粉色睡衣,上身的帽子上还有两只可爱的兔耳朵,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显得很是清纯可爱。

  本来她脸就是巴掌大,这身衣服更显得她像个高中生。

  鬼使神差地,沈慕晚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立刻启动,驶出了沈氏别墅。

  “哎,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