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

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

时间:2019-06-25 00:49:20来源:网络

《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讲述了沈青黎陆淮起的故事,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小说节选:宫中的那位十多年前造了那么大的孽,老天爷现在已经在报应她了。以后还会有比今天更精彩的大戏等着您去观赏呢。

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小说

《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讲述了沈青黎陆淮起的故事,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小说节选:宫中的那位十多年前造了那么大的孽,老天爷现在已经在报应她了。以后还会有比今天更精彩的大戏等着您去观赏呢。

推荐指数:《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在线阅读

《缘来是你嫁给绝色都督》精选章节:

明怀帝的寿宴最后在文武百官一片觥筹交错声中结束。

沈青黎跟在陆淮起身后,两人准备乘坐马车离开皇宫。

可她正要离开之际,太子慕云珩出现了。

慕云珩一点都不避讳周围离开的官员及他们的亲眷。“阿黎,咱们找个地方说说吧。”慕云珩目光灼灼,紧盯着她,恨不得要将身上的任何表情变化都收入眼底。

沈青黎平淡无澜的眸子轻瞟了慕云珩一眼,仰头回看向站在她身后的陆淮起,“都督爷,劳烦您先等我一下。”

陆淮起狐狸眼危险的一眯,但也没有出口阻拦她。

两人遂移步到一棵宫中一棵葱翠的榕树下。因为今晚是明怀帝寿辰的缘故,榕树的树干上悬挂了几十盏的宫灯。

宫灯的烛光将整个场面烘照的比白日还要绚烂。染墨和慕云珩的侍从们远远的站在另一侧。

“太子殿下,您若是有什么话可以和婢妾说了。”沈青黎淡声说着,声音里没有半点的感情波澜。

在私底下,她对他还是冷漠的像个陌生人,慕云珩脸上的表情瞬间黯然下去。他咬了咬唇,声音里包含了歉意,“阿黎,这一年里……你还好吗?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沈青黎轻仰头看了看树上挂着的宫灯,双眼愈发深邃黑沉,像是两小汪漩涡。

“我不好,我这一年里过得很不好。”她平静的回答着。

慕云珩心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下,微微生疼,“阿黎,告诉我,你明明已经入殓下葬了,又怎么回来的?你这一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沈青黎沉默没有回答他。

慕云珩忍不住上前,眼眶发红,“阿黎,我知道都是我害了你。你心中要是对我有恨,我也不会怪你的。以前发生的事情你要是不想和我说,我也不会追问你了。不过……你不要再糟蹋你自己了,快点离开陆淮起。陆淮起是个危险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是你不能驾驭的,你留在他身边太危险了。”

他说话间,情绪激动,又是克制不住的伸手扯住她的手。

沈青黎被他扯住手,下意识的伸手甩开他的手指。慕云珩还要再上前,沈青黎后退几步,一双冷幽的眼眸怒瞪他。

“陆淮起危险?那太子殿下您呢?太子殿下,你明明知道我从小到大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之下,可你跑去对皇后说你要娶我,这难道不是把我放在火里烤嘛?没错,陆淮起绝对是个危险的男人,可这个危险的男人至少能保住我的性命,太子殿下您呢?我被困在火里,大火焚噬我的肌肤时,太子殿下您在哪里?我入殓下葬时太子殿下您又在哪里?还有今晚,我差点被您的母后派人推入湖里时,您又在哪里?太子殿下您连保护我的能力都没有,请您不要再跑来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

这个慕云珩,嘴里说着想要迎娶她为太子妃。可今晚她沈皇后一帮人打压时,他都没有开口帮她过。

他的确是不如陆淮起的。

她质问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冷冽。慕云珩被她质问的哑口无言,一时心急不知道该什么了。

“尊贵的太子殿下,我这里可以起誓,从小到大,我对你从未有过男女之情。请你以后抱着你的未婚妻百年好合,不要再来祸害我了。”

该说的话已经全部说话,沈青黎宽袖一甩,转身就要离开。慕云珩又着急的追上她,扯住她的袖子,沈青黎顿住脚步回头看他,慕云珩急忙从宽袖里掏出一个玉牌,强塞进沈青黎的手里,“阿黎,对不起,我以前没有保护好你。这牌子是我的信物,你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就让人拿着牌子来找我。”

沈青黎垂眸看了一眼手上的玉牌,脑海里却是闪过她的奶娘被人肆意凌辱的画面。她乌幽的眼瞳一冷,直接丢还给他,“咱们以后再见面时你能像陌生人一样对我,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既然现在的情况注定她和沈皇后他们一帮人要鱼死网破的。那她也不能再奢求从慕云珩这里得到任何的帮助。

沈青黎再次拂袖直接离开。

慕云珩握着手里的那个玉牌,眉头紧拧。夜风一吹,树梢上悬挂着的宫灯随风飘舞,明明灭灭的灯光照在慕云珩的身上,让他的身影显得孤寂凄迷。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让人传召您。”他的一个幕僚这时候从夜色里跑过来,对慕云珩恭敬的说道。

沈青黎回到马车上时,陆淮起正提着烧沸的热水在给他自己泡茶。沸腾的热水遇到茶叶,空气中一下子就弥漫起淡淡的茶香。

沈青黎看着陆淮起那十根修长的手指在白底蓝绘的青花瓷上有条不紊的移动着,最后将一杯散发着热气的茶送到她面前。

她接过,轻品了一口,茶叶已经换成了峨眉雪芽。

她以前喜欢喝的茶。

原本以为陆淮起会借着喝茶之际,问她问题,比如她入殓下葬前即使没有死,可到底是谁把她从棺柩中解救出来?还有她这一年里到底经历过了什么?

诸如此类的种种问题。

但陆淮起出乎意料的没有开口再问她任何的问题。直到马车快要回到了都督府,还是沈青黎最后沉不住气,放下手里的那个青瓷茶杯,抬眸问他,“你不准备问我些问题吗?”

她这个人知恩图报。今晚陆淮起在晚宴上那么帮她,如果他问,她可以告诉他一些事情的。

陆淮起粲然一笑,俊美如俦的面容在热气氤氲中比那青瓷上开着的花还要好看。“不急,有些事情以后咱们相处久了,本督自是会知道。”

她鬼魅般的面容隔着一层白霭烟气也被陆淮起收入眼底。陆淮起几日前还觉得她丑的给他当门神他都不要,现在却觉得她那张丑容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难堪的。

心思一顿,他莞尔勾唇一笑,“就刚刚,我突然又想起要跟你说什么话了。沈青黎,其实你能自荐枕席来给本督当妾,是非常聪明的一件事情。今晚是我疏忽了,才让你差点被皇后的人害死。不过以后若是你肯,其实你只要紧抱住本督这条大腿,本督会帮你报仇的。”

隔着烟霭的雾气,沈青黎眼睫轻抬,对上他的眼睛。

幽深晦涩。

她看不透。

也不准备费心多去琢磨。

“多谢都督爷的慷慨相帮。”沈青黎淡淡的笑,那笑容并未入眼,“但有些事情只有自己去做了才有痛快感的。”

哪怕陆淮起今天晚上真的在殿里帮了她很大的忙,可她也不会就真的就被他这几句话给蛊惑的。

自己一片好心她连稍微考虑下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拒绝了他。

陆淮起嘴角边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随即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

这个小姑娘完全就是个会破坏谈话气氛的怪胎啊。

安国公府,沈青皎回了府后径直回到了她的云汐院。不久后,陈嬷嬷就来向安国公夫人宁若颜禀报沈青皎的事情。

“回禀夫人,老奴派人调查过了。大小姐她一回到她的院子后,就把气撒在她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嬷嬷们身上了。现在她院子的一众下人们都被罚着跪在院门口了。”陈嬷嬷将屋里其他人屏退后,有些幸灾乐祸的在宁若颜耳畔边说着。

宁若颜这个安国公夫人今晚以身体不适为由,并没有进宫。不过宫中发生的事情还是很快的就传到了她的耳畔边了。

宁若颜正低头用蔻丹涂抹她的指甲,听了陈嬷嬷这话两条柳叶眉轻挑了挑,有些可惜的咂了咂唇瓣,“今晚这么好看的一出大戏,我给错过,倒真是可惜了。”

陈嬷嬷咧嘴在宁若颜耳畔边又笑着道,“夫人,来日方长。宫中的那位十多年前造了那么大的孽,老天爷现在已经在报应她了。以后还会有比今天更精彩的大戏等着您去观赏呢。”

宁若颜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后又放下手上涂抹了一半的蔻丹,起身。陈嬷嬷疑惑,宁若颜诡秘一笑,“去云汐院一趟吧,我这个当母亲的不能不露面。”

陈嬷嬷轻顿了下又复问出她心中的疑惑,“夫人,皇上已经给太子殿下和大小姐赐婚了。他们两人这婚能结成吗?”

宁若颜嘴角轻翘了翘,唇角边的诡秘笑容蓦的阴森起来,“该遭天谴的人是不会有福气看到那一天的……”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