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修仙奶爸全文免费-全文

最强修仙奶爸全文免费-全文

时间:2019-06-01 01:45:46来源:网络

第2章:百宝阁 宋惜数落了秦轩一路,他一句也没吭声。 出租车终于来到了附一院,宋惜抱着可可冲进了急诊室。 秦国强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她的身后,秦轩则灰溜溜的跟在了最后面。 让八大仙皇暗算,被打落了凡间,已经够倒霉的了。 凭着残留的一丝帝魂重生,却重生在了这么一个人渣的身上。被一个女人,当着自己

最强修仙奶爸全文免费-全文小说

第2章:百宝阁
宋惜数落了秦轩一路,他一句也没吭声。
出租车终于来到了附一院,宋惜抱着可可冲进了急诊室。
秦国强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她的身后,秦轩则灰溜溜的跟在了最后面。
让八大仙皇暗算,被打落了凡间,已经够倒霉的了。
凭着残留的一丝帝魂重生,却重生在了这么一个人渣的身上。被一个女人,当着自己亲爹的面,指着鼻子骂,还不能还口。
这已经不是倒霉了,这是窝囊!
轩帝在仙界,都是横着走的存在。
到了人间,怎么能做一个窝囊废?
不能!
“你去把费交了吧!家里就只有这些了。”
秦国强递了一张银行卡给秦轩,说。
“密码是可可的生日。”
“可可的生日?几号啊?”秦轩真的不知道。
“连你亲生女儿的生日都不知道?你是被酒精腐蚀了脑子,还是被酒精腐蚀了良心啊?”宋惜免不了对秦轩,又是一顿臭骂。
“6月19号。”秦国强也很绝望。
“哪一年的?”秦轩继续问。
“你个混账东西!可可今年四岁了!四岁了!”秦国强差点儿给气晕了过去!
秦轩拿着银行卡,跑向了收费处。
“秦可可这情况,得预存十万。”收费的小护士说。
秦轩把银行卡递了进去,然后输了密码。
“患者家属,卡里的钱不够。”小护士把卡递了回来。
“你们先给治着,过一会儿我再来交。然后,可可这病大概需要花多少?”
“先准备五十万吧!”
秦轩拿着银行卡去了取款机那里,一查。
5308.2元?
这就是家里所有的钱?这也太穷了吧?
秦轩取了5300出来,剩下的八块二没动。
五千三离五十万,那是差得老远的。
赚钱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轩帝呢?来的时候,秦轩在出租车上,看到了一个古玩市场。
那里离附一院,也就两三公里远。
秦轩打了个车,朝着古玩市场去了。
他要去,捡漏!
百宝阁,是瓷器街古玩市场最大的店。
古色古香,富丽堂皇。
秦轩走进了百宝阁。
他不是被百宝阁的装修吸引进来的,而是被墙角处,挂着的那一副装裱好的字吸引进来的。
“好眼光,这可是颜真卿的真迹,你看看这上面的落款,写的是青臣二字。颜真卿,字青臣。这位兄弟,一看就是行家。这副颜真卿的真迹,只要3888块,你我有缘,几乎等于白送。”老板李翔毅挺着个大肚子,笑得像弥勒佛一样说。
“颜真卿字的那清臣的清,是有三点水的清,你这个真迹,臣倒是写对了,不过青字嘛,差了三点水。”
秦轩笑呵呵的看着李翔毅,道。
“虽然有错别字,但这幅字,写得还是不错的,挺好看。一百块,卖给我。”
“我说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这幅字,虽然确实差了三点水,但它真的写得很好啊!一般的书法家,他写不出这味道。光是装裱这一块,单就这框,它都是高档红木做的啊!2888块,让的那一千,算水钱。”
李翔毅能不知道颜真卿字的那清臣是有三点水的吗?
如此明显的错误,只要是稍微懂点儿行的,都骗不过去。这副假字,从艺术造诣上来讲,确实可以。要不然,当时他也不会花五十块钱把它买下来了。
十倍利润,是百宝阁的底线。
秦轩用手指头轻轻的按了一下那框,顿时就按出了一个小坑。
“哟!你家的红木还真软啊!跟纸板一样软。”
“兄弟你还真是个行家,1888块,真的不能再少了。”李翔毅再一次做出了让步。
“最多五百块,买个乐子,不卖我就走!”
“一千。”
“五百。”
“八百。”
“五百。”
“六百。”
秦轩不再多说,转身就要往门外去。
“好好好!五百卖给你。”
李翔毅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就好像廉价卖了自己的亲闺女一样。
钱货两清。
秦轩去了隔壁的文具店,买了一张白纸,一支毛笔,和一瓶墨汁,一共花了二十块。
在古玩市场里转了一圈,秦轩发现,就百宝阁对面有个空着的大坝子,只有那里适合摆摊。
秦轩把那张白纸摊在了地上,用毛笔写道。
“颜真卿真迹,低价出售,只要五十万。五十万你买不了兰博基尼,你买不了房,你买不了姑娘上不了床。只需要买下这副颜真卿真迹,便可让你秒变身价过亿的大土豪。”
写了一张大字报还不算,秦轩还摸出了兜里那老掉牙的华为,录了一个音,在那里把这段话循环播放。
古玩市场这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那是热闹非凡的。
秦轩这么一搞,立马就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过来。
“卧槽!颜真卿的真迹,摆地摊卖啊?”
“只卖五十万,这也太便宜了吧!”
“如果这真的是真迹,他写的这话倒是不假。颜真卿可是楷书四大家啊,他的真迹,在拍卖行拍出上亿的价格,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管说的内容是什么,但语气里透着的,全都是嘲讽和讥笑。
这时,李翔毅从百宝阁走了出来,走到了秦轩的小摊前。
在看了那大字报上写着的内容之后,李翔毅不厚道的笑了。
“这副颜真卿的真迹,我连本带利进成五十块,五百块卖给了你。你搞了张大字报,转手就要卖五十万?我说兄弟,你比我李某人还会忽悠,还要黑啊!”
常逛古玩市场的,谁不知道百宝阁?
百宝阁的真品,万里挑一。
百宝阁做生意,凭的是那气派的装修,和精致的包装,外加李翔毅的大忽悠。
那种仿制的铜钱,别的店一块两块,十块一枚顶破天。
在百宝阁,用那精致的小盒一装,进价几毛钱一枚的铜钱,顿时就身价百倍,最便宜的,也得卖上588。
“买这幅字的时候,兄弟你还跟我说,颜真卿字的那清臣的清,是有三点水的,这上面的少了水。从我百宝阁花五百块买了幅字,拿到我百宝阁对面摆着要卖五十万,你这是在打我李某人的脸啊!”
李翔毅可不想看到,秦轩在自己的店对门,把这幅字给卖了。
虽然卖五十万不可能,但这小子能吹啊!
还敢吹!
万一他真的忽悠到了一个傻逼,千儿八百的给忽悠了出去,自己瓷器街古玩市场第一大忽悠的名头,往哪儿搁?
“我进店的时候,你不也说这幅字是颜真卿的真迹吗?还要卖我3888!我信了,结果到最后,你自己却不再相信,因此500块卖给了我。不管有没有那三点水,我都相信这是真迹,所以我要卖五十万,一分都不少。”
秦轩很自信,迷之自信!
“五十万,还一分不少?谁买谁傻逼?”
李翔毅哈哈大笑。
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也跟着在那里,哈哈大笑。
“大家让一下,我看看。”
一个温文尔雅,又不失凌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循声望去。
看到了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
“冯大师!”
李翔毅发出了一声惊呼。
来者居然是冯清逸冯大师!
在渝都,不管是政界的首脑,还是商界的风云人物,见了冯清逸,都得客客气气,礼让三分。
因为,冯清逸他不是一般的人,他犹如神灵一般存在。
别说渝都,就算是京城的那些大家族,都有不少接受过他的帮助。但冯清逸,从未找任何人,帮过任何忙!
任你位高权重,任你富可敌国。
冯大师,都不会向你开口!
就算你舔着脸想要相帮,冯大师也不需要!
因为,你没那能力,更没那资格。
第3章:买椟还珠
冯清逸来了,众人自然恭恭敬敬的让出了道。
“不错!这字不错!”
在盯着地上那大字报看了几眼之后,冯清逸赞许的点了点头。
此字,虽写在劣等白纸之上,但力道仓遒,入木三分,若游云惊龙。其所写之言,纵然戏谑,但大俗亦是大雅,与这不逊于书法大家的字,倒是相映成趣。
“五十万,我买你这颜真卿的真迹,然后你把这个送给我。”
冯清逸指着那张大字报,很认真的说。
“可是可以,不过刚才这位李老板说,五十万谁买谁傻逼,你确定要买?”秦轩问。
李翔毅一听这话,脸都给吓白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说过!”
李翔毅赶紧摇头否认,然后指着那张大字报,竖着大拇指称赞说。
“这字写得笔龙走蛇,内容更是精彩绝伦,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五十万,千值万值!”
说完这番话,李翔毅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我说要买,便是要买,不在意任何人的说法。”
冯清逸怎么可能跟李翔毅计较?
他的身份,何其尊贵?李翔毅这等蝼蚁,看都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买秦轩写的这大字报,除了这字的艺术造诣之外,冯清逸隐约看到,这大字报的字里行间,透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气息。
那,是轩帝挥毫洒下的仙气。
“成交!”秦轩道。
“给钱。”
冯清逸对着身后的随从说。
随从开了张五十万的支票,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秦轩。
然后,冯清逸拿起了那张大字报,转身就要走。
“颜真卿的真迹,你还没拿!”
秦轩喊住了冯清逸。
“你我有缘,送给你了。”冯清逸头也不回。
“站住!”
秦轩冷喝一声,然后道。
“你不配送我东西!”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就像看傻逼一样看着秦轩。
这货知道自己刚才说的什么话吗?他居然说冯大师不配送他东西?
“要不是冯大师的欣赏,你这破字能值五十万?”李翔毅见秦轩自己作死,自然是要落井下石,好好报复一番啊!
“我卖的不是我的字,是颜真卿的真迹。”
秦轩轻轻的一掰,将那裱字的框给弄开了,取出了里面的字。
然后,他把字摆在了旁边的石桌上,将毛笔洗了洗,蘸了些清水,在纸上胡七八糟的画了一通。
起层了?
这字起层了?
秦轩轻轻的一揭开,石桌上的这幅字,露出了它的真颜。
清臣的清,有三点水了。
冯清逸震惊了,惊得一时间竟没能说出话来。
这是颜真卿的真迹!
真的是颜真卿的真迹!
他爱好古玩字画,搜集了大半辈子,楷书四大家的真迹,一幅都没收集到。
此刻,他再看那幅刚才不要的字,顿时就露出了如饥似渴的眼神。
“小友,这幅字多少钱可以让给我?”
冯清逸不缺钱。
再高的价码,只要说个数,他都出得起。
“刚才你已经给了钱了,这幅字本来就是你的。”
说完,秦轩起身便走,给冯清逸留下了一个看不透的背影。
那幅颜真卿的真迹,留在了石桌上。
那可是价值数亿的宝贝啊!就这么随意的摆在石桌上。
“先把那幅字收下,然后一定要找到刚才的那位先生,我冯某,必须得好好感谢他!”
价值数亿的颜真卿真迹,五十万就卖了?
为什么啊?
这是为什么啊?
冯清逸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附一院,秦国强和宋惜,焦急的在急诊室门口等待。
急诊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小护士走了出来。
“秦可可的家属,你们怎么还不去缴费?”
“我不是把银行卡给了秦轩,让他缴费去了吗?这都好半天了,怎么还不见回来?”秦国强老脸一沉,心里十分的不踏实。
宋惜赶紧跑到了收费处。
“请问一下,秦可可的费交了没?”
“刚才有个男的来过,不过卡里的钱不够,然后他就走了。”
“他走哪儿去了?”
“我见他在门口的ATM机取了钱,然后就不知道了。”
“要交多少钱才够?”
“先预存十万。”
十万?一听到这数字,宋惜的头都大了。
这一年因为可可的病,她的积蓄花得差不多了,卡里就只有不到一万块,过两天还得交未来三个月的房租。
“需要帮助吗?”
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温文尔雅的问。
他叫张宏帆,是附一院的主任医师。
因为可可生病,宋惜经常往附一院跑,便认识了他。
虽然是结了婚的,但张宏帆见宋惜长得漂亮,便一直在追她。明里暗里的暗示宋惜,只要愿意跟他,可可的病,他会想办法。
“不需要。”
宋惜冷言拒绝。
然后转身而去,去了那无人的走廊。
她拿出了手机,豁出了最后的尊严,将通讯录上稍微熟一点儿的人的电话,挨个打了一遍。
宋惜只是个小白领,认识的人,也都没太多的钱。
能借的都借了,才凑了不到五万块。
秦轩去银行兑了支票,把那五十万存进了卡里,打车回了附一院。
“卡里有五十万,全都预存进去,给可可用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还有,把她给我安排到VIP病房去。”
这张卡刚才十万块都刷不出来,才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能刷出五十万?
小护士不信,不过还是试着刷了一下。
成功了?
居然成功了!
小护士把卡和缴费凭条递了出来,提醒道。
“VIP病房每天的房费要10000块,虽然你预存了五十万,但秦可可的治疗费会很贵,而且治疗时间会很长,保守估计,也得住两三个月的院。”
“钱的事都不是事,让她住最好的VIP病房。”
虽然是个便宜爹,但秦轩觉得,自己一样得有当爹的样子。
一定要给可可,最好的!
秦轩去了急诊室。
宋惜把借到的四万多块钱和自己未来三个月的房租全取了出来,凑足了五万,拿到了收费处。
“我先给可可存五万行不?剩下的我再去想办法。”
“秦可可的钱已经有人交了,预存了五十万,那人还要求把她转到VIP病房。”小护士说。
有人交了?还转到VIP病房?
莫非是张宏帆?
宋惜能想到的人,也只有张宏帆了。
张宏帆经常给她打电话,虽然她几乎不接,但手机上有通话记录,能找到他的号码。
在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宋惜鼓起了勇气,给张宏帆发了条短信。
“谢谢!钱我会还你的!”
滴答!
正在调戏小护士的张宏帆,看到宋惜发来的短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还我钱?什么钱啊?
刚才宋惜要给秦可可交住院费,但是没钱。莫非是有人替她交了,她不知道,误以为这好事是自己做的?
张宏帆赶紧跑到了收费处,问那小护士。
“秦可可的住院费交了?”
“对的!有个男的给她预存了五十万,还让转到VIP病房。”
“好的。”
果然如自己所料,张宏帆赶紧给宋惜回了一条短信。
“这是我应该做的,医者仁心嘛!可可的病,需要住好一点儿的病房。”
看着张宏帆的回信,宋惜突然觉得。
那个男人,好像并不是之前自己误认为的那么差劲。
附一院的VIP病房,是很紧俏的,要不是因为张宏帆,就算拿钱,都住不到。
在自己最无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他站了出来,帮了自己。
自己每天累死累活,加班到深夜,一月才能挣七八千。
五十万?
就算自己不吃不喝,也得攒五年,才攒得齐。
张宏帆的用意,宋惜知道。
她的心,很乱。
最强修仙奶爸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