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你要嫁给我

明天你要嫁给我

时间:2019-06-27 00:24:41来源:网络

乔以安霍子昂免费阅读带给您!乔以安霍子昂是苏小爱所创作的小说《明天你要嫁给我》中的人物,乔以安霍子昂精选:华丽的舞台,霍子昂较之当年愈发成熟英俊,而夏若曦一身白纱,可谓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明天你要嫁给我小说

乔以安霍子昂免费阅读带给您!乔以安霍子昂是苏小爱所创作的小说《明天你要嫁给我》中的人物,乔以安霍子昂精选:华丽的舞台,霍子昂较之当年愈发成熟英俊,而夏若曦一身白纱,可谓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推荐指数:《明天你要嫁给我》在线阅读

《明天你要嫁给我》精选章节:

乔以安醒来,看到的就是一脸深沉的霍子昂,那眉宇紧皱,复杂地盯着自己,而他的下颔,有着细微的青茬。

从未见过的颓然。

乔以安有片刻的恍惚,甚至有种要伸手抚平他眉宇的冲动,但很快,她想起自己母亲的死,一张脸,瞬时变得很冷。

“多谢霍少送我来医院,但夏若曦,我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乔以安说完起身,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霍子昂摁住她的动作。

她一把甩开,“霍子昂,你要我说几次,我不用你来假惺惺!”

“老师,你怀孕了,半个月。”

“……”

晦暗的嗓音,像雷一样震在乔以安的脑门上。

怀孕……

半个月……

那不就是之前霍子昂在医院要她的那次?

那是唯一一次他神志不清没有戴套,而她也忘了要去吃药。

然后就这么讽刺地怀上了么?

乔以安攥着拳,刚想说要打掉,就听霍子昂快一步地开口道,“老师,把孩子打掉吧,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

有些话,自己说出来是一回事,可从霍子昂嘴里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霍子昂,一个你的孩子,你都可以这么冷血地说打掉么!”

乔以安带怒地看他,“是不是因为夏若曦?可是怎么办,我不想打掉孩子,我就是要生下来!我要你娶我,我不想让夏若曦好过!”

“老师!”

霍子昂极冷地看着她,“你明知道我爱的人是若曦,老师为人师表难道就喜欢做这种事么,你要的不过是钱,你想要多少才肯打掉,一千万够不够。”

呵,他除了钱还能提点别的么。

乔以安满目猩红,“霍子昂!你要我打掉孩子,可以!可我不要钱!我要夏若曦坐牢!只要她坐牢,我立即打掉孩子!”

“乔、以、安!”

霍子昂猛地站起来,一字一怒,“你究竟要我说几次,你母亲的死是意外,你母亲本来就有心脏病,就算若曦不小心拿出照片是错,可你母亲本身的抗压力低也是原因……”

“啪!”

乔以安一巴掌甩在霍子昂脸上,“所以你这是在怪我母亲活该心脏病一受刺激就死?霍子昂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轻飘飘的话?!”

霍子昂被扇得偏过脸去。

这辈子,他是第一次被扇巴掌。

他的面色很不好,缓缓扭过脸,眼底有着阴郁,“老师,这一巴掌,是我替若曦还给你的,还有,霍氏是这家医院的股东,你的孩子,不打也得打!”

说完,霍子昂走出门,很快,两个护士进来,将乔以安架进手术室。

当冰冷的麻醉针扎入乔以安的皮肤,她愤怒而心寒。

这时手术医生又掏出手机,低语了一声,“夏小姐,乔以安马上就要进行手术了。”

“呵,是么,真好,把电话给她。”

手机被放在了乔以安的耳边,然后她听到了夏若曦讥嘲又带笑的嗓音,“乔以安,亲手被子昂送上手术台的滋味,好受么?敢和我抢男人,你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还不是要被我弄死!”

乔以安浑身颤抖,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已经被夏若曦收买了。

而夏若曦又讥笑地道,“对了乔以安,再告诉你一件事,知道你母亲为什么会死么,其实真的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把照片给她看,想让她好好管管你这个下贱的女儿,可谁知道她竟然自己就心梗了。所以真正害死你母亲的人是谁呢,是你!谁让你贱,贱到把自己母亲活活气死,哈哈!”

乔以安瞠眸,无以名状的怒气环绕着她,“夏若曦,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你绝对不得好死!”

“呵,不得好死的人是你吧,身为老师还勾引自己学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至于子昂,我一定会和他幸福的,虽然我这阵子依旧给他戴着绿帽子,可他这么爱我,估计这辈子都会是我石榴裙下的一条狗。”

“乔以安,带着你的贱种一起去死吧,哈哈!”

狂笑的声音,恨不得将她撕裂。

乔以安双目愤恨,可麻醉的药力传来,她晕眩。

不久。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生慌慌张张地跑出,“霍少,不好了,乔小姐休克死了,她麻药过敏,可我们不知道!”

震愕,惊悚霍子昂的眼。

他一步一颤,手术台上,身下全是血的女人,以及那张发白发青的脸。

怎么会这样,他只是想打掉她的孩子,可她,怎么会死?

“子昂,我听说乔小姐出事了?怎么会这样?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我不知道你会为了我逼乔小姐流产,子昂,对不起,对不起……”

夏若曦不知何时奔来,抱着霍子昂嚎啕大哭。

霍子昂呆立原地,一颗心,不知为何,又疼了一下。

三年后。

霍氏总裁与夏氏千金大婚的消息传遍媒体。

华丽的舞台,霍子昂较之当年愈发成熟英俊,而夏若曦一身白纱,可谓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司仪问,“霍子昂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眼前的女子,发誓这一生,无论健康疾病、贫穷困苦,呵护她,守护她?”

霍子昂掀唇,欲说是。

可,就在此时。

宴会厅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稚气的小男孩抱着一个骨灰盒,大声道,“我不同意!臭爹地,我不准你娶这个害死妈咪的坏女人!”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