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岁月绵长百度云-全文

原来岁月绵长百度云-全文

时间:2019-06-01 01:47:22来源:网络

·········· 第一章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

原来岁月绵长百度云-全文小说

··········
第一章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江雨琪的新婚夜,便是被自己的丈夫——韩亦博锁在了小黑屋。
陪伴她的,只有轰隆的雷雨声,和一排排黑白遗像……
惶恐,惊悚,害怕,不安,将江雨琪逼得气若游丝。
“亦博,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啊……!”
“放我出去……求你……求你啊!!”
身穿婚纱的江雨琪无力地捶着紧闭的门,声嘶力竭地大喊。
她怎么都不愿相信,那个时刻将自己捧在手心的男人,怎么婚礼一过,就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轰隆——
一个惊天动地的响雷突然炸开,桌上的遗像震得摔倒在地。
“啊……啊!!”
江雨琪惶恐嘶叫,不安和恐慌彻底占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啃咬着她大脑的每一根神经。
一道闪电刺来,江雨琪惊恐地看着黑白遗像上的男女,彻底昏死过去……
昏昏沉沉。
江雨琪揉着红肿的双眼醒来,已是第二日。
她躺在床上,入目看到的便是韩亦博神情叵测的脸。
“亦博……”江雨琪惊得一弹,连忙缩至床角,无措地看着他。
“昨天晚上,和我爸妈相处得如何?”韩亦博沉郁开口,表情透着阴鸷。
江雨琪身子一僵,神情中透着无法抑制的害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韩亦博抬起冰凉的手掐住她的下巴,嗓音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婚后的每一天,我会慢慢告诉你!”
韩亦博冷声说完,便一脸阴郁地从房间离开。
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江雨琪心口钝痛,黯然泪下。
为什么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江雨琪想不通,更不愿意相信韩亦博曾经的深情都是虚情假意。
五年,她和韩亦博相爱了整整五年啊!
他说过的深情誓言还在耳畔回旋,他给过的甜蜜拥吻还历历在目。
可婚礼一过,这个让江雨琪爱至骨髓的男人,变得比陌生人还要冰冷……
江雨琪强迫自己冷静,她必须尽快弄清一切,将曾经的美好找回来!
只是,江雨琪刚准备去找父母问清情况,便被婚房内不堪入耳的女声,惊得浑身发凉。
“韩少,我还要……”
江雨琪的脑袋仿佛要炸裂,她用力撞开房门,看到了床上不堪入目的一幕。
她精心布置的大红婚床,躺着别的女人。
床头柜上,她和韩亦博的婚纱照摆台上,挂着别的女人的蕾丝Bra。
“啊!”情到高亢的女人看到江雨琪,吓得花容失色,连往韩亦博怀中钻。
江雨琪脸色煞白,她直直地看着床上的女人,抬手指向门外。
“出去!”短短两个字,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韩少……”女人妖媚委屈地看着韩亦博,在注意到男人面无表情的神态后,立马闭上嘴。
她穿好衣裳,挑衅地瞪了江雨琪一眼,然后扭着腰肢离开。
“她是谁?”江雨琪看着床上的韩亦博,满心苍凉。
韩亦博垂着眼帘,对她的质问不予理会。
“你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对我如此残忍吗?”江雨琪不甘心,摇摇欲坠地走到他跟前。
韩亦博勾了勾薄唇,神色晦暗地抬眸看向她:“残忍?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
第二章被他判了死刑
···········
江雨琪惊得连连后退。
她紧紧捂着心口,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们是夫妻,你不能这样对我!”
韩亦博穿戴整齐,桀骜冷笑:“夫妻?江小姐,我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我的妻子!”
他的话像砸碎了的冰渣,扎得她体无完肤。
一根一根,刺得她满身窟窿……
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被他判了死刑。
而她,后知后觉。
江雨琪踉踉跄跄地退到客厅,像一个支离破碎的布娃娃。
手机“叮”地一声响,传来了本地最新新闻推送。
“江氏集团被人恶意收购,掌舵人江震桦宣布破产后吐血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
江雨琪大惊失色,一边拨打母亲的电话一边往医院赶去。
“妈,爸他怎么了?”
江母在电话那段嗷嗷大哭:“雨琪,江家完了……全完了……”
中心医院。
江雨琪气喘吁吁地跑到病房,江父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医生诊断江父受了刺激导致中风,需要长期治疗才能改善病情。
要治疗,就需要钱……
可江氏才宣布破产,现在还处于负债累累的状态。
江雨琪没有办法,只能赶紧回去找韩亦博。
不管怎样,他也是半个江家人。
“亦博,求你救救咱爸……”
江雨琪无助地看着韩亦博,奢求他眼眸中能闪过一丝怜悯。
“那是你爸,我爸早在十年前就死了!”韩亦博冷声道,“你知道他怎么死的吗?被你的好爸爸逼上天台,再坠楼而亡……”
江雨琪鼓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怎么会……”
陈年往事,韩亦博不愿再多解释,直接下了逐客令。
江家的一切,都让他心生厌恶。
包括这个女人。
江雨琪固执拉住韩亦博的衣角,痛苦又绝望地看着他。
“我要怎样,你才愿意拿钱救我爸?”
她顾不上那些过往恩怨,只想先缓解燃眉之急。
韩亦博眸色一暗,拿起桌上早倒好的水递给江雨琪。
“喝了它。”他语气有些阴戾。
这一切似乎早有预谋,江雨琪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但此情此景她毫无别的办法,只能颤抖接过。
“韩亦博,我信你。”江雨琪仰头一饮而尽。
韩亦博皱了皱眉头,心情莫名变得烦躁。
“嗯……”江雨琪摸着渐渐发热的脸颊,瞬间意识到那水里放了什么东西。
她浑身像被无数蚂蚁啃噬,绝望又无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韩亦博勾起江雨琪的下巴,轻吐的气息仿若火山喷发的岩浆。
“你知道吗?当年我姐就是被你哥喂了这种东西,死在了他的床上!”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