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心只慕在君侧

烙心只慕在君侧

时间:2019-06-02 18:55:40来源:网络

男女主是洛歆靳策的小说《烙心只慕在君侧》是由天太冷所写的作品,洛歆靳策的小说内容精彩,小编在这里为你带来烙心只慕在君侧的精彩章节:这样的折磨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是昏迷以后,只记得当一切停止的时候,靳策已经不在屋内。

烙心只慕在君侧小说

男女主是洛歆靳策的小说《烙心只慕在君侧》是由天太冷所写的作品,洛歆靳策的小说内容精彩,搜词文学在这里为你带来烙心只慕在君侧的精彩章节:这样的折磨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是昏迷以后,只记得当一切停止的时候,靳策已经不在屋内。

推荐指数:《烙心只慕在君侧》在线阅读

《烙心只慕在君侧》精选章节:

久经风月的周云儿很清楚,靳策的欲望已经达到了顶点,但是他并不想碰洛歆,所以,现在是成为他真正的女人,最好的机会。

她红唇轻启,媚眼如丝,如盛开的玫瑰花,邀请着眼前的男人采摘。

洛歆羞愤难当,再一次缩成团,逃避着现实的不堪。

“滚!”

靳策突地暴怒的扯开缠在身上的女人,大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毫不留情的丢出门外。

不着寸缕的周云儿就这样被丢了出去,惊慌大喊:“靳少,你不要丢云儿啊,云儿知错了,靳少……”

她大声的祈求哭喊着,又来两个高大威猛的保镖,架起她的胳膊,直接将人拖出了别墅,扔到了马路上。

听着屋外渐渐远去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洛歆整个人都呆住了。

靳策冷酷无情,但是只针对自己,对其他女人却还是保留着基本的体面。

那些来玉苑过夜的女人,即便没有与他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是走出这个门,都会以靳策绯闻女友的身份,名利双收。

但是今天的周云儿,却被一丝不挂的丢了出去。

他的性格,是越来越暴躁易怒了。

洛歆背紧贴着墙,惊恐的望着渐渐朝自己逼近的男人。

“靳策,放过我吧,喻瑶真的不是我故意害死的,靳策,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和她抢……靳策……啊!”

靳策抓过她用力的丢到旁边的沙发上,随后长腿一跨,骑到她的身上。

“贱人,我警告过你,不许哭,不许哭!”

他暴怒的嘶吼,洛歆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靳策,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好心痛!”

她的眼泪并没能唤回他的理智,反而受到更加残暴的对待。

他撕破她身上的衣服,捆住她的手脚,大掌毫不留情的扇在她的脸上,带来火烧火辣的痛,还未反应过来,身下突地被涨满。

他竟然强行的冲进她的体内。

洛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上方愤怒的脸。

结婚三年,他虽然一次又一次的撕开她的身体,但是从未真正的进入。

他一直说,你就是个贱人,我就是找鸡也不上你。

可是他却进来了!惊讶,或者还有一丝欢喜,像种子一样在心里生根发芽。

靳策也怔住了,愤怒的表情凝结在脸上,眼中的怒火也熄灭了,似乎还有一丝沉迷。

这让她以为,他的心里对自己还是有怜惜的。至少不像以前那么厌恶。

但是现实很快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他的眼中燃烧起比从前更加炙热的火焰。

他恨自己竟然一时没有把持住,要了她,更恨她,竟然完完全全的取代了本该属于喻瑶的位置。

“贱人,你那么想让我上,那我就狠狠的疼疼你!”他咬牙切齿的说着,更加疯狂的啃咬着她的身体,如猛兽一般发泄着原始的欲望。

洛歆身心皆痛,恨不得当即死去。

这样的折磨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是昏迷以后,只记得当一切停止的时候,靳策已经不在屋内。

她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米白色的沙发上,沾满了暗色的湿痕,有泪、有汗,亦有血!

她伏跪在沙发上,哭的肝肠寸断。

靳策,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一串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手机铃声突地响了起来,洛歆蓦地背脊一凛,望向手机。

这个铃声是她为靳策特别设定的,是她在少女时期特别渴望的听到的天赖之音。但是已经三年没有响过了。

自从她嫁给靳策,他就再也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她。

洛歆颤抖着双腿走过去,拿起手机。

一个“喂”字还没有出声,里面就传来女人暴怒的声音。

“洛歆,你这个老婆怎么当的,我哥怎么又和小明星传绯闻了,还搞出什么裸奔?我看你这个靳太太是不想当了,你脑子里进的都是屎啊?”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