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明月心傅明月-全文

谁知明月心傅明月-全文

时间:2019-06-01 01:49:52来源:网络

第1章跟我回家 民国,一九三七年。 七月的天气总是那么阴晴不定,说下雨就下雨。 车刚停稳,傅明月便看向不远处亮起的夜店歌舞团招厅:魅色。 许尊说白少华最近常来这里,灯红酒绿,夜不归宿。 还传闻,他看上了一个舞女。 傅明月下了车,撑着伞一步步走进歌舞厅,果不其然,在贵宾卡座上找到了白少

谁知明月心傅明月-全文小说

第1章跟我回家
民国,一九三七年。
七月的天气总是那么阴晴不定,说下雨就下雨。
车刚停稳,傅明月便看向不远处亮起的夜店歌舞团招厅:魅色。
许尊说白少华最近常来这里,灯红酒绿,夜不归宿。
还传闻,他看上了一个舞女。
傅明月下了车,撑着伞一步步走进歌舞厅,果不其然,在贵宾卡座上找到了白少华的身影。
他一席白色西服,配上标准小马甲,风流倜傥,惹得众多歌姬前去搭讪。
傅明月顿住脚步,远远地看着他左拥右抱。
这就是她的丈夫,夜夜笙歌喝酒买醉,宁愿在这逗弄舞女歌姬,却吝啬于给她一个微笑。
或许,这便是他报复她的方式吧。
同意娶她,同时也当她形同虚设。
这时,其中一个歌姬贴在他身上,故意卖弄着说:“白少,你每天都来,你家的那位不会有意见吗?”
白少华顿了顿,眼底不屑神色尽显:“你说的是傅明月?”
歌姬娇笑地掩住嘴角:“白少讨厌,明知故问。”
白少华趁机捏住歌姬的下巴,认真道:“我喜欢的是你这种娇媚样儿的女人,就她那母老虎的模样,我看了都倒胃口,所以……她高不高兴与我何关?”
“白少,你好坏哦!”歌姬娇笑连连,含了一口酒在嘴里,就要印上白少华的唇。
傅明月终于忍无可忍,快步冲上去拿起一旁装着酒的杯子,泼了过去。
歌姬被泼了一身,尖叫着从白少华身上起来:“你做什么呀?神经病啊!”
傅明月没有理会歌姬,站到白少华面前,严肃道:“跟我回家!”
白少华喝了不少,正高兴的时候被打断,怒意横生站起来,眼底带着鄙夷:“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妻子!”
“呵,妻子?我有承认过吗?”
“不管你承不承认,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傅明月是你白少华的妻子,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家。”
“如果我不呢?”
短短几句对话,让傅明月红了眼,却只能忍着不在人前失态。
哪怕再难过也不能有半分胆怯,因为她是白家的孙媳妇,是京中四少白少华的妻子傅明月。
她一字一字回答:“今天你若不回家,明天这家歌舞厅就会倒闭,你身边这些莺莺燕燕都会流落街头!”
白少华顿时暴跳如雷:“你敢动魅色试试看!”
傅明月勾唇,冷言:“你看我敢不敢!”
终于彻底将他激怒,白少华彻底被她激怒,他凌厉地从兜里掏出手枪,对准傅明月!
此举,惊得歌舞厅的人瞬间乱作一团。
他看着她,神情冰冷:“傅明月,你别以为自己可以主宰我的人生,你就是白家养的一条狗,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是!”
呵,终于说出来了吗?
这些年,只要她不认可的事情,白少华都会去做,仿佛将跟她对着干已经当成人生必修课。
而她,也向来都不是逆来受顺的女人。
傅明月伸手握住他的枪支,抵住自己的脑门,兀自勾唇:“白少华,如果你想要你父亲死不瞑目的话,尽管开枪吧!”
第2章开枪吧
···········
气氛因她的话降到冰点,整个歌舞厅的人,大气不敢喘。
白少华的手颤抖着,眼底浓烈的恨意,宛如困兽之怒。
“傅明月,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离开这里!”
她昂首挺胸,目光无惧:“我答应过老爷,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回……”
“嘭——!”一声巨响打断她的话。
剧痛传来的那刻,傅明月怔住,她不可置信地缓缓垂眸。
目光落在肩甲处,抵在她身上的枪口还冒着白烟。
顷刻间,周围的人群乱作一团。
“啊!”
“开枪啦!”
“杀人啦!”
舞女歌姬们因为剧烈的枪声,吓得抱头逃窜,逃出歌舞厅。
白少华咬牙,眼中有愤怒,也有复杂。
她穿着玄色锦绣旗袍,无法看见鲜红液体,只能从玄色的锦绣中看出一团湿濡逐渐蔓延。
傅明月屹立不倒,在这血染的风采中,勾唇淡笑,努力掩盖眼底的悲戚。
十三年了,从她被带到白少华身边开始,他就没有一天不厌恶她,仿佛她的存在是他白少华的毕生耻辱。
可自己做梦都没想到,他真的会开枪。
就算恨她至极,这些年的情份,真的就如此淡薄吗?
四目相对,她能看见他的决然,而他却看不见她的绝望。
得到消息的许尊,赶来见此状况,怒意盎然却不敢言,只得去拉了傅明月的手焦急道:“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傅明月奋力甩开许尊,依旧望着白少华,眼底沉静坚毅:“我答应过老爷,今天一定要让你回家。”
白少华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狠狠别过头,不敢再看傅明月的双眼,却难以克制心中怒意。
“算你狠!”咬牙丢下一句话,他快速离开。
当白少华身影消失在歌舞厅时,傅明月逞强的身躯再也无力支撑,摇摇欲坠。
许尊眼疾手快将她抱住:“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
医院,手术室。
身处乱世战争时代,麻药已属珍稀物品。
傅明月不想浪费麻药,嘴咬布条,肩甲处痛得她快要晕厥过去,浓郁的血腥味在整间屋子散开。
“叮铃——!”一声,染血的子弹被取出,落入铁盒子里。
柳泉给她包扎伤口,吩咐道:“幸亏打偏了些,没有伤及要害,记得别碰水,养些日子就好了。”
傅明月冷汗淋漓,松掉嘴里的布条,浑身虚脱无力:“谢谢。”
柳泉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问道:“他这么对你,难道就没有想过离开?”
傅明月蹙眉,强硬地撑起身子,要下床:“我是他的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辈子我都不打算离开。”
柳泉知道她的性子,也不拦她。
临走前,傅明月说:“还有,这种话,我不希望听见第二次。”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