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寂

江山寂

时间:2019-06-01 20:23:10来源:网络

《江山寂》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讲述了宇文昶怀瑾的故事,这里提供江山寂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江山寂小说精选:车舆从陈皇后所居的大业殿外经过,宇文昶令人停车,道:我还有些话要同母后说,你先回去歇下,我稍后回殿。

江山寂小说截图

烬神纪》章节目录

江山寂小说

《江山寂》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讲述了宇文昶怀瑾的故事,这里提供江山寂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江山寂小说精选:车舆从陈皇后所居的大业殿外经过,宇文昶令人停车,道:我还有些话要同母后说,你先回去歇下,我稍后回殿。

推荐指数:《江山寂》在线阅读

《江山寂》精选章节:

车舆从陈皇后所居的大业殿外经过,宇文昶令人停车,道:我还有些话要同母后说,你先回去歇下,我稍后回殿。

宇文昶将身上的袍子解下为我披上,车夫便驾着车舆送我回殿了。

这天晚上,宇文昶很晚才回来。

原本,我有一事想央求于他,可见他愁眉不展的模样,便不好意思拿这件事情叨扰他。

他倒是察觉了我的欲言又止,说:你我已是夫妻,有话但说无妨。

我摇摇头:无事,只是在宫中住得不太适应罢了。

他铁青着脸,沉默地盯着我,仿佛在思考我话里的真假。

过了一会儿,他走到我身边,携着我在榻上坐下,幽幽叹一口气:是为了你皇兄的事情,对吗?

原来,他知晓我的心思,即便我没有开口,也能猜得半点不离。

大皇兄奉宇文坚之命前往邺城已近半年,而今没有半点消息,我怎能不担心?至少,我这个做皇妹的,得知道他现在究竟是死是活?

宇文昶捉了我的手,轻轻抚摸:怀瑾,这件事情,我实在帮不上忙。如今,我受父皇猜忌,无法安排你们兄妹相见。只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皇兄正活得好好的,今后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我心中大喜,追问:当真?我皇兄还活着吗,他真的不会有事吗?

宇文昶向我解释:你皇兄始终是一国之君,父皇要求他前来闵国,只是以他为质,牵制姜国朝臣的动作。现在,你又嫁我为妃,值此安抚两国臣民的关键时刻,父皇不会贸然对你皇兄下手,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听他这样说,我略微安下心来,笑问道:等到局面彻底稳定下来,我便可以见到皇兄了吧?

他点点头:当然。

我偎在他怀中,很是开心。

可是,他却依然是愁眉不展的样子,我有些奇怪,问:怎么了,是皇后娘娘说了什么,令你不开心吗?

他低头,略一沉吟,道:不是,母后只是叮嘱我几件启程之事而已。

原来如此。看来陈皇后心中还是向着我的夫君的,思及此,我对她的亲切之感又多了几分。

春日温和柔软的阳光照拂下,我们开始启程,赶往并州。

一路虽然舟车劳顿,但是好在有体贴入微的夫君时时刻刻陪在身边,我一星半点也不感觉难受。

这一日,车辆在江边一处风景甚佳的地方稍作歇息,见这里景致如画,我看一眼身边的宇文昶,有意为难道:天下人都说晋王殿下文武双全,不仅在战场上威风八面,大杀四方,平日还是一位喜好舞文弄墨的有才之士,今日如此大好景致当前,小女子斗胆,请晋王殿下赋诗一首,不知殿下可有此雅兴?

宇文昶给我弄得哭笑不得,将我搂在怀里,略一思索,便赋诗一首:夏潭荫修竹,高岸坐长枫。日落沧江静,云散远山空。鹭飞林外白,莲开水上红。逍遥有余兴,怅望情不终。

随行一干宫人争相拍手叫好,大赞晋王好文采。

我跟着夸赞道:殿下果真才高八斗,这首诗赞扬夏日江边景观,中间两联工对严整,声韵和谐,意境优雅,耐人寻味,可谓景美、意正、情浓、味雅,实在是好!

启程以来,宇文昶一直愁眉不展,今日终于心情大好,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当着众人面伸手刮了刮我的鼻子,喜道:你啊,就会哄我开心!

如此亲昵的动作,本是夫妻床笫之间才会有的情趣,这么多下人都在看着,他竟然就这般作弄我,我不免觉得自己被轻薄了,极不好意思,羞得一下转过脸去,不再说话。

宇文昶轻咳一声,微笑道:生气啦?

我大力在他胸膛捶一下,娇嗔道:以后不许……不许再这般在下人跟前捉弄我了!

说完,我们两人都笑了。

夏日略显炙热的阳光下,光线是如此耀人眼目,亮得我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

可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清晰坚定地告诉我:眼前人便是心中人,这个人是我的夫君,今生今世,他都将是我最不能离弃之人。

许久,夕阳西下,眼前人似乎凝定在一片昏黄的晚霞之中,肌肤映衬得越发如白玉一般,高高竖起的黑发在微风中岿然不动,散着温暖的光芒。他清亮的眼睛直视前方,里面似乎盛满了世间最美丽的清辉。

晋王好兴致,携女同游,怎么不叫上为兄一道?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回身去望,不远处,一棵硕大无朋的榕树下,一个云过天青色的人影抱肩而立,双眼沉沉地望着我。

普天之下,有几个人敢在声名赫赫的晋王面前如此放肆?这人好大胆,竟然自称为兄!

我不悦地道:这个人是谁,怎么对阿永如此无礼?

宇文昶笑了笑:他向来轻薄惯了,怀瑾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见宇文昶这个样子,我便知道他没有因为这人的以下犯上而生气。只是心里仍然有几分好奇,他一向在外人跟前喜怒不形于色,来的人到底是什么名堂,能让他如此欢喜,连萦绕心底多日的阴霾似乎都一消而散。

说话间,那人已经走到我们跟前,也不跪下行礼,只一个劲笑道: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晋王妃,大兴宫中的人都说王妃容貌出众,倾国倾城,今日得见,果真名不虚传!

这人同宇文昶一样俊美,但性情却是南辕北辙。

一个初次见面就对女子容貌夸夸其谈的人,私下的轻薄作风,可见一斑了。

真是奇怪,为什么从方才到此刻,这人一直瞪大眼睛盯着我看,这种目光,似乎像猎人盯着自己唾手可得的猎物,实在叫人不安。

宇文昶觑着我的神色,说道:怀瑾,这位便是引得无数佳人倾心以顾的轻薄公子—沈砚之。

原来这个人便是沈砚之!

试问,邺城城内,谁人不知轻薄公子沈砚之的名号呢?

他的父亲沈文述是当今左翊卫大将军,依仗父亲的权势,他可没少犯下胡作非为不遵法度之事。因为经常带领家丁,骑高头大马,挟弓持弹,狂奔急驰于邺城道上,所以城中百姓称他为轻薄公子。

这时,我他的认识仅限于此,心下暗想:一个轻薄浪荡的公子而已,又有什么稀奇,邺城女子真是太大惊小怪。

我从不曾知晓,正是因为这个人的出现,我穷尽一生的噩梦便由此开始。

听了宇文昶的话,沈砚之差点跳起来,晋王也不太不给为兄薄面了,我初次同晋王妃见面,怎么也不应该叫出我的花名,有损清誉,有损清誉啊!

我想了一想,笑道:沈大人莫见怪,殿下只是说笑而已。

挥手令下人往后退了退,我们三人便绕着江边缓慢踱步。

宇文昶牵着我的手,笑问沈砚之:听说你前些日子添了一个孩儿?

沈砚之叹一口气,反问宇文昶:晋王什么时候对我的家事如此感兴趣?

宇文昶道: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但是早日成家,才能立业。

沈砚之答:难怪晋王这么心急娶了王妃,原来是迫不及待要立业!

我心下有几分不悦,将手从宇文昶掌心抽出来。

二人都注意到我小家子气的动作,相视一笑。

宇文昶摇头,重新将我的手在掌中握紧,我只是遇到了怀瑾,才想着早日成家,当日如果晚了一步,此刻在我身边的人,只怕就不是她了。

说话时,他的唇角又抿起,是一个极为好看的弧度,眼底的神色温柔至极。

沈砚之轻哼一声,晋王这般说辞,只能骗骗年少无知的晋王妃!

砚之,那名女子怎么说也为你生下一个孩子,于情于理,你都该给她一个名分。

宇文昶不与沈砚之争辩,微微笑着说道。

他宽厚温暖的手掌此刻正覆在袖下,亲昵地捉摸玩弄我的手指。

沈砚之眉头一皱,不消片刻功夫又不着痕迹地舒展开,笑了笑,晋王言之有理,只是天下女子如此之多,倘若个个都要我给名分,那我沈府还装得下吗?

真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我狠狠瞪了一眼沈砚之。

那名女子可是十月怀胎,为他生下一个孩子哦,能同其他平常女子一般看待吗?这个男人真是太过无情,可怜那位为他孕育孩子的女子,难怪戏文里面经常唱着痴心女子负心汉。

宇文昶也不想再与他争论这个无甚意义的话题,停下脚步,说道:离宫之前,母后私下嘱托了我一些话。

私下嘱托?

我当下想到,那日他很晚才从大业殿回来,母子二人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相商。

阅读全文
97

烬神纪

云清雨止小说烬神纪,云清雨止小说烬神纪在线阅读烬神纪由云清雨止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玄幻小说,本站提供烬神纪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云清雨止类别:玄幻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