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顾而知清

温顾而知清

时间:2019-06-01 20:20:26来源:网络

舒清莫温顾小说叫做《温顾而知清》,是写文的凤三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舒清莫温顾小说精选:此时夜色渐浓,大街之上人烟无几,一路移到丞相府门口,莫温顾二话不说上前猛烈拍打府门。

温顾而知清小说

舒清莫温顾小说叫做《温顾而知清》,是写文的凤三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舒清莫温顾小说精选:此时夜色渐浓,大街之上人烟无几,一路移到丞相府门口,莫温顾二话不说上前猛烈拍打府门。

推荐指数:《温顾而知清》在线阅读

《温顾而知清》精选章节:

此时夜色渐浓,大街之上人烟无几,一路移到丞相府门口,莫温顾二话不说上前猛烈拍打府门。相府小厮开了门,见是莫王爷,脸色顿时有些煎熬,憋了许久,方颤颤巍巍道:“王爷,我家小姐拒绝见客已月余,您、您又是何必……”

莫温顾借着酒气愤愤然曰:“本王现在就要见到她,本王可是堂堂王爷!”

小厮脚一软,就要下跪,却于此时,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若珍珠落盘:“让他进来。”

柳吹绵竟愿意见他了……自从上次二里亭后,柳吹绵总是诸多借口避开他,再没有同他见过面。如今竟愿意出府见他,莫温顾不可谓不兴奋。

莫温顾此时尚穿着大红新郎服,却已然顾不得这许多。他急忙进了府去,疾步而行,终是站定在了柳吹绵对面。

他看着她,那双眸当真是亮若繁星。——是她,确实是她。

只要看着她,心中莫名其妙的空洞感亦会瞬间消失。

只有看到她,他才能想起,他是莫温顾,是王孙贵胄,皇亲贵戚,不是醉鬼,不是粗汉,不应沉迷酒香不理国事,不当在文武百官面前失了礼数,不该随意对下人使脸色。

可她却不在他身边,所以他成了醉鬼,成了粗汉,没了温文尔雅,失了翩翩风度,多了满腹愁绪。

*

柳吹绵一袭白衣,气质依旧清冷,花光月影间,好似仙中人。她看着他,目光透柔光:“温顾,今日是你大婚之日。”

莫温顾上前一步,有些着急:“绵儿,这桩婚事不是你想象这般,我不过是被迫……”

“王爷。”柳吹绵打断他,轻声说,“你同我不过有缘无分,我亦受不起你这般重的情意。你若当真欢喜我,便对舒王妃好些,莫要负了她。”

“是不是她对你说了什么,二里亭后你才会对我避而不见!”莫温顾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眸中泛出寒意,“呵,我倒是好奇为何那夜之后你便诸多借口拒绝我,想来定是她在中间嚼了舌根,是不是?”

柳吹绵的脸色微发白,眼神闪躲,口吻亦僵硬:“吹绵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莫温顾只当柳吹绵默认,眸中一闪而过一道杀意:“这个悍妇,本王当真小瞧了她!”

“够了!”柳吹绵拂袖,冷气逼人,“你走吧,好生待她。”语毕,人已走远。

莫温顾想追,又听她冷言冷语传来:“王爷请止步,莫要让我恨你。”

脚步顿住,莫温顾挫败而立。片刻,他又重新站直身体,双目沉沉,脸色寒冽如冰,双拳握紧,转身出了丞相府。

而,此时的舒清正在房内拂琴。舒清未曾学刺绣女红,琴棋书画也只通琴,只因娘亲生前最爱拂琴,幼时她日日伏在娘亲脚下,听她弹一曲《佳人曲》来听。

于是待莫温顾猛然推进屋来时,舒清正弹于兴起,指尖飞舞于琴端,好生快活。

莫温顾伸手重重压住琴弦,当即只听“吭——”得一声,空中一阵急进的噪音传入耳内,流畅琴声戛然而止,震得耳膜作响。

偷裹住被琴弦划破的手指,舒清抬头,诧异问他:“你怎来了?”

莫温顾站在她对面,脸上厌恶尽于表面,夺过桌上的墨香古琴重重摔在地上,方曰:“汝等悍妇,也配弹《佳人曲》?”

舒清坐在凳子上,垂下眼一言不发,可那被琴弦划破的手,却已狠捏于大腿之上。

此琴,名沧海。是娘亲留给她的唯一物什。

她心疼这琴啊……

*

所谓《佳人曲》,自是奉给红颜祸水、美人佳丽之曲,与肥舒清似乎确实无甚关联。但,“王爷,恕舒清实在是无法赞同您的话。”肥舒清挪动着粗腿肥臀,好不容易从琴座前站起身,对着满脸恶意的莫温顾作了揖,方温声反驳,“妾身虽身姿胖了些,但以为抚琴讲究弦外之音,韵外之致,同抚琴人长相当真无什关联。”

肥舒清回答得认真,肥胖脸上写满正色,孰不知她关注错了重点。

莫温顾的那句话,重点在于‘悍妇’,而非配不配弹《佳人曲》。她这样回答,莫温顾只当她是欲盖弥彰,看着她的脸色愈加嫌恶了几分。

不再理会舒清的话,莫温顾浑身酒气,甩了甩衣袖冲上前来狠狠扼住舒清的双肩,努力摇晃,却发现舒清太肥沉,摇得有些吃力,只好放弃,脸色愈憋青,愤然吼道:“悍妇!你究竟对绵儿说了什么鬼话,竟让她避我如蛇蝎?”

肥舒清眼神一闪,被琴弦划破的手微不可闻得抖了抖,方回过神,语气平静回道:“妾身未曾同她说过一句话呢。”

“满嘴诳语!”莫温顾愈火,双眼通红一片,“若不是你嚼舌根,若不是你这悍妇从中作梗,棉儿为何要避我!”

“……”舒清沉默,决定不跟他一般计较。

当初莫温顾苦追柳吹绵这场好戏,曾在贵族圈里广为传道。

更是有人开了赌局下了注,引得公子小姐们纷纷押注,各种美物,应有尽有。舒清作为首富之女,亦押上了心爱的玛瑙蝴蝶钗,赌莫温顾定能抱得美人归。

然,她未料中开头,亦未猜到结尾。

犹记赌局设下不久后的某日,落花飞红,曲江水边。舒清正在湖上泛舟,却听耳边声声琴音传来。声弦之中,道不出哀怨落寞,余音未歇间,排不尽千斤愁情。

此首曲子不是别的,正是《佳人曲》。

抚琴人不是他人,正是莫温顾。

常言道,琴弦之上鲜有狂朋,唯抚琴人对抚琴人。佳人一曲,舒清登时为之惊艳,直觉自己是觅到了知音,当下便跃跃然提着肥腿,指挥划桨人向着那琴声方向而去。

靠得近了,方望见那凉亭之中,莫王爷月白华服,瀑布青丝,长指抚琴,笼罩于湖烟。

所谓的惊为天人,不外乎如是而已。

所谓的一见钟情,不外乎如是而已。

自此之后,她一日一封相思信,亲自送到王府门。管他留言蜚语,管他鄙夷嘲讽,她一概无视之,更不论风吹雨打,电闪雷鸣,表白信从未断过一天,将当初那只下了注的玛瑙蝴蝶钗遗忘到了九霄之外。

她自认自己身虽宽,魂却瘦,只需多加努力,必可获得男神垂青,时间定能让莫温顾看透她厚重皮囊下隐藏着的,是怎样一颗娇羞的含春少女心……

——这大抵就是真爱。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