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心只慕在君侧

烙心只慕在君侧

时间:2019-06-02 18:55:50来源:网络

洛歆靳策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洛歆靳策是天太冷所创作的小说《烙心只慕在君侧》中的人物,洛歆靳策小说精选:手中越来越多的湿滑,让他感觉到没顶的愤怒,这个贱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虚伪,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却却诚实的沦陷。

烙心只慕在君侧小说

洛歆靳策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洛歆靳策是天太冷所创作的小说《烙心只慕在君侧》中的人物,洛歆靳策小说精选:手中越来越多的湿滑,让他感觉到没顶的愤怒,这个贱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虚伪,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却却诚实的沦陷。

推荐指数:《烙心只慕在君侧》在线阅读

《烙心只慕在君侧》精选章节:

暗夜,灯光迷离,豪华的房间内,一个妖娆的女人正忘情的拥吻着男人。男人却冷的像座冰山,幽暗的眸子直直的望向光线最阴暗的角落。

那里一个纤瘦的女人蜷成一团,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即便这样,女人娇喘的声音仍不绝于耳。

作为一个名媒正娶的妻子,目睹丈夫与别的女人现场演绎春宫戏,心痛与耻辱像密不透风的网,缠的她要窒息。

这早已不是第一次,然而,她仍然不习惯。

不知道过了多久,声浪终于停止,她仍然紧抱着脑袋,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泪水如坏掉的水龙头,不停的往外淌。

后衣领突地被人提起,她像小鸡一样被拎到空中,一张剑眉星目的男人脸放大在眼前。

那是她的丈夫靳策,多金帅气,是Z国上下多少名媛淑女们梦寐以求的男人。

可是只有她,这个名媒正娶的妻子,才知道他有多么暴虐。

他的眸光像看着待宰的猎物一样,凶光毕露。

洛歆吓的不自禁往后缩,嘴唇紧抿成一条线,胆怯的垂下眼睑。

“耻辱?”他掐住她的下巴,声音冷的就像穿堂的风。

洛歆摇了摇头,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不许哭,你的眼泪,不配从她的眼睛里流出!”

他怒吼一声,俊颜突地压下,距离不过零点几毫米,炙热的呼吸像火一般燎烧她的皮肤。

洛歆猛地抬起眼睛,拼命的睁着,不想让眼泪流下来,眼泪却像决了堤的水,不受控制。

“知道吗?若不是这双眼睛,我早将你千刀万剐。”他再一次恶狠狠的出声。

洛歆泪如雨下,连连点头。

她知道,眼睛原本不属于自己,就连眼前的丈夫原本也不属于自己。他们原本都该属于一个叫喻瑶的女人。

这一切都是用喻瑶的命换来的,再多的不堪,也是她罪有应得。

可是看着原本阳光俊朗的男人,变成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她就恨不得死去的人是自己。

“靳策,把我的眼睛挖出来,和我离婚,让一切都结束吧,不要再互相折磨了。”

她祈求的说道。

“结束?如果喻瑶可以活过来,如果死的人是你,你才有资格说结束!”

他蓦地发狠,用那只刚刚摸过别的女人的手,猛地刺进她的腿间。

“你处心积虑的害死喻瑶,嫁给我,不就是想被我上吗?但是我告诉你,我就是找鸡,也不会上你!”

他又伸进去一根指头,不停的抽动着。

“不要,靳策,我求你,不要……”

强行的进入带来生涩的胀痛,却又很快被一波莫名的愉悦代替。

这是他惯用的戏法,每次他带女人回来过夜,当着她的面亲热,但到了关键时刻,却来折磨她。

修长的手指娴熟的拨弄着,带来一波又一波难以名状的感觉,洛歆羞愤的恨不得咬舌自尽,却阻止不了身体的沦陷。

“贱人,你果然就是个贱骨头。”他更加生气,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洛歆被抵在墙上,就像挂在墙上任他玩弄的人偶。

“靳策,我求你,求你,不,要,啊……”

她哭喊着,贝齿紧咬着下唇,用疼痛抵制身体的感觉。

手中越来越多的湿滑,让他感觉到没顶的愤怒,这个贱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虚伪,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却却诚实的沦陷。

“该死的贱人!”他猛地松手,洛歆顿时失去支撑,滑坐到地上。

“靳少,何必生气,让云儿伺候您,好不好吗?”一个妖娆的女人突地像藤蔓一样缠上靳策健硕的身体。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