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岁月绵长韩亦博-全文

原来岁月绵长韩亦博-全文

时间:2019-06-01 01:46:29来源:网络

第五章是谁不要脸 ··········· “杀人了,杀人了!” 包厢中的女人尖叫起来,纷纷往门外逃。 江雨琪看着自

原来岁月绵长韩亦博-全文小说

第五章是谁不要脸
···········
“杀人了,杀人了!”
包厢中的女人尖叫起来,纷纷往门外逃。
江雨琪看着自己衣裳上愈来愈多的血,两腿无力地瘫软倒地。
面前的眼镜男鼓大眼睛,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颈脖上淌出来。
他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身后的高大男人:“韩少,你……”
韩亦博将插进眼镜男肩颈上的碎酒瓶用力拔出,表情阴戾:“吵!”
他将沾血的碎酒瓶扔到地上,目不斜视地走出了包厢。
其他男人连忙扶住眼镜男:“赶紧送医院……”
江雨琪似是才回过神,踉跄起身朝门外跑去。
这魔鬼之地,她实在是无力承受……
江雨琪埋头小跑着,一不留神撞到前面的男人。
“对……”她刚想道歉,看清眼前之人后,脸色瞬间煞白。
“为了钱,你还真是不要脸!”韩亦博掐灭手中的烟,看向江雨琪的眼神怒火滔滔。
江雨琪被他的话刺得缩了缩,肩膀急剧起伏。
“只要有钱救我爸,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她声嘶力竭开口。
韩亦博蹙着眉,浑身戾气极重:“为了一个杀人犯,你还真是让自己成了贱骨头!”
“在你眼里他是杀人犯,可在我眼里他是生我养我的爸!”江雨琪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抬手在脸上胡乱一抹,侧身朝夜总会大门走去。
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筹到钱的……
韩亦博深吸一口气,但依旧没能稳住起伏不断的情绪。
他大步走到江雨琪身侧,伸手将她拽到了自己车中。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江雨琪挣扎着从车中爬下来。
韩亦博将车门反锁,快速启动车辆。
“你给我停车!”江雨琪砸着车窗。
韩亦博根本不搭理她,径直将车开回家,然后将她扛至卧床。
“韩亦博!你放开我!”江雨琪大吼。
“不是要钱吗?不是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吗?”
韩亦博想起刚才那眼镜男碰她时,她都没有这般反抗,心中的无名火烧得更旺。
“撕拉”
他一把撕开她的裙摆,欺身而上!
撕开血肉的疼痛让江雨琪哭出了声,她眼中的愤怒变成狼狈和空洞。
她清晰看到韩亦博的神情中,只有厌恶和报复的欲,没有一丝情愫。
“记得给钱……”江雨琪像破碎的布娃娃被动摇摆。
韩亦博骤然一顿,转瞬便是凶猛到近乎施·虐的驰骋。
餍足冷静,已是天亮。
韩亦博将一叠钱砸在江雨琪赤着的身子上,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拿钱滚人!”他的冷漠,和昨晚的强占判若两人。
江雨琪两腿发颤,艰难起身。
她将散落一床的钱小心捡至怀中,如获珍宝。
“谢谢。”江雨琪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韩亦博,头也不回地离开。
亲人间的恩怨,让这场婚姻变成两个人的人间地狱。
韩亦博手持匕首,将自己逼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可她能怎样?
在他满腔恨意的禁锢下,她连伸冤的资格都没有。
到了医院,江雨琪赶紧将钱存进医院账户。
正在这时,兜中的手机急促响了起来。
“我是柳妍,咱们见面谈谈。”
柳妍要见她,无非就是一个目的——取而代之。
江雨琪挂了电话,心情五味具杂。
咖啡厅。
江雨琪刚到卡座,柳妍便站起来,不由分手扫了她一耳光。
“你凭什么打人?”江雨琪来不及反应,脸颊已经火辣辣。
“我都已经怀了韩少的孩子,你还死占着韩太太的位置不撒手,要脸吗?”柳妍说话很难听,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也微微扭曲。
“没名没分,还怀了别的女人老公的孩子,到底是谁不要脸?”江雨琪冷眼直视她,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就算她和韩亦博的婚姻名存实亡,可也由不得这个小三来挑衅自己!
“你……”柳妍脸色变了又变,再次扬手又要给江雨琪一巴掌。
但这次江雨琪就没让她得逞,直接抬手拦住。
可两人的手刚接触,柳妍的视线瞟向门口的韩亦博,立马收敛眼中情绪,直挺挺往后倒去……
第六章就这点本事
江雨琪神情一滞,立马攥紧了柳妍的手腕,另一只手也紧紧扯住她的衣服。
“用别人玩烂的招数,你就这点本事?”江雨琪看着大步走来的韩亦博,压低声音在柳妍耳畔低语。
“你们在干什么?”韩亦博看着她们两人的姿势,皱眉问道。
柳妍刚要开口,已经被江雨琪抢了先。
“我差点摔跤,是她扶住了我。”江雨琪面不改色说道。
柳妍弯眉一皱,差点没忍住眼中的戾气。
“你不是叫我来咖啡厅找你,怎么跟她在一起?”韩亦博沉声问向柳妍。
“刚好……碰见……我们走吧,等下要去拿产检结果……”柳妍面色微僵,急忙解释。
今天最关键的一幕没有按计划发挥出来,她现在又憋屈又气恼,却偏偏不能都发泄出来。
韩亦博扫了江雨琪一眼,便任由柳妍挽着自己离开。
江雨琪闭上眼深呼吸,强迫自己将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吞咽回肚。
她回到医院,静静地守在父亲病床前。
有些事,不是她不计较,只是时候未到。
入夜。
趁着医生查完房,江雨琪拿保温壶去走廊尽头打热水。
只是她刚回病房门口,便看到韩亦博从里头走了出来。
“你来我爸病房做什么?”江雨琪大惊失色。
韩亦博没有说话,只是径直往前走。
江雨琪匆匆走进病房,看到父亲的心电图已成一条直线!
“爸!!”
值班护士手忙脚乱跑进来,对着外头大喊:“33床病人心跳停止,赶紧拿除颤器!”
江雨琪瘫靠在墙边,看着一群白大褂将推着父亲进了抢救室,看着那冰冷的门沉沉闭紧。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江雨琪的脑袋几乎要炸裂,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大脑空白,什么都想不起。
韩亦博,他刚才对父亲做了什么?
江雨琪扶着墙角,跌跌撞撞朝韩亦博离开的方向跑去。
韩亦博正倚靠在车边大口吸烟,神色凝重。
“韩亦博,你刚才对我爸做了什么?”江雨琪的声音因愤怒变得尖锐。
“你觉得呢?”韩亦博眯了眯眼,眼神尖锐。
江雨琪看着这个由深爱到让她害怕的男人,心口钝痛。
“我们一家已经变成这样,你还觉得不够吗?”
韩亦博将手中的烟往脚边一砸,再狠狠碾碎。
“我爸死了,我姐死了,你们却都还好好活着,你觉得够吗?”
将手指蜷紧,就像溺水的人无论如何都够不到浮木般绝望。
“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我们?”她双目含泪看着他,眸光黯淡。
韩亦博顿了顿,一声不吭地盯着江雨琪,眸中的情绪深不见底。
最终,他沉默地开车扬长而去,徒留冷漠的空气给到江雨琪。
到家后,韩亦博坐在床边,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明明一遍又一遍警告过自己,不能对她心慈手软。
可那个女人泪眼朦胧的样子,却深深刻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不能心软,绝对不能。
韩亦博将钱包中的旧照片掏出来,看着曾经幸福的一家四口的合照,他的眼眶微微泛红。
回想起母亲遭遇过的不堪,韩亦博眸底被仇恨和愤怒覆盖。
“我家人受过的苦,根本不是你能偿还得了的!”
“我妈受过的罪,我也会让你们江家人一一尝尽!”
第七章一个也不会放过
医院。
江雨琪看着从急救室出来的江父,又心疼又无助。
“爸……你要好好的……我们一家人都要好好的……”
江雨琪握住父亲枯瘦的手,声音哽咽。
床上的江父歪斜的嘴角微微颤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有了上次的经历,江雨琪再也不敢让父亲一个人在病房呆着。
等江母带着饭菜过来后,她才将悬着的心放下来,到走廊外透透气。
“江雨琪!”楼梯间突然探出柳妍的脑袋。
江雨琪皱眉看着她,压根不想理会。
“如果你不希望我挺着肚子进病房找你爸妈,就乖乖给我过来。”柳妍不悦看着她,音量微微抬高。
这话戳到了江雨琪的软肋,在她没有向父母摊牌前,她是决不能让柳妍在自己父母面前胡言乱语。
她走进楼梯间,尽量让自己心情平静。
“你想谈什么?”她冷声问道。
“你明知道韩少跟你们江家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什么还要占着茅坑不拉屎?”柳妍伸手在提包中摸索着,一脸讥讽的神情。
她的冷嘲热讽,已经在江雨琪心中激不起涟漪。
“柳小姐,多管闲事也要有个度。”她转身欲走,柳妍却一把将她拉住。
“我跟了韩少五年,你知道他每次忍着恨意对你说甜言蜜语有多难受吗?他把我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吻我,说要除去你留在他身上的气息……”
“他每次跟你接完吻,都会吃一颗薄荷糖,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嫌你恶心!”
柳妍的话越说越难听,江雨琪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别以为韩少给你钱,他就会让你父亲活下去……该偿命的人,他是一个也不会放过……你有本事给我甩脸色,倒是拿刀去保护那老不死的啊……”
柳妍说着,从提包中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掏了出来,横在两人之间。
“你看,我现在怀了韩少的骨肉,我为了保护这个孩子,时时刻刻都会在包中放一把刀……谁要是敢伤害我们的孩子,我就拿刀扎谁!”
柳妍沉声说着,表情越来越诡异,那尖锐的刀尖也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上扎去……
明亮的刃光,晃花了江雨琪的眼睛,也让她打了个激灵。
“你要干什么?”出于本能,她来不及多想,急忙抓住匕首,阻止柳妍的自残!
但鲜艳的红色,已经在柳妍米白的衬衣上越扩越大,变成一朵血花。
“啊!!韩少,救我!”柳妍凄惨一叫,一脸惊慌失措。
江雨琪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那抹熟悉的身影已经从走廊上奔了过来。
“江雨琪!你怎么这么歹毒!”韩亦博一把推开江雨琪,抬手捂住柳妍腹部的伤口。
江雨琪茫然看着他,黏湿的掌心带着火辣辣的疼意。
“是她自己……”她张了张嘴想解释,慢半拍才意识到自己着了柳妍的道。
虎毒不食子,这个女人为了栽赃自己,居然拿刀刺向腹中的孩子!
“我亲眼所见,你还狡辩!不愧是杀人凶手的女儿!”
韩亦博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他正要抱柳妍离开,垂眸看到江雨琪右手还在不断流血,地上已经淌了一堆。
“你手……”
他忍不住想问,柳妍抓着他的手臂紧了几分,痛苦叫道:“孩子要保不住了……快去找医生……”
韩亦博一愣,敛去心底的杂念,头也不回地抱着柳妍大步离开。
江雨琪低头看着自己右手掌心深可见骨的血痕,眼神变得破碎空洞。
在他眼里,自己是仇人的女儿,是杀人凶手的女儿。
唯独不是他韩亦博的爱人。
江雨琪靠着门滑坐到地上,手上的血还在流,可她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疼意。
“医生,快来人!”门外传来江母撕心裂肺的凄厉叫吼。
江雨琪心底一咯噔,急忙从地上蹿起来朝病房跑去。
病房里涌进了几个白大褂医生,里头传来母亲嗷嗷的哭声。
江雨琪跌跌撞撞走过去,亲眼看着医生用床单盖住了江父苍白的脸庞。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