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女婿

霸道女婿

时间:2019-06-25 00:49:45来源:网络

林羽林琳小说叫做《霸道女婿》,是西红柿炒鸡蛋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林羽林琳小说精选:黑大汉一回家,安顿好女儿,马上给自己小舅子打电话,让小舅子给林家诊所好好上一下眼药。小舅子人脉广,厉害的很。他小舅子本不想帮忙,因为自己这个姐夫太窝囊。可,奈何是外甥女的事,他不敢不帮。

霸道女婿小说

林羽林琳小说叫做《霸道女婿》,是西红柿炒鸡蛋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林羽林琳小说精选:黑大汉一回家,安顿好女儿,马上给自己小舅子打电话,让小舅子给林家诊所好好上一下眼药。小舅子人脉广,厉害的很。他小舅子本不想帮忙,因为自己这个姐夫太窝囊。可,奈何是外甥女的事,他不敢不帮。

推荐指数:《霸道女婿》在线阅读

《霸道女婿》精选章节:

黑大汉一回家,安顿好女儿,马上给自己小舅子打电话,让小舅子给林家诊所好好上一下眼药。

小舅子人脉广,厉害的很。

他小舅子本不想帮忙,因为自己这个姐夫太窝囊。

可,奈何是外甥女的事,他不敢不帮。

要知道,外甥女可是极得老爷子欢心。

虽然老爷子退休,可,人脉终究是有。

你就没事找事吧!

妻子一下班,得知情况,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哼!这群庸医,害我女儿差点没命,我能饶了他们?

黑大汉冷冷道。

爸爸!我疼!

正在这时,女儿捂着胸口,一脸痛苦之色。

这是先心病典型特征,心绞痛!

宝贝,你怎么了?这可怎么办?

黑大汉顿时乱了方寸。

怎么办?快送省二院吧!

妻子忙道。

对!送二院,送二院!

夫妻俩开着车,直奔二院急诊。

一到急诊,女儿呼吸都快没了,心跳更是若有如无,几如死人。

医生,救命,救命啊!

黑大汉大叫。

医生一看情况,马上推进了手术室,准备抢救。

你们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抢救,我老丈人可是冯老,德高望重,刚退下来。

黑大汉急道。

放心,就算不是冯老,我们也会全心全意的救助。

医生戴上口罩,进了抢救室。

我外孙女怎么回事?

一道颇为洪亮的声音响起。

来者,正是黑大汉口中的冯老,也是他老丈人。

他颇具威严,穿着一身中山装,眉宇间,尽是久居上位的威严和气度。

三儿,怎么回事?

老者问道。

女儿是老三,他习惯这么叫。

爸!茵茵进抢救室了,不知道情况呢!

女儿抹着眼泪道。

嗯!不怕,我跟老李打个招呼,让他找医院最好的先心病医生给茵茵看。

老者颇为镇定,拨打电话。

他口中的老李,是省二院的院长,跟他交情颇深,是他一手提拔。

一个电话,李院长忙来接待。

老领导,王大夫已经进去了,估计很快就会没事,您放心。

好!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老者微微点头。

外孙女是他心头宝。

虽然女婿他不喜欢,可,终究难舍。

正在这时,抢救室门打开,王医生摘下口罩,一脸无奈,微微摇头。

见此,老者心头一惊。

黑大汉着急道:王大夫,你怎么摇头?什么情况?

心脏衰竭!无能为力了!

王大夫道:准备后事吧!

你说什么?

闻言,老者身躯猛地一颤,险些摔倒。

放你妈屁!怎么可能没救了?你他妈是不是医生!

黑大汉大怒。

放肆!

老者怒道:这是医院,你大喊大叫,成什么体统?

爸!他们说话太难听了吧?

黑大汉含泪道。

王大夫,真的没办法了吗?

老者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岁。

冯老,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王大夫叹气道:以二院的技术,顶多再维持一两个小时,赵老,您进去看看吧!

老者又是一阵眩晕。

白发人送黑发人,谁都受不了。

妈的!肯定是那个小子搞鬼,老子要弄死他!

黑大汉怒道。

什么人?搞什么鬼?

王大夫忙问。

黑大汉把今天的事解释了一遍。

闻言,王大夫怒道:这不是胡闹吗?先心病怎么能用什么狗屁银针治?怪不得病情如此复杂?

作为西医留学生,王大夫最看不上所谓的中医。

冯老,不用说,罪魁祸首,肯定是这个什么中医诊所!

王大夫一锤定音!

哼!有这种事!

老者怒道:朗朗乾坤,难道没了王法?

爸!我已经让老二去质问了,他人脉广,办事靠谱!

黑大汉道。

嗯!这事办的不错,老二这家伙,还是有点能量。对于这种坑害群众的假医生,就应该好好整治。

老者冷哼。

众人见此,都知道这位老领导动了真怒,谁也不敢言语。

此时,林氏诊所内,已经堵满了人。

谁是陈凡?

为首一个胖子,冷冷问。

陈凡不在,您这是?

林老头忙出来迎接。

林琳呢?

胖子又问。

小女正在内堂诊治患者!

林老头忙答,也是不太敢顶撞。

哼!还诊治?你们诊所涉嫌无证行医,还有使用违禁药物,赶紧关门!!

胖子冷冷道。

您没搞错吧?我们诊所有三十多年历史了,怎么会涉嫌无证行医呢?

林老汉着急道:而且,您是干嘛的?

胖子不像是执法人员。

你管我干嘛?我就问你一句,陈凡有行医资格吗?他今天是不是救治了一个小姑娘?

胖子反问道。

闻言,林老汉顿时抓瞎。

这事,还真是说不清。

可,孩子治好了啊!

林老汗忙解释道。

我管你治好没治好?我现在问的是无证行医的事,他是不是无证?是不是行医了?是的话,是犯罪!

胖子厉声道。

闻言,林老汉顿时手足无措,哑口无言。

正在诊疗的林琳也早听到情况,不由皱起眉,冷道:真是个惹事精!

她现在极为不高兴陈凡,觉得陈凡行医,就是惹事。

陈凡,确实行医了,不过,是他的个人行为,跟诊所没什么关系。

林琳辩解道:况且,又没造成不良后果,以后永远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散了吧!

这么多人围堵,太影响诊所工作了。

哼!你保证?你算什么?你保证?还个人行为,跟诊所无关?你可真是会推卸责任!

胖子冷笑。

他这次有备而来,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闻言,林琳皱起眉,也是觉得事情极为棘手,对陈凡怨气也又深一分。

胖哥,法不过人情,有些事,也不能作的太过啊!

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走来。

他腰间挂着保时捷的车钥匙,一看就是富二代。

呦!这不是秦少吗?好久不见!

胖子忙上前打招呼。

秦明抽出一根中华烟,道:胖哥,抽烟。

好说。

胖子笑眯眯接过烟。

胖哥,林琳是我的好朋友,我对她极为了解,她是一个好医生,绝对不会违规操作。

秦明笑眯眯道。

哈哈!既然秦公子如此说,那咱也不能不识抬举,这事就算过去了。

胖子大手一挥,众人纷纷退却。

胖哥,有空陪您喝酒。

秦明微笑道。

好!那我可等着你。

胖子挥挥手,也上车走了。

一场大乱,就这样被他三言两语摆平。

这胖子是黑大汉的小舅子,估计是黑大汉找茬。

秦明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有事跟我打电话,别自己一个人扛!我看了心疼!

说着,含情脉脉的要拉林琳的手。

林琳冷冷后退一步,道:秦少,我已经结婚了。

你看你,我又没别的意思?

秦明尴尬一笑。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追求林琳。

可,却一直不管用,根本拿不下。

你就是传说中的秦少?

陈凡斜靠在门框上,叼着一根烟,冷冷问。

这家伙,还真是胆大,都追到自己家诊所来了?

这是明目张胆给自己送帽子啊!

陈凡可不喜欢帽子,尤其是绿色的。

你是陈凡吧?

秦少笑眯眯的伸出手,颇为有礼貌的握手。

可,陈凡根本不理,冷冷插兜,道:听说你最近在追我老婆?

兄弟,说笑了吧?

秦明笑呵呵道。

谁他妈跟你说笑?

陈凡面色一冷,道:谁他妈是你兄弟?

火气真大。

秦明嗤笑,道:你跟传说中不太一样。

传说中什么样?

陈凡冷笑。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