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瘦王妃卿可撩

待瘦王妃卿可撩

时间:2019-06-01 20:21:21来源:网络

《待瘦王妃卿可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待瘦王妃卿可撩》是一本由写文的凤三创作的精彩好文,该小说男女主是舒清莫温顾,待瘦王妃卿可撩精彩节选:老鸨子发愣了一炷香有余,方哆嗦着身子颤抖着伐子让院内所有男色统一集合,任临月如挑选一个中意的。

待瘦王妃卿可撩小说

《待瘦王妃卿可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待瘦王妃卿可撩》是一本由写文的凤三创作的精彩好文,该小说男女主是舒清莫温顾,待瘦王妃卿可撩精彩节选:老鸨子发愣了一炷香有余,方哆嗦着身子颤抖着伐子让院内所有男色统一集合,任临月如挑选一个中意的。

推荐指数:《待瘦王妃卿可撩》在线阅读

《待瘦王妃卿可撩》精选章节:

老鸨子发愣了一炷香有余,方哆嗦着身子颤抖着伐子让院内所有男色统一集合,任临月如挑选一个中意的。

临将军大抵是觉得自己已经如汉子般充满阳刚之气,若是再找个壮汉,将来的孩子若是个男子还好说,可若是女子,必定又是个女汉子无疑,只担心介时自己的女儿也会如自己一般嫁不出去,重蹈自己的覆辙。于是当是时,在临将军的深思熟虑下,终是铁手一挥,指向了院内最柔弱的南风公子。

南风公子的脸色有些苍白,看着临将军精壮的女体突生力不从心之感。但出于职业操守,依旧浅笑,轻声道:“临将军,久仰大名。”

临将军亦对他做了一揖,眉目之中丝毫不见鄙夷,唯有军人的严肃与正色,继而粗糙手掌一挥:“公子,里面请。”

此后二人如何翻云覆雨且不表,只是事后,临将军豪掷十两纹银,春风满面走出折柳院,方离去。

而南风公子则软在床头,三日后才下得了床……

此后每隔几日,临心如将军便来找他一次,一直到了月余,方停下。只因临将军终于有了身孕。

十月后,诞下一子,取名子悦。

一年后,临将军干脆为那南风公子赎了身,将之纳为男妾。

十年后,临子悦初显妖孽状,男生女相,眉目妖娆。

二十年后的如今,曾经的临将军早已请辞,于别院休养生息。而临子悦终成大妖孽,相貌若海棠,一副媚骨相。成日流连花丛,分外潇洒。

所以眼下,莫温顾对临子悦退步三尺也算是正常,如临子悦这般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登徒子,早已被一众公子小姐们列入了黑名单,各个都避之不及,哪里还愿意同他做朋友。其不受欢迎程度正好屈居肥舒清之下,因着比起又肥又胖的舒清,临子悦至少瞧上去还算顺眼……

而临子悦早就放浪不羁惯了,哪里有心情理会别人是如何看他的,自顾自流连在京城各大花楼,日子过得不可谓不自在。

“呵呵呵……”临子悦又是一道不羁笑,手中折扇上那‘冰肌玉骨’四字在日光下甚是刺眼,“昨日子悦一时沉迷了温香暖被,错过了王爷大婚,还请王爷恕罪。”

这厮虽说着道歉的话,可这种口吻,任莫温顾怎么听都像是在嘲笑他。

“听闻临大人知己无数,花楼小院皆有红颜,错过本王婚事倒是情有可原。”莫温顾冷笑一声,口吻颇是嘲讽。

临子悦唇角弯了弯,忽略这嘲讽语气,又说:“王爷当真是见外,今后叫我子悦即可,临大人什么的哪有子悦好听。”说罢,狭长眼睛微眯,似乎心情不错。

拂了拂莫名竖起的鸡皮疙瘩,莫温顾嘴角有些抽搐,干脆不再理他,转身走了。相比起临子悦,他倒是宁可回将军府躲在房间内,也好过这扑面而来的花柳味。

“王爷这是要回王府?”临子悦倒是不避讳,干脆跟在他身边走去,继续说,“如此,待子悦同王妃问好。”

莫温顾脸色更是难看三分,脚步步伐暗自加快。

临子悦依旧不疾不徐走在他身侧,声音腻似海棠:“今日烟雨楼新来一雏子,听那老鸨言说,那姿色竟可与那柳吹绵相媲美……”

“住口!”莫温顾脚步猛得停下,脸色阴沉,忍无可忍终于发飙,“绵儿岂是那些个三教九流之徒可比的,临大人,莫要如此放肆!”

临子悦也不恼,依旧笑意吟吟:“可比不可比,不如王爷同子悦亲自去看个究竟如何?”

莫温顾无语,想也不想直接回绝:“本王岂能去那般风流之地,若是被人瞧见,成何体统。”

“呵呵呵……”临子悦手中折扇挥啊挥,“所以不要让人瞧见就好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岂不快哉。”

“……”莫温顾被堵得说不出话,愤愤然憋了他一眼,转身走人。

临子悦看着他慢慢消失的背影,耸耸肩,亦抖抖衣袍自顾自走了。

*

而等舒清重回王府后院,正要入了房间,却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犬吠声。

侧头望去,只见在身后的草木深处,藏着一只长毛狗,浑身的白毛如雪,略卷曲,双眼黑透若明珠,正吐着三寸狗舌对着舒清猛吠。

“六曲,莫要再叫!”王管家适时出现,拉着六曲的绳索就要往远处去,一边侧头对舒清道歉道:“王妃受惊了,此乃王爷养的大尨,奴才这就将它牵走。”

“慢着。”舒清肥手一挥制止了管家,便踏着笨重的步子走上前去,伸手从他手中接过绳索,才道,“可有肉骨头?”

“好,奴才这就叫人去准备。”王管家应了声,便往厨房而去。

六曲被舒清牵着,颇不爽,对着舒清汪汪叫得响亮,咧着尖锐牙齿,瞧上去颇凶悍。舒清看着它闹腾,心中倒是开心地紧,干脆径直拖着它向房内而去。六曲的力气拗不过肥舒清,尽管拼劲力气僵在原地,可仍被舒清颇轻松得拖了进去。

六曲虽然很生气,却也不会咬人,只好匍匐在舒清脚下,对她吠得猛烈。

片刻,管家果真送了一大盆肉骨汤来,舒清接过大盆直接开吃,将骨头上的肉吃下肚,再将大骨头扔给六曲。

所谓吃人嘴短,前一刻尚狂吠的六曲,在几块骨头入腹后便转了态度,拿身子轻妮蹭着她的腿,乖巧得好似一只小白兔。

舒清伸手揉了揉它的长毛,欣慰一笑:“六曲,你真个条好狗。”语毕,又伸手摸了摸它的狗脑袋。

六曲呜呜低吟两声,一边将脚边的骨头啃得个精光。

*

眼下已是正午,算算时间,莫温顾早朝也该结束,舒清站起身,打了个重重的饱嗝,这才一摇一摆得向着厨房而去,六曲就一路跟着她,一人一狗背影相衬,瞧着倒也和谐。

厨房众人对胖王妃的亲自委身而来吃惊不已,纷纷颤颤巍巍得对她拜了三拜,在舒清明确表示自己只是想亲手为王爷熬那乳鸽枸杞汤之后,众人方恍然,便帮着舒清打下手,洗菜端锅,很是殷勤。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