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活腻了么!还是被家暴了-全文

这女人活腻了么!还是被家暴了-全文

时间:2019-06-01 01:50:02来源:网络

第7章这女人活腻了么! ··········· 晏明深当场脸就黑了。 他清清楚楚的辨认出,聆微清亮的眼底闪过的挑衅和嘲讽。 顾清不可置信地

这女人活腻了么!还是被家暴了-全文小说

第7章这女人活腻了么!
···········
晏明深当场脸就黑了。
他清清楚楚的辨认出,聆微清亮的眼底闪过的挑衅和嘲讽。
顾清不可置信地盯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聆微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在摸到晏明深结着浅浅血痂的嘴角时,声音里更是愧疚的要命:“啊呀,我咬的太用力了,都出血了!”
然后她的手“不小心”的在他被她打裂的伤口处重重按了一下。
晏明深周身围绕的低气压硬生生让屋里的气温低了好几度。
这女人活腻了么!
顾清的惊愕只持续了几秒,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紧跟着嫉恨的怒火就燃起来了。
这个贱女人,竟然是被晏少看上的?
她费心费力的用尽手段,也才能让晏明深记住她的名字而已。这女人又算什么东西,对她视而不见,明目张胆的和晏明深調情,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顾清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如何受得了这个气,也顾不上撩拨晏明深了,妒火中烧,她猛地坐直身体,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手才打出一半,就被聆微紧紧的扣住了。
“这位小姐,怎么火气这么大?”
她微微一笑,露出右边脸颊上浅浅的梨涡。
“说白了,咱们都是爬床的,都不容易。你打了我,不就打了你自己脸么?”
顾清气得美艳的脸都有点扭曲了。
聆微正眼也没瞧她一眼,柔情似水的拉住晏明深的手:“我们快点走吧,晚宴要开始了,你的脸这样怎么行啊!”
说完她用力地拉了一下他的手,然后——
没拉动。
晏明深依然纹丝不动的斜靠在沙发上,冷着眼看她演戏,讽刺地勾起唇角:“爬床的?”
嗬,他的“妻子”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聆微的笑容僵了一瞬,男人眼中的嘲弄她看的分明。
掩去眸中的情绪,她像是没听到他的冷讽,依旧微笑着转开话头:“阿深,还是去化妆室遮一下吧。我去叫林显进来。”
她勉强把戏演完,然后松开晏明深的手,朝休息室外走去。
想让晏明深配合她演戏是不可能的,她不过就想膈应他一下。
依照林显对晏明深的忠心程度,此刻他肯定没有离开,而是等在门外的,把他叫进来自己正好脱身……
然而,就在她松开手的瞬间,她的手猛地被人有力的抓住了!
聆微吓了一跳,一回过头,就对上了晏明深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眸子——那里面,似乎有什么在急遽的涌动着。
他缓缓的坐直了身子,紧紧地盯着她,声音有些沙哑:“你刚刚说什么?”
聆微皱起眉头,手腕被他大力抓紧扣的生疼,但顾清还在旁边,她忍住直接甩开手的冲动:“我说晏少你得去化妆室……”
“不是这个。”他直截了当的打断了她的回答。
不是她说的话,而是那个称呼。
曾经也有个女人,用着温柔的语调,这样轻轻地唤着他……
晏明深猛地蹙眉: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不过是杜庭江送来的低贱的玩物而已。
第8章被家暴了
晏明深沉默着,等到眼底的那股暗流渐渐平息,他缓缓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他站起身子,炙热的手掌搭上聆微的肩膀:“没什么,走吧。”
“去哪儿?”聆微被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搞的莫名其妙。
“化妆室。”
“……”
晏大总裁愿意和她这个拙劣的演员搭戏,真是难得。
顾清眼睁睁看着两人并肩走出去,嫉恨地牙根发痒,不死心地冲着晏明深的背影娇喊了一声:“晏少……”
林显果然守在门外,看到晏明深搂着聆微走出来,面上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
晏明深淡淡道:“化妆室在哪儿。”
聆微不由瞟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晏影帝敬业精神可嘉。
听了林显说的方位,他点了点头,一把扯过还在发愣的聆微,径直向化妆室方向走去。
顾清甚至来不及整理仪容,蹬着高跟就追了出来,被林显一把拦住了。
“你让开!”顾清嚷道。
那个乡巴佬是谁?她凭什么出现在晏明深的面前?
恨恨地盯着两人的背影,她脑海中已经迅速掠过近期有关晏明深的所有报道,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女人。
林显目不斜视:“顾小姐,宴会要开始了。您是受邀嘉宾,很多记者在等您。”
这话直接提醒了顾清,她急忙扣上领口,警惕地扫了眼周围可能埋伏的狗仔。
晏明深已经走远了,她留在这里只会惹人话柄,颇不甘心的匆匆离开了。
化妆室的门打开了。
房间里此刻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地上乱七八糟的撒着口红粉扑之类的东西。
光线很暗,聆微看不清晏明深的表情,挣开被他拉着的胳膊,转身就要离开。
“砰!”
房门当着她的面猛地关上,震得她脸颊一痛。
胳膊重新又被他的手抓住,聆微冷着脸:“你干什么。”
晏明深按下开关,房间的灯“啪”的一声亮了。
他一把将她扯到化妆镜前,然后压住她的肩膀,强悍的力道让她站立不稳,踉跄着坐到椅子上。
“不是要化妆么?”
晏明深随意的在她面前坐下,翘起修长的腿,点燃了一支烟,姿态闲适的吞吐云雾。
看到聆微半晌坐着没动静,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留下被他打伤的嘴角,似笑非笑:“怎么,准备待会出去被记者围攻?”
“那也是你晏大总裁被围攻,关我什么事。”
晏明深高高的挑起了眉。微微眯眼,他缓缓俯身,盯着聆微无波无澜的双眼:“怎么不关你的事。”
他的薄唇弯出一个邪魅的弧度,在她耳边一字一句:
“我会跟他们说,我被家暴了。”
两人的距离太近,带着烟草味的气息融着他低沉的音线,聆微的心脏不受控的打了个突。
她别开眼,躲避男人晦暗如海的注视,淡淡道:“晏总说笑了。您还是单身贵族呢。”
不自觉的,她的目光扫过男人夹着烟的手。无名指上,空荡荡的。
和她自己的一样。
他们之间,除了一纸婚约,其他什么都没有。
在外界眼里,他晏明深依旧是高坐在金字塔顶端,受人膜拜,不可亵渎的存在。
晏明深笑了,笑容中渗出一丝冷酷:“听这口气,你还真是挺想当这个晏夫人的?”
晏夫人?
可能么?
心中涌出一抹涩然,聆微很快的将这酸涩的情绪压了下去,面容无波无澜,像是没听见他的嘲讽一般,自顾自的转身在化妆台上翻捡着。
她的沉默让晏明深不悦地惫眸。
又来了。又是这副死气沉沉要死不活的样子。
如果不是休息室里的那出戏就发生在几分钟之前,他简直要认为刚刚她的那些惊诧心疼,那眼底深处闪过的挑衅讽刺,是他的幻觉了。
他还想在她脸上看到其他一些表情。
他坐直了身子,拉开了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沉默片刻,他忽然开口:“你知道今晚为什么叫你来么?”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