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瘦王妃卿可撩

待瘦王妃卿可撩

时间:2019-06-01 20:21:10来源:网络

写文的凤三最新力作《待瘦王妃卿可撩》带给您!该小说讲述了舒清莫温顾的故事,待瘦王妃卿可撩写文的凤三小说节选:肥舒清自小便喜欢吃,所以对膳食之道颇有研究,未及笄之前便已煲得一手好汤。如今嫁作他人妇,自该恪守妇道,为夫君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待瘦王妃卿可撩小说

写文的凤三最新力作《待瘦王妃卿可撩》带给您!该小说讲述了舒清莫温顾的故事,待瘦王妃卿可撩写文的凤三小说节选:肥舒清自小便喜欢吃,所以对膳食之道颇有研究,未及笄之前便已煲得一手好汤。如今嫁作他人妇,自该恪守妇道,为夫君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推荐指数:《待瘦王妃卿可撩》在线阅读

《待瘦王妃卿可撩》精选章节:

肥舒清自小便喜欢吃,所以对膳食之道颇有研究,未及笄之前便已煲得一手好汤。如今嫁作他人妇,自该恪守妇道,为夫君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片刻,石锅之中香味溢出,六曲在舒清脚下颇是兴奋,长舌之下不断滴着哈喇子,围着舒清蹦蹦哒哒,转来转去。

又过了许久,汤出锅。舒清给六曲盛了一碗,剩下的入盘,装到膳食盒内,方扛起盒,向着莫温顾书房而去。

莫温顾书房甚是简洁,一桌三椅两书柜,柜上放着书籍古玩若干,桌上笔墨纸砚,四五折章,干净明了。

肥舒清将膳食盒子打开,从中拿出乳鸽汤,端放于书桌之上。侧头看去,就看到书房窗前放了一盆盆载。盆内种着一株山茶,开了三两朵姹紫嫣红的花。

日头正好,洋洋洒洒斜照于花身之上,当真是惊艳了肥舒清的眼睛。

肥舒清看得呆了,不自觉得走到窗边细瞧,细看之下才发现这盆山茶花好看是好看,可叶子的边缘已泛出了淡淡的枯黄。她皱了皱眉,心想一定是莫温顾这几天忘了浇水,否则这山茶花怎么会这样干枯。

肥舒清伸出肥爪子抚了抚此花叶瓣,略一沉思,出了书房,向厨房而去。

而肥舒清前脚刚出了书房门不久,后脚莫温顾一脸沉色回了王府来。

王管家跟在身旁,对莫温顾道:“王爷可算回来了,王妃她……”

“别跟本王提她。”莫温顾伸手摘掉官帽,不耐烦打断管家的话,大步向着书房而去。

刚入书房,一股浓郁肉香便飘进鼻尖,浓而不腻,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莫温顾挠挠脑袋,侧头问:“府内换厨子了?”

王管家笑得皱纹挤到了一块,殷勤得帮肥舒清说好话:“回王爷的话,这汤是王妃中午时候亲自入厨房帮您熬的,王爷日理万机忙于朝政,得吃些好的补补身子才是。”

哪知莫温顾的脸色又黑了下来,走到桌边,嫌弃得将那鸽子汤甩到了地上,眸中有怒火闪烁,愤愤然道:“不要和本王提那个死胖子!”

只听得‘刺啦’一声,盛着满满浓汤的瓷盘重击在地上,发出刺耳的作响声。那芬香浓汤溅洒了一地,在地上晕染出一朵朵诡谲油花。

瞬时间,整个书房肉香一片,本该是任谁闻了都该是胃口大开食指大动的节奏,却偏生打动不了莫温顾。

“王爷,还请消消气。”肥舒清取了水回来时,远远听到莫温顾在发脾气,不禁有些无奈。她一手握着一杯水一边向着书房走来,脸上肥肉随着步伐的节奏而颤动着,等踏入书房内时,她伸手一抹额头汗,方对莫温顾勉强一笑:“王爷是不是觉得这汤太腻了, 抱歉,下次我定煮个清淡的……”

“不用了。”莫温顾甚粗暴得打断她,一张俊脸写满了嫌弃,问道,“你日日吃的,便是这些鲜汤嫩肉?”

肥舒清愣愣点了点头:“大夫说禁荤太久不是好事,对胎儿发育不好,所以我刚才吃了一盆子猪骨肉……”

“……”莫温顾抚了抚额,看着肥舒清的眼神夹着满满的嫌弃,“你也不瞧瞧你这七寸肥腰段,为何还日日只知道吃,我每每瞧见你这一身肥肉,当真是腻得恶心,如今你还想将这些肥腻之汤做给我吃,难道是想让我也变得像你这样肥胖,好让柳吹绵更加嫌弃我,是不是?”

也不等肥舒清说话,莫温顾紧接着继续道:“悍妇!当真是悍妇!”语气之中,几分唏嘘,几分感慨,还带有几分自怜。

“……”肥舒清眨了眨眼睛,有些绕不过弯,好不容易理清了莫温顾话中含义,不由觉得有些纳闷,自顾握着手中清水杯,走到窗户边上,一边伸肥指沾了水涂抹在茶叶片上,一边对莫温顾道,“王爷实在是太多虑了。”

“其实不管王爷您肥胖精壮或是瘦弱,柳姑娘都是把您当朋友,就算王爷您成了个胖子,柳姑娘对您的态度也不会变的,您就放心吧。”肥舒嘴中继续说着,手上涂抹茶叶片的动作则很是轻柔,生怕不小心弄坏了它。

可此话却深深刺痛了莫温顾的心。仿若长久以前心中不愿承认的伤口,一下子被肥舒清赤裸裸又毫不留情当众揭了开,嘲笑他不过是个在爱情面前永远得不到女神垂青的二愣头。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奇差,看着舒清肥胖的背影,久久无言。片刻之后,转身出了书房门。

肥舒清余光望见莫温顾向外而去,这才直起背,侧头问他:“王爷,您去哪?”

莫温顾脚步顿住,侧头看着她,一字一顿道:“烟、雨、楼!”

莫温顾宁愿去烟雨楼那种地方,也不愿呆在府中面对她,可见莫温顾心中对她是怎样的厌恶。肥舒清倚靠在窗户边上,肥胖的身躯好似一块肥腻的五花肉。沉默片刻,舒清终是回了神,面无表情收回目光,又胖又粗的食指继续轻抚茶叶片,一抹一涂,分外认真。

为茶树洒完水后,肥舒清倚着墙壁吃力站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缓着气。伸手去拍发麻的粗大腿。眼帘掠过身上这白花花的肥肉,叹气,耳边又浮现出莫温顾的话,不由觉得有些心酸。又过了许久,直到腿上酸麻退去后,方笨拙得站起身,一步一颤回了房间。又叫来管家在身边应着,舒清打开了随嫁的木箱,将里头的人参鹿胎冬虫夏草等等滋补物全都拿了出来,转递给了王管家。

王管家连连罢手表示东西忒贵重他着实不能收下,奈何肥舒清态度坚硬,硬是将他塞了个满怀,无奈之下王管家只好捧着一堆珍物甚是唏嘘得出了房门。

小憩片刻,舒清又站起身来,让王管家备下了马车,这才迈着吃力的步伐出了府去。

在那驱马小厮的搀扶下好不容易上了马车去,舒清已是一身汗。“去二里山。”肥舒清一下令,马车哒哒声登时规律响起。

此时正是晚春时节,沿路可见桃红柳绿梨花白,翩翩景致,美不胜收。奈何舒清只顾倚靠在马车厢内,哪里有心思去看这些。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