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

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

时间:2019-06-01 20:19:30来源:网络

樱雪凛华小说叫做《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是崇宫雨璃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樱雪凛华小说精选:午休时间,我在中庭偶遇了小笠原,看到大概是微蹙眉头若有所思地走路的我,小笠原面无表情地抛出了这个问题。

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小说

樱雪凛华小说叫做《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是崇宫雨璃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樱雪凛华小说精选:午休时间,我在中庭偶遇了小笠原,看到大概是微蹙眉头若有所思地走路的我,小笠原面无表情地抛出了这个问题。

推荐指数:《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在线阅读

《在最美的年华之中等待那最爱的人》精选章节:

“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樱雪同学?”

午休时间,我在中庭偶遇了小笠原,看到大概是微蹙眉头若有所思地走路的我,小笠原面无表情地抛出了这个问题。

“啊……小笠原,稍微有点事情,在想解决的办法。”

小笠原听后依旧是面无表情,她这个特点跟平时的真响真是有得一比了,我其实很期待他们能多展露一些表情,这样的话和他们交流也不用这么累。

对,那样的话我大概也能理解真响的话的含义。

“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忙的话,尽管提出来就好了。”

“嗯,谢谢了,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找出答案才好。”

不知道此时此刻我脸上表现出的是不是苦笑,怎么可能告诉小笠原啊,她和吉田的关系可是比我和吉田的关系更好啊,如果我说了那件事,吉田还不知道怎么想雾岛,更不知道她会怎么想插手这件事情的我。

“是吗,是樱雪同学你自己的事情吗,可是如果存在烦恼的话,就算是自己的事情,向别人寻求帮助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嗯?”

“因为烦恼还是尽早剔除的好,如果将这种不好的东西留下的话,它就会不断地侵蚀你,不断地侵蚀你,直到你完全不再是你自己。”

小笠原面无表情地说着,但我却觉得她的面容配上她的话语,格外有压迫力,我呆呆地注视着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意识到了我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

“总而言之,如果樱雪同学有什么烦恼的话,有和我商量的想法的话,尽管来找我,加上吉田同学也没问题,人越多的话想的办法也就越多,况且大家都是朋友,不过现在就快回教室吧,午休时间就要结束了。”

“嗯……”

小笠原侧身站立在中庭中,等到我走到跟她平行的位置的时候,她便转到和我同一方向,我们一同走在走廊上,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小笠原,你刚称呼吉田什么来着?”

听到我的问题的小笠原停了下来,走到前面的我疑惑地转身看向她,可是她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我们已经走进了阴影之中,站在阳光背面的小笠原,正在释放着更加强大的压迫感,不过从这股压迫感中我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敌意或是针对我的意思。

“没什么……走吧,樱雪同学。”

说完,小笠原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那股压迫感也随之消失了,我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刚刚小笠原称呼吉田的时候,绝对没有提到吉田的名字,她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和我不同,小笠原之前是直呼吉田名字的,而且吉田貌似也是唯一一个小笠原直呼名字的对象。

之前都没发现这件事情,哪怕再悠闲,再喜欢观察周围的我也没有发现这件事情,究竟是为什么?是因为小笠原不经常开口说话,还是因为她的态度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改变?

“果然让你来是对的。”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真响说过的那句话,直觉告诉我这之间绝对有着什么联系,但是关于这之间联系的详细情况,我现在还没有任何头绪。

我摇了摇头,将这些都抛在脑后,吉田和小笠原之间只存在微小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不仔细观察根本无法观察到,况且吉田和小笠原谁也没有和我提过有关的事情,大概她们是想要维持现状。

如果能维持现状的话,我就不要去刻意了解她们之间可能发生的某件事情,我也不希望现在的关系有任何改变,一旦了解一些事情,周边的一切就会改变,所以维持现状就好了,那我默契地和她们一起这么做就好了。

这么想着的我,紧紧跟在小笠原的身后,虽然想要竭尽全力将刚刚因为小笠原的话而产生的想法彻底抹除,但从胃里泛出的恶心感一直在阻止我,连同脑海中不断回响的某个声音一起。

……

……

……

傍晚时分,我再度叩响了学生会的门扉。

“门没关,直接进来。”

“啧,真不知道谁是来帮忙的人。”

面对真响那令人不爽地态度,我不满地抱怨了一下,雾岛一脸苦笑地看着我们两个。

“所以,雾岛同学,你想要怎么调查?”

“还没有任何头绪,不过……我的作业本今天又丢了。”

“唉?那不是很严重的事情嘛!乱涂就算了,偷了的话就是更严重的问题了。”

就在我和雾岛谈论的时候,真响则是在一边坐着继续读着他昨天看的那本书,我皱着眉头敲了敲桌子,不满地等了他一眼,他点了点头就没有任何反应了,我烦躁地啧了一下,选择暂时忽视掉他。

“等等,你说又?之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吗?”

“嗯……只不过,在放学之前就会被还回来,但在那之后……”

“在那之后就被乱涂或者被撕坏了么……”

雾岛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落寞,我实在有点不忍心让这种表情继续停留在她的脸上,于是我决定立即采取行动,因为想想这个问题还是挺简单的。

“雾岛同学,你一般是在哪里收到被还回来的作业本呢?”

“都是鞋柜里,不过仅有一次是在教室的抽屉里……”

那就好办了,不过如果能还到教室的抽屉里,难道真的是我们班的同学做的这件事?一种可怕的想法和不安在我脑海中形成,我摇了摇头将它赶出了这里。

“那我们现在就去鞋柜附近藏起来守着等待真凶现身吧,离完全放学时间还有一会儿,真凶应该也知道雾岛同学是学生会的人,所以运气好的话应该能抓个正着!”

“唉?嗯……”我将雾岛同学从座位上拉了起来,牵着她的手一同走出学生会,她惊讶地看着被我牵着的手,显得有些愣神,我突然想起来真响还在学生会室里看书,所以我在关上门前扭头看向真响。

“你不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

明明这么说着,却一点放下书要起来的意思都没有,算了我也懒得管她了,拉着雾岛的手在走廊里以很快的速度走了起来。

“唉?等一下樱雪同学?等一下……在走廊上不能走这么快……”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说出口的一段话根本没有传入我的耳朵里。

不过再仔细想想,也许是别的班的学生趁我们的教室没人的时候进来把作业本放到雾岛的抽屉里,或者是借此名义光明正大走了进来,如果是后者的话就更好调查了。

我想要排除最坏的那种可能性,所以竭尽全力在想了。

这次的走廊却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长,大概是因为我走得很快吧,不过当我走到我们班级鞋柜前的时候,所看到的画面让我整个人丧失了行动能力,时间大概就此定格了。

“樱雪同学?”

注意到我的异样,雾岛同学从我的身后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鞋柜面前的人,她用手捂住了嘴。

那个人也注意到了我们,她扭过头来看到我的一瞬间,本身皱着的眉头舒缓开来,脸上也展露出开朗的笑容,而她看到我身旁雾岛的一瞬间,便和我一样呆住了,她手中拿着一个作业本,作业本的封面早已被撕破,封面所掩盖的内部大概也是同样的破败不堪。

“凛华……怎么回事?”

“我也想问你啊吉田……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们的对话打破了定格的时间,但却将整个空间变得冰冷。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